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粱游>城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城郭

小说:黄粱游 作者:十方道人 更新时间:2018/9/4 20:29:22

几次鸡鸣,几声犬吠,周恒已在朱府过了几日。夫人交代过让静养,小林子不敢再带他出去,再加上觉得身体不爽,周恒就整日闷在家里。有时他会试着找人聊聊天,小林子倒是很热情。

  从小林子口中,周恒了解到;他穿越到的这家姓朱,朱家从朱祈铭爷爷那一代开始做起了典当铺生意,以前朱家在苏州城里也数一数二。但爷爷去世后,朱家就慢慢没落了。现在朱家的生意主要由管家打理。那个称他的母亲的妇人姓郑,是朱家的大奶奶,性格清静少为。现在朱家后面掌家的是四奶奶青玉,这青玉原是梨园行的花旦,朱老爷前年买来做了小房,颇有些霸道。自己穿越到的这个朱祈铭,性子随母亲,老实本分,所以在学堂里经常被纨绔子弟调笑。”

  周恒每天在小林子和侍女的侍奉下生活,也挺惬意。他有时回想以前在京都的拼搏生活,漫漫俗世,他的终极目标不就是这种生活吗,但熙熙攘攘的人堆里,又有多少人能实现。现在,在这里,虽然没有电视电脑,没有红灯绿酒,但也没有喧嚣,没有压力,侍女和小斯除了穿着打扮外,和二十一世纪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希望这场梦永远可以做的久一点。

  这天早上。周恒漱过青盐,吃过早饭,闲步到院子里。红扑扑的朝阳阳刚探出墙头,耀眼的阳光金黄了半个院子。院角的青苔,也羞答答地出来接受洗礼。屋子窗边,一株海棠,正开得粉透欲滴。周恒伸一伸腰,深吸一口气,满口清新。几天的修养,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此刻的他对围墙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不知古时三月的苏州是怎么一番光景。应该很美吧,古诗不是有云:烟花三月下江南。就对身后的小林子说:“咱们出去转转吧”

  小林子听到少爷这么说,嘴里支吾着“这,这这……”

  “哎呀,就是出去转转,今天天气多好。夫人让我在家,是为了让我休养身体,又没说把我锁在家里。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你要不去,我就自己去了。”说着就往外走,周恒看出了小厮的担忧,故意将他一军,其实出了这个院门,他连东西南北都不知道。

  小林子连忙说:“少爷等等我,让让我进屋准备一下。”

  小林子在前带路,穿过了三重院门,才走出朱府大门。顺着大门一侧的围墙走到头,是一座白石桥。桥下小河,气清水缓,碧波粼粼。河流靠着朱府纵向围墙这侧有一排汉白玉围杆,看望过去,玉栏杆的圆头上都结着一层厚厚的油灰。一排垂绦的老杨柳沧桑地的站在这汉白玉围栏后面,都抽着新绿。枝头有的扎入水中,有的飘飘摇摇,像一排刚洗过头,出水的仕女。朱府有些陈旧的白墙青瓦就嵌在这绿柳清水河畔后,也饶有韵味。

  周恒和小林子越过石桥,穿过几排同样白墙青瓦的民房,就来到了这苏州繁华的街道上。街头古色古香,人声鼎沸。周恒站在街口望去。湛蓝无底的天空中,白云遮被,顽皮的太阳已爬上云梢,明媚的阳光正普照人间。地下的青石街道,润泽晶莹,昨夜的一场烟花雨,现在水气还没有完全散去。青石路两边是一水的白墙黑瓦二层小楼。各色的商家酒肆,朱门竞开,花枝招展,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衣着大都简朴灰黑,偶有几个鲜衣男女跳动在人流中,好像几朵枯草堆里刚盛开的迎春花,耀眼夺目。在这商铺行人的空挡处,夹着几个摆摊的小贩,虽然只有几个,但卖力的吆喝声,悠扬了整个街道,勾得行人都驻足回头留看。好一座繁华的江南春城,周恒正在欣赏。旁边的小林子有些等不及了,问道:“少爷,怎么了,咱们往前走啊”周恒才回过神来,向前走去。

