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十七章 咱也是贵族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咱也是贵族了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10 13:35:42

第十七章 咱也是贵族了

军营的疫情终于过去了,虽然伤病营里还有一些没有痊愈的病卒,但传染的情况却再没有发生,随着戒严令的解除,军营的秩序总算又恢复了正常。

这时,胡迭的封赏也终于下来了。

说起来,要不是传旨的太监突然到来,胡迭自己差不多都快要忘了这事,之前献盐时,程咬金就说过会保他一个爵位,但这事胡迭听过也就算了,根本没往心里去:现代企业里,老板不都这样吗?给你画个大饼,哄着你玩命的加班,但真到了兑现的时候,却是各种拖延装傻,这种事见多了,谁还会把这些当领导的许诺当回事?

没想到,那个老妖精还真没有骗他,凭着献盐和献出马蹄铁与治疗马蹄裂伤之法的功劳,李世民竟然还真的派来一个太监,给他封了一个爵位。

传旨的太监年纪不是太大,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白面无须,说话的声音与一般的男子并没有太大区别,如果不是程处默的暗中提醒,胡迭甚至都没看出这是个太监——这倒也对,太监毕竟只是生理上有些缺陷,与泰国的人妖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谁也没有规定这太监就非得娘里娘气的。

和电视剧里演得并不一样,这里的圣旨不叫圣旨,而叫‘敕旨’,样式也不是电视剧里常见的那种卷轴式,而是很复古的竹简,名为‘册书’,不过在胡迭看来,这东西叫什么都无所谓,反正都是一个意思,看到宣旨官将圣旨打开,也没多想,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结果,便闹笑话了。

在唐朝,无论是大臣还是庶民,接到圣旨时,虽然也有一定礼仪方面的要求,但大体上也只是要保持神情的恭敬,不能喧哗之类,朝庭却是从来没有要求过臣民必须跪下接旨的。

跪礼,在汉人的礼仪中,是一项非常严肃的事情,除了贱民奴隶,律法甚至规定,便是寻常百姓也只跪‘天地君亲师’,除此之外不必向任何人跪拜,而且在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情形下才需要行跪礼,也都是有严格的讲究的,绝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见面就跪。

“小子,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程咬金觉得有些丢脸,轻声斥道,心里也是暗暗自责:千算万算,忘了这小子避居世外,根本不懂世间的规矩,没想到竟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其实不用提醒,看到周围的人都没跪,胡迭已经知道自己恐怕是出丑了,急忙站起身来,显得有些尴尬,不过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宣旨的太监也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等他重新站好,便又继续宣读起圣旨来了。

圣旨的篇幅不长,用的全都是文言文,各种引经据典,反正胡迭是一句都没听懂,不过没关系,不是还有程咬金吗?回头问他就是了。

……

帅账里,送走了宣旨官,胡迭听完程咬金的转述,这才明白自己已经被封为了白鹿县子,已经正式的成为了大唐帝国贵族中的一员。

“县子?公候伯子男,好像也不是很高啊?”

听到这封号,胡迭有些失望,虽然他对爵位什么的并不像这些古人一样看重,但这东西就跟玩游戏时的级别一样,要么不玩,但凡是玩起来,肯定都希望自己的角色级别比别人要高一些,这站出来也能倍有面子不是?

程咬金对这话倒也认同,作为大唐最顶级的勋贵,在被封为卢国公的他看来,区区的一个县子也确实算不得什么,但他还是半带提醒,半带解释的对胡迭说道:“你小子就知足吧,你当我大唐的爵位是那么好拿的么?别看这县子只是正五品的爵位,关键是得看你的封地:陛下给你的封地是白鹿乡,那可是长安近郊!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求这长安附近的封地而不可得吗?这足以体现陛下对你的看重!以你的年纪和才学,加上现在又简在帝心,将来还怕没有封候拜相之日?”

