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粱游>啼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啼哭

小说:黄粱游 作者:十方道人 更新时间:2018/9/4 20:29:21

呜呜,呜呜……几声断断续续的哭嚎,声音越来越清晰。突然,听见附近有一声叫骂:“哭哭哭,哭什么哭,蠢女人生养的蠢孩子。”周恒努力撑开眼皮。隐隐地看见头顶悬着一块枣红的雕花木板,板边垂下两条淡黄丝光帷幔,帷幔中间被红绳兜起,好像少女扭起的浑圆的臀部。附近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正掩面哭泣。只见妇人乌黑的头发高高盘起,发间插一朵牡丹花银钗,身穿一件暗红的绣梅长裙,裙尾扫到地面,裙面上的朵朵红梅早已褪去鲜艳。

  “夫人,少爷醒了!”突然后面一个三十多岁的素衣女子叫道。

  妇女仰起头,满面泪痕,看着双眼微张的周恒,竟一下扑到床上,叫道“我的儿啊,阿弥陀佛,你终于醒了!”

  这时,屋外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也带闻声带着一群人进来。男人进来,眼看一下周恒,然后目光一瞟而过。周恒忙避开那有些灼人的目光,又见男子后面,站着一个通身艳丽的古装女子,正搔首弄姿。又后面几个粗衣素面的男女正垂手而立。

  中年男人站了一会儿,侧头对艳衣女子说道:“青玉,你把房里的丫鬟分一个到这里,照顾一下祁铭。”女子两手抱胸,眼睛斜向一边,啖道:“又不是我不分,下人们不愿意来我有什么办法。”“好了,就让你屋里的那个浅雯来这里吧,反正你看她也不顺眼。”男人有些不耐烦,又回说道:“回头缺人了,你就再买一个回来。”见男人有些发恼,女子立马垂下双手,屁股微向下一蹲,吊着嗓门说:“是,老爷。”男人听到回答后,带着一干人出去了。

   妇人对这发生的这一切不管也不问。仍趴在床头,用两手抚摸着周恒的脸颊,嘴里说:“铭儿,是为娘不争气,让你受委屈了,回头为娘给你买一个丫鬟回来啊。以后可不敢再去那烟花之地了,那种地方乱的很,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为娘还怎么独活啊!”

  周恒看着这一切,被吓了一大跳,又惊又疑,心想,难道自己在做梦吗,但这梦也太清晰了。他记得自己上楼收衣服,然后突然眼前一晃,脑门一疼,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难道自己被雷劈死了,现在在地府?但妇女那温热的手指在脸上抚来抚去,温暖轻柔,感觉又那么真实。那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一群奇装怪服的男男女女是谁?自己在哪?他想坐起来,问一问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在哪?试着挪动身子,可使出浑身力气,他也只能象征性地抽抽脚趾。

   “夫人,少爷醒了,你也回去歇息吧,你都三天都没合眼了,当心自己再病倒,这里留我来照顾吧。”站在后面的素衣女子弯腰说道。

  妇人仍爱怜地看着周恒,许久,才虚弱的站起来,说:“秋红,那我先去休息,少爷醒了,待会我让厨房煎一副药送来,你喂少爷吃。你也累了,我去休息一会就来换你,小林子被老爷锁在柴房,辛苦你了。”

  中年侍女送妇人出去,回身坐上板凳,看着虚弱的周恒问:“少爷,你渴吗,喝点水吗?”见少周恒不言语,起身端了一碗茶来。用勺子攀开周恒的嘴,一点一点的往下顺。一边喂一边说:”少爷,我知道,你心里苦,家里的人都狗眼看人低,老爷又不常在家,家里就被青玉那个小娼妇张狂,可再苦你也不该去那种地方胡闹啊,更不该和李家少爷抢一个歌女,那李家少爷是出了名的活阎王,你招惹他作甚。”中年侍女叹了一口气,见少爷仍不言语,就继续自顾自地唉声道:“也是大少爷走的早,让青玉那个小蹄子猖狂到如此地步,夫人心地善良,事事忍让,你又随夫人的性子,老太爷留下的这点家产,怕是要被那小娼妇给独占了。可怜的大少爷啊,去年上元节,看花灯时竟然被挤下桥,磕在石头上淹死了。青玉那毒妇现在连一个随房丫头也不肯分给你。刚老爷吩咐让浅纹来,希望这次她不敢再夺走。”

  周恒听着这个女的在这自言自语说了一大堆。他却越来越错愕。“眼前的一切,竟如此真实,如此清晰。难道自己穿越了时空,轮回到了古代不成。那自己是谁,现在在哪。京都房顶上的自己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女友还会不会回来,如果她回来了,自己还要不要原谅她,贱女人……一切真的好烦。如果这梦是真的,也挺好的,自己还是个少爷,那希望永远都不要醒吧。”旁边的侍女秋红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自言自语。周恒想了一会,又觉浑身疲惫,就想“睡吧,一觉醒来梦就醒了,该面对的逃不掉的,总要去面对。现在先死死的睡一觉吧”想着又沉沉地合上双眼,睡去。

   有只蚯蚓在脸上蠕动,又热又痒。周恒张开眼,竟又见那个穿暗红绸袍的妇女坐在床边,摸着自己的脸。这回妇人身后换了一个穿着青绿,朱唇粉面的年轻侍女。见周恒醒来,妇人高兴地对侍女说:“浅纹,快把汤药端出去热一热!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侍女听言出去。周恒看去,头顶仍是那块枣红色的木板,丝滑的帘帐,古色古香的房间。周恒彻底蒙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在哪?侍女端来一个冒着热气的青花瓷碗,递给妇女。妇女挎着胳膊拿勺子贴住周恒的嘴开始往下顺药。黑黄的药汤,透过牙缝,扑上舌尖,酸苦沥胆的味道瞬间充满口腔,周恒忍不住咳嗽。妇人赶紧停下,用手抚着周恒胸口,说:“铭儿,你快顺一顺。良药苦口”周恒没有力量反抗,强忍着被灌了半碗,酸涩的药味刺激着味蕾一朵朵盛开,飙升的肾上腺素涌进大脑,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清晰。心想“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时空,到了古代?那现在是哪,自己是谁。不不,不要,怎么可能,自己还要去找女友讨个说法,也说不准女友还会回心转意,然后过一段时间后自己再把她甩了。眼前的一切虽那么真实,但又像一场捉弄人的把戏。现实虽苦,可自己还要重新启航,总不能永远活在梦里吧。”想到这里他鼓起力气,说:“你们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铭儿,这是在哪,你们要干嘛,你们这是犯法的,快放我走”听见儿子如此说,妇人一楞,一脸无措,伸手摸摸周恒的额头,又说道:“我的儿,你被吓傻了吗,这是在自己家啊……”,周恒坚定地回说“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的铭儿,我是周恒,你们都是谁?”

  看着儿子不可质疑的表情,妇人又呜呜的哭起来:“李家那个挨千刀的混小子把我儿子怎么了,我的儿啊!”后面的侍女抱胸冷眼不屑地看着这一切,嘴角挑起,哼哼道:“这回,少爷不只是憨,是彻底傻了。”

  周恒见状不敢再说话。

0

啼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