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二十六章七姑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七姑娘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0/11 13:37:28

栈桥入口处,十几名高级军官站在那里,他们四周,是一排排荷枪实弹的警戒士兵,从警戒士兵队列的缝隙中,沈言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熊剑东。

沈言知道,熊剑东站在这里肯定不是来接他的,他公开的身份还不足以让熊剑东这样做,可熊剑东看向他的视线让沈言明白,熊剑东就是来等他的,若不是这个缘故,熊剑东不可能在他一下车时就发现他,并且表现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来。

对熊剑东今天来说,沈言比任何人都重要!

知道了这一点,沈言信心大增,只要主动权还在他的手上,所有那些他现在要去面对的困难和问题,也全都变成了熊剑东的困难和问题。

现在,沈言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穿过警戒士兵列成的队列,一行人出现在栈桥入口处,因为以熊剑东为首的十几名高级军官就站在那里,回避是不可能的,只能去面对,若非这个缘故,沈言根本不用去担心什么。

刚到熊剑东面前,不等沈言有任何举动,一直跟在沈言后面的那个上尉军官突然快步上前,走到熊剑东身边,对着熊剑东的耳朵耳语起来。

因为不知道这名上尉军官会对熊剑东说些什么的,沈言只得站在那里静观其变。

上尉军官很快说完,闪身退到了一边,熊剑东虽然没说话,但沈言还是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他对自己的不满。

“说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熊剑东话里带着恼意。

言语宽泛,不知所指。不过沈言却是知道,熊剑东的恼意并不是对柳琳不成功伪装的不满,更多的,可能是冲着沈言昨晚答应过的戴笠那封信的事情。

这个时候可不是和熊剑东斗气的时候,该让步就得让步,该低头就得把头低下,于是面对熊剑东带着恼意的询问,沈言一个立正,向熊剑东拿出了他之前已经想好了的应对之策。

“报告司令,七姑娘听说司令这次是到上海,便嚷着要来,就是老太爷出面也一样拦不住。老太爷知道这会给司令添加麻烦,特意给司令修书一封——信在这里,还请司令过目。”

说着,沈言从衣兜里掏出那个装有戴笠亲笔签名函件的信封,向熊剑东递了过去。

“这丫头,真是被他家里人给宠坏了!”

熊剑东发出一声很深的感叹。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那只伸向信封的手竟带着一些的颤抖,如同一种胆怯,像是在害怕沈言会突然将递向他的这个信封给收了回去。

信封到手,熊剑东没有打开,而是小心地将信封放进胸前的衣兜里,再仔细地将衣兜的纽扣扣好。

收到了沈言奉上的这份大礼的熊剑东,整个人的气色明显得到了提升。上前一步,熊剑东用手将沈言往旁边一撇,然后盯着沈言身后一直勾着头的柳琳,一脸兴趣地说道:“丫头,见了你熊叔叔怎么连人都不会叫了?”

虽然和沈言没有过语言上的交流,可沈言那一番话柳琳要是还听不出来,她也早被军统局送到敌占区去做杀手去了。

“熊……熊叔叔。”

这样叫的时候,柳琳又将本就勾着的脑袋往下垂了垂,给人一种她很是畏惧熊剑东的样子。

“你就这么怕你熊叔叔?”熊剑东哈哈大笑,可见其心情的愉快,“你的证件呢,给你熊叔叔看看?”

柳琳勾着头把证件递上。

“怎么才是个上等兵?我熊剑东的侄女怎么可能才是个上等兵?——来人,立刻给我改过来,军衔改成少校,职务改成司令部机要参谋,马上去办!”

熊剑东身后,一个军衔为上校的军官立刻一个立正敬礼,“是,司令,卑职这就去办。”

既然是演戏,当然得演像。

“熊……熊叔叔,我、我没想过要当兵,我只想……到上海去……看看就……就回来。”柳琳支吾着说道。

“你熊叔叔不是要你当兵,你熊叔叔是要让人知道,你是我黄卫军的人,是我熊剑东的人,谁要敢招惹你,就是在招惹我黄卫军,在招惹我熊剑东!我要不把他打出屎来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说到这里,熊剑东很是霸气的一挥手,“丫头,不许再跟你熊叔叔争,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闫参谋,先带我这侄女和沈副官到船上去,就把他俩安顿在我隔壁。”

与沈言一道乘车过来的那个上尉军官一个敬礼,“是,司令。”

“七姑娘这边请。”

在这名闫姓参谋的引领下,沈言和柳琳踏上了通往永安轮的栈桥。

身后,熊剑东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愉快,“我这侄女一向任性惯了,除了怕我,她家里的人她谁都不怕,今后若有什么不对或者冒犯之处,还请诸位看在我的面子上,担待一二。”

“熊司令这样说,莫不是把我等都看成了外人。”

“是啊是啊,熊司令的侄女便是我等的侄女……”

“谁要敢冒犯令侄女,我就将他的脑袋拧下来!”

