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明之文韬密旨>第五十一章 恼人的婚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一章 恼人的婚事

小说:晚明之文韬密旨 作者:暮耕 更新时间:2018/12/6 22:41:02

这里是个穷乡僻壤,除了年底,官、绅、衙役到这里敛赋、收税、缴粮、纳租外,平日里他们懒得到这里来,倒也给这里的百姓暂时安定。可是令人恐惧的事儿时有发生。这不,最近听说附近又有拍花的了。大岗村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早晨赶着牛进山,到了晚上牛群回来了,放牛的没了影,就算被狼掏了吧?总得留下衣、褂、鞋、袜之类的吧。人们说肯定是叫拍花的拍走了。这是大岗村人说的,然而,叶春听了这话心里十分沉重。难道药童案做到这儿来了?不过药童是三、四岁至六、七岁之间的男童,而这位失踪的孩子已经十二了,岁数有点儿过了。也许实在没有童源这么大的也将就了?这是备不住的事儿。田尔耕丢失八名药童无法向上峰交差,而在峪东地界里他已经暴露,不好再做案了。如果他真的跑到这里来,对叶春他们的威胁可就大了。本来不到万不得已叶春是不想跑的,既然形势这么严峻,他不得不做随时要跑的准备,只不过没告诉萧楚。她这个人见风就是雨,有啥事儿心里盛不住,反正跑的时候拉不下她就是了。

叶春为安危而忧心忡忡,萧楚寻开心而乐乐呵呵,自打搬回土窑萧楚在屋里坐不住了。她整天抱着孩子走东家窜西家,虽然人们都戒备她,但碍于叶春的面子迁就她。久而久之人们发现她不总犯病,只不过是有点儿傻。所说傻,不是至不要,说白了就是懂事差。有一天,她见到了年初结婚的那个新媳妇儿,她觉得很奇怪,那么苗条的新媳妇儿咋变得那么粗了?而且肚子也鼓起来了。她向别人打听,

别人告诉她:“怀孕了”,

她不知道什么叫怀孕,又问道:“啥叫怀孕”

当时人们很奇怪,她已经有那么大的孩子了还不知道什么叫怀孕?不外乎人们说她傻

人们就告诉她:“怀孕就是肚子里有孩子啦”

她又问道:“那还真能生出来吗?”

人们不得不耐心地告诉她:“当然要生下来”

她又问道:“那生下来就该有奶了吧?”

人们听他提出的一些问题怎么这么幼稚,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又要犯病了?可千万别惹她,不管她提什么问题都要耐心地答复她。那些妇女们详细地告诉她结婚、生孩子、养孩子等道理。她们到一起嘻嘻哈哈笑个不停,同时也替叶春感到惋惜。

“哎!叶春是个好孩子,可是娶的那个叫什么呀?那也叫媳妇儿啊?”

“怪不得他搬到后山洼去住,就怕他媳妇儿和咱们合不来呀。”

“人家老叶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人家,人家那个孩子肯定不随她妈”

“最好啊长相随她,心眼儿可别随她”

“她妈那个心眼儿啊,太粗,粗得能纫进一个擀面杖去”

“哎,你说错了,我看她呀心实,实得有心无眼儿”

人们一边议论一边笑个不停,不管乡亲们哄她也好,笑话她也罢,这都是萧楚闻所未的新鲜话题,她的确长了不少见识。回到家里便嚷嚷:“我要结婚,我要结婚!听见了吗叶春?我要结-------婚------”

萧楚提出的问题很突然,叶春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人的变化可真快,人性没恢复咋样,却先懂了这个,可也好,她如果能结婚叶春可就卸下肩上的一付担子了,但不知她相中了哪家小伙子,也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如果愿意那这个小伙子胆儿也够大了。敢娶她。先不说她桀骜不驯的性格和不谙世事的傻劲儿,还是朝廷缉拿的要犯,安全问题也好向人家做个交代呀?只可惜不能交给人家一个完整的萧楚,委屈了人家,

便问道:“萧楚,我不知道你要结婚,为什么不早说?我也好做个准备呀”

萧楚一听愣了,说道:“准备?准备什么呀?不都现成的吗?”

叶春急道:“现成的?家里有啥没啥,总的找俩人做娘家的亲戚送你呀?”

萧楚愈发奇怪地问道:“送谁?送我呀!往哪儿送啊?”

叶春不明白地问道:“那你不是要结婚吗?我总应该知道你要和谁结婚,要不我怎么知

道往哪儿送你呀?”

