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遗将>二十九章 闲来一身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九章 闲来一身病

小说:大明遗将 作者:不二散人 更新时间:2018/10/11 10:05:14

袁承杰见她哭了,不知所措,只得劝道:

“玉儿,洛阳城如此大,我相信你定能找到可托终身的人。”

玉儿擦了擦泪水,一脸矜持的说道:

“既如此,玉儿谢过将军的美意。请将军不必再费心,赎身之事以后再说罢。”

袁承杰见如此说,便不再坚持。他从衣领内取下玉坠子,送还到玉儿手里。玉儿一手托着玉坠,强忍住泪水,笑着说道:

“这玉坠也是可怜,遭人嫌弃。”

此时房门“嘭”一声被人推开,袁承杰回头一看,愣住了。孙慧欣站在门口,脸色惨白,气咻咻的盯着他,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边上站着周鹏举。

袁承杰忙走过去,问她道:

“慧欣,你怎么来了?”

孙慧欣又把目光盯向沈玉儿,不理袁承杰。周鹏举陪笑着说:

“袁大哥,孙叔带着慧欣妹妹来我家找你。她听说你在此,一定要过来,我只得带她来了。”

沈玉儿忙一笑,大方的招呼道:

“噢,这就是袁公子的未婚妻吧?妹妹快进来坐。”

“谁是你妹妹!”孙慧欣大声的说。她早看见沈玉儿手里的玉坠,这坠子她给袁承杰治肩膀时见过。孙慧欣想,玉坠分明是袁承杰送她了,更是气愤不已。

“我跟袁公子只是聊聊家常,妹妹不要多虑。”沈玉儿仍然保持微笑的说。

“穿成这样聊家常?不知羞耻!”孙慧欣扫了一眼沈玉儿的衣服,一脸鄙视的说。沈玉儿见孙慧欣不留情面,便不再理她,跟周鹏举打起招呼来。

袁承杰想,这福王挖的坑,让他来填,真是天大的冤枉。便拉着孙慧欣的手,要一起回去。孙慧欣挣脱了手,冲袁承杰说道:

“袁公子!我可不是烟花女子,请你自重!”

说完转身跑下楼去。袁承杰急忙追下去。出得有凤来仪门口,孙慧欣站在街上,不知道往哪里走。她迟疑一下,袁承杰已经来到身边,他陪着小心说道:

“慧欣,我确实是在谈要紧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要紧事?她说聊家常,你说要紧事?”孙慧欣擎着泪水,哀怨的望着袁承杰。袁承杰这下更说不清楚,他也不好大庭广众的说来这里见福王。

“我们先回守备府吧,这事周师叔最清楚。”袁承杰说道。孙慧欣站着不动,激动的说:

“你还要骗我!守备人都不在,怎知你的苟且事?”

街上一些人看一男一女有凤来仪门口争执,女的情绪不稳,男的低声下气,以为又是平常所见的争风吃醋,便围着指指点点。这时周鹏举走了上来,他劝道:

“慧欣妹妹莫生气,袁大哥刚才确实和我父亲一起过来的,这个我可以保证。”

“既然一起来的,为啥你一人在那女的屋里?连定情信物都给了!”袁承杰听孙慧欣说什么定情信物,搞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说什么。孙慧欣以为袁承杰被他说破,心虚不敢言,更加证实自己所言不虚。她气愤难平,抹一下眼泪,倔强的顾自己往前快走。

袁承杰忙追上去,孙慧欣回过头来站住,对他说:

“你再跟!我死给你看!”说着作势要往街边墙上撞。袁承杰急忙拦住,孙慧欣一把推开他,转身跑了。袁承杰不好直接追,便叫周鹏举道:

“周兄,你帮我送回府上吧,慧欣不认得路,怕走丢了。”

周鹏举应承道:“袁兄放心!”便赶上去追孙慧欣。

袁承杰站在街上,看孙慧欣远去的背影,心事重重。此时,沈玉儿在楼上窗口,望着袁承杰的背影。刚才的事,她全看在眼里。袁承杰叹口气,只得在周鹏举后面慢慢跟着。

周鹏举、孙慧欣前脚进守备府,袁承杰后脚也到了。不过他犹豫着该不该请周守备出面,向孙慧欣解释清楚,便在门外徘徊不进。周鹏举在里面望见,便走出来叫他:

“我说袁兄你傻楞着干什么?快进来!”

