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最后的枭雄>97,江西乱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97,江西乱象

小说:最后的枭雄 作者:老格理 更新时间:2018/10/13 20:13:01

李旭告辞时,曾国藩亲自送到门口,对李旭说如能说服朝廷更换江西巡抚,老夫倒是有一人举荐,想来能和续之搭配合宜。

李旭忙问是谁?曾国藩指着沈宝帧道就是他,续之意下如何?

李旭满脸笑意连连点头,说道:“恩师举荐必是干才,学生岂有异议,就怕朝廷另有打算!”心里却想,这沈宝帧虽然办事认真,但是为人固执而且欠缺大局观,专做一事是块材料但要通盘考虑就少了大气!将来果真他来当巡抚搭班子,难免掣肘怄气---不行,这江西必须控制在自己的手上。

曾国藩笑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先解决了毓科再说!”李旭点头同意,拱手告辞。

当天晚上,曾国藩又在安庆宴请李旭,李旭也奉上给老师带来的礼物,众人欢欢喜喜一场痛饮,连素来生活刻板严谨的曾国藩也和李旭连连碰杯,赞扬李旭勤王护驾抵御洋夷,不愧是他的得意门生!

沈宝帧得知自己有望出任江西巡抚一职,高兴之余自然要和李旭拉拉关系套套交情,毕竟李旭是坐镇江西的统兵大将,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不好就麻烦了---毓科就是前车之鉴。

次日韦俊来拜,他已经接到曾国藩的命令自即日起志字营归属义勇军统辖。韦俊是又惊又喜,暗道还是李军门厉害,说调就调了,办事爽快---还真是李能通说的那样,军门大人无所不能啊!暗下决心一定要紧跟李旭,牢牢抱住这条大腿,为韦氏族人找棵大树。

李旭命韦俊克日整理部伍后即前往江西袁州接受整编,发下命令文书,要求韦俊约束部下,严禁骚扰地方。韦俊一一遵令。数日后志字营和义勇军一个营即出发了,李旭前来送行,但见志字营除了官兵外还有男女老幼家属上千随行,人人虽然欢天喜地但也面黄肌瘦,可见在安徽的日子很艰难。

安庆事毕,李旭带着数十人的卫队告别曾国藩,借了水师的一条炮船坐船过江驶向江西。李旭不想太过招摇,命令炮船收起旗幡装成民船,亲随便衣轻装,自己也是一身文士装束。时值七月初正是骄阳似火的日子,溯江而行,清风拂面。李旭乘坐的大船稳稳前进,两岸葱绿,远山如黛,令人心旷神怡。

李旭不禁诗兴大发,高声吟哦---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下面不说了,卫士们马屁哄哄都叫好。就罗文才纳闷大人这是什么诗啊?七个字倒是没错,可是没韵啊…唔,许是大人新编的词牌吧。

船到彭泽靠岸,李旭看见大船小船泊满码头,船来船往,人流如织,不禁高兴地对罗文才说如此繁华景象,可见安民乐业矣!

忽见码头上来了一伙人,都穿着厘金局的号衣,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贼眉鼠眼地打量着大小船只。很快就传来大呼小叫,却是厘金局收过路费。两边船只都是怨声载道,抱怨官府课税太重。

李旭好奇地问边上一条小船上的船夫---这过路费怎么收的?

那船夫道:“客官定是初次来,这过路费按船大小收取。象咱这小船一次十个铜钱,大一点的就收二三十不等…象客官这船怕是要收一两银子啊!”

李旭惊讶,又问道:“一次就收一两?以后再来还交吗?”

那船夫苦笑道:“每次来每次交,大小船都一样。”

李旭闻听,心里大怒---真是岂有此理!

那伙厘金局收费的来到李旭船上,见这船不是一般的大---湘军水师的炮船能小嘛---那带队的小头目心里乐开了花---今天的酒钱有着落了!他挺胸叠肚往船头一站,尖着嗓门喝道---嘚,听好了---这船过路费五两,赶紧的交了!

炮船水勇正想说话,却被李旭的卫士拉了一把,叫他别吭声。众人都望向那小头目,没人说话---李旭已经吩咐他们别出声。李旭慢条斯理地问那小头目交过路费是谁的规定?朝廷有这章程吗?

“呦呵,你谁啊?还敢问谁定的过路费?这是咱们抚台大人定的,咋了?不服?抚台大人就是朝廷!”小头目很嚣张,一脸痞像,一看就不是好人家的熊孩子。

李旭笑笑,依然不慌不忙地说道:“朝廷可是没这个过路费的章程啊。”

“嗬,你哪根葱啊跑这来装蒜!咱怀疑你夹带私货闯关,要查查你这船!弟兄们,搜!”一伙人呼呼啦啦围上船来。李旭的卫士要上前阻拦,李旭一摆手,说让他们搜!

