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粱游>侍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侍女

小说:黄粱游 作者:十方道人 更新时间:2018/9/4 20:29:21

天已经黑下来,周恒觉得回复了些体力。撑起还有些辣疼的身体,半躺在床上,回想发生的一切。自己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怕已经成为事实。那京都,房顶上的自己,现在是死了,还是消失了?

  窸窸窣窣地有脚步声靠近。早先那位侍女开门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和她年龄相仿地小厮。“小林子,你们这屋的蜡烛在哪,快点上。”侍女说道。小厮熟练地点起几盏蜡烛,房间内登时亮了起来。

  周恒半躺在床上,假寐,小厮看到,欢喜的走上前来:“少爷,你醒了。”

  周恒装着慢睁开眼睛,见迎上前来的小厮,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小厮二十岁上下,身穿一件青色粗布长袍,中等身材,低头哈腰,面相诚恳。

  小厮又问道:“少爷,饿吗,夫人吩咐厨房给你做了几道进补的菜,有炖乳鸽,烧肥鹅,金华火腿,还有枸杞王八汤,我给您端去?”

  一天的折腾,除了被灌了几碗药汤,周恒粒米未进。他早已饿的肚子咕咕。听着小厮在这里如数家珍,他忍不住地直回咽口水。刚要迫不及待地张嘴,又一想,自己现在是大户少爷,应注意身份,不能像个小乞丐一样。就嘴上淡淡的说了一句:“嗯,饿了。”

  小厮得令快步出去了。房间内只剩周恒和侍女两人。周恒才发现与小斯的殷勤不同,侍女进来之后,不冷不热,没有跟周恒说一句话。而是一直不管不顾地站在太师椅旁,用铜签拨弄蜡烛灯芯。周恒看看这侍女,只见侍女乳瓜一样白皙的面旁,在灯光下,雪白水润。一把俊秀的刘海斜过额头,两湾柳眉,微微蹙着,一双含露眼,微亮如眸,剔透娇小的鼻梁下,一张朱红嫩唇,微微启着,穿着一件粉红纱衣,碎花点点,腰间束一根大红丝绸,使身体上下分明开来。两只丰满紧俏的胸部鼓起两个沙包,在烛光婆裟下更显突兀,垂下的裙身盖住下身,露出一双羽白的探头小靴。

  锃亮的烛光在挑弄下时阴时亮,女子隐约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扭头,正和周恒目光对在一起。撅起嘴来,不屑地说了一句:“切。”

  周恒被发现,好生羞人,目光迅速瞥向别处。女子背过身去,继续拨弄蜡烛。周恒忍不住再看,侍女头发丸起,水蛇一样的腰背,肉嘟嘟的屁股在松软的裙袍内凸起两片,好像两片海岛。周恒不敢再多看。只在心里暗叫:“好一个古装美女,这脸蛋和身材,就是放在二十一世纪,也要胜过女友好多”。

  小林子提着一个木桶进来,一道一道地往在桌子上摆菜。看着一盘盘的美味佳肴,香气微飘,就像快渴死在沙漠里的人望见一滩绿洲。周恒再无心想什么古代现代,美女画皮。被搀扶着坐上餐桌,狼吞虎咽了起来。等菜过五味,肥美整齐的餐桌一片狼藉。周恒才发现小林子和侍女站一直在餐桌一侧,看着自己。周恒问“你们怎么不坐下一起吃啊。”小林子有些吃惊,回道“啊,不,不,我们不饿。”周恒执意邀请道:“来一起吃吧,这么多我也吃不完。”小林子身体欲往后退,连推手说“不不,少爷您吃吧。”周恒看出了小林子的胆怯,才又想起来自己是在古代,自己是少爷。以前看书上说,封建社会,主仆尊卑,三纲五常,比天还大,看来果真如此。小林子虽然拒绝了,但周恒好像勾起了他的馋虫,站在餐桌旁不住地咽口水。周恒觉得有些不忍,小林子不就像以前在陌生的城市打拼的自己吗,处处看人脸色,富人朱门酒肉已臭,他们却还在为了二两小米苦苦挣扎。而现在他竟然成了少爷,又有小厮,又有美丽的侍女。

