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四十一章 讲道理的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讲道理的人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22 5:59:49

第四十一章 讲道理的人

说实话,对于自己能不能封候,胡迭其实也不是很在意,但李二的这番话,却依然让他有些感动,不得不说,这就是一个好领导能力的体现了。

当初在军营,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还真没有想太多,有些事是出于内心的良知,有些事则完全是顺手而为,可是现在听这李二一件件,一桩桩的道来,就连他自己都有一种‘我竟然如此牛逼’的感觉,李二陛下更是直言要厚赏于他,对他的欣赏和赞许之情溢于言表,试问面对这样知情知义的好领导,有哪个当下属的会不感动?

可就,就在这感动之时,却偏偏就有人跳出来搅局。

“陛下,臣有一问,想请问这白鹿县子。”

声音从旁边传来,胡迭愕然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儒袍的文官走出队列,先是用高傲的目光扫了他一眼,然后大声问道:“便是世外高人,也当有其师承来历,敢问白鹿县子,你师承何门何派,治的又是哪家经典?”

咦?这老家伙谁啊?我得罪过他吗?

胡迭左右看了看,见众人的目光皆投向自己,疑惑的拱了拱手,问道:“老先生,您是在问我?”

孔颖达胡子一翘,轻哼道:“明知故问,莫非这里还有第二个白鹿县子不成?”

想了想,胡迭还是决定不与这老人一般见识,随口应道:“我的老师有很多,不过他们都没有什么门派,我们也不讲这门派之分,只要是有用的知识,都学。”

孔颖达不屑说道:“既是无门无派,那便是乡野之民,何谈世外高人?老夫再问你,既是有用之书都学,那你都学过哪些经书?不妨一一列举,让老夫来考校一下你的水平,看看你这师傅教得可对。”

胡迭奇道:“我又不是出家的和尚,读什么经书?”

“噗~!”

这话一出,武将堆里瞬间就有几人忍俊不住,笑出声来,而那帮文臣则大多面露鄙遗,连连摇头。

孔颖达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怒道:“老夫是问你,都读过哪些儒家经典,四书五经,你都修过哪几本?”

胡迭倒真不是装蒜,闻言恍然大悟:“您说的是这个啊?这我还真没读过。”

孔颖达还真没想到胡迭会答得这般理直气壮,愣了一下,继而面带鄙遗的说道:“四书五经全不读,也敢说自己是世外高人?可笑!老夫看你,分明就是沽名钓誉之徒,也不知从哪里学了几手旁门左道,便来这招摇撞骗。陛下明察,切不可被其蒙骗,念在其于国有功,赏些金银便是,勋爵本为国之重器,岂可轻授此等来历不明之徒?”

一听这话,胡迭便火了,这老家伙跟自己有仇吗?看你年纪大不与你计较,你还喘上了是吧?

想了想,不快的说道:“老先生这话可就不对了,天下的知识那么多,又不止是儒家一门,再说了,我当初读书时,也没想着要当官,我读那玩意儿作甚?”

这话一出,文官顿时哗然,武将们则差点哄堂大笑。

自古以来,文臣武将便是谁看谁都不顺眼,尤其是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这儒家的文官跟武将们在朝堂上的争斗就从来没有消停过。不说这利益的分岐,单是双方价值观的差异,便决定了他们根本不可能谈得来。

在武将们看来,天下就是他们用刀枪打下来的,哪一个武将不是身经百战,战功累累?哪一个军人身上没有一身的伤痕?他们的富贵勋爵,那就是用无数人,包括他们自己和亲人在内的血汗性命换来的,这天下本就该有他们一份,而文官们,尤其是那些儒家的文官们,除了耍耍嘴皮子,还有什么本事?凭什么官职地位比自己还高?

而儒家的那帮人呢?则认为武将全都是粗鄙不堪,不识礼仪之徒,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只有他们才配,也才能辅佐君王,只知道舞枪弄棍的家伙懂得什么?一帮不知感恩的家伙,要不防着他们,指不定哪天就得上房掀瓦。

胡迭的这番话,妙就妙在他虽然没有直接贬低儒家人最引以为傲的那些经书,却意简言骇的说出了这些书的本质:说白了,这些书除了用来当作是做官的敲门砖,登天梯,根本就没有半点屁用。

要说起来,这话其实也没什么可笑的,谁读书不是为了当官?但问题是,儒家的那帮人,一个个明明就是冲着想当官来读书的,官瘾比谁都大,可嘴上却是一个比一个清高嘴硬,总觉得朝庭皇上还得求着他们来当官才行,现在被人一句话给点穿,这不炸锅才怪了。

