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钓人>18 对峙的结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8 对峙的结果

小说:钓人 作者:色白乌鸦 更新时间:2018/9/12 22:04:41

  “没关系,让我想起九几年的事情,情景再现啊,哈哈哈哈”肖奇兵说。

  “什么情况,打什么哑迷,跟我说说”肖莎儿看看肖奇兵又看看我,皱着眉头,不高兴地说。

  “你让你爸给你讲吧”,我端起杯子,喝一口水,听到肖莎遥的抱怨,笑嘻嘻地说。

  “别,我也不懂里面的道道,隔行如隔山,不如讲来听听”肖奇兵边说,边一只手点着桌面,桌子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他说他半个月前被骗,而我在这里也就两周,最初的顾客特别少,每一个都记得清清楚楚,没记得有这一号人,而且他抓着刀站在这里,虽然看似激动,却没有破釜沉舟的架式,有哪个人好几天吃不上饭,还能如此淡定的跟人谈判,早把刀架到脖子上,不管你什么情况,都得要钱了。”我端起水杯,又喝一口水,压压仍有些躁动的心,又说:“所以我问他,为什么不报警,他说我们和警察勾着,哈,才怪,我一直都是说前男友是警察,劈腿舍弃我这刚毕业的大学生,忧郁难过才出来散心喝酒的,啥时候说过说过关系说,所以我确定他们在做局,至于做局的原因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今天晚上或者明天就会知道。”

  我说完又喝一口水。

  “学着点儿,天天跟个傻姑娘似的”肖奇兵笑笑,冲着他女儿说。

  “你们快看,外面那么多人,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肖莎儿指着落地大玻璃窗外面说。

  “应该不会有事”,我转头看像外面,酒吧门口的地方,十来个人围在一起,已经没有最初对峙的声音那么大了。

  我心里揪着,不祥的预感油然而升,从坐地女人街开始,直到现在一向顺风顺水,除去林永军那个二傻子,也没出过什么事情,今天一天经历过许小明那个不知所云的人,加上于洛犯二的事情,又经历持刀的做局人,脑袋突然有些浆糊。

  到底是犯了哪门子太岁呢,今天这么多的事情聚集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我干的事情本来就见不得光吧,而深埋在暗夜里的东西,也的确会引发不少的污秽勾当。

  我想到那把刀,如果今天来的不是做局人,是一个真正被骗到走投无路的人,那把尖刀会不会刺向我。

  我仿佛看到散发着冷光的刀尖捅向我,带着我的热血,又一次捅向我。

  毛骨悚然。

  我和肖家父女聊着天,那边的对峙也散去,正回头看他们的当儿,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息,“有红蓝灯光,几分钟到,没事就先撤了吧。”

  “今天就聊到这里吧,呆会可能会有一些人过来过问,我不方便呆在这里,肖总也不放便吧”我笑盈盈地说。

  “姐,我加你个微信,有空聊聊天”肖莎儿说道。

  我微微一笑,把私人手机微信二维码打开,交给肖莎儿。

  夏夜的风吹的柳枝儿淡淡地发出响声,不知道窝在哪个墙角的蛐蛐儿自然地伴奏着,楼道里偶有上下楼梯的声音响起,渐行渐远或渐行渐进。我坐在窗边的写字桌前,望向窗外,阴暗轮廓的树,不规则亮着灯的对面板楼,尽收眼底,却又无法疏解心情。

  任谁看着乱槽槽的窗外,能有心情才怪。

  送走肖奇兵之后,我去豪哥的房子一趟,豪哥,大伟,大卫,于洛,邛兵,还有几个不相熟的人聚在一起商量事情。

  大卫拉着我进到卧室,给我讲大概发生的事情,于洛也屁颠屁颠的进来,我没好气地支走他,让他跟外面的人学学心眼。

  这是一个窝点在常州市的酒托公司,有几个头头想来京城捞金,他们找了很多地方,都不太满意,要么地点偏僻,不方便约人过去消费,要么商家不屑于跟他们合作,他们觉得很难作,想捡现成的点儿啃啃,北京几个著名的酒托集散地他们也去了解过,发现不是点儿太硬,就是那边合作时间太长,插手很难,而女人街这个地方,刚涉足酒托行业不久,又是名不见经转的托头带队,手底下没几个人,便想在这里打下江山,扎根立威。

  那个持刀的小伙儿,是他们在常州的一个键盘手,摄影师是那边的企宣,两个人调过来充炮灰的,被大伟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

  本来他们想几个人进门把持刀小伙儿架出酒吧,找个墙角打一顿完事,在我发短信告知他们有人接应前,大伟和大卫是一起进门的,收到豪哥的电话,大伟临时决定自己处理酒吧里的两个人,大卫去外面配合豪哥和于洛,而豪哥第一时间去旁边的小吃店借了两把菜刀,到酒吧门口等着。

  对方没有想到这边会有防备,当他们发现门口有拿刀的人守门时,感觉要坏事,便一涌而上,但他们没有准备利器,只有钝器,虽然多几个人,但也不敢上前招呼,于是双方便对峙。

  后来西装男抱着小伙儿出门,那西装男本身就是个文化人,没什么力气,从酒吧里抱一个大男人到门外已经是他的极限,出门便抱着小伙儿栽倒在地。

  大伟也没有客气,跟着出门便一屁股坐在西装男身上,嘿嘿傻乐。

  两边一直对峙着,酒吧老板倒急了,跑出去吆五喝六地说,再在他家门口闹腾,他跟谁都过不去,可这时候大家都是义气用事,谁顾地上他说三道四。

  旁边好事的人打电话报警,对方的人接到警方有动作的风信,也通知豪哥,说改天再做个了断。

  豪哥也没制止对方带走小伙儿和西装男,治安事件他可以承受,刑事案件他可承受不了。

  我了解以后出门,豪哥看着我,微微一笑说:“最近咱们可能要调整一下,别被人给阴了。”

  我说:“知道了”,便叫着于洛回住处,于洛倒是硬气,愣是不回,说什么学习学习。

  哎,多事之秋,不,多事之夏。

  我这之前还豪言壮语地要挣钱,要创业呢,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怎么面对现下的局面,一点想法和思路都没有。

  我突然感觉自己如此无力,如此可笑,无法对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居然还想着去创业。

  对方出招在暗,一次防的住,谁知道下一次用什么招数呢。

-----邪恶的分割线----

你们不回复,是不是看两章就不看了啊,我这心里没谱啊,写着好揪心。

  

0

18 对峙的结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