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七章 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5 10:39:11

第七章 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看着跪在地上的刘氏兄弟,胡迭不禁感叹:这古人就是太实在,还能让人好好的装个逼吗?

“快起来,起来,这是干啥,我也没说不教啊。”

“公子此话当真?”

一听这话,刘氏兄弟的眼睛顿时便亮了,刘七更是一把抓住胡迭的手,晃了晃,差点没让他当场骨折。

“轻点,轻点……你把我手都快弄断了。”

好不容易让刘七放开了手,蝴蝶抱着手腕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而刘七也是一脸的愧疚,开口想要道歉,但想了想,却是眼神一狠,咬牙便将配刀拔了出来,二话不说就给自己胳膊上来了一刀,那血,当时便飙出了一米远。

胡迭吓得脸都白了,这好好的,怎么就动上家伙了?这是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我不是都答应教你了吗?咱们都是文明人,能好好说话不?

刘七收起配刀,对自己的伤口好似全不在意,单膝下跪抱拳说道:“在下一时情急,不小心伤了公子,这一刀就当是给公子赔罪,公子若是不满意,要杀要罚刘七都认了,只求公子能怜我三军缺盐之苦,将制盐之法相告。”

一旁,刘进也同样跪了下来,抱拳道:“兄长的命若是不够,小人的这条命,公子也尽可拿去。”

胡迭是真的快被吓哭了,他发现自己好像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古人的脑回路:不就是不小心弄痛了一下自己吗?虽然确实挺痛的,但这才多大点事啊?自己都没往心里去,犯得着又砍又杀的吗?

“起来,你们先起来好不好?咱能不能先把这伤口包上再说?”

刘七在胡迭的掺扶下纹丝不动,却是满眼期待的望着胡迭问道:“公子这是答应了吗?”

胡迭连连点头:“答应,你们说啥我都答应,行了吧?”

能不答应吗?再不答应下来,胡迭怀疑下一秒这刀指不定就会砍在谁的手上了,不就是个过滤制盐法吗?我也没说不给啊!

刘七大喜,硬是又跪在地上给胡迭磕了三个响头:“公子大义,刘七无以为报,从现在起,小人这条命便是公子的了。”

胡迭是真哭了,眼看着刘七半条胳膊的衣袖都被染成了红色,周围围过来的兵卒也是越来越多,哪还有心思去管刘七在说什么?

“大不大义先别说,咱能先治伤吗?军医!谁帮忙快去叫下军医啊?这有人受伤啦!”

……

费了好大一番劲,总算是叫来了营中的大夫,帮着刘七把伤口包扎起来,不过包扎的时候,胡迭在一旁总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按说这么大座军营里的军医,医术应该不会太差才是,可这大夫真的靠谱吗?别的不说,那包扎用的纱布,上面旧的血痕好像都没洗净吧?这玩意儿消过毒吗?要是出现伤口感染,到时算谁的?

有心想要提醒,但那大夫的架子却大得很,根本不搭理人,胡迭人微言轻,也不敢强来,见其他人都是一幅见怪不怪的模样,也只得不停的安慰自己:许是这些古人的体质好,抵抗力强呢?再说那把刀自己也偷偷看过,擦得挺光亮的,也没啥锈迹,感觉得破伤风的机率应该不大才是。

军营里伤了人,伤的还是主帅的亲兵,这事当然瞒不住,在听到刘进呈报的消息后,程咬金立刻便将胡迭和刘七叫到了帅账之中。

“小子,军中无戏言,你真懂制盐去毒之法?”

胡迭想了想,虽说这事他有九成的把握,但方法毕竟只是书上看来的,也没真正实鉴过,还是先别把话说得太满,别到时下不来台就尴尬了,拱手应道:“书上学过,但能不能成,还得试过才知道。”

听到这话,程咬金却好像并不满意,脸色一板斥道:“行便是行,不行便是不行,既然你夸下海口,老夫便只问结果,你可知军中妄言欺军,是什么罪名?”

胡迭一听便火了:你们这古人还讲不讲理了?一个两个都这样,合着老子好心给你们解决缺盐的问题,还被你们给讹上了不成?要这样,老子还真的不侍候了!

把头一偏,翻着白眼便说道:“要这么说的话,那我肯定不懂了。”

我要说懂,回头实验出了问题,你说我欺军,要砍我头,我冤不冤?这盐制出来,得好处的是你们,凭啥好处你们得,风险却得由我来担?我像是这么傻的人吗?

程咬金一听这话也是傻了眼,原想着激这小子一下,让他立个军令状,有了压力才好尽心做事,其实就算这盐没制成,难不成他还真会照军令砍了这小子?大不了到时找个由头把人保下来,顺便还能落个人情,说不定还能再顺便柞出点什么好东西来……可你这小子不照套路出牌啊,这时候,你不是该拍着胸脯说‘制盐失败,便提头来见’么?你还有没有点年轻人的血性,有没有点原则啦?

