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狭路>第三章 无声的牺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无声的牺牲

小说:狭路 作者:煜林秋芫 更新时间:2018/10/11 16:22:17

第三章 无声的牺牲

凌晨,整座城市都还陷在沉睡中。一辆印着“公安”两个字的汽车在登平市的街道上飞一般的行驶。沿路的路灯变得如影如幻,映进驾驶室里,虚化了钟勇的轮廓,唯有他刚毅的脸,凌冽的眼依然清晰而深刻。

副驾驶的座位上,一个牛皮文件单安静地躺在那里。那是关于昆嵛山水库无名尸的尸检报告。

钟勇现在就是要把这份“惊了天”的报告送到医院,交给最想看到这份报告的孔令亮。只是……钟勇已经把油门踩到底,却依然感觉眼前的路变得异常漫长。

突然,从前面的路口冲出一辆被“盖头换面”的小型货车,整个车身被军绿色的篷布包拢,只有前挡风玻璃像一只野兽的眼睛在观察着四周。

钟勇立刻觉察出来者不善。他立刻轻松了油门,换踩着刹车,避免与小货车迎面直撞;同时双手紧握方向盘,试图朝着小货车相对的方向快速地驶离。

然而,即使钟勇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变,对方也似乎早有准备,丝毫不放弃地奔着钟勇的车身直冲而来,逼得钟勇继续打着方向盘,同时一脚油门踩到底,两车,堪堪地错身而过。

可是,还未等钟勇稍作喘息,正前方又出现了一辆同样伪装过的小型货车。钟勇再一次转动方向盘,车向左行驶,两辆车也同时向左,钟勇向右,两辆车不约而同都靠到了右侧。三辆车在街道上大行S路线,钟勇被前后夹在中间一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钟勇暗自揣测着两辆车的目的,眼睛的余光却扫到了那份尸检报告上,难道他们是为了这个?

这时,从前车的驾驶室里探出半个身体,一只手握着短刀的手,似乎正在划割着车身外的物体——是固定篷布的绳子!如果绳子断了,篷布随风向后,势必会对钟勇的视线造成影响,他们这是想要——

钟勇突然猛踩刹车,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摩擦声,车身在惯性地向前移动数米后,快速向后倒去,他想要以速度取胜,在后车还未反应的时候,从后面冲出两车的夹击。同时,他掏出配枪,子弹上膛,以应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此时,后车,同样有人正拿着刀子探出身体在不停地划割……

随着篷布迎风铺展,路面上散满一地晶莹剔透的“碎石子”——玻璃渣?

当钟勇明白他们真正的用意时,已经避无可避,因为轮胎已经被扎破,整个车身已经开始起伏颠簸,车子难以控制的向路边冲去,他猛踩刹车,把持着方向盘不随意移动,并试图朝着正朝他冲来的小货车射击。

第一枪,第二枪,第三枪子弹打到小货车的引擎盖上,却无法阻止小货车的靠近,钟勇的脸上和手上被飞溅的玻璃渣划出数道伤口,鲜血蔓延过他的视线,握枪的手也开始有些轻微的颤抖。

这是最后一击,即使自己葬身在这场蓄意的车祸中,也要想尽办法给自己的战友留下破案的线索。钟勇甩了甩头,想要甩掉眼前的血红——坚持住,瞄准小货车驾驶室里的人,等待时机。距离越近,击中的几率越大。

已经是近在咫尺的距离,钟勇已经看到了小货车驾驶员的脸,他在心里默默刻画着脸上的特征,随着一声枪响,那张刚刚还完整的脸多出了一个血窟窿。

接着,猛烈的撞击让钟勇的身体向前扑去,头撞到了玻璃上,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眼前黑灰一片,整个人陷入了朦胧中。他听到有人打开车门,在一阵窸窸窣窣翻找东西的声音后,一只手探到了他的身上,他用尽力气地死命地抓住那只正使劲往后拽的手,然后感觉到后脑被重重地一击,彻底地陷入黑暗中。

登平市中心医院的手术室门外,李大山焦急地走来走去。他此时恨不得直接闯进手术室,亲眼盯着医生救回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手术室的红色警示灯终于灭了,医生带着护士走了出来,一脸疲惫地冲着李大山摇了摇头,“肋骨折断,贯穿了整个肺部,我们已经尽力了。”

老营长就这样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地走了,李大山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伏在墙上嚎啕大哭。

医生继续说道:“后送来的小伙子,已经没有大碍了,主要是身体底子好,等麻醉药过去了,就能醒过来,不过,这段时间还是要注意,不要做太剧烈的活动。”

李大山这才想起,自己的亲生儿子——钟勇。他收敛了情绪,喃喃自语地说道:“连长,咱们儿子没有事!”

