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最后的枭雄>94,奇袭寿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94,奇袭寿州

小说:最后的枭雄 作者:老格理 更新时间:2018/10/11 8:14:58

五月的天气闷热而潮湿,浓云密布预示着一场暴雨即将来临。一望无际的田野绿油油的,偶尔的微风滑过,将田边的槐树摇曳。通往寿州的官道上,涌来一股大队人马,人人大多扎着红头巾,只有几个骑着战马的汉子头上是黄头巾或是黄冠。其中一名年轻的汉子走在队伍前面,一杆大旗紧随其后,旗上绣着斗大的陈字。这汉子见路旁蹲着一个破衣烂衫的乞丐,脸上黑黝黝的难以分辨长相。遂大声问道:“兄弟,此处距离寿州还有多远?”

那乞丐见乌压压的来了这么多兵士,似乎十分害怕,战战兢兢地回道:“回大爷,不远了,还有二十多里。”乞丐清楚地看见那问话的年轻汉子眼部有疤,远望如同长着四只眼睛!

二三千名太平军轰隆隆地经过乞丐身边,没有人会多看一眼这个满地遍野随处可见的乞丐,只是低头走路。那乞丐蜷缩在路边树荫下,手里拎着打狗棍,望着尘土飞扬中渐渐远去的太平军队伍,忽然冷笑一声,目光陡然凌厉。他飞快地起身,抄小路在田埂上大步流星地向凤台县城走去。

凤台县城小得可怜,破烂的城墙残缺不全。乞丐进了县城,东游西逛没几步就看见一间烧饼铺的墙根下画着一个三角形中间一竖,似乎是小孩子随手的涂抹。烧饼铺的门口还挂着一个招牌---武大郎烧饼!他咧嘴一乐,走近烧饼铺,随手敲敲店门,扯着嗓子叫道:“老板行行好,给个烧饼吧!”

店老板倒是比武大郎高多了,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身子单薄倒也精悍。他闻声出来,见是一个乞丐,不耐烦地丢过一个烧饼说道去去!象轰苍蝇一样。

乞丐倒不生气,咧嘴一乐,一口白牙闪闪发亮,笑嘻嘻道:“老板再来碗水吧。”

店老板大怒,喝道:“俺呸!还美的你了!”说着撸胳膊挽袖子过来。

那乞丐见店老板要来轰人,轻声说道:“天王盖地虎!”

店老板大吃一惊,机警地扫了周围一眼,小声道:“宝塔镇河妖!”然后一把将那乞丐拽进店里。

店老板笑道:“兄弟,你这打扮存心砸俺生意啊!”他连忙倒水递给乞丐,说道:“在下猴子,兄弟是?”

乞丐喝了口水,笑道:“兄弟是大老虎,幸会!猴子同志!”说着伸出手去和猴子握手。

猴子大吃一惊,眼前这位是自己的上级而且是最早一批干情报的,大字开头的代号都是跟着陈处长起家的情报处元老了,论资历比李副处长都老!他连忙敬慕地紧紧握住大老虎的手。

大老虎说:“现在有紧急情报必须马上报告大人!你这个点可以撤了,和我一起去见大人。”

猴子点点头,问道:“我们去哪找大人?”

“大人和部队应该是在亳州一带,我们抄近路赶去亳州,也许在路上就能碰到大人。对了,你这有马吗?”

“前面有个车马行,可以买马。”

两人收拾一番,都是一身镖局武师打扮,然后到车马行高价买了两匹矮脚马,出了县城,直奔亳州方向而去。星夜兼程,赶到蒙城时找到了义勇军的驻地,急忙向卫兵通报求见李旭。

李旭在中军大帐接见了两人,他望着大老虎笑道:“本官认识你,你是情报处的第一批侦查员,以前是宪兵叫郑一虎!”

大老虎激动道:“回大人,属下正是!这位也是情报处的同仁,奉命监视长毛陈玉成部。”

猴子是第一次见到李旭,忙挺身说道:“报告,属下武侯,情报处培训班四期学员!”

李旭微笑着和两人握手,说道:“辛苦了,同志们!长毛有什么情况?”

“回大人,长毛陈玉成已经率部赶往寿州,属下亲眼所见而且看见了匪首陈逆!”郑一虎回答。李旭点点头,表扬了两人,命两人下去休息。

李旭召开部署会议,命令全军出发直扑寿州。他微笑说道:“长毛陈玉成已经从庐州突围了,多隆阿没有消灭长毛,曾国荃也没能消灭陈玉成---现在看咱们义勇军的了。而且盘踞寿州的淮北团练苗沛霖是根墙头草一样的反复小人,这次一举消灭之!”

余老三道:“苗沛霖所部拥兵数万,实力不可小觑。大人可有定计?”

李旭笑道:“老三放心,咱们可以奇袭破敌!”

寿州城内,苗沛霖成功地将太平军在安徽的统帅英王陈玉成骗进城来并且伏兵四起,将陈玉成生擒活捉。其部太平军近三千余人死的死逃的逃,余下皆被俘获。苗沛霖非常高兴,准备将陈玉成献给驻扎在颍州府的胜保以换取朝廷招安---他知道自己两次背叛朝廷又血洗了寿州,甚至伙同太平军和捻军一起攻打颍州府,如果没有一点硬货给朝廷那是休想得到朝廷认可的---现在手里有了陈玉成这个见面礼,想必胜保大人会心花怒放吧!