  周恒酒足饭饱之后,拖着身体,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已日上三竿。侍女和小林子准备好洗漱的热水和早点。周恒在又和昨晚一样,在服侍下用过早饭。正思划着吃过早饭,应该该干嘛呢。那个自称自己母亲的贵妇人,已走进房内。妇人问道“铭儿,感觉怎么样,身体可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听厨房说,昨晚的饭菜,你很合胃口,今天你想吃什么,再让厨房做了给你送来。”妇人又说。“你父亲特别拨付了浅纹来照顾你,你还满意吗?”

  周恒想到美丽的侍女,挺满意的,但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合适,就恩恩道:“还好,还好。”

  妇人又问其他的,周恒总是嗯嗯着应付。看到儿子大病初愈,不愿说话,妇人也不再勉强。叫过侍女来问:“浅纹,在少爷房里还习惯吗,你缺什么了尽管跟我讲,我给你置办,你要好好照顾少爷,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掏出一只银镯,递给浅纹。浅纹好像并不太乐意,但对夫人的好意,也不好拒绝,就淡淡的说:“谢夫人。”

  “小林子!”交代完侍女,妇人的脸一沉,说道:“老爷本来说,让你带少爷受过,打断你一条腿的,是我替你求情,才免了你的罪罚。如若再犯,老爷定要打死你,到时谁也救不了你了。”

  小林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颤地答:“是,夫人,是,夫人,小的记下了。”

  妇人又交代说,少爷这两天身体抱恙,应在家好好静养,要好生照顾。然后起身走了。

  周恒刚吃过早饭,经过这一番盘问,现在又觉得浑身无力,就又躺到了床上。

  周恒朦朦胧胧的,还没有睡着。一个叫李福的下人进门来,交给侍女一袋东西,说这是夫人特地交代让他到外面的买的新下的核桃,少爷吃了这个补脑。周恒知道自己是少爷,就躺在床上歪眼看着,也不回应。看着少爷,睡意沉沉,他们也就关门出去了。

  只听院里隐约有说话声,还有几声笑骂。周恒刚到一个新世界,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又不方便什么都问。就偷偷起来地趴在窗户下面,听了起来。只听刚刚那个送核桃的人有些戏谑地说道,

  “小林子,少爷是怎么受的伤,听说你和少爷去逛妓院,被人打了,是不是啊“

  小林子说道:“别瞎说,被老爷和夫人听到,还不打断你的腿。”

  李福有些不高兴,说道“哎呦,跟着你的傻少爷逛了回妓院,你还成精了,还老爷太太,咱们在这里瞎聊,老爷太太怎们会知道,除非你和浅纹打小报告。再说,府里上上下下都知道少爷去妓院被打了,又不是我们造谣,怕什么,快跟我说说你们那天在妓院都干嘛了?”

  沉默了一会儿,小林子开口说道“那我跟你们说了,你们可不许跟外人说去,”

  李福连说:“你放心,你放心……”

  浅纹在一旁嗔骂道:“不要脸!”

