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水浒乾坤>第二十五章 通缉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通缉犯

小说:水浒乾坤 作者:风卡 更新时间:2018/9/29 20:45:19

韩羽早知道周通有些吝啬,但见他坦然相告,心中便也不觉得奇怪,每个人出身经历不同,脾气秉性也就会有所不同,谁也不能要求所有的江湖好汉都是一样的豁达豪爽,其实周通败下阵来,也可以佯装结拜,然后再暗中使些手段害了他们,他既然没这么做,就说明此人还是有义气的一面。

想到这,韩羽心中也就释然,笑着道:“周通兄弟说的这么见外,你我既然结拜为兄弟,就算现在桌上没有酒肉,我们也是兄弟,福祸同当可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他又看看在座所有人,说道:“我从来都是有话直说,兄弟们如今打家劫舍,虽然落得一时快活,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我觉得咱们不如寻个长远的活计,大家有吃有穿不是更好吗。”

“那当然最好!”周通听出话中意思,高兴的接道:“咱们都以兄弟相称,大哥有什么好主意尽管说,要是能让我这帮兄弟吃饱穿暖,刀山火海我们都敢闯上一闯!”

“咱们可以贩运货物或者马匹。”韩羽指着身旁的段景住,说道:“这位老段是我的好兄弟,他经常来往南北两地,我听他说辽国的毛皮马匹和咱们大宋的丝绸陶瓷都是紧俏之物,边境上的互市规模有限,民间更多的都是通过走私贩运,老段和他这些兄弟有现成的路线,周通兄弟的桃花山可以作为本部或者中转站,这么多山寨的兄弟完全可以胜任押运和护卫的工作,既然有这些资源,咱们不妨打打这方面的主意,不知道周通兄弟觉得如何?”

段景住闻言略微点头,道:“大哥的主意却有可取之处,只是不知道周通兄弟意下如何。”

周通越听越来劲,一张大脸刚刚涌上兴奋的神情,忽然又重重叹口气道“唉!不瞒兄长,我何尝不想让这班兄弟都过上好日子,可是我们的身份除了打家劫舍别的什么都做不了啊”

他指着对面的一个身披皮甲的精瘦汉子,说道:“他叫刘大力,是条汉子,人也机灵,可要他穿州过县去做买卖,早晚会被官府抓到下大狱的。”

那个叫刘大力的兵卒站起身,亮出脸颊侧面的一块刺字,恨恨的道:“不瞒几位哥哥,俺原来是个厢兵,自从进了兵营,脸上就被刺了字,长官们说这是怕我们逃跑,好端端的汉子保家卫国,却弄得跟刺配的犯人一样,让人觉得羞耻!”

他叹口气接着道:“这还不算,大伙都知道厢兵的饷银本来就少得可怜,那些天杀的长官借着各种由头克扣粮饷,最后俺们能拿到手里的不足原来的一成,行伍兄弟的老娘得了重病都没钱请郎中,家里的娃儿饿得直哭,最后只得含着眼泪逼着自家婆娘带着孩子去改嫁,就为了不让全家人一起饿死,大伙说说,他们是不是要活活逼死俺们。”

刘大力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酒,接着大声道:“俺也寻思了,横竖都是死,不如死的像条汉子,所以俺就和几个兄弟一起杀了那狗日的将主,砍了他的狗头,然后大摇大摆出了兵营!”

短短几句话听得在座众人无不气愤,听到后面又十分解气,都是叫好!

“我看见他时,他那副皮甲上面还有血迹呢。”周通摆摆手示意刘大力坐下,眼神又移向旁边一个看起来十分憨厚的汉子,问道:“王四,说说你为什么来桃花山?”

那王四浑身都透着股憨厚劲,他壮了壮胆子才怯懦的站起身,小心说道:“回禀寨主和各位贵客,俺,俺杀了人。”

韩羽明知其中必有缘由,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杀人?”

也不知是酒力作用还是气愤之极,王四脸色涨红,磕磕巴巴的将经过说了个大概:他是农户出身,因为有把子力气,家里也勉强混个温饱,后来老父病重,无奈之下,以家中仅有的田地作抵押,跟本村财主借了几贯钱请了郎中。

等到老父病情好转,王四卖了家中仅有的一头耕牛,东挪西凑好不容易攒够了贷钱,那财主却不认帐了,拿出一份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抵押文书,原来说好的利息竟然凭空翻了十番,几贯钱的债务连本带利竟变成了一百多贯,如此一来,别说王四想要还上欠款,就算是把命根子一样重要的田地都卖了也未必够用,王四一家如雷轰顶,老父母急火攻心,先后一命呜呼。

王四不服,就去县衙里告状,结果那财主早和县官勾结一瀣,王四告状不成,反被判了个无端赖账、污蔑他人的罪名,县官大人一拍惊堂木,宣布没收王四家全部田产以偿债务,并卖身为奴偿还余下欠款,好好地一户人家就此家破人亡,王四到了那财主家里又被百般刁难和羞辱,一向憨厚老实的王四大怒之下用一把砍柴刀杀了那财主,海捕文书顿时贴满全城,无奈之下他只好逃上桃花山入伙。

在座所有人闻言,一时都低着头不做声.

