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十三章 武器太差不能怪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武器太差不能怪我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8 16:06:49

第十三章 武器太差不能怪我

胡迭现在是真有些后悔把马蹄铁教给程默处这混货了。

倒不是小气,而是这家伙在得到这新玩具后,但兴奋得没个完,自己骑着马在那里撒欢还不够,还非得拉着胡迭一起疯。胡迭被逼得没办法,只能告诉他,自己不会骑马,这一下,可就炸了锅了。

“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连马都不会骑?而且兄弟你现在身担军职,这骑马可是无论如何都得学会的!”

要说程默处的这番话,胡迭也是认同的:在古代,马就是最先进的交通工具,跟现代社会里的轿车差不多,但凡是有点经济能力的,都会弄上一匹,更别说在这军中,骑马更是除骑兵之外,所有中高级军官的特权,说难听点,战场上战况不利之时,有一匹快马,就算要逃命,生还的机率也会大很多。

但任何事情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啊,要学骑马,至少得先从理论知识学起吧?比如怎样上马,怎样收缰,怎样控制马匹前进,停止,以及转向,甚至怎样跟马儿沟通感情,交流思想,你不能一开始就把我绑在这马背上,让它自己带着我满场的撒欢啊!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足足在马背上颠了半个时辰,有没有学会骑马不知道,反正停下来的时候,胡迭连滚带爬的跳下马背,趴在地上,是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碰马了——他是文明人,文明人出行都是开车的懂不懂?实在不行,咱坐轿也行啊!总之骑马什么的,太野蛮,太危险,实在是不适合咱文明人干。

“没事,跑几回就习惯了,我开始也是这样,被我爹绑在马上训了三天,就能骑着马去草原追兔子,那时我才十岁。”

兔子那么可爱,你竟然追兔子,你这个野蛮人走开,我不跟你说话!

胡迭扭过头去,不肯搭理程默处,不过这混货也不介意,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副弓箭,拉着胡迭说道:“骑马的事不急,慢慢来,再骑个一两回也就差不多了了,不过在军中,学会骑马只是基础,下一步,还得会射箭……说起来,兄弟你会射箭吗?”

“不会,不想,不学!”

趴在地上,胡迭一动不动,他也知道这姿势不太雅观,但在马上颠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全身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似的,尤其是大腿内侧,火烧火辣的痛,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就这样躺到天荒地老,至于射箭,谁爱射谁射去吧,只要别射着他就行。

见他这样,程默处倒也不急,只是悠悠的说道:“不学也没关系,只是再过几日,便是军中校阅的日子,到时哪怕是装装样子,也得是走个过场的,若是过不了关,被行起军法来,你这小身板……”

我这小身板怎么了?老子堂堂正正一米七,比这里大多数人都高,我骄傲了吗?

胡迭愤愤不平的说道:“老子是文官!”

程默处翻了个白眼:“别扯了,我大唐军中哪有什么文官武官的说法,只要是从军之人,必要时都得提刀上马去杀敌,再说了,那胡人的刀剑砍过来的时候,可不会认你是文官还是武将。”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我当初怎么就上了你们的贼船?

胡迭挣扎着起身,咬牙道:“不就是射箭吗?老子又不是没玩过,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百步穿杨!”

这点,胡迭还真没吹牛,现代社会里,中国禁枪禁得连玩具都不放过,而作为一个纯爷们,胡迭又天生对射击运动充满兴趣,无奈之下,也就只得玩起了弓箭,因为弓箭在中国可以算是唯一合法的射击类运动,所以他虽没受过什么正规的训练,但几年的弓箭玩下来,一手箭术倒也很有几分准头,百步穿杨不好说,但隔个五六十米,也能射中一个蓝球大小的目标。

不过,胡迭却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玩的并不是唐军所用的这种传统弓,而是经过了现代科技改良的现代复合弓,那种现代弓,虽然也是弓箭,但跟传统的弓箭完全就是两码事,别的不说,光是那偏心轮的技术,就能在开满弓后,在受力点上将拉力减小百分之七十以上,也就是说,原本七十磅拉力的弓,在拉满后,弓手只需要二十磅不到的力量就能将其维持,以便能轻松的进行瞄准,更有甚者,连拉弦释放都采用了机械式的撒放器,将原本手指撒放对弓弦的影响降到最低,在弓弦与弓柄处,还配有窥孔和准星,用来进行三点一线式的瞄准,这种种的改良下来,事实上这复合弓的使用手感,反倒是更像枪械了,这也正是为什么射箭这项运动能在现代社会得到那么多人喜爱的原因之所在——真要去玩传统弓,没个两年以上的苦练,你连弓都拉不开,还玩个屁,现代人有那份闲心和时间吗?