  小林子见浅纹嗔骂,起劲了起来。清清嗓子,细说道:“少爷那天放学的早,天儿还早,我们就商量着到城里逛逛。我们转着到府前街买了点吃的,然后就往家走。刚过金线胡同拐到雨桐巷时,粉花楼的几名歌妓,正花枝招展地站在门前拉客,正好有几个男的在楼下,笑着拍打着女的屁股往里走。少爷好奇地问我‘那些女的拉男人上楼干嘛,怎们那些男的都那么高兴,那楼上很多好吃的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说‘干那事啊’少爷问我‘那事是什么事?’,我就回‘就是男女之事啊’,谁知少爷又说‘男女之事是什么事?干着好吗?在学里,老夫子只要一不在,学堂就传着看一本叫做绣榻野史的书,我只知道里面写的是男女之事,但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看的那么喜欢看。’我回说‘此事只应天上有,少爷您没尝试过,怎能知道男女之乐。’少爷说道‘难道我我每天醒来下身都涨的难受,就是和这事有关吗。’‘这…’我才发现自己说多了,正想往回收、粉花楼的一名老鸨,已迎面走过来,拉着少爷要往里面走。我要拽住,谁知少爷说‘既然那事那么好,你怎么不让我也去做一做。’老鸨在一旁乘势说‘谁家大胆的奴才,竟敢做主子的主,早晚被乱棍打死’说着笑拉着少爷就往里面走,我没有办法只得跟在后面。老鸨边拉边挑逗少爷,少爷羞的脸都红透了,身体不自在地妞妞哒哒。老鸨笑说,‘害羞什么,在这里跟在家里和媳妇丫鬟是一样地,只是这里的小妹妹小姐姐更好,能比着家里的让你舒服百倍。你又不是一个雏。’见少爷更加支吾和扭捏,老鸨心有所领,叫说‘哎呀,不得了了。难得长的这么英俊,又是大户人家的公子,竟然还是个雏。定是家里的丫鬟都入不了你的法眼,今天我一定给你找个我们这里最漂亮的,保证服侍的您成仙成佛’边说老鸨边对旁边的小丫头说‘去叫莹玉接客,就说我帮她找了个还未开苞的嫩美男。”

  小林子缓了一口气,砸吧一下嘴。李福正听的如痴如醉。浅纹站在旁边,有些脸红,嘴里骂道:“不要脸的男人,尽说这些腌臜不堪的东西,我要告诉老爷,把你们都打死。”其实要没有浅纹在,小林子也不嫩在这像说小说一样。

  小林子继续津津有味地说:“一会儿,从楼上下来一个二十来岁地粉面女子,扭着屁股,吊着步子,雪白的奶子露了一半,上下颠着,眉眼用抬起的胳膊半挡着,羞羞的贱笑。”

  小林子和李福都咽了一口唾沫。小林子继续说道:“少爷哪经历过这种事,片刻就被女子挑拨的面红耳赤。女子扯住少爷就要往楼上房间里走。谁知这时李家少爷刚好也进来,李家少爷是这个地方常客,进门就叫道:‘莹玉呢,让莺玉下来陪我。’老鸨走上前去,满脸堆笑的说:‘哎呦,这不是我的李少爷吗。莺玉今天身子见红,不能接客,我帮你找几个新来的嫩雏,保管一个比一个漂亮粉嫩,一定把您服侍好了’这李家少爷一抬头,就看见了已经快爬上二楼的莺玉和少爷。气愤地叫;‘放你妈的屁,那不是莺玉是谁。’推开老鸨就走上前来。对着少爷戏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朱家的二傻子啊,莺玉你别看他长的白净,可实际上呆的很,在学里,撒尿连裤子都不会解,这么蠢的东西,他那玩意能好使吗?’少爷有些发慌,我看不过去就对李家少爷骂道‘你才是傻子呢,’。谁想那混账李家少爷抡圆了膀子打了我一巴掌,说:‘我们主子说话,你一个奴才敢在这里插嘴。’

  说到这里,小林子有些委屈,声音有些颤抖:“那李家少爷上去推开少爷,拉着莺玉就往房间里走、谁能想到少爷那天竟然敢上去和李家少爷撕扯。那里家少爷抡起一个花盆,就砸到了少爷头上……大家看到见红。一哄而散,我就背着少爷往家赶……”

  那李福听完,说道:“那李家少爷仗着自己老子是县衙里的师爷,在城里,是出了名的泼皮无懒。咱闷这朱少爷,贵为大户人家的公子,快二十岁了连女人都没尝过,竟憋得去妓院,也真是可怜。”回一回嘴,又说道:“你他妈小林子是几辈子修的福气,跟着少爷干啥都带着你,连嫖娼都有你的份。”

  秋纹在一旁听得满脸绯红,骂道:“老爷太太定要打死你们。”

0

侍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