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二十六章 感恩的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感恩的人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14 12:46:23

第二十六章 感恩的人

挑选血型合适的人,这项工作远比预计的要顺利得多,因为在接受任务后,胡迭突然想到一个相对简单的检测方法,那就是故事里经常出现的‘滴血认亲’——用一碗清水,将两个人的血滴进去,如果两滴血能够溶在一起,那就证明两人有血缘的关系,否则,便是两个不相关的人。

用这样的方法来检测DNA,当然是扯蛋,但古人想出的这个办法,却也未尝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这个方法的确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检测出两人的血型是否相匹配,不匹配的血混在一起,是会很快凝结的,这也正是为什么不同的血型之间不能输血的原因之所在,所以,用这样的方法来进行初选,确实有很大的机率可以筛选出那些O型血样的人,事后再进行一下人体的测验,这样既可以加快效率,减少损耗,也能避免这原始的检测方法出现错漏——如果一个人的血同时输进十个人的体内,而没有出现一例排斥现象的话,那这个人不是O型血的可能性就真的是相当低了。

第一批血源很快就被挑选出来,送到了伤兵营,医官们照着胡迭的方法,用简陋的工具开始为伤兵们输血疗伤,事实证明,这方法的确管用,伤兵的死亡率开始大幅降低,很多之前根本不可能救活的伤员,在输过血之后,伤情都在好转,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负责提供血源的突厥战俘纷纷死亡,几乎所有的突厥战俘都成为了一次性的供血消耗品,不管被抽血多少,基本上都撑不到第二次抽血,而且每一个死得都相当惊恐,不止一个医官曾好奇的检测过尸体,却没有一个人能检测出这些人的死因。

谣言似乎越发的被证实了,这就是夺血续命!如果不是命元被抽干,这些身体健壮的突厥壮丁怎么会一个个横死?如果不是得到了命元的补充,这些本已没救的伤员,又怎么会突然好起来?至于说第一次输血的胡迭为什么没事,士卒们很快也为其找到了答案:当然是因为公子的命元非常人能比啊!人家可是仙家子弟,损耗一点命元,自然不会像突厥崽子一样轻易挂掉,不过,能以自家的命元去救一个毫无关系的小卒,也足见公子的仁义啊。

谣言越传越广,不过胡迭对此却一无所知,他只是感觉这伤兵营的血源损耗也未免太大了些,不止一次的叮嘱那些医官要‘细水长流’,别死盯着一个人狠抽,得换着来,可损耗的速度还是不见降低,尝到了甜头的伤兵营不断的催促新的血源,最后索性是派了兵卒过来,胡迭这边选出一个,他们便带走一个,弄得胡迭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跑过去一看,这才明白问题在哪。

不是医官们不照他说的来,而是这些突厥人实在太迷信,从来没有被抽过血的他们,看着针管插进自己的体内,自己的血就那样像水一样的被抽走,而之前抽出来的那些血,又被输进了唐人的伤员体内,这很自然的就让他们联想到了某些不好的巫术,惊恐交加之下,基本上就没人能撑过一柱香的时间就会把自己吓死,而这些人的死,又更是加深了后来者的恐惧。

起初的时候,医官们还是严格的按照胡迭的叮嘱来做的,每一个突厥战俘抽血的血量都有控制,虽然没人在乎这些突厥人的命,但这么宝贵的血源,当然还是养着慢慢用更合算,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小心,这些突厥人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死掉,到后来,医官们也想开了,反正都是死,那还不如多抽点更合算呢,伤员这么多,多一点血,说不定就能多救一条命。

所以说,封建迷信害死人啊!对这样的结果,胡迭也十分无奈,因为要让这些突厥人相信抽点血不会死人,就得打破他们固有的迷信和愚昧,有这功夫,还不如让唐兵出去多抓些俘虏回来呢。

让胡迭有些不习惯的是,自从他献血救那个伤兵的事迹传开后,军营里的士卒们见到他,都开始纷纷行礼,还不是那种正常的上下级的军礼,而是拱手过头顶,然后弯腰九十度的大礼,这在汉人的礼节中,几乎就是仅次于跪拜的礼节了,弄得胡迭不得不一一回礼,哪怕只是点头微笑,也是够烦人的。

没办法,千百年来,草根一般的士卒在贵人将军们的眼中,就只是一个个数字,能做到赏罚公平的,就已经是难得的好将领,而可以对士卒们以礼相待,与士卒同甘共苦的,就更是万中无一,可是,你什么时候见过贵人能与士卒性命相交?用自己的鲜血命元去拯救一个小兵的性命的?

