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十六章 大唐光头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大唐光头军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9 12:19:47

第十六章 大唐光头军

帅账里,程咬金认真的看完了胡迭所上的条呈,却是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抬头看着胡迭,冷冷的问道:“既然你早就看出这些问题,为何之前不说?”

跟程咬金说话,显然就不能跟与程处默一样随意了,好在来之前,胡迭也想好了说辞,闻言答道:“有些事情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而且军中事务繁忙,小人人微言轻,也是不好胡乱建言,原本是想着能把条程整理得更详尽些,再呈报大帅的,没想到……”

“好了,这些借口就不用说了,本帅没打算治你的罪。”程咬金轻哼着打断他的话,沉声问道:“我只问你,这些方法真的可以避免疫情扩散?”

蝴蝶拱手说道:“小人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只不过小人曾学过一些生物学方面的知识,知道这病菌主要便是依靠这些途径来进行传播的,既然现在疫情已经爆发,那我们就只能尽可能的切断病菌传播的途径,减少它们的危害。”

“病菌?那是何物?在下从未听闻过这种说法,这伤寒分明就是阴气入体,体内寒热失衡所致之病症,与这病菌有何关系?”

一旁的军医不屑的驳道,接着便又对程咬金拱手行礼,说道:“大帅,在下行医多年,这伤寒之症并不难治,现在关键的就是要保证药材的供应,只要药材供得上,在下便可保证这疫情不会扩大,便是生了病的士卒,多半也能治愈。若真依此子之法行事,于疫情并无助益不说,说不定还会凭添变数,大帅明鉴。”

听了军医官的话,程咬金再次看着胡迭,问道:“你有何解释?”

解释?我怎么解释?要不要我给你们科普一下微生物和细菌的知识?再撸个显微镜出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微观的世界?我倒是没意见,不过就怕等我科普完,让你们明白这些道理后,外面的兵卒连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胡迭想了想,知道跟一个无知而又傲慢的人去争论道理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也就懒得去解释什么,反倒是向那军医官问道:“先生既然说自己从医数十年,那我请问先生一句,以先生从医的经验来看,可知同样两个人,处于同样的环境下,是讲卫生,一向干干净净的,每天饮水必先烧开再喝的人容易生病,还是一个从不洗澡,脏乱不堪,随意饮用生水的人容易生病?”

军医官迟疑了一下,还是答道:“有道是病从口入,自然是脏乱之人更容易生病。”

胡迭向着程咬金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没话说了——连军医官都承认,干净讲卫生的人,就是比不讲卫生喝生水的人更不容易生病,那就证明他上的条呈至少对大军没有坏处,就算效果达不到理想,也总比什么事都不干,保持现状要强。

程咬金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点,虽说对这样的方法能否真的防止疫情扩散持怀疑态度,但不得不说,胡迭此前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而这又是蝴蝶第一次主动的提出建议,更事关三军安危,却是由不得他不谨慎待之。

其实,光是洗澡和饮水的问题倒还好解决,主要是这剃头,要知道这汉人自古以来就是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伤之为不孝’的,这头发剃掉虽不会伤身,却是涉及到信仰和感情的问题,便是身为大军主帅,也不好强求士卒剃发,否则很容易就会激起事端,甚至引发兵变。

当然,如果真有必要,程咬金还是有自信能够压得住这些骄兵悍将的,大不了就是以身作责,只要我这堂堂的卢国公都剃了发,下面还有哪个敢说不剃的?只是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没有足够的理由,便是他也不敢轻下这样的决心。

想到此,抬头对胡迭问道:“别的且不说,这剃发又是何解?此举与伤寒之疫有何关系?”

胡迭思索着答道:“要说关系,倒是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只不过刚才我说过,病毒的传播途径其实就那么几种,除了通过空气,水源,食物进入人体,最常见的,就是蚊虫叮咬了,而在这其中,跳蚤和苍蝇便是最大的罪魁祸首,这两者都可以携带数十上百种的病菌,一旦叮咬人体,或是落在人们接触过的物体上,便能将这些病毒传播开,现在营中人人头上身上都有跳蚤,苍蝇蚊虫更是四处横行,如果不进行彻底的清理,一旦感冒导致士兵们体质下降,那就极有可能引发新的病症,到时可就更麻烦了。”

听到这里,原本还有些不以为然的军医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却是脸色大变,看到这情形,程咬金也是一惊:莫非还真让这小子说中了?

“怎么回事?”