小头目打开了一个箱子,好家伙,满眼都是古玩字画文房四宝之类。小头目暗想呸,这穷酸就会装相!他又打开一个箱子,却见一个金光灿灿的官牌,上面一行金黄的大字“钦命提调江西军务南赣镇总兵义勇伯”。小头目虽然不识几个大字,但是总兵二字还是认识的,顿时面如土色!心想坏了,这么年轻的总兵莫不是那位回来了?

这时李旭也来到小头目身边,阴测测地问道:“认识这几个字吗?”

那小头目连忙点头又慌忙摇头。李旭叫过一个卫士说,你来念给他听。那卫士大声念了一遍,顿时码头上一片雅雀无声。

李旭望着那身子哆嗦的小头目,面无表情地问道:“知道本官是谁了吧?”

那小头目连连点头却吓得说不出话来,身子一软瘫倒在甲板上---完了,得罪了这个煞神只怕死都死不了了!

李旭喝令将这小头目拉到码头重打二十军棍,把该处厘金局砸了!卫士们立刻动手,转眼间就拆了码头上的收费关卡。码头边大小船只上的船夫们纷纷叩头,连呼青天大老爷啊!

李旭心情很不痛快,船到南昌章江门码头后,没有进城走走官场上的那一套迎来送往的礼仪,直接上了办事处的船返回赣州驻地---李旭根本就不想见毓科,摆明了不给他面子。

听闻李旭已经回到赣州总兵府,于得水、方世平、卢长富等人纷纷前来拜见---一来恭贺李旭晋爵义勇伯,二来吐苦水!赵向东、匡济民、涂远山等人也纷纷赶到总兵府拜见---大人回来了,大家都是心里一松,主心骨在就好了!

李旭在议事厅接见众人,看茶落座,一番客套后,卢长富率先倒苦水。他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爵爷啊,这日子没法过了!毓科规定新开的厂子都必须交官府三成股份,赣省所有工厂都须按月缴纳管理费,不论盈亏,一律每月五百两---这叫人这么活啊…呜呜…”

方世平也说道:“大人,四海粮贸为部队采办的粮食进入赣省都必须缴纳过路费,军粮民粮都得交---现在四海粮贸也没法经营了,太亏本了!”

于得水忧心忡忡道:“大人啊,江西商会被逼缴纳数十万两银子的管理费,会员们都开始陆陆续续退会了---转行不做生意了,宁愿回家吃老本…萍煤公司的蜂窝煤也卖不动了,乱七八糟的费用逼得价格飞涨,老百姓用不起了…大人,怎么办啊!”

匡济民叹口气,说道:“大人,毓科到任后重新丈量田地,虽然赣西赣南软顶硬抗的拖延不办。但是赣北赣中等地还是进行了,不少我们的军田军产也被重新拿走了…部队怨气不小,如不迅速处理,恐怕会动摇军心啊!”

涂远山苦笑着说道:“大人,毓科和庆善沆瀣一气,属下力单势薄除了虚与委蛇的周旋外,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没能阻止毓科等人的胡来,还望大人恕罪!”

赵向东皱眉说道:“军门,江西情形十分不妙,如不断然行动,只怕我们流血流汗换来的局面就完了!”

钱五也点点头,说道:“老赵说的不错!军门,最近社会上也有所不稳,不少民众慢慢开始对咱们旭营---哦,义勇军---不满了,说咱们害怕官府不敢为民做主!”

李旭对赵向东和钱五问道:“部队情况怎么样?官兵们的思想情绪怎么样?有什么波动吗?”

赵向东回答:“回军门,目前部队情况尚好,各项军事训练都在认真执行。前些日子一些官兵因为家里田地佃租等事情有所想法,经过各级军官的教育和疏导,也基本恢复正常。”

钱五也道:“回军门,宪兵总队已经加强了辖区内的社会治安。但是在赣北赣中等地已经出现了社会治安混乱的苗头…目前宪兵队和治安队人手不足,恐怕短时间内难以扭转治安局面!”

李旭点点头,起身背着双手在大厅里踱步。他缓缓说道:“没想到本官不在江西,竟然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哼,真是庙小阴风大,池浅王八多啊!”众人纷纷起身请罪。

李旭摆摆手,让众人坐下,说道:“这不能怪你们---是官府某些人要跟咱们过不去!好啊,趁着牛鬼蛇神都冒了头,本官也就成全他们!”

李旭冷冰冰地说着,目露凶光,令众人都是心里一寒,知道这位爷又动了杀机!

3

97,江西乱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