白鹿乡?长安附近?这地方听着耳熟啊……胡迭想了想,这不就是后世有名的白鹿原吗?心中不禁一乐,也不知这地方现在有没有白鹿,要有的话,到时捉几只养在家里,倒也不错。

“其实,今天你那一跪,倒也未必是件坏事。”

看着胡迭,程咬金越想越有趣,此时他还真是有些看不出,这小子究竟是真的不懂规矩,还是有意而为之了。虽然就他对胡迭的观察与了解来看,并不认为胡迭是一个心机如此深沉之人,但偏偏胡迭所表现出的聪慧,却又让人感觉,这并不像是单纯的误会。

“为什么?”

胡迭倒是没有多想,虽然不是很在意,但这事他的确是被后世那些电视剧给坑了,不过跪不跪的对他来说也就那么回事,跪错了被人当成笑话,与不跪被人当成抗旨不遵相比,总是要好些,礼多人不怪嘛。

看着他,程咬金却是没有解释,其实这道理并不难懂:作为至高无上的君王,陛下不可能会讨厌别人向他跪拜,哪怕是对他的圣旨跪拜,这虽然是无知的一种表现,但又何尝不是表明了跪拜之人对他,对皇权的敬畏呢?

当皇帝的,最讨厌的是什么人?除了造反的逆贼,便是那些持才傲物,明明有一身才华,却不愿为朝庭所用的所谓世外高人,都去当高人了,都不拿皇权当回事,这皇帝当得还有什么意思?

想通了这点,就会发现胡迭的这一跪,跪得是何等的巧,何等的妙,它恰到好处的体现了胡迭避居世外,不通世情的特点,又展现出了胡迭对陛下那无比的敬畏——哪怕是面对陛下发出的一封‘敕旨’,都能如此恭敬,这样的人,对皇权又怎会没有敬畏之心?

“有一件事,你得注意了:按理说,大唐的爵位是不可能加封给一个来历不明之人的,但陛下宽容,体谅你的苦衷,没有追问此事,只是朝庭法度如此,所以有关于你的身世来历,对外也必须要有个说法,陛下在敕旨里已经讲明:你乃世外高人所收之徒,一身所学,皆出于此,现高人仙逝,你便入世历练,从今往后,不管对谁,你都只能承认这个说法,如果方便的话,你最好还给自己的师尊想一个道号,莫到时让人问起来,却是一问三不知。”

“这样也行?”

胡迭有些惊讶,不过想了想,这对他倒是没什么坏处,毕竟他的来历确实没办法解释清楚,只是这李世民竟有如此胸怀,为了用他,甚至都不惜主动替他在身份上作假,不得不说,这还真让他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瞪了他一眼,程咬金骂道:“怎的?你莫非还有意见不成?”

胡迭连忙举手:“我没意见。”

见他如此识相,程咬金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却是话锋一转,突然又问道:“听处默说起,你一身所学,甚为博杂?那你的师傅有没有教过你兵法?”

胡迭愕然:“兵法?这个倒是没有,我又没打算当兵,学它干啥?”

程咬金将一卷书册递给了他:“以后要学学了,从现在起,你也是我大唐的勋贵,将来还想封候拜相,少不得要在沙场上去搏取功名。这册兵书你先拿去看看,有何不懂之处,可来问我。”

若是寻常人,面对卢国公亲授的兵书,怕不早已激动得跪下来三磕九拜,行那拜师之礼了,可胡迭却反倒一脸的嫌弃:“这就不必了吧?其实吧……我对打打杀杀的是真没什么兴趣,我觉得我以后还是走文官的路子更适合些。”

自己的一番好心,人家却不领情,程咬金倒也不恼,只是轻哼着说道:“大唐首重军功,无军功者不得封爵,你想封候,除了从军再无他法,至于说这文官的路子,也未必像你想的那般轻巧,旁的不说,就问你:你读过几本经书?可能得到当世之大儒的举荐?可有传世文章彰显其名?”

沉默了片刻,胡迭小心翼翼的答道:“其实吧,这封不封候的,也不是那么重要……”

一听这话,程咬金便怒了,指着胡迭怒斥道:“放屁!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如此不求上进?好男儿不求封候拜相,也当做出一番事业,不然怎对得起自己这一身所学?从明日起,我会让处默与你一同操练,先把你这一身的懒骨去掉再说,至于这兵书,你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此后每隔半月老夫都会考校一次,若不能过关,哼哼……”

4

第十七章 咱也是贵族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