军医官额上冒汗,躬身应道:“大帅,在下也是刚刚得知,营中的病卒在今天早上,有几人病情突然恶化,形似中毒,却又不像,小人也正在查找病因……却不知与这小兄弟所言之情况,是否有关。此事已超出小人之所学,请恕小人才疏学浅,不敢评判。”

一听疫情有变,程咬金便脸色大变,怒道:“此事为何不早报?”

军医官吓得连忙辩解:“小人此来,便是禀报大帅此事的啊。”

“罢了!”没有兴趣听他的辩解,这个坏消息似乎也让程咬金作出了决定,咬牙对胡迭说道:“你的条件,本帅全部答应,一切便照你的意思来做,此事也由你全盘负责,本帅这就给你一道帅令,你持令而行,自本帅以下,有敢违抗军令者,副将以下,你可先斩后奏,副将以上,可禀奏本帅,由本帅来杀,总之,不帅不管你如何做,十日之内,我要看到这营中的疫情得到控制,否则,军法从事!”

胡迭有些不服,这么差的条件,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给个专业的医护团队都未必能够解决,何况他这么个半吊子?可刚要开口,面对程咬金那透出杀气的目光,却是吓得半个字都不敢说了——这老妖精疯了,他是真能杀人的!

“好吧,我尽力而为。”

盯着他,程咬金冷冷斥道:“你应该说:末将领命!”

挣扎了一下,胡迭还是屈服在程咬金的目光之下,勉强拱了拱手,重新应道:“末将领命!”

……

军队里做事情有一点好,那就是只要是有了正式的命令,就不需要去搞什么说服教育的工作,哪怕是再怎么荒谬的命令也能得到有效的执行,谁不听话就砍死谁,尤其是在主帅带头的情况下,当程咬金当着三军的面,让自己的亲兵给自己剃了个大光头之后,所有反对剃发的声音便全都消失了。

其实古人虽说是有留发结冠的习惯,但其实军人在这方面却是没有太多讲究的。过惯了刀头舔血日子的人,断手断脚都是日常,剃个头发倒也不至于会要死要活,尤其是当兵卒们得知这剃发是为了防止疫病之后,虽然不太理解这其中的道理,却也相当的配合。

没办法,就算在现代社会,人们最怕的也是生病,而在这医疗水平相当落后的古代,虽说营中是有军医,但杯水车薪之下,得病的人能不能康复,多半还是得看老天爷的意思,事关自己的小命,谁不害怕?千百年来,死在疫病之下的军人还真不比死在敌军手中的少多少,特别是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疫病,更是堪称军人的头号杀手。

剃光了头发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所有的士卒又在军令之下,依批次的跳进了附近的河水之中进行洗刷,军官命令士卒们相互帮忙,必须要把全身的泥垢都搓得干干净净,糙汉子们的手也没个轻重,一个个发起狠来,你把我全身搓得通红,老子就非得也要搓掉你一层皮,大家伙嘻嘻哈哈的,当洗完澡上岸,顶着一个个的大光头,却是都有一种莫名的清爽感,连带着士气都涨了几分。

洗澡的同时,士卒们的衣服也全都被扔进了大锅中,用烧开的开水沸煮着,每锅至少都要煮上一柱香的时间,每每当锅里的衣捞上来,那煮完的水几乎都要变成黑色,无数的跳蚤小虫飘浮在水面,让人看着便头皮发麻,一想到这些虫子平时都是被自己穿在身上,与自己日夜为伴,盘在心头那最后的一点怨言也都烟消云散了。

为了以防万一,胡迭还下令给军需官,为每个士卒都分发了一条干净的布巾,布巾用烈酒泡过,勉强也能充当口罩来使用,所有人除吃饭之外,无论在任何时间都必须用布巾包住口鼻,能起多大的作用不好说,但总比没有强。

这一项项军令执行下来,胡迭是忙了个底朝天,整个军营也很快的变了样,变得干净起来的士兵们看着便有一股子精气神,让原本对这些军令不以为然的军官们暗暗点头,疫情方面,虽然还是陆续的有一些士兵生病,但数量却明显有所下降,这也让所有人都对控制这场疫病充满了信心。

到了第十天的时候,整个军营终于再也没有出现一个病号,而与此同时,在军医官们的倾几救治下,患病的那些士卒也陆续的都在好转,胡迭,终于可以松一口气——这样的结果,已经足够让他向老妖精去复命了。

5

第十六章 大唐光头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