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行者如歌>第四章 管家小兰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管家小兰子

小说:行者如歌 作者:行者如是 更新时间:2018/9/12 17:16:39

也许是冤深,或者是恨久,每当老杨梦见自己民族被欺凌的场面,他都有如身临其境,怀有深深的代入感。他心中那股如不丈剑天涯斩敌酋,必将冤深似海恨难平的情绪始终深深缠绕着他。此时,他有些豁然开朗,自己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深深缠绕自己的心结,才使他真实的进入了另一个位面里的平行世界,让他的情绪得以宣泄,让他的壮志得以酬答。

想明白了这些,老杨觉得全身上下轻松爽快,此时,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昨天的那个梦境深深吸引着他,老杨马上就想一探究竟。

他正准备正襟危坐,庄严入静时,一幅画面清晰的展现在他的眼前。一座坐北朝南的土坯草房,敦实厚重,笨重的房门吱吱呀呀不时的开阖着,许多人进进出出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西屋里或坐或站着许多人,人们很少说话,大家的面目表情都很凝重,他们不时的抻着脖子,或近或远的注视着火炕上静静躺着的那个少年。一个梳着大辫子的半大丫头守在旁边,不时的掖掖被摸摸头,疲惫的眼睛里满是关切。

下一刻,原本还轻松飘逸的老杨忽然觉得全身酸痛,他想舒展一下疲惫的身体,却发现自己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睁开眼睛一看,一张黑红秀气的小脸上,两只黝黑漂亮的大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这个时候老杨知道,自己已经进入这个身体了。

看见老杨睁开了眼睛,她开始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双掌一合,大呼小嚎的叫着:“哎呀妈呀!老天爷呀!你可醒了。”

话音还没落,她就跳起身来,冲着身后的那群人嚷道:“快来看呀,二少爷他醒了,他醒了!”

“哄”的一声,屋里的所有人都拥到了火炕前,一双双充满兴奋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个不停。

老杨慢慢扫过眼前这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脸,眼里有些茫然,半晌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此刻该对谁说,说些什么。那些熟悉的面孔也许是上次他来时见过的,也许是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记忆中残存碎片的影像。

为了稳妥起见,老杨决定暂时还是先保持沉默。即使此刻他感觉使用的这个身体已经无碍,全身上下没有了任何的不适,很想一跃而起,舒展一下筋骨,施展一下拳脚,象个大男孩一样好好的淘气一番,毕竟,这具年轻的身体很让他喜欢,因为这里始终充满着蓬勃的生命力。但他目前还是得装作身心疲惫,保持着眼中的茫然,一动不动,好像大病未愈的模样。

还别说,老杨这么一装,还真把眼前的这群人给唬住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是那个半大丫头比较机灵,她示意大家这个少年重伤后需要静养,既然少爷已经醒过来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了,大家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这里有她照顾呢,有什么事情她会及时通知大家的。

送走了众人,小丫头轻轻的走回老杨的身旁,双手扶膝,微微弓着腰,黝黑的眼睛久久的注视着她的二少爷。假寐的老杨清晰的感觉到了丫头的注视,她温热的呼吸吹拂在老杨的脸上,如同婴儿的小手不停的挠着他痒痒,让老杨几次忍俊不止,差点笑出声来。实在忍不住了,老杨假装轻轻呻吟了一下,抻了一下懒腰,借机舒展了一下微微发酸的肢体,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这时的小丫头已经调整好身姿,正襟危坐在炕沿儿上,满脸关切的望着他。

老杨两眼定定的望着小丫头,那眼神充满茫然,他左右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又直勾勾的盯着小丫头,就好像刚睡醒的小傻子。

看着涅呆呆发愣的少年,良久后,小丫头叹了一口气,轻柔的问少年:“少爷,我是谁你都不记得了吗?”

老杨假装茫然的摇了摇头,很沮丧的说道:“别说不知道你是谁呀,就连我自己是谁我都不知道。”

小丫头很是悲伤的问道:“刚刚家里发生的变故你总该记得吧。”

老杨假装想了想,继续摇着头:“还是不记得。”

老杨是这么打算的,自己假装失忆就能够从别人嘴里了解到更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现在给别人留下个曾经失忆的印象,先做个备份,即使将来自己不小心出了什么漏洞,有了什么不符合时代的言行和举动,也不会惹人过多的怀疑,有备无患吧。

小丫头起身走到地中间那个半米多高的铸铁炉子旁边,拎起咕嘟咕嘟冒泡的上面满是灰尘的黑黑的热水壶,转圈撒嘛了一眼,没有找到可以装水的碗碟,撂下热水壶,嘴里一边嘟囔着:“这帮小鬼子,砸的够干净的。”一边朝外面走去。

