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明之文韬密旨>第七十七章 身陷皇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七章 身陷皇宫

小说:晚明之文韬密旨 作者:暮耕 更新时间:2019/1/23 0:01:33

忽然有人来报:“皇上驾到!”萧婵心中不免产生了疑惑,他们来干什么?熹宗和王安来到宫里,显出对萧婵特别关心的样子,问到生活方面,问吃的好不好,住着习惯不习惯,那些侍女们惹没惹她生气——————等,萧婵均表示满意。

熹宗问道:“萧小姐是否打算常住下去?”

萧婵慌道:“不,不,不,皇上,我还有娘,还有未婚夫,我得去找他们”

熹宗心理不快,说道:“宫里条件这么好,不强似外面的飘泊生活?”

萧婵道:“宫里好是好,可是没有我认识的人,都很面生,我不习惯”

王安道:“常了就习惯了,一回生,两回熟吗”

萧婵道:“宫里规矩太多了,我这个民间女子自由惯了,不想在宫里待下去”

王安道:“宫里规矩是不少,不过那都是主子给奴婢们定的,什么规矩那还不是主子说了算吗?”

萧婵慌道:“皇上,王公公你们放我走吧,我的未婚夫死活不知,我还有什么心思在这里呆下去,我必须找到他”

熹宗道:“你的未婚夫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地方人?”

叫什么名?萧婵迟疑了一下,想说真名?不行,有人在搜捕他,谁知道是官府的人还是他的仇人,只能报假名,报什么名呢?他想起了叶春在梳子背两面刻下的两句话,从中各取一字吧“就叫木椿吧,于是说道:“叫木椿,是河北肃宁人”

王安听了说道:“噢,这么说他和魏进忠是老乡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萧婵道:“他救了我,就这么认识的”

熹宗“噢”了一声道:“你们还有这么一段渊缘”

王安道:“你是哪儿的人,他是哪儿的人,怎么会碰在野狼峪呢?”

萧婵道:“怎么不会,那就要看缘分了,要是有缘分啊,天南海北也能到一起,要是没有缘分啊,站在对面都形同路人”

熹宗问道:“打听到他的下落了?”

萧婵摇摇头。

熹宗见她脸上有泪痕知道她刚刚哭过,便说道:“不要怕,这是宫里,暂时在这里住着慢慢儿打听,如果打听到了,我会让你们见面的”

萧婵哭着跪下磕头道:“谢谢陛下。谢谢王公公”

熹宗回到宫里问王安道:“萧小姐这么执着地等着她的未婚夫,对我这个皇上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如何是好?”

“陛下,这就要等了,等到她没有希望了她自然也就把心收回来了”

“那立后之事——————”

“这就得往后拖一拖了”

“那要拖到什么时候?最迟也不能拖过年底呀”

“陛下说的也是,不过还有半年多的时间,这期间咱们再想法子让她断了念头”

“让他断了念头,怎么个断法”

“是啊,我也在想,这个木椿和魏进忠是同乡,问一问他就知道他的底细了,我们知道了他的底细有什么不好办的”

魏进忠不认识木椿这个人,在他老家也根本没有这个人。这有两种可能,一是萧婵没有说实话,二是这个自称木椿的人对萧婵没有说实话。

萧婵觉得熹宗无意放她走,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整个皇宫里没有她一个贴心人,更别说有人为她出主意想办法了。此时此刻她太想叶春了,巴不得叶春从天上掉来来到她面前,好带着她逃出皇宫。可能吗,一经进来就甭想出去了。为此她天天流泪不止,一天到晚水也不喝,饭也不吃,人也渐渐消瘦下来,有多少人来劝慰她都难解她心中之结。没办法,侍女们报知皇上。熹宗听了非常惊慌,忙带着王安前来探望,萧蝉连起身迎驾的能力都没有了,熹宗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这是他心中最爱的女人,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问大家有什么办法?,药对她不起任何作用,这是心病。

王安说道:“陛下,据说魏进忠府上有一位女人,叫雪芙蓉,是她的干娘,平时她们娘俩很对心,如果把她接近宫里劝劝她也许有效果。事不迟疑,雪芙蓉很快被接近宫里。雪芙蓉看见女儿数日不见已变成这个样子心如刀绞,晚上问起萧婵是怎么回事?萧婵便把思念叶春和熹宗逼婚的意图说了出来。雪芙蓉听了不免内心一震,她深知一个皇上如果有了这种贪念,萧婵脱身的希望几乎为零。现在她只能鼓励萧婵活下去,拒绝皇上的要求,如果不允想办法拖,这期间雪芙蓉出塞打听叶春的下落,一旦找到了叶春就进京来接萧婵。其实接萧婵出宫本身就是一个难题,雪芙蓉和萧婵商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听了雪芙蓉安排,萧婵鼓起了生活的勇气,开始进食喝水身体渐渐地恢复着,要是在屋里待腻了,便拖着虚弱的身体

在御花园里散步,很多侍女跟在后边,萧婵告诉她们不要跟她,那些侍女们只好远远地躲在一边,不过萧婵总在她们视线之内。有一天恰好碰上王安。

萧婵问道:“王公公,我的诗也解完了,怎么还不放我走?”

“也许皇上还没想好”

“皇上什么时候想好?”

