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行者如歌>第八十章 神秘老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章 神秘老人

小说:行者如歌 作者:行者如是 更新时间:2018/10/11 11:55:16

  

  居庸关山势雄奇,清流萦绕,翠峰重叠,花木郁茂,山鸟争鸣,游人如织。居庸关得名,始自秦代,相传秦始皇修筑长城时,将囚犯、士卒和强征来的民夫徙居于此,取"徙居庸徒"之意。居庸关在距北京市区50余公里外的昌平区境内,它形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它有南北两个关口,南名"南口",北称"居庸关",为北京西北的门户。

  当日的午后,老杨一行人蹬上了山势险要,风景旖丽的居庸关,依墙垛远望长城内外,颇有惟余莽莽之势。依此雄关,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此时都已樯橹灰飞烟灭,荒冢一堆草没了。每每思及于此,人们无不发出一声长长叹息,生发出万千感慨。

  唏嘘之余,李艳凑过来,遥遥指着山峦叠嶂中的一处青砖灰瓦的院落,示意老杨说“那里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别看现在瞧得清楚,等接近它时,却又寻不着入口,就好似它凭空消失了一般。”

  “很明显,这是有高人做了手脚,自然界中,这类现象并不少见。”老杨肯定的说道。

  老杨这么说,他是有根据的。许多年前,老杨曾经是地质矿产勘查中的一员,那时,他带领一队人在大兴安岭勘查砂金矿。雨后的一个中午,他们在沟谷中搬迁钻具到下一条施工线,所有的搬迁工作结束后,疲惫的众人决定回驻地休息。老杨坐在爬山虎上(集材50拖拉机),指挥着司机慢慢悠悠的在山林中穿行。期间,因为前进的方向,两个人还发生了一点争执,最后,无奈的司机还是听从了老杨的指挥。

  可笑的是,原本距公路并不远,怎么开了半天仍然不见公路的影子,这时,原来跟在拖拉机后面漫步的两个钻工,远远的站在了前面,挥舞着红旗召唤着他们。开到近前,钻工调侃老杨说,你们怎么绕起圈子了,不着急回去吃饭吗?司机趁机辩解道,我也感觉是在绕圈子,可是,人家让怎么走,我就得怎么走哇,我得听领导的指挥呀。

  怎么会是这样?老杨有些纳闷,我明明指的是一条直奔公路的道路,怎么开了半天又绕回了原地?真是怪哉了。

  在深山老林里工作,迷路的现象不足为奇,大伙嘻嘻哈哈调侃了一会,这事也就过去了。第二年,还是在同一地点,当时有些阴雨朦朦,大家决定停钻雨休,然后,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了钻机,老杨与一个青年钻工跟在大伙的后面朝驻地走去。很明确的前进方向,很短的一条山路,可是,怎么走了半天还是不见驻地的帐篷。

  原本是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现在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两个人仍然还在山林里转悠着。又走了一阵,抬头望去,两个人不觉心中一惊,前面高高耸立着的不是咱们的钻机吗,这是咱们的出发点呐,走了半天怎么又绕了回来?

  如果说去年迷了路纯属意外,那么翌年,在同一地点再一次迷了路,又绕了一圈,这该做何解释呢?老杨平时的方向感是很强的,走过的路基本上都清清楚楚的记得,而且,在此之前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

  娘希皮,这里肯定有什么蹊跷!

  这件公案一直到老杨离开地质单位,也没有机会去解开,它也成了老杨生活中的一个迷,每每午夜梦回,仍然是一头雾水,不得其解。

  西风谢了花残,古道远了边关。

  月亮圆了又缺,枫叶红了又淡。

  老杨历经剧变,直至今日的脱胎换骨,对当年的那段公案才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从根本上说,就是能量的转换与运用,从形式上说,则是人为的和自然形成的。

  欧阳老爷子居住的山庄大门匾额上,上书两个古朴苍劲的大字“云隐”。云隐山庄厚重的大门紧闭着,周围古木参天,云雾缭绕。此时老杨倒背着手,仔细打量着匾额上的两个字,由于他本身就是一个活着的能量体,其能量又远远大于云隐山庄蕴藏着的能量场,所以,山庄周围的一切他尽收眼底。

  再看老杨身边的李长青和林海,虽然已经站在山庄的门前了,而眼中却仍然无物,茫然的东张西望着。

  既然是追命来了,老杨也就不再客套了,他跨步上前,使了一个靠山背,只听见“咔嚓”一声,坚实的门栓瞬间迸裂,厚重的山庄大门轰然洞开。直到此时,长青和林海才看清楚眼前的一切,由此可见,云隐山庄的能量场平衡已经被老杨废掉了。

