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粱游>洗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洗浴

小说:黄粱游 作者:十方道人 更新时间:2018/9/4 20:29:22

他们回到家中已经下午,周恒坐在房间的太师椅上。浅纹端来一杯茶。浅纹今天穿了一件草绿色的细沙丝裙,头发半挽在脖子后面,更添几分妩媚。弯腰放茶时,有一股花香扑鼻。浅纹还是对他爱答不理,放下茶碗就出去了。浅纹出去后,周恒闻到隐隐有一股臭味,是哪里来的味道。他看着整齐干净的房间,觉得也不应该有地方能放出臭味啊。找了半天,然后登时周恒有些脸红,原来是自己身上的味道。趴到袖子上细闻一下,酸臭更加明显。周恒记得,那天他醒来,穿的是这一身深蓝绸缎长袍。因为人生地不熟,除了上厕所就没有脱下过,连睡觉都是和衣而睡。几天下来,周恒已经自己房间里的情况有所了解,此刻他片刻也不能忍,就说道;

  “小林子,我要沐浴更衣,你去准备一下”

  “是,我去吩咐厨房烧水”小林子说完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立住了,又退回来,探着头问道:“少爷,这次是让我服侍您洗澡,还是让浅纹服侍您”

  “还是让浅纹服侍您”这几个字像几声春雷在周恒脑海里来回震荡,就是那个美艳娇羞,桀骜不驯羞的侍女吗。周恒以前洗澡时,连让女友给搓一下背,女友都挑三拣四,满嘴不情愿。现在竟然可以让这么美艳的小姑娘服侍自己洗澡吗。

  但其实他知道,在古代,大户人家的少爷在娶妻之前,都有一两个小丫鬟贴身服侍。丫头除了照顾生活起居外,还需要解决一下青春期萌动公子哥的性需求。现在家里既然分浅纹来房里照顾,那应该就是把浅纹给自己了吧。周恒想到这里有些激动。但这些只是他看书上说的,和自己臆想的。不敢确定,就板着脸反问道:

  “你说呢?”

  小林子听到回答,一脸贱笑,嘿嘿道:“是,是”

  约莫一刻钟后,小林子搬着一个黄竹木桶进来,放到屋中间,然后提着小桶一桶一桶的往里面加热水。过了一会儿,浅纹也进来了,浅纹进来后站在墙角,脸色通红,一直低着头扣手。水加完后,小林子看一眼周恒又看一眼浅纹,随后关上门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周恒和侍女浅纹两个人。大半桶的热水冒起的热烟,飘飘袅袅,房间里静的可怕。周恒心里很激动,但他又不敢,就站起来走到浴盆前,装模作样地对浅纹说道:

  “我们开始吧”

  浅纹羞的红着脸了,站在门角处扣着手,一动也不动。平常的那种心高气傲再也没有了,而是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周恒等了半天,浅纹仍站在那里不动,他有些不耐烦,试着拿出少爷的架子来。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浅纹,你干嘛,待会水凉了。难道你是嫌弃本少爷吗,你要嫌弃的话,明天你就走吧,还回四奶奶那里去吧”

