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兵王之刃起苍澜>第四章:罗心入伙,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罗心入伙,上

小说:兵王之刃起苍澜 作者:平阳苍狗 更新时间:2018/9/4 18:52:59

话说,罗心走出厢房,脸上的惊惧神色不见,只剩满目怨毒,他并没有去找舞姬,而是拐到了隔壁,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房门半开,罗心低着头便往里走,只听‘咚’的一声,额头传来一阵剧痛,疼的罗心耳鸣目眩,仿若昏厥,罗心想要抬头查看,却全身脱力,直愣愣的向着前方瘫倒。

就在罗心向前倒下的那一刻,一双宽大的手掌及时伸出,稳稳的拖住了罗心。

“你没事吧?”浑厚低沉的男中音传入罗心耳中。若一个人的声音能代表他的素养,那么这人定是一位绅士,他的声音淡淡的,好听极了。

罗心强撑起精神,努力睁开眼睛,他看不清眼前这人的模样,只是依稀感觉出他脸上带着关切,再仔细看却看到了他眼中不加掩饰的戏谑,而他手中握着的红酒瓶更像是无言的嘲讽。

刚才他头上的剧痛,就是拜着红酒瓶所赐。

“行了,马远快把他带进来吧。”屋里传出秦墨的声音。

马远?他就是马远!

罗心身心一颤,瞪大了眼睛。是了,可不就是这张脸嘛!只是当日这张脸染满鲜血,神色狰狞,远不如现在温和文雅。

马远感觉到了罗心的异常,却只是觉得这人应该是被自己吓坏了,不由的面上讥讽神色更甚,稍一用力,便将罗心整个人拖起,向着屋里走去。

进了屋里,马远直接将罗心扔在地上,对于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他可没有一丝好感。

好在地上的兽皮毛毯足够厚实,罗心倒没怎么受伤,过了一会儿他的头疼有所减轻,开始左右打量四周。这屋里有三人,秦墨,马远,还有个不知名的大胖子。

三人并排而坐,俱是面无表情在认真的吃饭。

罗心盯着马远,但忽然又想到了沈坤的事,他急忙整理了思绪,有些着急的对着秦墨说道:“秦少,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沈坤带到隔壁了。”

罗心说完了话,三人并未多加理会,房内仍旧寂静无声,看着三人的神色,罗心一时竟拿不准了主意,一阵胡思乱想后,竟吓的自己冷汗直流。

三人仿如未闻,仍旧冷静吃饭。

“来,胖子快尝尝这个,这是上好的鹿肉,补脾和胃,养肝补血,最适合咱们这些风餐露宿的人了。”秦墨向胖子的碗里加了块鹿肉。

“欸!我的脾、胃、肝都没问题,你还是多给马远夹些吧。”胖子拿碗的那支手左右闪躲,生怕那带血的鹿肉夹进自己的碗里。“话说,这肉还没熟吧,怎么还带着血丝呢?”

“你不是说不吃吗?还管什么有血没血,来,秦少夹给我,我不是他这种没见识的土包子,这所谓的血丝分明是肌红蛋白,这说明这鹿肉新鲜,更何况这是补肾壮阳的大补之物,还管什么生熟啊。”

说着,马远将秦墨放入碗中的鹿肉夹起,正要一口吞下。

补肾?胖子看那鹿肉的眼神变得热切。“ 嘚!马远贼人,还我鹿肉,你敢动筷子,小爷我跟你急!”

对于胖子的威胁马远毫不在意,“切,这盘中鹿肉多的是,你怎么就偏偏钟情我这一块呢?莫不是,我说中了你的无知,你恼羞成怒,乱了分寸?还是说,你对补肾壮阳分外在意呢?”

胖子被马远一阵挖苦,却也知道是自己表现的太过热切了,只得讪讪一笑,道:“什么呀!我是说人家秦少好心给我夹肉,我怎么能不领情呢?”

看着席上谈笑自若的三人,罗心明白这是三人给自己的下马威,意在敲打。

唉!遥想当时年少,风发意气,何曾逢人迎笑?何曾弓腰点头?唉!只是往事如烟散,自己的身后再没有家族庇护,一切的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秦少,您快些吧!这已经过了五分钟,再拖下去,怕是沈坤会有所防备啊!”罗心目光深情,语调悲愤,活脱脱的像那直言相谏的忠臣。

只是,秦墨却不是那昏庸的君王,他才不会被三言两语所欺骗。

秦墨抬抬起头来看向罗心冷声问道:“嗯?那么你呢?我又该怎么处置你呢?”