小丫头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掐着两个粗瓷碗,风风火火的走到火炉旁,倒了半碗开水,撩起衣襟垫着碗底,小心翼翼的端过来,放在老杨身边的炕桌上。然后她附身脱掉有点开线的棉布鞋,翩腿上炕,又仔细理了理自制的土布白袜子,麻利的盘上腿,端起炕桌上的热水碗,一边小心翼翼的喂着少年喝水,一边娓娓道来的叙说起来。

“少爷,我是村东头老周家的二丫头小兰子,大号叫周庆兰,我爹是你们家的管家,后来我爹身体弱了,我就和姐姐帮助你们管理了。你是咱四坊村归大家的二公子,你哥在北平上大学呢,你在奉天(今沈阳)上中学,九一八之后,你说你是躲避战乱跑回来的,还真挺顾家的,大包小裹装回来了一大车呢……”

从小兰子絮絮叨叨的介绍中,老杨把自己的处境了解个了大概。

这里现在的年份是1932年1月,这里的位置是齐齐哈尔北郊约五里的四坊村,叫四坊村是因村里经营着豆腐坊、粉坊、酒坊和榨油坊而得名。四坊的主人是村里的大户归大家归老东家,就是在齐齐哈尔的城里,也有十几间铺子是归大家的。村里的几十户人家中,不是他家的佃户就是他家的佣工,周围方圆近百里都是老归家说了算。

老归家是这里最早的住户,想当年,北大荒就是人少地多,每年那些逃荒要饭的走到这里,老归家都会好吃好住的安排人家。假如哪家想站下脚,老归家就会帮助人家盖房开地,许多年下来,这里早已经是田园牧歌人丁兴旺了。

九一八事变后,马占山将军临危授命,组织起了江桥抗战,打响了抗日救国的第一枪。虽然血战多日,但终归孤军无援,退守齐齐哈尔不久后又退守到海伦。期间,许多抗战的伤兵就沿路留了下来,老归家就接收了五个伤兵。城里归二少舅舅家的大姐夫王会强是马将军手下炮兵连的连长,此次败退海伦,顺便把自己怀孕的妻子也安置在此,没有想到的是,归大家也因此遭到了灭顶之灾。

那天,鬼子清剿小队搜查出隐藏的伤兵后,当场挑死了归大家夫妇,又把归二少和他的姐姐抓了出来当众羞辱……

听着小兰子的叙说,老杨此刻两眼已噙满了泪水,那些善良的人们,那些无辜的生命啊。

翌日,老杨随着小兰子来到了村西靠近嫩江边的一个高岗上,归大家夫妇和侄女就葬在这里。这里的风水不错,一片连绵起伏的土岗上长满了榆树,土岗前面是一湾浅浅的湖水,此时被一层厚厚的冰雪覆盖着,这里应该是嫩江的古河道。

老杨从随行来的互相搀扶的五个伤兵手里接过各种祭品,默默的跪在逝者的墓前,真诚的祭拜着他敬重的长辈。

忽然间,大家感觉这里格外的空静,人们眼瞅着在墓地后面刮起,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升起三股旋风,它们优雅的旋转着朝人们飘过来。

北方的冬天刮旋风本不奇怪,这里奇怪就在于,那三股旋风不是人们常见的上宽下窄的锥形,而是直上直下的透明的标准圆柱体,它们围绕着跪拜的少年久久不曾离去。

而此时,闭目的少年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两位慈祥的老人慈爱的注视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的悲哀和痛苦,虽然少年听不到一句话语,但他却能感受到老人的万千关怀和依依不舍。最后,老杨听到了不知何处发出的声音:孩子,多亏了你,我们得以解脱。然后,老人的影像慢慢消失,朝着西面的天空飞去。

紧接着,一个美貌的少妇转了过来,一股檀香味弥漫四周,记忆碎片中,老杨知道她是那个孕妇姐姐。她微笑着冲老杨福了福“二弟,谢谢你了。”

随后,随着一片馨香味道的消失,她也不见了踪影,还有那嘎嘎笑着的孩童声音。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良久后,老杨还是站了起来。随着老杨身后站起来的五个伤兵此时“砰”的打了一个立正,冲着老杨敬礼,依次道:“士兵曹延庆、刘云健、付军、崔子勋、王玉和向少爷敬礼。归大家毁家纾难,实属吾辈敬佩之典范,今后我等将归命于少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老杨欣赏的注视着眼前这几个衣衫不整,满身斑斑血迹,虽然有伤在身,却昂然挺立的士兵,他清楚,这些士兵以后就是能为他效命的死士了。

老杨挨个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重重的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转身昂首而去。

2

第四章 管家小兰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