……听着身后的那些奉承话,沈言只是在心里冷笑。他当然知道熊剑东说那番话的含义,与其说这是熊剑东对柳琳的照顾,不如说这是熊剑东对他的一种示好,连柳琳都能得到这般对待,何况是他。

或者在熊剑东看来,他与沈言如今又站在了同一个战壕里,可只有沈言自己知道,他和熊剑东永远都不可能身处在一个战壕里,他们也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跟随着闫姓参谋上了客轮,而后沿舷梯梯上到轮船的顶层。顶层的入口处,舷梯和走廊连接的位置,错开站着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而在走廊的尽头,顶层甲板上,一眼就能看到两名持枪而立的士兵,以顶层甲板的面积,相信还有不少的士兵在甲板上负责警戒。

把沈言和柳琳安顿好之后,闫姓参谋离开了。

十二点整,在一个三十人的日军小队上船之后,永安轮鸣响汽笛,拔锚起航。

日军虽然是一个小队,可带队的却是两名少佐,两名少佐在顶层各占据了一间房,余下的日军则安置在下面两层。

轮船起航以后,熊剑东带着几个幕僚到每层都去转了转,最顶层则是敲开每一个房间,向住在房间里的每一位下属寒暄慰问一番,甚至连两名日军少佐的房间也没放过,敲开之后,对房间里的两名日军少佐表达了他的感谢。

对沈言,熊剑东也是一样,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出来,就和他对待普通下属没什么区别,而对柳琳,他的热情一如码头上的一样。

船顺江而下,时间在浪花的翻涌中消失,当黑暗笼罩住了整个江面,一天就开始面临着结束。

因为天气闷热,熊剑东带着几个高级幕僚和那两个日本少佐去了顶层甲板,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畅谈。

舱里闷热难耐,沈言便走出舱房,倚在栏杆上,感受着江风吹过的凉爽。

刚靠上栏杆没一会儿,柳琳也从舱房里钻了出来,挨着沈言靠在了栏杆上。

“沈……”

刚喊了一个字,柳琳就立刻闭嘴,她意识到,要再喊沈言沈长官已经不太合适,因为此时的她,军衔已经和沈言一样。

“沈……大哥。”

犹豫了一下,柳琳终于还是将没喊出来的“长官”换成了“大哥”。

柳琳的一声“沈大哥”让沈言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就其年龄来说,他也当得起这一称呼。

“你没有变回女儿身这很好,但你还是要注意,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把舱门关好,还有,尽量避开那两个日本军官……”

沈言向柳琳提醒着船上的注意事项时,因为黑暗的掩盖,他并没有看到呈现在柳琳脸上的那种幸福的神态,好似坠入了情网一般的幸福……

两人的身后这时响起闫姓参谋的声音,“两位长官说得这么开心,卑职这个下官能不能过来凑凑热闹?”

作为熊剑东的心腹,闫姓参谋也被安置在了顶层。

沈言哈哈一笑,“都是同路人,闫参谋也用不着客气,我正嫌两个人说话有些单调,闫参谋你来得正好。”

闫姓参谋也是哈哈一笑,“哈哈,这么说来,卑职来得正是时候。”

“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沈言把手臂往柳琳那边挪了挪,“闫参谋,坐就不请了,就请在这儿趴一会儿吧。”

“那卑职就多谢了。”

闫姓参谋凑了上来,在沈言让出来的一截栏杆上趴了下来。

被闫姓参谋打扰,黑暗中,柳琳的嘴角一下子就翘了起来,心里更是一阵暗自嘀咕,“这人也真是的,自己一个人待在舱室里不好吗?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他,打扰别人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虽然如此,柳琳却没有离开。

沈言哪会知道柳琳的心思,扭头看向已经倚上了栏杆的闫姓参谋,沈言开口问道:“还没请教闫参谋尊姓大名?”

“尊不敢,闫西久,门三闫,方向西,长久的久。”

“闫参谋哪儿人?”

“江苏扬州人。”

“巧了,咱们还是老乡!”

“……如果卑职没记错的话,沈长官登记的籍贯是浙江金华。”

“对啊,我是生在浙江金华,可我母亲的娘家却是在江苏扬州,这不是老乡是什么。”

“……”

0

第二十六章七姑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