“什~什么?处置我?你,你不是答应我让我偷渡出国吗?”罗心愕然。

“偷渡出国?偶!对啊,我给你买了两张票,一张是飞机票,只不过这飞机飞的有点高啊。”

“什~什么意思?”罗心隐藏在衣袖中的双手握紧成拳,极力掩藏着心中的不安,他知道这次恐怕不能善了,但是他脸上仍是一副不解姿态,乞求的向秦墨看去。

“什么意思?哼!我告诉你什么意思。”秦墨本来还要说些什么的,可胖子却一个健步便冲到了罗心面前,一支手掐住罗心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到窗边,

哼哼!这逼供审查向来是他的拿手好戏。

胖子将窗户一脚踹开,时至半夜,气温骤降,白天的闷热已然不在,众人穿的又都单薄,晚风袭来,竟隐隐发抖。

胖子指着地面说到:“小子,我告诉你,你就是飞机,这里就是飞机场,至于飞机票嘛,这屋里的东西你任意拿一样,就算是飞机票了。嘿嘿!这按理说二楼应该摔不死人,但是谁叫人家海膳音高端大气上档次呢,整个楼层设立了足足有五米高,你小子就听天由命吧!”

胖子说完,拽着罗心的手往窗外一伸,罗心那单薄的身躯被这一拽,半边身子飘出窗外,胖子的手很用力,罗心被掐的双眼翻白,几近窒息。但他的双手仍旧死死的抓住胖子的手腕。

半分钟不到,罗心的一支手缓缓松开了,他向前伸出了两根手指,而他那翻白的双眼开始重新对焦,死死的盯着胖子。

“妈的!老子台词还没说完呢!你就软了?扫兴!”胖子大手向后一收,将罗心从窗外拉回包厢。这富家公子天生金贵,还没用力只是小施惩戒这便服软了,当真不痛快!

“唔~哇哇!”罗心跪在地上大口喘气,呕吐不止,地上满是黄白之物,而后他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我,我选第二种。”

座上的秦墨干了杯红酒,欣赏着胖子的调教,眼下状况尽在他的掌握,罗心心有牵挂,他不敢死。

“你要是早这么识趣,何必受这些苦楚呢?”胖子从桌上倒了杯水,递给了罗心。

“这第二张车票嘛,就是我们这艘贼船的船票,待会儿我们将沈坤制住,你只需轻轻的捅他几刀,嘿嘿!到时候你就算入伙了。”胖子嘿嘿一笑,好像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罗心接过水杯,盯着胖子那无耻的笑容,他喉头涌动,喝下了一口水,嘴里呕吐的残渣与胃酸交织的味道传入鼻腔,令他又是一阵呕吐。

这罗心自幼聪慧,是罗家的小少爷,小小年纪不仅身谙世事,更难得的是知道藏锋不露,每有难事总能凭族内势力摆平,他从不粘染市侩之气,这也造就了他一身傲气。

只是,他无意犯下大错,落得东窗事发,再没有了家族的支持。

当初面对秦墨的胁迫,罗心大可一死百了,但他对罗家心存愧疚,想着终有一天能凭借自己拼搏重拾家族荣耀。

而这人哪,有了牵挂有了欲望,便想着生,想着活,而生活本就步步无奈,无法选择。

如今面对胖子的威胁,他早已经没有了底线,只得敛去一身傲气,登上了这艘前途未卜的贼船。

做出了决定,罗心低着头想了很多。比如他的族人,还有他今后的命运,甚至是隔壁那嗷嗷待‘宰’的沈坤,不知怎么的思绪一跳又想到了面前的马远。

罗心摇了摇头,停止了胡思乱想,他忽的一抬头,目光隔着桌上那一簇烛火撞上了马远的眼睛,四目相对罗心急忙将头扭到别处。

马远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 …… ………

“咔嚓!”一声门响,一道人影走进房内,沈坤赶紧起身戒备,待看清那人面貌,沈坤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舞姬呢?”沈坤将一只手藏在桌下,质问着罗心。

“马上就来,马上就来。”罗心小跑到桌前,嘿嘿一笑,端起酒壶为沈坤的空酒杯斟满了美酒。

沈坤拿起酒杯却并没有喝,他眼睛偷偷观察着罗心的衣着。刚刚时间匆忙,罗心只是草草的整理了一番,衣角处还是有些明显的褶皱,而且,额头处被马远敲击的地方也并未处理,现在已经出现了大片的淤青。

看着罗心的不自然,沈坤疑心大起。

“你究竟去哪了?”沈坤一声怒吼,猛然站立,手中的酒杯朝着罗心的面门飞去,而另一只手差进怀里努力的探索着什么。

那银质酒杯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狠狠的砸在罗心的额头,酒液漂洒,满脸湿迹。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罗心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他第一时间将双手高举过头,示意自己没有威胁,而后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坤的动作。

罗心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不需说话,因为转折在此一举,如果沈坤掏出一把枪,门外的舞姬便登台上场,这样自然能减轻沈坤的疑虑,而且那么多人在场,就算是沈坤也不敢当场杀人。

如果沈坤掏出来的不是枪,那么大家就磨刀霍霍宰‘牛羊’。

刀,是一把小刀。

罗心还未做好准备,沈坤便已经掏出来了。

准确的说,沈坤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精致的匕首,遍布花纹的乌兹钢刀身,老檀木做的雕龙刀柄,那刀柄的龙睛上还镶着两颗米粒大小的红宝石。

罗心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后背湿露的衣衫,他笑了笑又擦了把脸上的水露,不知那是酒啊还是刚出的汗。

“哈哈,哈哈哈!”

“刀,原来是一把刀。”

“哈哈!”

1

第四章:罗心入伙,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