这就很尴尬了,人家都明摆着说了不懂制盐,那这军令状还怎么立?总不能因为这小子不会制盐就要砍他的头吧?没这道理啊,军营里连他老程在内,就没一个懂制盐的,难不成都得砍头?

轻咳了两声,程咬金将尴尬掩示过去,半是斥责,半是报怨的指着胡迭骂道:“小小年纪,怎的这样滑头……算了,老夫也不与你计较,你用心做事便是,所需一切用度,可自行支取,若是真能制出可供三军食用的好盐来,老夫自当为你请功,便是失败了,也有老夫给你担着,这样你可满意?”

胡迭满脸怀疑的看着程咬金,这家伙在后世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就算在皇帝面前耍赖耍横都是家常便饭,刚刚还要打要杀的,一转眼又这么好说话了,这怎么看都像是在给自己下套啊。

“你说的是真的?可别到时反悔。”

程咬金差点没气得吐血,要不是事关三军用盐的大事,他都想揍人了:老子堂堂的卢国公,大唐开国元勋,我还会骗你个小兔崽子不成?真要整你,老夫还用得着费这许多功夫?就你个来历不明都能拉出去当细作给砍了!

可惜,这小子实在太滑头,要不给他吃颗定心丸,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妖蛾子,想到此,也只得板着脸应道:“军中无戏言!”

得到保证,胡迭还是有些不放心,但到了这份上,他也知道自己是没有退路了,谁让他大话早已说出口呢?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试试。”

见胡迭终于应下来,程咬金满意的点头,说道:“我派刘七刘进兄弟跟着你,需要什么,或是要调用人手,都只管吩咐他们去办。”

看了一眼胳膊上还打着绷带的刘七,胡迭有些不满:“刘七还有伤呢,要不换个人吧。”

刘七一听这话,还不等程咬金开口,一把便将绷带扯下,将胳膊甩了几个大圈,满不在乎的说道:“这点小伤算得什么,公子只要不嫌小人粗笨,有何差遣,只管下令便是。”

胡迭的眼皮直抽抽,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货不是傻,这压根的就是个亡命徒——对这种人,犯不着跟他计较,他说啥你都点头便是了。

“我没问题了。”

……

从帅账出来,胡迭便开始准备制盐的事务,好在这时孙长史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从昨天起便已经重新接管了账册——原本他还是想让胡迭继续来管账的,因为在看过胡迭做的新账册后,他就彻底的服了气,但胡迭死活没答应:凭什么工资你拿官你当,活却全给我来干?做人不能这么无耻,于是硬是以自己资历太浅经验不足为理由给推托了,这倒也省了现在去重新交接的麻烦。

制盐的准备工作并不复杂,所需的工具也很简单,就是几个木桶,过滤用的麻布,还有去毒用的木碳,这些在军营里都能随便找到,当然,要制盐,肯定还得先弄来那些岩盐矿石才行,这玩意儿的收集就稍微麻烦了一些,因为得在军营外十几里的地方才有,不过在刘七持着程咬金的军令去调集了一队骑兵后,不到两个时辰,足足一两百斤的岩盐矿石便堆在了胡迭的面前。

所有的工具材料准备完毕,胡迭便指挥着兵卒们将这些矿盐先用锤子敲碎,再经石磨碾压成粉,然后将这些盐矿粉溶入水中,制成了最初级的盐溶液。

接下来,便是过滤了。

岩盐之所以不能直接食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的里面含有太多有毒有害的杂质,甚至是磷钾这样的剧毒成份,不将这些杂质去掉,直接食用岩盐,那就跟服毒自杀没什么两样,这样的道理,古人当然是不明白的,就算知道这道理,他们也不懂得该怎么去除盐矿中的这些有害杂质。

其实,方法真的很简单。

首先,绝大多数的矿物质和杂质都是不溶于水的,而盐却可以溶解在水中,这样一来,只要将这些矿粉制成溶液,再经过细麻布的多次过滤,就能将溶液中那些不能溶解的杂质去除干净。

在这个过程中,看着这些过滤出来的盐水一步步变得清澈透亮,所有人的目光也是越来越兴奋,越来越紧张,就算是不懂化学,也能从这不断变化的盐水中看出这些杂质正在被清除,直到最后,这盐水的色泽已经变得跟他们所熟悉的盐水相差无几,几乎所有人都恨不得兴奋的大吼几声。

“公,公子,这样就行了?”

“还不行,还得去毒。”

完成了过滤的工序后,胡迭又指挥着兵卒将准备好的碳粉用布包好,压实在漏斗之中,因为碳的分子有很强的吸附性,能将空气和液体中那些有毒的成份吸收过滤,所以在经过这道工序之后,这样过滤出来的盐水,便是绝对安全可靠的——当然,能不能达到后世国家食用盐的卫生标准是不好说,但肯定是毒不死人的了。

用手指沾着盐水尝了尝,有点苦咸,但基本上已经没有那种腥臭的杂质味道了,胡迭满意的点了点头,让兵卒们将这收集起来的盐水拿去烧煮,只要煮干这些水份,得到的,就应该是可以食用的盐粒了。

5

第七章 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