袁承杰忙问道:“慧欣现在干什么?”

“还在我妈屋里哭呢。”周鹏举说道。

“你们两家原来就认识?”袁承杰问道。

“是啊,孙叔跟我爹很熟,今年带着慧欣妹妹来过一趟,我妈看着她很喜欢,还想着说通孙叔,给我作媳妇呢!没想到被你小子抢在前头。”周鹏举笑着说。

袁承杰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师叔在吗?这事只有他出面才能证我清白。”

周鹏举说道:“你俩一起走后,他就没回来过。”袁承杰想,这样他还是不进去的好,进去也说不清。

“我说你到底进不进去?可别跟我爹学,老摆着个大将军的样子!女孩子就是要靠哄,哥哥你放下身段,进去多说几句好话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周鹏举劝道。

袁承杰想想去周师母那边多有不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还是在门外等师叔回来。

这时来了一架两匹马拉的厢车,缓缓的停到守备府门前,赶车的下来跟周鹏举行礼道:“周公子好!”

周鹏举疑惑道:“府里谁要用车?”

“这个小的不知,刚才您府上王管家来叫的。”赶车的说道。

正说话间,孙慧欣、孙一刀走出来,孙慧欣看见袁承杰在门口站着。冷着脸无视他,走过他身边,上了车厢,拉上帘子。袁承杰见了孙一刀赶紧行礼,孙一刀也不回礼,板着脸说道:

“承杰,虽说家花不如野花香,不过我以为你跟别人不同。慧欣这还没过门呢,你便如此放纵,让我怎么放心把慧欣交给你?”

孙慧欣在车厢里一声不吭,听着父亲教训袁承杰。袁承杰被孙一刀说的自惭形秽,仿佛真对不起慧欣一般。他觉的自己确实也跟沈玉儿过于亲近了。

周鹏举想着帮袁承杰一把,怎么也得等到他爹回来。便拦住孙一刀,说道:

“孙叔,这太阳快下山,你们别回去了。我父亲回来知道,又得骂我不懂礼数!明天一早回去也不迟。”

孙一刀说道:“鹏举啊,不必拘礼,我们改日再来过。”说着拨开周鹏举的手,硬是上了车。袁承杰这会来了勇气,突然牵住马头,对车厢里面说:

“慧欣,你等等!周师叔一会回来,听他把事情说清楚,你再走不迟。”

只听孙慧欣在车里说道:“车夫,别管他,快走罢。”

车夫只得陪笑上来,跟袁承杰说道:“这位军爷,麻烦您让让,我的车得上路了。”袁承杰只好松手。马车慢慢走了,袁承杰在后面跟着走,周鹏举也陪着袁承杰一起走。

两人跟着马车出了西城门,没走多远,听得身后城门“呜——”关闭的声音。周鹏举回头一看,对袁承杰说:

“得,今晚我回不去了,索性跟着走到孙家庄吧!我也很久没进山里打猎,不如我俩一起去玩一趟。”

袁承杰听的周鹏举的主意直挠头,说道:

“我不能擅离职守,得回军营待命。”

“现在又没敌情,怕啥?”

“不妥不妥,我是断不能去的,你要去便自去吧。”袁承杰说道。他想着慧欣得走一晚上的夜路,这兵荒马乱的,有周鹏举路上护送,正好有个照应。

“那一会走过军营,你给我准备一匹马。”周鹏举说道。袁承杰见前面便是自己的驻营地,给周鹏举一匹马倒不是难事。两人跟车来到营门前,袁承杰跑进去,叫人牵了匹马出来。周鹏举跨上马,袁承杰快跑几步,两人追上马车。孙一刀扯开帘子看见,便说道:“你俩不必送了。”

袁承杰向孙一刀说道:“孙叔,我已到营区,职责所在,不能远送。鹏举正想进山打猎,让他一路护送吧。改日我会回孙家庄,向慧欣解释清楚。”

孙一刀嗯了一声,算作答复,孙慧欣在车里一言不发。周鹏举在马上向袁承杰挥手告别。袁承杰目送周鹏举骑着马,护送孙一刀父女的马车,消失在逐渐弥漫的夜幕中。

周桐城等了一周,没见福王捐的银子过来,他苦于没机会去问福王。这天找到王总兵,问他道:

“可有收到福王的银子?”

