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十二章 太极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太极宫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7 12:25:47

第十二章 太极宫

太极宫里,夜已深沉,李二陛下依然还在批阅着奏章。

当皇帝是一个苦差事,尤其当你想要当一个好皇帝,当一个明君时,这个位置就更是苦不堪言,它远没有一般人所想像的那样逍遥。

是的,九五之尊,一言九鼎,理论上只要当了皇帝,这天下便再没有人可以管得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不管你想做什么,不管你的欲望有多么疯狂,都会有无数的人去帮你实现,这本该是天下最舒服,最逍遥的位置才对,但问题是,如果你这样去做,那你所做的,多半就只会是个亡国的昏君,成为后世春秋口诛笔伐的反面典型。

杨广,不就是如此么?

李二想当个好皇帝,他想成为一代明君,所以他就必须自律,他就必须要克制自己那些想要偷懒的想法,每天批阅无数的奏章,决定一桩桩,一件件,足以对这个庞大的帝国造成深远影响的政令,与群臣们一次次去讨论这些政策的得失,以及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渠道,却搜集这个帝国的一切数据,信息,情报,以便让自己能更清楚的了解到自己所掌握的,是怎样一个帝国,和怎样才能治理好它。

这当然很辛苦,但李二却乐在其中,他也只能乐在其中,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从玄武门兵变的那一刻起,他就亲手斩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千秋之后,史书上的李世民,要么就是一个杀兄灭弟,逼父夺位的昏君暴君,甚至亡国之君;要么,就是一个万民称颂,创造了一代盛世大唐的明君圣主,除此之外不会再有第三种可能,因为,这是他的原罪,除非他在这个皇位上创下的功绩可以大到让天下万民都忘记他所犯下的那些罪孽,否则,就算他已经坐上了这个曾经梦寐以求的位置,手握至高无上的权柄,也注定逃不过史笔如刀。

一个身影缓缓走进大殿,将一碗羹汤放在了桌前。

“陛下,夜已深了,国事虽然繁重,也要小心身体。”

“这么晚了,观音婢还没歇息吗?”

接过羹汤,李二用汤勺轻轻勺着喝了两口,随口问道。

长孙皇后婉然一笑,轻声道:“陛下还未歇息,臣妾又怎睡得着?”

李二轻抚着皇后的纤纤玉手,笑道:“还是朕的皇后会心疼人。”

长孙皇后脸色微红,却并未躲闪,只是看着李二这轻松的模样,不禁问道:“看陛下神情,莫非是有什么喜事不成?”

李二轻轻点头,脸上掩不住的得意:“你猜对了,确实有一桩大喜事……还记得不久前,卢国公所奏,有世外高人入世之弟子,为大唐献上制盐去毒之法的那件事吗?”

长孙皇后轻轻点头:“臣妾自然记得,此确为我大唐之祥瑞,不仅为朝庭凭添一大财源,也解了天下万民缺盐之苦,只是陛下为何又提起此事?莫不是为此人之封赏而费神?”

“是,也不是。”李二笑道,将一本奏章递给皇后,说道:“这是卢国公最新的奏章,你自己看吧。”

长孙皇后却是没有立刻去接那奏章,轻声提醒道:“陛下,后宫不得干政,大臣的奏章,臣妾论理是不该看的。”

李二笑道:“无事,既是朕让你看的,你便看吧。”

这一次,长孙皇后没再推托,接过奏章,匆匆看了几眼,脸上顿时便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臣妾恭喜陛下,此事若果真属实,那我大唐就等于是凭添了无数战马,陛下的鸿图大业,也就指日可期了。”

得意的点了点头,李二感概的笑道:“是啊,朕做梦都想不到,这困扰了无数名将千百年的难题,竟会被这小小的马蹄铁轻松化解,有此秘技,我大唐战马再无裂蹄之忧;而那伤口缝合之法,经卢国公世子亲自验证,也确实可行,这样一来,原本只能宰杀的那万千匹伤马,也能重回沙场,这可真是解了朕的心头之忧,燃眉之急啊。”

看着奏折,长孙皇后却是惊讶问道:“按卢国公所奏,此两项秘法,也皆是那位世外高人之子弟所献,此人竟有如此奇才?”