“这个,我也很难说”

“很难说?你一天天跟在皇上身后,不知道皇上咋想的?”

“皇上的意思小萧小姐还不明白?”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王安笑着摇着头走了。其实皇上的意思萧婵何尝不明白,这正是她所不愿接受的。只因这是皇宫以她这样弱小的力量根本无法抗拒,想到这一点萧婵骤觉自己跌入一座冰窟里,从头顶凉到脚跟。此时他想起了叶春和萧楚,想起他们一起被迷倒的那一幕,她被迷倒了,难道叶春和萧楚就能幸免?这是谁干的?,他想起狗熊事发前几天曾在簸箕口出现过,如果是他干的,叶春和萧楚的处境就危险了。她几乎不能自持,她不怕有多大的风险也要想去找叶春他们,就是死了也要看看他们的尸首,自己好随他们而去——————。正当她痛苦地回忆在野狼峪那段充满凶险的困境时,有一道黑影从大殿前闪过。萧婵举头看了一下,那道黑影远离他而去,消失在遥远的天际。萧婵非常羡慕这道黑影来去自由,不像她陷在这深宫里到处都是监视她的眼睛。如果她真的像那道黑影一样会飞,就不会被困在这深宫里。正当她冥思苦想的时候头上响起穿空破气的声音,那道黑影又飞回来了。

喜得萧婵脱口喊道:“铁鹰”

铁鹰在空中盘旋了几圈,萧婵一伸手它便落在了萧婵的手背上。萧婵把铁鹰举在眼前她很伤心,因铁鹰那油黑崭亮的羽毛变得稀稀落落,且毫无光泽,羽翼折断了好几根。它急促地喘着气,嘴一张一张的,嗉子一鼓一鼓的,它喘气很费力,看来它费好大的力气才找到这儿来的,。

萧婵捧起它贴在脸上。说道:“铁鹰,你怎么了?病了?为什么不早来找我,你的小主人萧倩在哪儿?叶春他们还好吗?我多想见到他们,可是我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我想写信告诉他们,我被囚在皇宫里,可是我出不去,谁会告诉他们——————?”萧婵边哭边诉说着,铁鹰不会说话,无法告诉她。萧婵想起和铁鹰在野狼峪一别何等的惊心动魄,那些巨雕大如车轮,遮天蔽日,而铁鹰却小若拳头,它不畏强手,勇敢地升空迎战,那空战时纷纷落下的羽毛,有雕群的,也有铁鹰的,也许那次战斗它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突出重围,而那黄色的烟雾严重地伤害了它。它的身世就像她的身世一样充满了苦难,可是它凭着顽强的生命力活了下来,每逢危险时刻他忠实地捍卫着主人。它是一只富有灵性的生灵。晚上睡觉时萧婵把它放在枕边,让它好生休息,也许它太累了头一低闭上了眼睛,它真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起发现铁鹰不见了,萧婵慌了,好不容易见了面确又不辞而别,她出去看那天空湛蓝湛蓝的,各种鸟儿在自由地翱翔着,唯独不见铁鹰的影子。萧婵耽心铁鹰身体这么弱它应该在这里修养,怎么飞走了呢?一整天萧婵痴呆呆地望着天空,希望能看见铁鹰的影子,可是等了一天铁英还是没有回来,他在宫里的唯一的一个朋友就这么走了,萧婵欲觉孤独无助。晚上她做了一场梦,梦见铁鹰遭到雷击,它掉在地上剧烈地抽搐着。萧婵拾起把她抱在怀里不知怎么救它,突然飞来了一群巨雕,猛烈地啄着铁鹰,铁鹰一点儿抵抗能力都没有了,全身的羽毛都被啄光,露出了鲜红的肉,萧婵用身体护着铁鹰,可是那群巨雕围着不散从其腋下、胸前、手臂间伸进头来啄食着铁赢得肉,萧婵拼命地驱赶着那群巨雕,其中有一个个头最大的巨雕硬是从她怀里把铁鹰叼走了。

萧婵拼命地喊着:“铁鹰!铁鹰!”

萧婵惊醒过来之后全身是冷汗,此刻熹宗和王安已坐在他的床前,惊得萧婵猛地坐了起来

熹宗问道:“怎么啦?做梦了?

萧婵点了点头。

熹宗又问道:“铁鹰是谁?”

萧婵道:“是我的一个朋友”

王安问道:“你梦见他了?”

萧婵又点了点头。

熹宗道:“萧小姐,不要想得太多了。你有多少朋友告诉朕,朕会派人把他们找来和你见面”

萧婵道:“谢谢陛下。不必了”

王安道:“客气什么,你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一定给你办好”

萧婵摆了摆手说道:“的确没什么事,让皇上和公公操心了”

熹宗道:“萧小姐,朕自登基以来一直没有立后,你知道为什么吗?”

萧婵道:“不知道”

熹宗道:“就是因为——————”

未等熹宗说下去萧婵截住他的话头说道:“别说了陛下,我也不想知道,那是您自己的事,不是我关心了的,现在我很累,一直想休息,不想别的”

萧婵胆子也够大的了,这是给熹宗和王安下的逐客令,王安本想发作,看熹宗的脸色没什么变化也就罢了。

熹宗无奈说道:“既然萧小姐身体欠佳,那就休息吧,朕改日再来”

0

第七十七章 身陷皇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