  步行不远,一股鲜香的味道婉转清新,周恒寻味走去,不远处的几张厚木板桌上,摆着几排嫩绿的小青竹篮,里面正摞着鼓出的油酥小黄月饼。桌后,一对中年夫妇,身着麻衣,围着围裙,正在和粉包面团。那男子边和面边吆喝道:“茶油蟹黄月饼,早上新打阳澄湖春蟹,不香不要钱喽。”周恒走近前来,看见竹筐内,一块块酥掉皮的小月饼正泛着油光,金黄璀璨。阳光下,不像是蟹黄小月饼,简直就像是一只只新打的小嫩蟹,滚动着晃眼的光泽。

  “公子,来点月饼,都是今早新打的阳澄湖春蟹,鲜香肥嫩”男子面对周恒,手指着桌角下的一筐吐着气泡,正张牙舞爪的青皮螃蟹说道。

  小林子看公子想吃,就询问价格,掏出钱袋。男子笑盈盈的用黄油纸包起一袋,递给小林子。周恒捏出一块,放入口中,脆皮即酥,慢嚼起来,鲜肥的蟹黄,浓郁的茶油,又和着脆炸的面香,鲜香满口,回味无穷。周恒觉得,在京都,都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点心。看着在一旁直咽唾沫的小林子,周恒就说:“你也吃啊”。小林子有些激动,可能是在外面,他也不再推辞。就高兴的捏了一块放入口中。

  又往前走,有一个店铺门口,几个年轻男女,轻声夹笑,进进出出。这江南的美女,一个个身材妙曼,水润光泽。把周恒引得上前去看,原来是一家丝绸铺。从外面向里看去,一一捆捆绸缎摆在多层的货架上,鳞次栉比。红的,粉的,蓝的,湛蓝的,羽白的…争奇斗艳。几个胭红抹绿的女子正在店里挑挑拣拣,殷勤的老板在后面满脸堆笑。如一顿牛粪上插了一朵朵出水芙蓉。

  周恒正在看,小林子指着前面说道:“少爷,你看”小

  前面围了一大圈的人。

  周恒走上前去,只听人群中中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真可怜啊”“长得真漂亮,可惜了”

  人群中的空地上,跪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头发散乱,素面朝天,一身惨白。女孩后面有一个小推车,上面盖着一张破席,一双赃草鞋脚露到车架外面。原来盖着的竟是一个死人。女孩跪在地上,两眼红肿,泪迹未干,前面铺着一张灰灰的白布,上面写着几行大字:“小女家吴中太湖人士,家母早亡,与孤父相依为命。因太湖恶霸欺凌,无奈,爱父带我来苏州城中讨生活,不想前日爱父身体抱恙,无钱医治,不想,隔日爱父竟撒手人寰。小女孤苦伶仃,万般无奈,但求好心人,施于薄板一副,安葬家父,小女愿一生当牛做马服侍,报答恩公。”周恒看着这个女子虽然蓬头垢面,却仍挡不住的一脸灵气,瓷肌美瞳,巧鼻秀嘴,落魄至此,几道泪痕画与面间,好不引人怜爱。一副棺材要多少银子,周恒也不知道。但看刚小林子买点心,荷包中还有几块碎银,不知有多少。他也没想要买女子回去,自己穿越到一个新地方,三七二十一还没搞清楚。但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这女孩又实在可怜。就回身,对小林子说道:“把剩下的银子给她吧。”小林子有些犹豫,但看公子脸色也就妥协了,掏出几块碎银,放到女子面前。女子跪在地上,忙磕头跪拜,说:“青恩公留下尊姓大名,小女我安葬家父后定当报答。”周恒也不知该如何应承,转身要走,女子拉住周恒裤腿,哭道:“还望恩公留下遵命,受恩公大恩,以后自应报答。”

  周恒看着,女孩抬脸看着自己,一脸忠贞,两行苦泪,梨花带雨。又可怜,又惹人疼惜。就说;“我身上就这两块碎银,今看你遭难,送给你拿去用吧,也不要你报答。”女孩有些失望,只得放开手。人群中听到如此,有人称许,周恒也并不理,带着小林子走开了。

