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南明>31 香扇香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1 香扇香君

小说:铁血南明 作者:高先生 更新时间:2018/9/28 2:56:18

“走,今日我们兄弟几个去媚香楼走走。”高士文很大方的邀请范鑫和张子健两位兄弟再去秦淮河。

是上午在金陵城内的所见所闻,给了高士文足够的信心,他的一首《桃花扇》已经传遍了整个金陵城。走在路上,昨日见过他的一位书生认出了他,只说了一句“那位公子不就是高士文吗”,正在街头买香囊饰物的几名秦淮河姑娘和丫鬟立即围上来,虽然没有大胆到向他讨要诗词,却是站得不远不近的指指点点。

傍晚时分,高士文带着范鑫和张子健两位兄弟,再次来到秦淮河。

刚刚来到秦淮河,就有人认出高士文。昨日的一首《桃花扇》赢得了一片喝彩,而且大儒陈子龙对高士文又十分认可,认为此人文武双全,不仅能吟诗作赋,而且在格物方面也是略有研究,又具备有名将的潜质。

陈子龙虽然是一名中国传统的儒生,也是学八股,考功名的文人,但他一点不迂腐。原本陈子龙中了进士之后,应当是去广东上任的,但是母亲去世,按照明朝的规矩,母亲去世必须守孝三年,这三年内不得入朝为官。

但陈子龙回家的这几年却没闲着,处理完母亲的后事之后,他同徐孚远、宋征璧和周立勋等人共同编写《皇明经世文编》,是书选文以明治乱、存异同、详军事、重经济为原则,内容十分丰富,包括政治、军事、赋役、财经、农田、水利、学校文化、典章制度等等,并根据当时接触到的许多现实问题,对其中一些文章加作旁注,表达了编者的政治主张。

陈子龙等人编辑此书的动机和目的,是为了“上以备一代之典则,下以资后学之师法”,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扭转“俗儒是古而非今,撷华而舍实”,不务实际的坏风气。它是一部从历史实际出发,总结了明朝两百几十年统治经验,企图从中得出教训,用以改变当前现实、经世致用之书。这部书的编辑出版,对当时的文风、学风是一个严重的挑战,对稍后黄宗羲、顾炎武等人讲求经世实用之学,也起了先行的作用。

陈子龙这样一位实干型的文人,后来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自然十分推崇高士文。

有一名复社大儒赞扬高士文,自然高士文的名声已经红遍秦淮河。

“小兄弟,陈某就知道你又会来!”高士文一行人刚刚走到秦淮河,远远的就看到陈子龙和一名三十多岁的儒生站在街头。

“陈先生!”高士文连忙迎了上去,向两人行了个礼。

陈子龙介绍道:“这位便是复社首领张溥,昨日听陈某一说,张先生对高公子也十分推崇,只是不知公子身居何处,特此来秦淮河等候公子,果然在此遇见公子。”

听说复社领袖居然对自己十分推崇,高士文自然欣喜若狂,要知道复社的人大多数都是原东林党人,阁老周延儒,兵部尚书卢象升,都是东林党人。如果说明末不少东林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削减商业税,导致了明朝的灭亡,但是东林党之中也有不少英烈,卢象升、史可法都是民族英雄。

能得到复社赏识,对自己的前途有利。

高士文向张溥行礼之后,陈子龙笑着道:“今日高公子还想去眉楼否?昨日那顾姑娘对公子可是念念不忘。”

“还是去媚香楼吧,侯公子常去眉楼,昨日得罪了他,若是再去,遇上免不了尴尬。”高士文回道。

“那就去媚香楼,今日老哥我请客。”陈子龙笑道。

三人刚刚走到媚香楼门口,媚香楼的老鸨便亲自迎了出来,这三人,可是轰动金陵城的三大人物啊,一位是复社领袖,一位是大儒,还有一位是新起之秀。今日三人同来媚香楼,可是给媚香楼增光不少。

那时候李香君还未成名,媚香楼名气还远远比不上眉楼。

“三位客官,老身这就去让李姑娘出来。”老鸨招呼三人在二楼雅间坐下后,便摇着手中的香巾,走出包间门口。

“李姑娘,今日来了三位贵客!”老鸨喊道。

不多时,一名大约二十二三岁的女子走进陈子龙他们的包间。

“这位就是李姑娘,我们这的头牌李贞丽姑娘。”老鸨热情的介绍道。

高士文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名女子,只见这女子身高中等,长得也是貌若天仙,只是比起顾横波来还差了一点。

“不知道香君姑娘何在?”高士文问道。

李贞丽回道:“回妈妈的话,香君姑娘年纪尚幼,不便出来陪客。”

老鸨急得说道:“三位才子能看上香君姑娘,是她的福气,还不赶快让她出来!”

马上有人去叫李香君,不一会儿功夫,门外走进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个子不是很高,年龄也十分幼小,身子还没完全长开,但高士文见这小姑娘气质非凡,略带点婴儿肥的小脸蛋十分精致,再过一两年,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再仔细看,高士文愣住了,这李香君和他在梦里见到的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陈子龙笑道:“没想到高公子眼光那么好,一下就看中了李姑娘。”

“真是好眼光啊!”张溥也笑了。

之前高士文都是梦里见到的李香君,在他的梦中,李香君多少还是有些模糊。如今真人站在自己面前,只觉得她比顾横波还要美貌几分!而且这小姑娘身上带着一种少女的清香,另外她还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高公子昨日一首桃花扇,红遍秦淮河两岸,今日奴斗胆,望公子赐诗。”李香君走到高士文面前,盈盈道了个万福。

高士文苦苦思索了许久,他努力搜索脑中存的诗词,过了大约半顿饭功夫,方才缓缓吟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好!好!”张溥连连鼓掌,“好一首人生若只初见!好诗啊!”

“谢公子赐诗,小女子这便配曲。”李香君盈盈道了个万福。

过了大约两炷香时间,李香君抱着琵琶,轻启朱唇,悠扬的音乐伴随着她那带着哀伤的歌声传遍整个媚香楼,陈子龙听着这首配了曲的诗,禁不住黯然泪下。

“懋中,你和如是姑娘两情相悦,可是原配闹上南楼,你就放弃了?”张溥感叹道。

陈子龙黯然摇头:“乾度兄,如今说一切都晚了,如是姑娘结识了钱牧斋,似乎两人情投意合,卧子如今后悔,说什么都晚了。”

却听到“啪”的一声,两人转头,只见是高士文猛一拍桌子:“钱谦益!他根本配不上如是姑娘!卧子老哥,你应该去追回如是姑娘!她是个好姑娘!而钱谦益是个小人!”

陈子龙大惊:“钱牧斋乃东林才子,为何高公子对他如此成见?”

高士文问答道:“高某做过一梦,梦见建奴鞑子打进京城,钱谦益原本打算自尽殉国,却说了句水太凉。后来他又剃了鞑子的金钱鼠尾,别人问起,他说头皮痒。如此软骨头,又怎么能配得上柳姑娘?”

“你这只是梦罢了,不必当真。”张溥还是得帮钱谦益说话的,毕竟钱谦益是东林党人士,因为得罪了温体仁才被削籍归乡。

不过把钱谦益视为情敌的陈子龙却说:“或许高公子的梦会成为真的也难说,钱牧斋为了自己,连周阁老都得罪了,否则也不会被削籍归乡。”

2

31 香扇香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