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最后的枭雄>33,又投江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3,又投江了

小说:最后的枭雄 作者:老格理 更新时间:2018/9/12 9:15:45

在大船上观敌瞭阵的曾国藩和一干幕僚们见湘勇水师已经突破了湖口长毛的拦阻,开始冲进鄱阳湖,人人面露笑容,互相庆贺。李旭默默地看了一阵,忽然问道:“防守湖口的长毛主将是谁?”

“看旗号应该是长毛匪首之一的石达开,此人据说年龄不大,倒是老奸巨猾,用沉船之计将湖口大部分堵死,只留了靠近西岸的一点隘口用篾缆封锁,妄图阻挡我军船只进入内湖,哼哼…”边上李元渡连连冷笑。

“不对!此必是长毛奸计!”李旭叫道,虽然是大冬天,江风凛冽,但他还是感到身上冷汗直冒。众人听得李旭叫喊,都望着他。曾国藩眉毛不易觉察地一抖,问道:“续之何出此言?长毛如何奸计?”

“恩师,长毛既然想阻拦我军进入鄱阳湖,为何不干脆全部堵死湖口?留一个隘口无非想放过我军小船而令大船无法快速通过。”李旭急急说着,他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学生以为,石匪定是想分隔我军大小战船以便各个击破!”

众人闻听都是半信半疑,刘蓉问道:“续之,石贼分隔我军大小战船又是何意?”

“我明白了!”旁边一人忽然叫道,却是水师总领李梦群,他对曾国藩道:“我水师大船炮火猛烈却行动迟钝,需赖小船护卫以防敌船靠近。长毛诱开我小船,则大船必失所依。敌若小船群攻而至,大船危矣!”

众人恍然大悟,曾国藩急令湘勇水师大船加速。此时湘勇水师萧捷三所部的小船已经有一百多艘通过了湖口,而大船因速度慢,远远地落在后面。

忽然赵烈文叫道:“不好了,长毛要沉船堵死隘口了!”

众人望去,果见三艘大船晃晃悠悠地从湖口岸边山岗的隐蔽处划向隘口,显然船上都堆积着沙石。此时,湘勇水师的小船队已经远远地离开了隘口,而大船队却离隘口还有数里地…

曾国藩大急,直骂萧捷三跑那么快干什么,为何不守住隘口,等候大船一起行动!他又命令所有战船的炮火一起轰击隘口,指望打沉那三条太平军的大船,可惜距离太远,大部分炮弹远离目标,少数几颗也只是在隘口附近激起了几朵水花。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太平军不慌不忙地将大船沉入水底,只在水面上露着几根粗大的桅杆。湖口被彻底堵死了---湘勇水师也被分隔了---曾国藩的心也是一沉,如同那三条沉船一样仿佛沉进了冰冷的水底…

入夜,江风阵阵将船舱里的灯火吹拂得摇曳不定。曾国藩和众人商议如何破解当前局面,但是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办法,面对被堵死的湖口,众人一筹莫展。

作为曾国藩的弟子和湘勇军中的名将,李旭虽然年轻但也有资格正式参与筹划军机大事了。他提醒曾国藩要小心长毛袭击,这大江上无所倚靠,一旦敌军偷袭就是灾难,不如将水师移往九江附近,和陆师互相照应再做打算。众人都点头认同,曾国藩想想,也没别的办法,于是传令水师起锚移动到九江水面。

数百艘湘勇水师战船刚刚开始移动,忽然后军一片混乱,紧接着就是火光冲天,却是太平军出动数十只小船趁黑夜偷袭火攻…一夜混乱直到天亮,李梦群报告曾国藩昨夜长毛袭营,湘勇水师后队损失四十余艘战船。众人暗自庆幸,幸亏移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是李旭却深感忧虑,水师没有舢板快船这类小船保护,那些长龙快蟹之类高大笨重的战船犹如虎落平阳,只能被动挨打。

石达开得知湘勇水师移往九江附近水面,对罗大刚说:“清妖水师已被我分隔,小船困在内湖而大船孤存大江,此乃破敌良机也!”

罗大刚笑道:“正是!五千岁可有妙计?”

“你带一支人马攻取九江对岸小池口,然后攻击曾妖头在江面的水师战船,以数百灵便快船辅以火船攻击,必可大获全胜!”罗大刚大喜,领命而去。

一连十来天,湘勇水师漂泊在江面上,进退两难。李旭的亲兵哨也分乘三艘大船紧靠曾国藩的中军大船护卫,这可苦了牛大勇等一帮北方汉子,被船晃得头晕眼花,吐得苦水都出来了。以往牛大勇和孙三官两人向来不对付,经常斗嘴斗口。现在牛大勇整天躺床上,晕头转向。孙三官倒是水性不错,这下可逮着机会了,天天在牛大勇身旁晃来晃去,幸灾乐祸,指桑骂槐。可怜牛大勇连回嘴的力气都没了,只好装作没听见,铺盖一蒙,唉声叹气。

李旭心想这不行,百多号人晕船成这样了,还打什么仗啊!他请示曾国藩后,将部下晕船的统统转移到陆地上湘勇大营去。一踩着地面,牛大勇就活过来了,指着江上跳着脚的骂孙三官---奶奶个熊!有本事你过来跟牛爷爷大战三百回合…日了狗了你!