  再往前,走到街口,是一家当铺。门口牌匾上写着,朱记典金行。门口空无一人,几只麻雀落在扑打嘻戏。周恒听小林子说过。心想,这个难道就是自家的店铺了,又不能确定。

  就装着对小林子说:“这家当铺最近生意怎么样”

  见少爷问,小林子说:“一般吧”

  周恒又问:“一般是好还是不好”

  见少爷穷追猛问,小林子就不上心的竹筒倒豆地说道:“这府前店的掌柜是刘管家的弟弟,生意应该不怎么样吧。上月我见他去跟老爷报账,出来后被骂的灰头土脸的。”

  站在马路对面,周恒望见帐台后面坐着一个人,约莫四五十岁,两只斗鸡眼向上提溜着,好像别人都欠他一大笔钱一样。这应该就是刘管家的弟弟吧。周恒想进去坐坐,但看这掌柜绝非善类,怕漏出把柄,就打消了念头。毕竟在这个新世界,仗着这个少爷的身份,还能过得逍遥自在。万一被揭穿,那不是要像刚刚那个女子一样饿死街头了。又想多打听一些,就又问道

  “那现在哪家店里生意最好?”

  小林子听见祈铭少爷这么问,也有些意外,少爷有些异样,现在又对这些东西感起了兴趣。但既然问了,他就得一五一十的回答:

  “现在苏州城的三家店里,就金粮街的店,生意还可以,每月有盈余,其余的这两家听说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了,都是老爷从家里拿银子往里面填,撑住门面而已”

  周恒又问“呕?那为什么就金粮街得生意还好,是金粮街位置好吗”

  小林子答道:“这十里苏州城,哪有位置好与不好的地方,只是金粮街掌柜用心罢了,我们这典金行的生意本就是两项,救人之急,别人低价当入我们再高价卖出,着急的人图个钱快,不会在乎多走两步路。二呢,就是放钱与人,我们收利息。”

  “呕,呕”周恒边听边记

  小林子有些好奇的问:“少爷,你怎么对这些感起兴趣了,之前夫人让你学学生意,你都连理都不理的”

  周恒顺势答道:“我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不好啊,你都这么精通,懂得那么多”

  小林子有些不好意思,忙说:“不不,不是的,当然好。只是感觉你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我懂的多些,也都是夫人平常让我去跑跑店铺,拿些账本来与你看学。可你以前都没看过,我拿来后过两天再给店里送回去”

  周恒找到话茬,说道:“恩恩,最近觉得还是应该对这些东西多学学好,要不咱们家总是坐吃山空,再吃个几年不是大家都要喝西北风了吗”

  小林子叹息道:“恩恩,这些东西老爷也不乐意管,我们朱家的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周恒一听到“老爷”二字感起了兴趣,第一天醒来第一天见得那个男人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朱家的老爷吧,按理说正当壮年的男人正应操持家业,怎么把家里的这些生意都交给下人。就问道:

  “老爷天天都干嘛呢,这赔钱的店也不管”

  小林子听道少爷这么问,有些色变。欲言又止,他怎么敢在少爷面前嚼老爷的舌根,就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周恒看出小林子知道,但是不敢回答。想想也是,古代的老爷是家里的绝对权威,下人们背后说老爷的坏话,知道了,一定会被打死的。再说自己既然是朱家少爷,虽然憨笨些,但也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吧。再问下去反而不好。反正来日方长,慢慢再说吧。就话锋一转地说道:

  “小林子,我累了,找地歇一会吧”

  “少爷是要去喝茶吃酒,还是去前方姑苏河的凉亭里看风景”小林子试探着问。

  周恒正对这个世界从满好奇,说道:“阳春三月,风光大好,去吃什么酒,咱们就去凉亭坐坐”

  小林子看着自己的少爷,他越来越觉得异样。难道李家少爷那一棒把少爷扪精了不成。

0

城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