萧楚拍了一下叶春的肩头,说道:“哎呀!真是的,啥都不懂,和你呀”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叶春最耽心她的就是这一点。说实话叶春心里占满了萧婵,虽说

她走了,但是心里实在搁不下其他任何人。现在萧楚提出了他想都不敢想的问题,这是万万不行的。应该怎样拒绝她?他想了许久。还是直接了当地提出来吧

“萧楚,我爱的是萧婵,不是你”

“可是姐姐没了,我替她嫁给你呀?”

“萧楚,你是萧婵的妹妹,对吧?”

“对呀”

“既然你是她妹妹,也是我妹妹,是吧?”

“那是咋论的呢”

“在野狼峪是萧婵我们俩救得你,你叫她姐姐,那是不是应该叫我哥哥呀?”

“是啊”

“哥哥和妹妹是不能结婚的”

“这个我不信”

“不信,你去问问乡亲们”

萧楚跑了出去,也许她真的去问了。傍晚她回来了,低着头无精打采,看来情绪很低落,自此她再也没提起过结婚的事儿。可是过了不久,不知她听说了什么,向叶春发脾气

“你骗人,你不是我亲哥哥,咱们一定要结婚!”

叶春叫苦不迭,不知哪位“高人”给她指点了“迷津”,她认准的事儿那是执迷不悟的,他真想弃之不顾,带着石鹰一走了之。可是不知怎么了?心里却放不下她。最近发生的几起事件说明了萧楚的处境非常危险,有人在借题发挥欲置萧楚于绝地,如果只考虑自己而不顾她,总觉得违背了他的人生原则,对不起萧婵。若论武功三、五十个人近她不得,她不怕。可是她处事幼稚,思想单纯,好多事还在学习中,如果叶春离开她,但靠她自己目前还不能适应这复杂的人类社会。叶春看到萧楚的最近表现,真是有了很大的进步,不管别有用心的人怎么在暗中挑拨,人们都不把萧楚和妖兽联系在一起,也正说明了这一点。如果放弃他,那不是前功尽弃了吗?也不正是应了那些奸人的心愿?那将来萧楚的人生会是怎样?不难想象很可能重新沦落为野兽。要说到爱,在叶春的心目中的确没有她的位置,有的只是同情和怜悯,可是萧楚对叶春的爱却是真挚的、火热的。她单刀直入,一插到底。丝毫没有少女那种矜持、腼腆、害羞的样子。尽管她对爱的理解还不那么深刻、理智,但是她无私而坦白。叶春心里很矛盾,拒绝她,对她的人生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继续骗她,他有些不忍。前一段已经骗得她好苦,可是不骗他这一关怎么过?她已经把结婚一事刻不容缓的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至于他俩的关系只有叶春知道,而在外人眼里就是夫妻再明确不过了。应她一个名,使她安静下来,这也是个不得已的办法。目前也只好如此了。然而萧楚的要求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笙、萧、唢呐、鼓、乐、鞭、炮,一样不能少。叶春犯难了。如果那么办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会以为孩子都那么大了还办啥婚礼,疯女人是不是又犯病了?

萧楚却以为:“没有这些过程那还叫什么结婚?人家都那么办了,咱们还差啥?”

叶春苦苦劝他:“那只是个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俩人到一起就算结婚了”

“到一起?”萧楚不明白:“咱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是啊。咱们早就在一起了,还要个行式干什么?”

“那咱们是不是还要生孩子啊?”

“咱们不是已经有孩子了吗?还生什么孩子”

“那是捡的,不是生的”

“捡的和生的不一样吗,你也想她,我也想她,咱们三个不挺好吗?”

“不对,捡了孩子挤不出奶来,只有生了孩子才有奶。你别再哄我了”

叶春面对萧楚哭笑不得。生气地说道:“好,好,好,那你就生吧。”

可是萧楚弄不明白,那个新媳妇儿结婚还不到一年肚子就那么大了。他和叶春到一起也有两年了,自己的肚子咋还扁平扁平的,肚子里没有能生出来吗?她想起了叶春的一句话,俩人到一起就算结婚了,那我们这算不算到一起了呢?那为什么生不出孩子来你?她怀疑这里面肯定有差,免不了又去问那些妇道们,主要是什么叫结婚,什么叫到一起,这两个概念有没有区别。那些妇道们听了都不禁哈哈大笑。

有一位女的问道:“你们不到一起了吗?”

“那我为什么不生孩子?”

“你们不已经有那么大的孩子了吗?”

“那是叶春我们俩捡的,不是生的”

“捡的?”

妇道们都感到惊讶、意外。

韩婶儿问道:“这么说你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萧楚说道:“是啊”

韩婶儿又问道:“这么说你们还没到一起?”

萧楚疑惑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所以问你们来了”

妇女们觉得不可思议,她们再也笑不出声来。她们也知道萧楚这个人是不会撒谎的,这事很有可能

0

第五十一章 恼人的婚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