李旭让赵向东率领大部分亲兵哨上岸,自己就带着李禄、孙三官等数十丁勇随船护卫。时值寒冬,北风呼啸,战船上的战旗也被大风吹烂了。

李旭带着军法队的徐棒子照例巡哨,此时天近拂晓,夜色正浓,寒风拂面如刀割一般。李旭全副武装一身半短棉甲,依然感到寒意刺骨。他站在船边仰望天空,黑漆漆的彤云密布,似乎一场大雪就要来了。李旭回头看看,见曾国藩的舱中有灯火闪动,知道曾国藩起来了,便向舱内走去。

进了舱门,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曾国藩披着貂皮大氅坐在桌案旁提笔写字,一个小炭盆烧得正旺。李旭上前请安,曾国藩微笑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李旭给曾国藩的茶杯中续上水,回道:“学生刚巡哨回来,见恩师舱中有光亮,知道恩师起来了,特来请安!”

曾国藩点点头,说道:“难为你有心!老夫也是刚起不久,想看看昨晚的日记可有遗漏。”他让李旭对面坐下,继续说道:“续之,你年纪轻轻就能以身作则起早巡哨,难得啊---老夫甚是欣慰啊!”

“这是学生本分,不敢恩师夸奖。”

“呵呵,谦虚谨慎是立身之本,甚好!”曾国藩点点头,问道:“续之,对眼下局面有何看法?老夫想听听你的建议。”

李旭沉吟一下,正要开口,忽然听见舱外炮声骤然响起,一片轰闹。曾国藩和李旭都大吃一惊,李旭忙飞步舱外查看出了什么事。他冲到船边,只见湘勇水师船营外的江面上黑影瞳瞳,很快就火光闪现,直扑水师大营而来。不一会儿水师外围的战船就燃烧起来,鬼哭狼嚎一片…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几乎转眼间就有十几条大船烧着了…船阵大乱,部分湘勇胡乱地放箭放炮更是增添了令人窒息的恐惧…

太平军数十条快船冲过湘勇水师的船阵,直扑中军大营。他们一边冲一边放火,混杂着杀声传来,声势惊人…

李旭大惊,没想到太平军来势如此凶猛!眼见得大势已去,他急忙跑回舱房,见曾国藩还坐在桌案旁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李旭喊道:“恩师快走!长毛已经突破船营,冲到中军来了!”说完急步上前,扶着曾国藩往舱外就走。

来到舱外,只见中军大船也已火光冲天,四下里一片惨呼哭叫。这时那些幕僚们也都聚集过来,一个个面无人色,惊慌失措。

李旭喊道:“坐划子上岸,快!”他扶着曾国藩往船后走去。

曾国藩叫道:“我的东西还在舱里,快去取啊!”众人七嘴八舌道---大人快走吧,来不及了…

此时,太平军的小船已经逼近了曾国藩这条帅船。一只火船砰的一声撞了上来,顿时点着了帅船,烈焰腾空,桅杆上飘荡的帅旗呼啦一下被烧着了,着火的旗杆咣当砸在甲板上…曾国藩吓得腿脚发软,在李旭和幕僚们的簇拥下狼狈地爬上小划子,李旭带着孙三官等亲兵掩护着众人向岸边逃去。

上了岸,众人回头望去,但见江面上一片火海,湘勇水师的战船除了极少数逃出生天,基本上被太平军烧了个干干净净---这一仗算是把湘勇水师主力彻底消灭了!众人都是两眼发呆,相对无言---没了水师,这以后还怎么和长毛打仗啊?

曾国藩忽然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叫一边往江水中扑去---老家伙动作挺快,手脚麻利,一撩袍子就往水里跳。众人一下反应过来都急忙冲过去捞人,七手八脚地把曾国藩从冰冷的水里拖上岸。

李旭憋着笑---这也太假了吧!真想死,刚在小划子上怎么不跳水啊?这会儿在岸边跳水,能跳多深呢?

只见曾国藩在岸边顿足捶胸,嚎啕不已,大叫自己有负皇恩!众人不住解劝。李旭暗道老曾啊老曾,继续演,继续装---不然怎么向咸丰老儿交差啊…哎,这演技要搁一百多年后那会儿,绝对奥斯卡啊!

6

33,又投江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