钟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煦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感觉自己的眼中一片橙红,努力地抬起眼皮,窗外一片晴明。

“醒了!醒了!”一阵雀跃声唤起钟勇的记忆,他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身体。不在了?!

钟勇一阵恼怒,眉头一皱 ,他才感觉到自己的额前和脑后都是刺骨的疼痛,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

“好好躺着,别乱动。”妻子陈阿娣用棉棒沾满了水,轻轻润着他的唇。

“孔叔,我要去见孔叔!”钟勇一番挣扎地想要爬起身,却听到陈阿娣一阵抽泣地说:“孔叔他——”

钟勇一阵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他想要否认,可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陈阿娣,竟然如鲠在喉,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他想要去看看孔令亮。

“钟队——”安建设带着两名警察走了进来,一脸的欲言又止的模样,在病床边踌躇着。

“建设——”钟勇以为安建设也是因为孔令亮的牺牲所以才有如此反常。

“钟队,这两位同志是局里派来的,他们是来了解今天凌晨的事情……”安建设说的有些心虚。在他接到这个差事的时候,心里说不出的别捏,钟勇是一个什么样的警察,他这个做下属的是再了解不过了,他不明白,局里为什么会派人调查钟勇。

“哦,这样。请坐吧!”钟勇朝着陈阿娣递了一个眼色,等陈阿娣关了病房门,才开说道:“我就长话短说吧,我一会儿还想去看看孔——局长。”钟勇对凌晨的事情,多多少少已经有了追踪的方向,他现在还是惦念着孔令亮。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钟队长,我们还是建议你说详细了,说得越仔细越好。”

这时,钟勇嗅到了异样。正常的流程应该是他书面报告交给局里,可这次怎么会如此紧迫?他看着面前表情严肃的两个人,又看了看无奈的安建设,他确定,事情可能比他想想象的要复杂很多。

钟勇就把事情的始末,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两个人快速记录着,偶尔也会问一些问题。直到他们离开后,安建设才悄悄地告诉钟勇:和尸检报告

一起丢了的,还有钟勇的配枪。

改革开放后,政府出台了《枪支管理办法》,各地对私有持枪进行了全面的收缴。而警用配枪也是实名登记造册,丢枪可不是丢了尸检报告,再找王慧菊出具一份就可以的。这枪万一落到有心人手里,着往后的乱子只会像和稀泥一样,沾染上身。

也怪钟勇一直没有察觉,配枪不在身上。他从清醒后,脑子里除了孔令亮的牺牲,就是理不清理还乱的案子。

“钟队,你也别想多了,这就是例行公事的流程……”看着钟勇沉默不语,安建设以为他对这次调查耿耿于怀。

“带我去看孔局长。”钟勇神离地说道。

坐在轮椅上,离孔令亮越近,钟勇的眼泪越难以控制。如果昨天他没有轻易相信孔令亮的话,留他一个人在山上;如果昨天他再坚持一下,带着孔令亮一起下山,或许,今天的结果就不是这样。

钟勇感觉自己又置身在夜风冷冽的昆嵛山中,他带着增援的人返回十八潭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依然斜倚在大树下的孔令亮。“孔叔——”声嘶力竭的呼唤声在山涧回荡。

“孔叔——”钟勇再一次趴伏在孔令亮的身上,无论他再怎么呼唤,却永远得不到任何回应。

当初,是孔令亮坚持送钟勇参军历练,又在钟勇转业回登平后,直接要到了公安局。从钟勇第一次参与案件的侦破,这个如父亲般的叔叔,就变成了他的严师,培养他一步一步,成为了一名合格公安干警。

“钟勇!”李大山实在是看不下去,“你再这样,你孔叔走得不踏实啊!”

是啊!走得不踏实。钟勇知道孔令亮的心里一直挂着D01案,一直有一个人像幽灵一样寄居在他的生活里。

他之所以在拿到验尸报告后,立刻带到医院也是想要告诉孔令亮——困扰着登平市两代公安干警的D01案又有新线索了。

陈伟杰在陈阿娣的陪同下,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两个笔记本,“阿勇啊——这是你孔叔前段时间找到我和你爹,我们三个人一起把当年的D01案的始末全都记了下来,起初,你孔叔只是想要再仔细捋顺一边细节,没想到……”说着,眼泪开始止不住的落下来。

翻开笔记本,孔令亮熟悉的字迹再一次呈现在钟勇的眼前,向他阐述着发生在三十多年前,轰动整个昆嵛山地区的案子。

4

第三章 无声的牺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