王总兵张口便说:

“没有!福王是什么人,会捐出银子?”

事实上王总兵这几天财运亨通,正好收了两笔银子。一笔福王捐的四千两,早落入王绍禹的私囊。他觉得福王送来这笔银子是白来的,福王又不会来跟他对账花到哪了。另一笔太守发的去年下半年的军饷,虽说15万两打了折扣,只有13万两,不过拖了整一年,终于到手了。他王绍禹可以当去年上半年的军饷发掉。至于去年上半年的15万两军饷,他自己拿去放了利钱,尚不想拿回来。王绍禹拿着手头这13万两,本想再拖个几月,发给城里大商户,收点利钱。不过李自成随时可能攻来,军饷一直不放,危机关头怕引起兵变。王总兵忍痛决定:发12万两军饷,扣下1万两,继续放利钱。

“不过你来的正是时候,今天发军饷!我知道你在城外辛苦,再三向太守求情,我说:你们多想想办法,筹措点银两,赶紧把军饷发下来。我是隔三差五跑太守府,鞋底磨穿了好几双。为的啥?还不是为兄弟们争取点银子吗?”王绍禹一副坦诚相待的表情说道。

“那还真是有劳王总兵,我替手下这七千多兄弟谢谢总兵!只是不知今天发什么时候的军饷?”周桐城问道。

“咱俩还客气什么,你我虽是上下级,我可一直把你当兄弟一般,有什么话也是直说的。说句实话,洛阳城这些守军,关键时候还是得靠兄弟你啊。”王总兵收了福王的银子,他饮水思源,感觉跟周桐城有点关系,今天看周守备格外顺眼。

王绍禹这番话,倒说的周桐城不好意思起来,他感激的说道:

“总兵如此信任我周某人,属下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决不让李自成进洛阳城半步。”

“好!不愧为我大明的栋梁之才!本来太守只发给我八万两,我是厚着脸皮硬多要了一万两银子来。今天发你五万两,当作去年上半年的军饷。你可记住了,千万别外头去说!我城里的三万人才发四万两,传出去怕他们不服!我对你够意思吧?”王绍禹笑着对周桐城说。

周桐城听王绍禹如此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今天接五万两白银,相当于一万人马去年半年的军饷。周桐城喜出望外,便不再盼着福王承诺的四千两银子。

第二天王总兵调派七千人马到城外,周桐城手上人马剧增成一万四,算上六千改编中的俘虏,总数两万。他给一万四千士卒每人发了二两银子,采办两万人马的军械、粮食花了两万两银子。算上李立威军中收缴的粮食、银两,现在营中存粮够吃三十余日,银子留存七千余两,周桐城稍稍心安。

周桐城上表给王总兵,请求嘉奖袁承杰、曹克杰、孙贵、任远等一班手下,不过王总兵传到洛阳太守哪里被扣下来。太守心想:你们打了胜仗要嘉奖,可让我拿出八千两府库来赔福王,还替你们挨了一顿臭骂。太守心有不平,便不同意嘉奖,回复称:

“李自成大军主力尚在,此时重奖,恐让将帅们骄傲自满,反为不利。待大破闯贼主力,再重奖不迟。”这话让周桐城无法辩驳,只得作罢。

洛阳太守虽说驳回了周桐城奖励有功将士的请求,不过他对自己可不吝啬。河南总督接到皇帝嘉奖圣旨后,拨发去年剩下半年的军饷15万两。太守除了补充八千两银子到府库,填上赔偿福王的窟窿——反正也是那些兵丁们惹的祸,从他们军饷里出钱理直气壮。他又扣下1.2万两银子,偷偷运进自己的私藏。太守自忖这洛阳城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乘此时机,能捞一笔是一笔。故此到王总兵手上只有13万两银子。

0

二十九章 闲来一身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