李二目光微微闪烁,轻轻点头道:“正是此人,按卢国公所述,他怀疑此子乃为避居世外的墨家传人,此人身怀秘技,洒脱不羁,无论是世家之子还是寻常兵卒,都可与其谈笑风生,打骂成趣,而其所携之物,也甚是神奇,以卢国公之眼力,竟然都无法辨其来历功用,据说其还有一物,名为‘五刃机’,可凭地生风,御风悬停,几为仙家之宝,只可惜据那小子所述,此宝因缺少动力,已无法使用……观音婢,你也算见多识广,可曾听闻世间有此奇物?”

长孙皇后越听越奇,沉呤道:“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奇人奇物,臣妾薄陋寡闻,却是从未听过,不过听卢国公这般说法,也确实像是传说中的墨家之风,只是这墨家之人,自秦汉之后便已势微,也未曾听闻有何传人行走世间,难道卢国公就没有问过此子之来历吗?”

李二手说道:“问过,但此子语焉不详,只说是迷路走失,不得归家之路,但对其师从来历却只字不提……不过朕却不认为他是墨家之人。”

长孙皇后奇道:“为何?”

李二沉呤道:“墨家虽以机关制造闻名于世,但那已是几百年前的老皇历了,而且即便是以墨家的机关之法,也未必能造出卢国公所述的那种器物,不过朕的判断却不在于此,而是在于卢国公所述,此子对于衣食住行甚为挑剔,其所用之物无不巧夺天工,极尽奢华,可是据朕所知,墨家之徒却是最忌享乐的,当年墨家之徒行走天下,皆是布衣芒鞋,餐风露宿,连他们的矩子也无例外,如此锦衣玉食之人,又怎会是出自墨家?”

长孙皇后看着李二,意味深长的问道:“那陛下,是希望他是,还是不是呢?”

李二长笑道:“是有怎样?不是又能怎样?朕不在乎他是何来历,只要他能为我大唐所用,便是我大唐之才俊,我大唐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朕又岂会拘泥于区区的门户之见?”

长孙皇后笑道:“陛下英明,只是如此一来,陛下还需为此子来历寻一合适的说法才是,墨家当年虽也是诸子百家,但现今毕竟已经没落,而且墨家许多理念,也未必适用于我大唐,既此子并未说明自己是墨家传人,那便是最好,只是为防今后有人会凭此再生风波,还需有个结论。”

李二眼神微微一眯,立刻便想到了朝堂之上那些文臣,虽说大唐不禁百家之说,但自秦汉以来,儒家在朝堂之上的正统地位却是日益巩固,偏偏这儒家与墨家当年又是两个死对头,若让此子身上打上墨家的标签,那今后想要用他,怕是就有些麻烦了。

“观音婢的意思是?”

长孙皇后说道:“臣妾虽未见过此子,但凭卢国公之描述,却感觉其颇有灵性,倒是有几分道家世外高人的风彩,而据其自己所言,此前也是避居于世外之地,既如此,不如就让其以世外奇人之徒的名义行走于世,想来,对这样的身份,朝臣们应该是不会太敏感的。”

李二想了想,说道:“言之有理,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能再用他的身份来历作文章了。”

说到这里,似想到了什么,李二却是突然一笑。

长孙皇后奇道:“陛下为何发笑?莫非臣妾说得不对?”

李二摇头笑道:“不是,只是朕刚刚想起,此子竟言自己曾想要求娶两名村姑,却先后因家贫,给不起彩礼而被拒婚……朕实在想不出,那村姑究竟是何等绝色,才会让他这般的才俊如此牵肠挂肚。”

长孙皇后愕然:“陛下莫不是与臣妾说笑?若是如此,那陛下此举恐有欠妥,此子现在虽只是一介草民,却是有大功于社稷,是国家有功之臣,陛下不该辱之。”

李二神色一凌,肃然道:“皇后所言甚是,朕轻忽了,不过此事却非朕之杜撰,确为卢国公所奏,都写在这奏章的后面,皇后不信请看。”

重新看过奏折,长孙皇后不禁摇头苦笑:“这倒真是件奇事,不过,许是内中别有隐情,我等却是不好评说。”

李二点了点头,眼中透出几分异样的神彩,沉呤道:“朕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了,究竟是怎样的世外桃源,才养得出这般奇妙有趣的才俊?随手抛出一项秘技,就能让我整个大唐都为之受益,而这样的秘技,在他们手中,究竟还有多少?”

9

第十二章 太极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