没有,从来没有,闻所未闻,这样的事情若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会相信。

胡迭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当时那一时冲动的行为在这个时代的士卒们眼里,意味着什么。士卒们身份卑微,不代表他们就傻,你当他们真的不知道那些将军贵人们愿意放下身段,与他们同吃同饮是为了什么?他们其实什么都懂,这世上,谁也不比谁傻,但他们却没得选择,因为在这种封建等级的制度下,他们这些草根的命,天生就是如此卑贱,能够获得贵人们这种包含着功利的尊重与施恩,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是一种奢望,谁又会去幻想,贵人们会真的与他们以命相交呢?

说白了,穷人穷得就只剩一条命,要想获得尊重,除了拿命去换,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受了贵人们的恩,你就算不舍得这条命,难道还能赖得掉这笔账?真当贵人们的情,是那么好欠的?

但是胡迭却不一样。

胡迭与士卒们相交,从来就没想过要收买什么人心,这点,士卒们是感受得到的,而且他既不是带兵的将领,士卒们也不是他的属下,这收买人心和施恩之说,本就站不住脚,可是,他却能与每一个士卒平等的相交,平等的对话,似乎从来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份的高贵,而现在,他更是能用自己的血和命,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兵,这样的情义,是不含半点功利在其中的,而这,也才是最珍贵,最让人感动的。

除此之外,那首歌,同样也将士卒们的心,与他拉得更近。

千百年来,军中歌曲并不少见,但大多数军歌都只是歌颂名将的英武,强调为国征战的光荣,或是宣扬军中袍泽手足之情,从来就没有哪一首歌,是专为士卒而写,能贴近士卒所思所想的。

这很正常,因为在这个时代,有作词作曲能力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庶民,庶民连识字的都不多,哪会有什么文学修养?而士族门阀之人,眼中又何曾有过他们这些底层的庶民?他们关心的只会是千秋功业,家国春秋,又怎么会放下身段,去思考和理解那些底层的庶民士卒在想些什么?

所以,这首‘热血颂’一经传唱,便立刻得到了所有军士,尤其是底层士卒们的喜爱,因为歌曲中唱的几乎就是他们最真切的感受和体验,家乡的老树,离家时亲人的目光,每一句,每一字,都能让他们的心与之共鸣,连带着,也就越发的对作出此曲的胡迭更感亲近了。

对士卒们而言,这可能是千百年来,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能真正与他们平等相交,以命相待的贵人了,就算当日救的不是自己,这份情义也依然让他们感同身受,甚至还有不少人羡慕那个好命的伤卒,能找到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主人。

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不让人奇怪,尽管那名伤卒还没有醒来,但他的伤情已经稳定,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这个伤卒是要给胡迭当家臣的,因为这样的大恩大义,庶民除了以身相许,以命相报,再无第二种选择,但对他们这样的人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能有这样一个好主子,是多少人求都求不到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几天后,当那名叫赵飞的伤卒终于醒来,得知自己是因何而得救之后,便硬是不顾伤势未愈,跑到胡迭的营账外,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而他的上官,也是非常识趣的将此人转到了胡迭帐下,作为亲兵听用。

胡迭本来是不太想接受的,因为在他看来,这本就没多大点事,没道理自己捐点血,就得让人家拿一辈子来回报,可刘氏兄弟却告诉他,如果他不收下此人,那这个赵飞就真的只能去死了——一个受过他如此大恩的人,却被他拒之门外,试问赵飞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而且这军营里,也没人会再收留他了:道理明摆着,此人不管给谁当兵,他效忠的都只会是胡迭,换成胡迭,他也不要这样一个明摆着的‘二五仔’啊。

7

第二十六章 感恩的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