  就在长青和林海踏进山庄大门的那一刻,院子里凭空闪出两个精壮的保安,他们二话不说,纵身直奔两人扑来。长青和林海两个人也不康,挺身迎击对方凌厉的攻势。长青身经百战,对战起来游刃有余,几招过后便占了上风。林海搏击虽然尚差一筹,却有一股不要命的狠劲儿,市井打法颇为熟练,即使几次被对手击倒,仗着皮糙肉厚仍然一跃奋起,与对方纠缠不休。

  这时,庄中又冲出四名安保人员,看那矫健的身体和精光四射的眼神就不难判断出,他们比前面那两个保安要强悍得多。

  “嗯,这里的水很深呐。”老杨感慨道。

  老杨感叹之余,依然倒背着双手,宛如闲庭散步,优雅的迎了上去,穿行四人之间幻影飘飘。眼神跟得上的就能够看清楚,他左肩一挤,右肩一靠,四个安保人员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飘飘然的朝四处飞去。

  “好!好功夫,你们都退下吧。”凭空出现的一个老者鼓掌道。

  老杨放眼望去,一个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人飘然若仙的出现在眼前。只见老者一拱手客气道“小友好俊的功夫,敢问师承何门何派呀?”

  “您老请了。”老杨同样拱手道“在下无门无派,这点三脚猫的功夫不夸口的说,都是随机应变应激而出,临场需要什么,其招式就自然使出。”

  “嗯,此乃天纵奇才!今日得见,老夫真是三生有幸啊。”老者感慨的说道。

  “老人家谬赞了,在下实在不敢当啊。”老杨谦虚的说道。

  “哪里哪里,我活到这个岁数了,难道还需要溜须拍马吗?我这是见猎心喜。”

  谈到这里,老爷子忽然有了兴致,老神在在的说道“想当年,禅宗六祖惠能还是个樵夫的时候,听见别人念诵《金刚经》就开了悟。当闻听禅宗五祖的大弟子神秀的偈颂: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让惹尘埃。便附诵一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高下立判!何也?那是因为惠能累世勤修,一朝顿悟,看似简单,实则历经千辛万苦,终证道果。”

  说到这里,老爷子有意停留一下,饶有深意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小辈。此时,老杨已经猜到老爷子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他装作不懂的样子,萌萌的看着老爷子,他清楚,这个包袱还得由老爷子自己来抖落,那样才喜庆。

  老爷子继续说道“虽然老夫修为不够,但这一点还是看得明白的,你是累世苦修,今朝自然水到渠成,无修自证。”

  “与老爷子您比,我还是差远了,您老人家德高望重,为国忧民,乃是我辈敬仰的楷模。”老杨诚挚的说道。

  “好小子,此话何来,你忽悠我呐?”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了。

  “晚辈怎么敢,不瞒您老说,我有几个耳报神,有关您老的事迹他们刚刚汇报完,对您老人家可都是崇敬之至呀。”老杨恭敬的说道。

  “是吗?”老爷子指了指洞开的山庄大门道“这也是你们的崇敬之至吗?”

  老杨赶紧解释道“此前小辈不知道这儿是您的府上,多有得罪,多有冒犯。”

  “不过,”老杨眼珠一转,指着院子里停放的那辆法拉利说道“我们是跟踪而至,那个小子是个叛国者,他出卖自己的同袍给国际杀手组织。他拼命的跑到这里来,必是有所依仗,难道你们……”

  “哦,这个嘛,咱们都别站在这里了,屋里说话,屋里说话。”老爷子边说边把他们往里面让道。

  来到前厅,请大家落座,奉上茶点,老爷子说道“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小子是我唯一的重孙子,我已经不理世事多年,不久前我刚刚出关,忽然心血来潮,随手摆上一卦,卜算出这小子最近有个生死劫。随后我又通过关系调查了此事,这些年他也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啊。”

  老爷子沉重的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知道他罪孽深重,罪不容恕,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们能卖给我一个面子,当然,我的面子现在不值钱。我请求你们饶他一命,从此我将终身囚禁他,让他不得踏出山庄一步。”

  说到此处,老爷子停顿下来,好像是在等着老杨的反应。而老杨此时稳稳的坐在那里,似在斟酌老爷子说的话。其实他内心很是矛盾,答应老爷子吧,于理说不过去,怎么对得起那些忠于国家的英烈。不答应他吧,人家这个国家功臣,上百岁的老人撂下面子来求你,总得给一个说法吧。

  老杨越想越是为难,他站起身,在偌大的客厅里转起圈来,不时的拍拍这儿摸摸那儿,好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心里暗忖道“哼!想让我饶了他,没那么容易,不管怎么说,为了显示诚意,你总得有所表示吧。我虽然敬重你,可是跟你又不是很熟,凭什么卖你面子呀。”

  老爷子注视着老杨的一举一动,好像明白了他的心思,继续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十多年前,我忽然动起了凡心,着手做起了生意,凭着老天照应,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不说日进斗金吧,也是财源滚滚。现在我明白了,这是在给这小子挣买命钱呐!”

(纪念驻站满月,今日三更。)

1

第八十章 神秘老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