  浅纹有些吃惊,平日邋遢憨傻的少爷,竟然还会说这种挑弄人的话,真是色状怂人胆啊。浅纹没有办法,只得颠着步子走上前。

  走到浴盆旁边,浅纹仍不抬头,伸出有些颤抖的嫩手,探到周恒腰间,开始帮周恒解衣服。周恒闻到又是那一股沁人的茉莉花香,他有些眩晕。他挪步试着离浅纹近一点,浅纹就更低下头。浅纹那飘动稀松的刘海耷拉着挡住半张脸,晶莹的鼻尖若隐若现。周恒仿佛感觉到从浅纹的鼻子和嘴巴吐出的芳息,一浪一浪的打在他的胸脯上,让他一阵阵发颤。周恒也喘着粗气,面红耳赤起来。衣物被一件一件褪下,只剩两件贴身的衣物。周恒身体早已有了反应,突兀在浅纹面前。这浅纹也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没有过这种阵仗。以前在四奶奶房里,只偶尔听到老妈子讨论过。她看着少爷这样的变化,既惊又怕,既羞又臊,竟愣在了那里,不知所措。浅纹的一切反应周恒都尽收眼底,见浅纹羞臊如此,他也更加激动。他主动褪下最后的衣物。赤条条的挺在浅纹面前。周恒想一把抱住浅纹,但看浅纹满脸抗拒,再说他的这个身体,一身骚臭,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岂不是暴殄了这个天物。于是,周恒克制住自己,坐进了浴盆。

  温热的水浸透他的每一寸肌肤,周恒舒服想要叫出来。浅纹站在后面,很久,才手拿起水瓢,舀水往他身上浇,湿热的水流,顺着鼻尖,淌过他的胸膛。周恒闭眼地享受这令人激动的一切。

  浅纹开始给周恒搓被,一只柔软的手,抚住周恒肩膀,另一只娇指在背上上下捋动。过了一会儿,浅纹可能想早点结束任务,就使出力气搓了起来。可一个娇弱的小姑娘,能有多大力,搓过周恒生了老茧一样的背部,周恒反而更舒服了,秀手搓过腰尖。周恒终于再忍不住了,像一个快要爆发的火山。伸手一把抓住浅纹手臂,就往自己身上拉。

  浅纹被这猛然的动作,吓了一惊,挣扎着往后退,尖叫道:“少爷,你要干嘛!”

  因为周恒用的是反手,使不上力气,浅纹往后撤,他没有办法,但仍抓着手臂不肯放。他想,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害羞,挣扎抗拒一下也正常。又想到浅纹几天来对他爱答不理,桀骜不驯的样子,他愈加心性大发。他站起身来,转身,用力一把拽过浅纹。就要抱住乱肯。

  浅纹被这一拖拽弄得失去了重心,身体往前一栽,正好撞在周恒胸膛上。周恒刚转过身,被这一撞,身体反而有些趔趄,又要双臂拥上。浅纹已抓住机会,挣拖开来。浅纹往浴盆后大退几步,又不敢立马摔门而出,但她死也不要委身给这一个傻子,就哭着说道:“少爷,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我就要喊人了”

  周恒有些吃惊又有些不解,浅纹竟如此大反应,难道少爷房里的丫鬟,不应该是少爷的人吗。他想霸王硬上弓,但觉得强奸一个姑娘自己没脸,又怕浅纹整出太大动静,让府里的人知道。他对这个家和这个世界了解的还是太少了。万一惹出什么事来,他兜不住怎么办。想到这里,也就就熄了火。浅纹看到少爷立场软化,就哭着捂着脸跑了出去。

  小林子一直在院子里面,听到房里的挣扎,他的心里是复杂的。这么一个优秀的侍女和这么一个傻少爷。他后悔自己刚刚多余的一问。但不问他又能怎么样呢。看到浅纹哭着跑出来,他仍缩坐在院里的石凳上,一动也不动。

  周恒洗漱完毕后,呼唤小林子,小林子才捧着衣服进去。周恒心里没有好气,对小林子说道:“镜子在哪,我要照镜子”

  对于少爷这个从没有过的要求,小林子也不多想,从柜子里翻出一张铜镜,捧过面前来。周恒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朱祁铭这张脸,轮廓分明,鼻梁高挺,浓眉大眼,好不帅气。他为自己托生到这样一个十七八岁的公子身上,而感到庆幸。但又不解,他长得这么帅,又是少爷,浅纹为什么挣扎着死活不同意,难道浅纹心另有所属?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浅纹那种桀骜难驯的表情,难道在这个世界房里的丫鬟不是主子的人吗?也不应该,如果是这样小林子干嘛要那样问呢。

  周恒不得其解,但心里邪火又难消,只得闷闷的坐着。

0

洗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