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粱游>郎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郎中

小说:黄粱游 作者:十方道人 更新时间:2018/9/4 20:29:21

天近黄昏,金灿的日光照射在对开的百合木窗上,米白色的窗纸像一排陈年的和田玉板,晶莹发亮。屋内,青石的地面泛着微光,两把硕泽的太师椅夹着一把雕花长腿方桌静静地靠在墙边。妇人和侍女都出去了,整个世界静的可怕,周恒躺在床上,看这陌生的一切,心中惊疑不止,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成?

  隐隐的听到外面有女子说话声。“大夫,您这边走,我家公子在里屋呢”。门咯吱一声被推开,早间那位苗条侍女,迈步进来,后面跟着一位挎木箱的中年男子。周恒看去,只见这男子一袭白袍,瘦削的身子支起细长的脖子,上挂着一颗鹌鹑蛋一样的脑袋,嘴角一颗黑痣分外夺目。正笑捋着一把夹白的山羊胡朝自己走来。

  “大夫您这边坐,”侍女指指床边椅子说。

  “好好”男子一边坐下,又勾头色色的看着侍女笑问道“不知公子今年贵庚?症状如何?”

  侍女站一侧答:“我家公子姓朱,名祁铭,今年十七岁,因前日不慎摔倒,磕到头部,昏迷了两日,今早才醒,醒来后稍微有些见忘,还请大夫医治”。

  这男子扭头看一眼周恒,见周恒不言也不动,又一脸无措。就又朝着侍女,色眉挑起,笑说:“这朱家公子我是知道的,虽生的貌比潘安,可有脑子有些不灵光,有些憨傻,都说可惜了这一脸的英俊。”

  大夫直勾勾的看着浅纹,浅纹有些不好意思,就低下头说:“您圣手回春,快帮我们瞧瞧,开些方子。”

  正这时,那个中年贵妇人也从外面进来。男子忙站起来,作揖问好,一阵寒暄后,才又地坐到到椅子上,老实起来。一手攀上周恒胳膊上,一手细捋着胡须,开始把脉。约莫有一刻钟的功夫,男子坐在那,闭着眼,一动也不动。周恒以为他竟睡着了,本来看看大夫色鬼的样子就烦,就把抽手过去,说“我没病,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你们这是从哪里请的江湖郎中,给我瞎看哪门子病?”

  妇人连说:“铭儿,不可胡说,影响刘大夫诊病。”

  这大夫开眼看一眼周恒,发现周恒两眼厌恶地看着自己。就收过手去,起身说道:“朱夫人,令郎钝物伤头,以脉象看,伤已及颅内,经脉错乱,恐怕难以康复了,愚医鲁钝,现今只好开些安神醒脑的方子,慢慢调理,听天由命了。”

  妇人听如此一说,眼泪霎时夺眶,双腿瘫软到地上,哭道:“大夫,您活菩萨转世,一定要救救我们家祁铭,我就剩这一个儿子,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男子立马弯身搀住妇人:“朱夫人,快起,快起!小医我怎受得起您一拜,我尽力就是,尽力就是,只是……”

  妇人听大夫如此说,忙问:“只是什么?”

  周恒看到这里,早已怒气满腔,这个中年妇人虽不知是谁,但自称是母亲,一天来对自己也算百般呵护。而这个猴子一样的江湖郎中,色胆包天,现在又满嘴胡诌。他想站起来撕掉这个郎中的虚伪的面纱,可是有浑身无力。

  只听这大夫说:“只是这经脉错乱之症还需从经脉医,理顺全身经脉,内脑自通,其智自明。可这经脉之道,玄奥幽深,纵使华佗再世,怕也不能百发百中。愚医早年师从终南山仙医,曾习得一套一百零八穴位针灸疗法,或可勉强一试。只是若从此疗法,贵公子恐要受些皮肉之苦,而最终疗效如何也还需看天命。”

  “只要能只治好铭儿的病,您就是我们朱家的大恩人,求大夫一定要尽心医治”妇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哭回道。

  “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的憨妇,被这郎中的一套应酬话唬的团团转,这旱鸭子郎中还挺能吹”周恒心里这么想着。但一听要扎针灸,他立马凉到脊背发凉,他是二十一世纪的人,那经历过那种阵仗,还说一百零八针位……