当然,作为一个资深的弓友,胡迭虽然是主玩现代复合弓,但传统弓和竞技反曲也是玩过一阵的,所以一些基本的动作要领倒也明白,并不算是完全的外行,拿起弓来,搭箭上弦,标准的美猎射法用在唐式传统弓上,虽然显得有些另类,却也是有模有样。

深吸了一口气,持弓手上举,后背发力,双臂下沉,开……我开……我再开……

“你这什么弓?怎么这么硬?多少磅的?”

胡迭拿斜眼看着程默处,不满的问道:这混货分明就是想看他出丑,才给了他这么一张超级硬的强弓,哪怕他使出了吃奶的力,也才勉强拉开一半——要知道,他作为一个资深的弓友,在现代虽然主玩的不是传统弓,但五十磅以下的弓也是能使的。

程默处一脸憋笑,说道:“这就是军中最普通的一石弓,唐军招收士卒,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能开此弓……不是我说你,兄弟,你这力气是真的该练一练了。”

一石,当然不是指一块石头,这是古代对弓的拉力的一种换算单位,具体等于现代多少磅,并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标准,但可以肯定的是,一石的弓,放在现代社会,至少也是相当于八十磅以上的拉力了。

胡迭因为玩过弓箭,所以对这方面的知识也算有所了解,心里换算了一下,不禁苦笑,难怪自己拉不开。

在现代,没玩过弓的普通人,能拉开五十磅的传统弓的,就已经算是相当强壮,七十磅的拉力基本就算到顶,只有极少数经过长期训练的高手才能开得了,至于说超过七十磅的,一般的弓箭品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型号,毕竟现代人玩弓只是为了消遣和打猎,真要追求大威力,那肯定是用枪更实在。

可能是怕胡迭不信,程默处随手接过胡迭手中的弓,搭弓上箭,也没见如何费力,便轻松的将弓拉到满月,对着三十米外的靶子,几乎连瞄都没瞄,只听着一声弦响,那羽箭已经稳稳的插在了靶心的位置。

想了想,胡迭果断的放弃了当弓兵的打算,诚恳的说道:“其实吧,我还是弩用得更顺手些。”

一听这话,程默处二话不说,便让兵士取来了一张单兵使用的强弩,递给胡迭。

看着那几乎有自己小臂粗的弓臂,胡迭眼皮直跳,但还是接过了弩,将弩顶在地上,用脚踏住脚蹬,双手拉弦,直拉到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也才勉强只是将弦拉开了三分之一的距离,松开后,再看双手,扣弦的指节处一道深深的血痕,这时才感觉到钻心的疼痛。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士卒都憋着笑,刘氏兄弟满脸羞愧,恼羞成怒的将士卒们驱散,不过对程默处,他们就没办法了,想要安慰胡迭,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什么破弩,连个上弦的装置都没有,设计太落后了。”

胡迭将弩还给程默处,很是不屑的说道,丝毫都没有为自己的软弱无力为耻,直接就将问题归罪到了器械的设计之上。

程默处轻笑道:“弩不都是这样吗?军中的弩,本就是为破阵杀敌而制,如果威力不大,连寻常的木盾都能挡住,那又有何用?你可知军中挑选弩兵的标准有多严格?一百斤的石锁,不能托举十下的,连持弩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兄弟,还是好好练练吧。”

“练什么练,我又没打算在军中长干。”胡迭不以为然的说道,说着又看了那张大弩一眼,不禁微微摇头:这设计,放在二十一世纪,也就是能当古董怀下旧了,就算是几百块的垃圾弩,至少在设计上都比这货强百倍。

拉力这么大,没有省力的上弦机构也就罢了,整个弩连个抵肩的枪托都没有,使用时只能双臂悬持,这样一来,不仅不利于瞄准时的稳定,在发射时弓臂的后座力也只能全部由双手来承担,根本不可能有多高的稳定性。

想了想,几天后的校阅考核也确实是个麻烦,但凡是名将带兵,都讲究铁面无私,别到时给那老妖精当成了杀给猴看的鸡,那可就太冤了,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就算再怎么苦练也是练不出什么名堂的,想来,也就只能在这器械上作文章了。

“怎么?兄弟你该不会是想把这弩改轻,然后到时好糊弄着过关吧?如果是这样,那我劝你趁早打消这想法。其实你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就算过不了关,我爹也未必会拿你怎样,但若是在校阅中弄虚作假,这犯的可就是军法了,到时就算是我爹,也是不好保你的。”

看着胡迭的神情,程默处似乎是猜到了几分他的想法,提醒着说道。

“放心,我改出来的弩,威力只会比现在更大!”胡迭自信的说道。

弄虚作假?他还真没想过,不就是一张弩吗?上弦的机构就是一个带荆齿的绞轮,能有多难?顺便再把这弩身改成现代步枪式的结构,弓臂加上滑轮组,进一步减轻拉力的同时,还能增加箭的初速,到时用这样的弩去打靶,至少总能射个及格的成绩出来吧?想来那程老妖精就算要故意找茬,也是无话可说的。

3

第十三章 武器太差不能怪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