所以,胡迭这番话,还真是说到了武将们的心里。

其实,很多人都有个误解,认为武将都是不读书,只会舞刀弄枪的粗人,这根本就是个笑话。要知道,不管在哪朝哪代,带兵打仗那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能领军挂帅之人,除了要有一身好武艺,还得熟读兵书,通晓天文地理,要是什么都不懂,上了战场那就是给别人去送菜的,尤其是那些将门,他们家中的传承可是一点都不比那些世家门阀差多少,许多将门子弟,从小都是勤学苦练,不光是兵书战策,便是各家各派,甚至包括儒家的那些书籍知识,多少都是要学一些的。

以程咬金为例,别看后世演义中把他描述成一个粗鄙不堪的草莽英雄,但事实上,他可是正儿八紧的官N代!其曾祖,祖父,父亲,那都是当朝大员,官拜大司马,这样的家世出身,他会是那种不通文墨的粗人?

真正出身草莽的军人也不是没有,但那样的军人,除非是韩信那般不世出的军事天才,还得赶上一个足够让他发挥才能的乱世平台和明主,才有可能成就一番伟业,但那样的例子,千百年来也就那么一个,所以,在这唐朝之时,绝大多数的高层武将其实都是文武双全的——他们的文或许不是很出众,无法跟那些秀才进士相比,但也绝对不是什么都不懂。

可恰恰就是因为他们懂,所以这些武将才越发的明白这帮所谓的儒家之徒是群什么玩意儿。出身世家的还好些,读儒家的经书不过是作为敲门砖,其经世处事的本事世家自有底蕴,谁也不会傻到真以为仅凭半部伦语就可以治天下,像房玄龄,杜如晦,说是出身儒门,但其一身所学又岂是一个儒家的几本经书能够概括的?人家那是真正的博古通今,允文允武,提笔能治国,上了马,拎起刀是一样能砍人的,这样的文官,谁会不敬,谁又会不服?

可这孙颖达是个什么玩意儿?

说是当世大儒大贤,说白了,要不是有儒家圣人子孙血脉的这层光环,谁认得他是谁?天下大乱的时候,这种人半点力都出不上,等大唐定鼎江山,为了招揽人心,才依着历朝的惯例,给了他孔家一份富贵,不仅有爵位的封赏,还让这老儿当了礼部的尚书,可谓是光风无限。

说实话,这事看在武将们眼里,谁心里没火?他们这些人,为李家为大唐,那真是出生入死无数回,多少袍泽血染疆场,才有这今日的富贵,可这老家伙一不是皇亲国戚,二没有为大唐出过半分力,流过半滴血,凭什么就能与他们同朝为官,还平起平坐?

关键是这老家伙还没有半点的觉悟,当了个礼部尚书,便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成天不是挑这个的毛病,就是嫌那个粗鄙,在一班武将们面前那优越感秀得是不要不要的,武将们看他不顺眼,那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孔颖达气得混身直打摆子,指着胡迭怒斥道:“胡言妄语!读书本为明理修身,不读书者不识礼仪,与禽兽何异?我等读书之辈,无不以宏扬圣贤之道,教化苍生万民为已任,又岂是为了那区区的功名利禄,竖子无知,怎敢诋毁圣贤之经典,还请陛下治其妄言之罪。”

一听这话,胡迭更不乐意了,说道:“老人家,讲道理就讲道理,别动不动就骂人啊,好歹也是一把年纪了……算了,你说这不读书就不识礼,我倒是同意,可这书也不是只有你儒家那几本吧?你儒家的书是书,别人家的书就不是书了?我没读你家的那几本书,道理我也照样明白啊。”

说着,胡迭也不等他反驳,又向着殿上的李二拱了拱手,大声说道:“就拿这忠君爱国来说,我难道不知道这制盐之法有多值钱?不是我吹,任何人但凡是学会此法,要想家财万贯那都是等闲,而我那时正值落难,流落军营,整个人身无分文,可看到将士们缺盐之苦,我依然毫不犹豫的将此法献出,这难道不是忠君爱国的表现?”

事实胜于雄辩,这个例子摆出来,便是对胡迭再怎么不爽的那些文官们,扪心自问,也不得不承认在此事上,胡迭的表现那绝对是堪称楷模,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恐怕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如此的公而忘私。

胡迭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趁着孙颖达哑口无言之际,又狠狠的捅了一刀,大声质问道:“我一个身无分文之人,都能体谅朝庭之艰难,将士之艰苦,将只有自己知道的生财秘术献给皇上,这位老先生,你说我不读书,不识礼,我倒想问问了,你既是读书之人,不知这家中有多少财富,给朝庭,又捐过多少啊?”

8

第四十一章 讲道理的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