  但周恒没有发言权。郎中从木箱子内取出一厚卷黑皮毡,在床前铺开。周恒斜眼看去,不觉晃眼,一层雪亮的银针密密麻麻地趴在皮毡上,好像一大团蠕动的小银蛇。大夫看了抬一眼周恒,略笑,然后说:“公子请正身。”

  周恒心里发凉,躺在床上,屁股上的肉紧紧兜起,抓住床单,动也不动。大夫见状,伸出大手,握住周恒脚腕,用力一拉,把周恒扯正。然后从皮毡里捏出一根银针,周恒看着,那银针足有二十厘米长,上粗下细,像一根冰魄,闪在空中若隐若现,让人寒栗。周恒抬眼看一眼大夫,发现大夫正淫邪地看着自己,正要近身。周恒浑身一激灵,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伸手拉过被子,裹住自己,拼力叫道:“不要,不要,你们不能对我这样!”

  大夫见状停下,回身说“太太,针灸可能会有些痛苦,公子现在精神错乱,治疗过程中恐怕会出茬子,保险起见应用麻绳拴住四肢。”

  妇人一听到要把儿子绑起来,也有些犹豫,,询问地看看站在身旁地浅纹。浅纹两眼不写看着周恒,嘴角微挑起,回道:“但凭夫人定夺。”

  妇人又问道:“大夫,这针灸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大夫回:“夫人尽可放心,有没有好的效果,在下不敢说,但绝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公子如今已智昏如此,唯有受些皮肉之苦,为此一试了。”

  妇人说:“好吧,郎中千万要当心。”

  浅纹奉命取来绳子。郎中把周恒四脚张开像个王八一样绑在床上。周恒越挣扎,手脚就越紧。然后,郎中拿起银针,对准周恒肚脐眼,往下就扎。周恒一阵尖疼,顿觉冰针已经插入。周恒小舒一口气。可谁知郎中的手没有拿开,而是捏住针头,竟左右搓动了起来。这一下疼的周恒岔了气,大叫道:“啊,啊啊。”一阵扎完又取一根,同样的手法插在脚心,插在大腿内侧。周恒咬着牙根,嘴唇憋得黑红,不停叫道:“不,不要,不要……”

  妇人和侍女早已吓得背过身去,妇人好像还在低头抽泣。大夫连看也不看周恒一眼,手指捏着针头,来回搓动,表情好像还很享受。

  周恒心里暗骂,“我操你妈,我他妈算是栽倒你手里了,等老子身体恢复了,一定要一刀捅死你。”一边又后悔刚刚的出言不逊。“今天怕是要疼死在这死郎中手里了,现在能救自己的,恐怕只有那个夫人了。”想到这里,周恒憋足力气,朝妇人喊道:“夫人,疼,疼死了,快让停下。”

  妇人转头,无奈地两眼淌泪。郎中狠狠地说道“看到母亲,不要阿娘,竟叫夫人,越发昏聩了。”又取下一根银针对准胸尖,猛地扎下。

  周恒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叫道:“阿娘,疼,救救铭儿。”

  妇人听到,一屁股哭坐地上,说道:“郎中,可否先缓一缓?”

  大夫得意地站起来,说:“这师传地针灸疗法,确实好使,还没插到一半,令郎已然开了任督二脉,回了心神。”

  妇人听了,又忙起来千恩万谢。

  这郎中自觉得意,又说道:“现今令郎身体虚弱,需细细调理,我开张方子,早晚按时各吃一副,假以时日,当可痊愈。只是这针灸疗法,虽能理顺经脉,但人毕竟是血肉软物,经脉刚归位,易反复。若令郎心智再有恶化,夫人不用担心,再让我公子医治就是。”

  周恒躺在床上,余痛未消,他知道自己怕是真的穿越了,是这家的大少爷,挣扎反抗怕也没有用了,别人只会认为自己疯了,只这个郎中恐怕早晚就会把他扎死。

  妇人从手上取下一只玉镯,塞与大夫,大夫假意推辞后笑纳。妇人又命浅纹带大夫到账房领银子。然后坐到床头,爱怜地看着周恒,湿着眼说道:“铭儿,还疼吗……”周恒望着妇人那慈爱闪烁的眼神,不觉想起了自己去年去世的母亲,眼角也溢出泪水,不再说话,也不再违逆妇人。

  半晌儿,说了一句:“我想撒尿”……

0

郎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