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粱游>宴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宴会

小说:黄粱游 作者:十方道人 更新时间:2018/9/4 20:29:22

第二天早上醒来,周恒吃过早饭,正想着叫小林子带自己再出去逛逛,阳春的苏州真的好不妩媚。侍女浅纹已走进来,有些不自在地说道,老爷传话,中午要摆宴。“老爷中午摆宴?什么意思”周恒只知道这字面意思是,老爷中午要请吃饭,但为什么请吃饭呢。

  原来这朱家,自从朱祈铭爷爷,草创之初就定下一个规矩,每月旬始,都要全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平常忙,就趁着这顿饭,大家聚在一起,宣扬家风教花,克己复礼,光耀门楣。在朱祈铭爷爷的时候,每月初一,十一,二十一,雷打不动,全家都要在一起。等爷爷过世,朱祈铭父亲掌家,朱老爷没有那种拼命三郎的干劲,就慢慢稀散了。不过,过一段时间这朱老爷仍会心血来潮的来一次家庭团宴。

  周恒好不容易挨到中午,由小林子和浅纹带着到这朱家会客厅中。周恒看去,大厅足有三四米高,一百多平方米,雕梁画栋,摆设讲究。厅内中央放着一张大圆桌,约莫摆有十几把椅子。桌上已经坐了两个三十岁左右,天资俊俏,但芳华已逝的女子,还有两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和一个白皙的小男孩。周恒心想,这应该就是二奶奶和三奶奶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吧。但谁是二谁是三,周恒分不清楚。就走上前去,微微一拜,说道:

  “给二娘,三娘请安”

  两个妇人都吃了一惊,这祈铭少爷,今天这么有礼数,以往都是来了之后,傻呵呵的往那一坐,谁都不搭理。但毕竟是朱家现在的大少爷,不管有没有权势,两位美妇人还是微微点头笑笑,算是还礼。

  过了一会儿,周恒的母亲,郑大奶奶也进来。郑夫人进来后先看一看自己的儿子,发现已经落座,然后就对着两位弟妹笑笑,坐在了餐桌正座侧位。

  二奶奶和三奶奶反而很冷淡,没有说话,只是不屑的回应着笑笑。周恒有些吃惊,自己的阿娘是朱家大奶奶啊,在古代妻妾有别,正房不应是一家之主吗,为何作为大奶奶的母亲这么没权威。

  这时,宴客厅屏风后面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伴着笑声走进来一位,浓妆艳裹的俏丽佳人,二十七八年龄,周恒看去正是那天在自己房中的四奶奶青玉。只见这青玉走着说道:

  “大姐,二姐,三姐,都到了,快命伙计看茶啊,府里有刘管家新近采办的西湖龙井,这是第一波的新茶,正经的新茶还没下来,这是长在湖边上的早茶,地势低,气候热熟的早,姐姐们快尝尝,当不得真的,比那清明时节的龙井还差的远勒。”青玉说着一屁股坐到餐桌主位另一侧的位置上。

  这时两位二三奶奶倒是很识别礼仪,都站起来都微笑着欠欠身。

  众位端坐,无话。下人们已经开始摆上各色玉盘珍馐。等到菜已上毕。一个四十多岁,骨骼高大,面相消瘦的华衣男子,才带着几个仆人从正厅门走进来。

  众人都站起来,周恒看去,正是那天那个男人,朱家老的爷,自己的父亲。朱老爷落座后,众人才都坐下。

  青玉的脸立刻变得妩媚起来,笑着说道;“老爷,您终于来了,我们都好想你啊。这有新上的阳澄湖闸蟹,我今早特意嘱咐下人买的,您尝尝看怎么样”

  朱老爷并不搭理。只是问道:“最近家里还好吧”

  青玉撒娇道:“好好,好,一切都好,只是几天才能见老爷回,我们都有些不开心”边说边撩撩头发。

  朱老爷看在眼里,满意地笑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辛苦你了”

  青玉更加娇嗔,说道:“辛苦倒是没有感觉到,只要老爷开心,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桌上就见朱老爷和青玉在调笑,二奶奶和三奶奶随声附和。朱大奶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显得有些尴尬。周恒正观察着这一切。突然听到男子,口气一转,沉闷地对着自己说道:“你身体恢复地怎么样了”

  面对男子瞬间的威严,周恒有些害怕,诺诺的说道:“好了,好了”

  “好了,就去学堂读书去吧,整天无所事事”男子又正声说道。

  周恒听让到去学堂念书,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不敢顶嘴,回道:“是,是。”

  这时坐在一旁的郑大奶奶终于开口了,说道:“铭儿,大大病初愈,还要好好调养。还是不要着急去学堂的好。”

  朱老爷听到顶撞,有些怒气,说道:“就是天天被你惯的,才这么不长进”