苗沛霖在屋里盘算着,他早就派心腹赶往胜保的大营接洽归降朝廷一事。昨日已接到胜保的回复,命他速将陈玉成及其部下押送颍州府,胜保已经答应替他上报朝廷将功赎罪并且给他申报官职。苗沛霖决定明日亲自押送陈玉成等人到颍州府。忽然亲兵报告---城外来了一支官军,打着义勇军的旗号。

义勇军?这是哪里的部队?苗沛霖摸着脑袋想了半天,猛然想起来了,哎呀,这是朝廷新近成立的军队啊,以前叫旭营,是曾国藩手下的强兵。听说还在京师附近和洋人干了一仗!对了,领头的叫李旭,是朝廷的总兵官,在江西呼风唤雨消灭了大批太平军,就连石达开也拿他没辙---唔,看来这支义勇军不是好惹的,要小心应付!

苗沛霖急忙赶到城墙上往城外观望,见城外不远处淠水边驻扎着一片军营大帐,人欢马炸的甚是热闹却并无战斗气氛。苗沛霖脑子一转,命手下出城问问情况。很快手下陪着一名三品参将武官来见苗沛霖。那武官神态和蔼,说话客气。他自我介绍叫吕明,是江西南赣镇参将。义勇军勤王后返回赣省,途经贵地略事休整,二日后即走。苗沛霖放下心来,心中一动,忙问李将军可在营中?在下久慕李军门威名,想为将军接风洗尘进城安歇!

吕明笑道:“苗先生有心了,待本官回报我家军门。”

李旭接到苗沛霖的邀请,众将都说不必理会,毕竟不知对方深浅,安全难以保证!

李旭笑道:“不必多虑,那苗沛霖正要投靠胜保以得朝廷重用,岂敢加害本官?如果不去反而让对方疑虑,正好将计就计!”遂与众将细细商议部署一番。

李旭在伊赤心、聂大彪护卫下带着一个警卫连进了寿州城。苗沛霖亲自在城门口迎接,吹吹打打一派热闹。苗沛霖年过半百,身材不高,虽是生员出身却没有什么书生气息,倒是一副老江湖的味道---一双不大的眼睛隐藏着疯狂和犹疑。他见李旭态度平和,谈笑风生有若闲庭信步一般,不禁暗想这后生倒是一派书生气,哪有叱咤疆场的武夫气派!

苗沛霖隆重宴请李旭,席间天南地北的言笑甚欢。酒足饭饱,李旭见天色不早,准备告辞回营,再三感谢苗沛霖的盛情款待。苗沛霖死活不让,说将军难得到此,怎能回营歇息呢?就在城里歇息吧,好歹比军营里条件好些!

李旭佯装推辞不过,便顺水推舟留下睡觉,当晚就在苗沛霖准备好的驿馆安歇。苗沛霖暗喜,心道只要你带兵的主将在我的手心里就不怕你生幺蛾子!他吩咐心腹晚上小心盯着李旭一行,别被他们弄出什么事来。

那心腹大咧咧说您老放心吧,这百把人能闹出什么事?咱城里可是驻扎了上万大军!苗沛霖一想也是,遂心安理得进小妾房中睡觉。

天渐凌晨,义勇军营地除了巡夜灯火,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几声战马的响鼻声。吕明掏出怀表看了看,和余老三、吕亮、张五伢对了一下时间,下令出动,各部按计划行动。在黑夜的掩护下,义勇军三千多名官兵静悄悄地潜出了营地,秘密接近寿州城门,等待战斗信号。

几乎同时,李旭也突然从床上坐起,迅速翻身下床穿戴整齐。他推门走出卧室,见外间屋里早有聂大彪和伊赤心等人,众人都是全副武装,静待李旭命令。李旭看了看怀表,沉声说时间到,按计划行动!

枪声划破了黎明前最黑暗的夜空,当在睡梦中惊醒的苗沛霖惊愕的跳下床时,聂大彪已经率领警卫连的一个排顺利攻占了寿州城西门楼,并且打开了城门,大批义勇军官兵头盔上裹着白布条冲进城来。而李旭则亲自带领警卫连猛攻苗沛霖的住宅,猛烈的弹雨顷刻间就消灭了仓猝组织起来的苗沛霖的亲兵卫队一大半兵勇。苗沛霖震惊得发现自己几百人的大刀队根本不是义勇军的对手,当他意识到自己该逃跑时已经晚了,李旭的左轮枪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跪在地上的苗沛霖大叫为什么?李将军这是为什么?我苗沛霖是胜保大人的人…我抓获了匪首陈玉成…是有功于朝廷的人啊!

李旭冷冷地说道:“象你这样反复无常又沾满百姓鲜血的小人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不…将军饶命啊!小人愿将陈玉成献与将军以表忠心啊!”苗沛霖嚎叫不已,他突然发现李旭的目光不再是昨日的和蔼可亲而是一种冷冰冰的仿佛在看垃圾---苗沛霖感到恐惧,感到绝望!

李旭厌恶地挥了挥手,伊赤心上前一步刀光一闪,苗沛霖的脑袋滚落在地,一腔浊血喷溅而出…

6

94,奇袭寿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