韩羽虽然早知道逼上梁山的含义,但如今亲耳听到这样的事情,心中也不免泛起一阵波澜,自古百姓杀官造反,莫不是被逼的没有活路才会如此,试问吏治清明的太平盛世里,哪还有人会去做这掉脑袋的行径?刘大力和王四都是普通百姓,都被掌握着权势的人宰割,假如说他们有特别之处,就是他们最终选择了反抗。

“我又何尝不想让他们下山做个良民。”周通沉默半晌才沉声说道:“在座大多数兄弟都是被逼上绝路才来这桃花山的,有的摊上人命,有的带着官司,他们在这里都好端端的,可是各州县少不了他们的通缉文书,他们想要下山过活,实在难呐!”

韩羽点头说道:“韩某也是被通缉的要犯,诸位的心情我能理解,有人觉得咱们只知道逞一时之勇,可被人欺辱的感觉实在憋心,是条汉子就不能忍耐!”

“对,不能忍!”“咱爷们就受不得欺负!”“要是是能重来一回,爷们还干*他娘的!”听了韩羽的话,刘大力和王四都挥着拳头,其他人也跟着叫嚣起来。

韩羽抱拳向众人施礼:“让众位兄弟提起这许多伤心事,是我莽撞了,做贩运的事咱们搁在以后再提,诸位兄弟保住性命要紧,咱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韩羽喝着这纯粮酿造的米酒,甜甜酸酸的,酒精度也不高,看起来也就十几度的样子,比起后世蒸馏法制出的白酒更加香甜醇美,几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已是好几坛下肚.

酒过三巡,众人都已微醺,周通才问道:“不知兄长是要去往哪里,为何会经过这偏僻的桃花山?”

“我本想取道大名府,再去沧州柴进官人那里,只因大路上有官兵搜捕,这才走了小路。”韩羽又将遇到张青夫妇和段景住的经过讲述一遍,然后道:“我听说去往大名府还要经过几处地方,都有强人出没,可是当真?”

周通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沉吟片刻才道:“因为我在桃花山立了营寨,所以附近的剪径强人要么随我上了山,要么被我赶到远处去了,若是去往大名府,前面不远还须经过一个强人出没的去处,就是二龙山。”

韩羽见他似乎有话要说,便问道:“听说山上的寨主是个叫金眼虎邓龙的。”

周通皱了皱眉,才道:“大哥说得不错,据说此人会些武艺,在二龙山也算有些产业,小弟早前曾想投奔他,但听闻此人甚是目中无人,心地窄狭,恐怕去了之后呕尽他的气,所以才在这桃花山自立门户。”

酒席上有人早已醉了,便有的红着脖子叫道:“那咱们兄弟就冲上二龙山,杀了邓龙那厮,占了他的山头,咱们也能闯出些名号,岂不快哉!”

段景住知道韩羽喜欢结交江湖好汉,他为人谨慎,思量之后才道:“大哥,邓龙这厮有几分势力,气量却狭小,算不得好汉,这等人不结交也罢,到时咱们绕过二龙山就是了。”

金眼虎邓龙气度狭小,容不得能耐大的人,最后才落得被火并身死的下场。韩羽作为一个穿越来的现代人,人人生而平等的思想还是有的,听了众兄弟一番言语,心中不免有些嘀咕,每个人性格不同,行事作风便也不同,若只是气度小些就该被人杀死,做法不免有些残忍。

韩羽神色淡然,也不多说,只是举杯引开话题,其余众人便只管喝酒,不再提二龙山的事。

酒席一直吃到二更时分,见天色已晚,周通赶忙命手下人将大房间收拾出来让韩羽居住,段景住和随行的兄弟也都安排了像样的房间,众人这才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周通又安排酒席款待韩羽四人。

给人家打了一顿,然后又整天白吃白喝的,韩羽心中也过意不去,于是酒席过后立即找借口教了周通一些枪棒招式,算是礼尚往来。

1

第二十五章 通缉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