  郑夫人也不敢再回话。

  周恒提心吊胆地吃过饭,回到房中。细细品味刚刚饭桌上的发生的事情,有些不解,想找小林子试着问问。浅纹说夫人吩咐小林子出去买东西了。

  看着浅纹俊俏的身段,高傲的表情。刚刚受了数落,心情不快的周恒真想把她按压在床上,撕扯干净。但通过刚刚的饭局,周恒已经对朱家的权利图谱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他这个受气的少爷,这时候还是不要惹是生非的好。浅纹端过香茶,周恒砸吧了两杯。觉得有些春倦,就歪在床上睡去。

  下午醒来的,小林子和浅纹正趴在房间里桌子上打盹,周恒咳嗽两声,两人醒来,又来服侍。

  小林子上前说道:“少爷,刚刚夫人又让我去药铺找皮郎中抓了几服药,我去炖了,您再吃一副?”

  “哪个皮郎中?”周恒问,

  小林子回:“就是那天给你看病的皮郎中啊”

  周恒立马想到是那个给扎针的,人色心黑的不要脸郎中。上回开的药,周恒捏着鼻子喝了几天才喝完,没想到今天又抓来。就说道:“我已经好了,你去抓什么药,不用喝了。”

  小林子回道:“夫人吩咐的,说明天你要去学堂了,再抓两幅药巩固一下疗效,怕您的病没有去根儿”

  周恒一听他要去学堂?顿时感起了兴趣,一来他这几天闷在家里,快憋坏了。二来,他对这几千年前的学堂还是很有兴趣的,科举制度和四书五经影响了中国几千年,多少学子十年寒窗苦,只盼一朝金榜题名时。听说以前,有个人叫范进,苦读了一辈子,也没考上,等到年近古稀,终于考取了一个举人,喜极而泣,最后竟然高兴的疯掉了。但他对吃药还是很抗拒,又说:“不用了,我已经完全好了,”

  小林子有些为难,夫人交代的事,他不敢违逆。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主意了,以前这种事情,都是象征性的说一声,然后少爷就照着办了。就又说道:“夫人吩咐的,让您一定吃下,我怎么跟夫人回话呢……”

  小林子扭捏着不肯走,周恒没有办法,就说道:

  “好了,好了。让浅纹去煎吧”

  浅纹有些意外,一般这种事都是小林子做的,但少爷吩咐了,她也只好取了一副药出去。小林子仍伺候在旁边,周恒想把他在餐桌上的疑问,问一下这个贴心的下人,就试着问道:“老爷经常不在家,你知道老爷天天都干嘛去了吗”

  小林子没想到,少爷竟问了他这么一个问题,有些惊恐,连忙回道:“这这……,我不知道”

  周恒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厮,他知道小林子面呆心不呆,心里对什么事都略知一二。他又急于要融入这个新世界,所以看着故意推辞不答的小林子,有些心烦。就说道:“我问你,你就说吗,怕什么。难道我还会亏待了你不成,还是你你不愿意跟本少爷一条心”

  听少爷这么一说,小林子扑通一下跪下,“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只是这老爷的事,我们下人怎么能乱说呢,被知道了会被乱棍打死的。”

  周恒回道:“房间里就咱们两个人,话出你口如我耳,怎么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你要不愿意跟我一条心就算了”

  “小的不敢,小的当然誓死跟少爷和大奶奶一条心。”小林子开口说了起来,边说周恒还在一旁试着追问。

  从小林子口中,周恒了解到。这朱家老爷,也就是自己父亲,是朱老太爷的独生子。朱老太爷年轻时穷苦,到了中年才得了这一个儿子,视为掌上明珠,后来发达后,也不甚管教。这朱老爷本也天资聪慧,老太爷在世时,一切都还说的过去。等到父母相继离世,没了约束,这朱老爷公子哥的本性就漏出来,变得放荡起来,天天出去浪迹青楼,眠花卧柳,不管家业,四奶奶青玉就是前年朱老爷在戏楼看上,买来的。近来,这朱老爷又迷信上了道士,天天泡在道观,和道士一起淬炼仙丹,搞什么长生不老之术……

  小林子说完,半晌儿,又说了一句:“少爷您自从上次醒来,跟以前不大一样了,变得……”

  周恒听到这句话有些紧张,但想到是自己的贴身小厮,就接着话头,试着说道:“变得什么?”

  “变得比以前……精明起来”小林子想了半天措辞,才这么说道

  周恒听到回话,心放下来,原来在他们眼中一个憨货,就像一个只会吃饭睡觉的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奇怪。周恒就说道:“难道我以前在你们心中都是傻子不成?”

  小林子说:“不不,不是,只是以前您对这种事情都漠不关心的……这样也好,李家少爷这一棍,倒有了好的效果”

  周恒不再回答。浅纹端来药汤,周恒捏着鼻子,喝了两口。心里想着明天还要去学堂,他有些小激动。

0

宴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