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密林之虎>三十七 还闹不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七 还闹不闹

小说:密林之虎 作者:流光飞舞 更新时间:2018/10/26 11:59:55

现在安南人有点儿蒙,不就是边民之间来一场械斗嘛,这几年在两国边境,这种事情隔三差五都会上演,只要不闹出人命,不动用枪械,华国边防军就不会怎么管,怎么今天就跑出来横插一杠子了?虽然来的只有三个,但是……鬼知道后面会不会埋伏着一个排甚至一个连!真要跟华军打起来,他们这些乌合之众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些安南人越想越害怕,不敢再继续打下去了,纷纷撒腿就跑。

现在才想跑?早干嘛去了娘!?

受了好几年鸟气的边民当然不会让他们就这样轻松溜掉,举着棍子穷追不舍,追上去了就一棍子敲倒,然后一顿暴揍。更加不幸的是,白石坡村村长派出去求援的人回来了,领来四邻八乡的青壮,这些都是生力军,又听说军队给他们撑腰了,一个个勇气百倍,士气如虹,怒吼着四处围追堵截,把人多欺负人少的战术发挥到了极致,逃窜的安南人纷纷被追上,然后拳脚棍棒雨点般落在他们身上,打得他们哭爹喊娘,那个惨样,真的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可惜,没有人会同情他们,这几年他们怎么欺负华国边民的,现在就得十倍的还回来!

萧扬没有加入这混乱到极致的战团,他松了一口大气,还好,总算是打赢了!伏兵一个劲的揉着肩膀,呲牙咧嘴的,刚才那一棍子打得不轻,没准伤到骨头了。他火冒三丈,万一真的伤到了骨头,手的灵活程度肯定要大打折扣了,那他还怎么在军队里混!恼怒之下他对着一个还蹲在那里干呕的安南人一顿猛踹,踹得那家伙满地滚,滚到哪里血就流到哪里。只有曹剑强这个怪物还精神百倍,像打了胜仗的大将军似的雄纠纠气昂昂,指挥着边民:“那个孙子跑了,逮住他……哎呀,那家伙往河边跑了,别让他跳进河里!”光是指挥还不过瘾,还亲自动手将一个打架很凶的越南人摁进水田里猛灌,直灌到那家伙肚皮滚圆,打个嗝都有污水从鼻孔里喷出来才停手。而等到他将这个倒霉蛋拎起来的时候,整个战场上已经没有一个还能站着的越南人了。

边民们欢呼着围过来,将这三名士兵抬起来高高抛向天空,然后接住,再抛,跟打了大胜仗一样高兴!要不是村长出面,这些家伙肯定还不知道要抛到什么时候。村长让大家把人放下来,拉着萧剑扬的手,老泪纵横:“解放军同志,今天多亏有你们啊,不然的话我们的村子都要让越南鬼子给占了!你们就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啊!”

萧扬脸一下子就红了,连连摆手,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真的很对不起!”

村长激动地说:“不晚,不晚!”

曹剑强挠着头问:“你们为什么要跟他们打啊?”

好嘛,架都打完了,他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打起来,二愣种本性毕露无遗,伏兵也只能苦笑了。

村民叽叽喳喳的控诉说:“为什么会打起来?问他们好了!这几年他们的田埂长了腿似的一个劲地往我们这边移,我们的田地都让他们给占光了,他们还不罢手,还要在我们村口竖界碑,想永久的占据我们的田地,我们哪里忍得了!”

曹剑强火冒三丈,像提只鸡一样一把将越南人的村长提起来,瞪着他恶狠狠的说:“你们这么嚣张,家里人知道吗?几年前还没有把你们打疼,现在骨头又痒了是吧?我看你们就是五行欠打,一天不挨抽就浑身不自在!”

这只猴子吓得浑身发抖,讷讷的说:“是……是上头让我们这样干的,我们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

曹剑强狞笑:“现在知道错了?晚了!认错有用的话,要军队干嘛!”望向伏兵,“伏兵,你鬼点子多,你说吧,该怎么办?”

伏兵想了想,指向那块界碑:“你们,把它抬回去,放回原地,快!”

萧剑扬叫:“对,在哪的放回哪,快点!”

这帮安南人都苦起了脸,这界碑怎么说也有三百多斤重呢,放平时几个精壮汉子抬着就能满山跑了,可是现在他们被打得连爬都爬不起来,让他们抬这么重的东西,那不是要他们的命嘛!他们还想扮可怜,可边民已经扬起了棍子,态度再明确不过了:不抬回去就揍死你们!他们也被打怕了,只好老老实实的抬起界碑,摇摇晃晃的往越南那边走去……

不得不批评一下那些边民,下手实在太重了,这些安南人每走一步都是呲牙咧嘴的,走不了几步就得换人,走得慢了还得挨棍子,被收拾得真够惨的。曹剑强碰了碰伏兵,低声说:“我靠,他们把我们的老百姓欺负得这么狠,你只让他们把界碑抬回原处,也太便宜他们了吧?”

伏兵苦笑:“见好就收吧,我们未经请示就对他们大打出手,搞不好已经是违反纪律了,如果再闹得一发不可收拾,我们都得倒大霉,恢复原来的边界就行了,这样才能有理、有利、有节,不然就不好收场了。”

曹剑强一脸不爽的咕哝:“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婆婆妈妈,一点都不爽快!”

伏兵还是苦笑……好吧,他承认他可能是受了老爸的影响,习惯了走一步看三步,想像萧扬、曹小强那样率性而为那是万万不行的。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军人不应该参与政治,但是也不能对政治一窍不通。

有一个腿部被棍子打伤的越南人抬界碑的时候一个趔趄摔倒,他这一倒,其他人全跟着摔倒,界碑压在其中一个脚踝上,粉碎性骨折,那家伙杀猪般惨叫起来。安南村长冲着萧扬几个苦苦哀求:“解放军同志,我们实在抬不动了,求求你们,让我们把牛赶过来用牛车拉吧!我们真的抬不动了!”

这三位本来还想继续整他们的,但是看到这老头一把年纪了,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求着自己,实在过意不去,便大方的同意了。安南人千恩万谢,赶来他们全村仅有的一头牛,套上牛车,把界碑抬上去然后赶着牛,把界碑拉回原来长着树的那个位置。大概是觉得心虚,在中国边民虎视眈眈之下他们又把界碑往自己那边移了一百多米,然后才挖坑,把界碑埋下去……

萧扬问村长:“是这个位置吗?”

村长说:“不是,原本边界在那的,现在往他们这边移了一百多米了。”

萧扬说:“多移了一百多米?就算我们收他们的利息好了!”

安南人一阵忙活,总算把界碑给安置好了,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伏兵他们,隐隐带着几分哀求。那小白兔掉进狼窝的可怜眼神让这三个新兵深深的明白,对付这种人还是拳头管用,揍他们一顿全老实了。伏兵和萧扬懒得说话,曹剑强把他们给代表了,这家伙个子算不上很高,但胜在壮实,那一泵泵的肌肉让越南人看着就泄气。这货玩弄着工兵铲,瞅着安南人,问:“还闹不闹?”

安南人胆战心惊:“不闹了,不闹了!”

曹剑强问:“再闹怎么办?”

越南人差点没给他跪下:“我们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曹剑强走到那头水牛面前,说:“如果你们还敢闹,它就是你们的榜样!”不等越南人反应过来,工兵铲抡起,带起一阵风斩落,咔嚓一声,将牛颈齐刷刷的斩断,登时牛血喷涌,这头倒霉的牛佑大的身躯摇晃了一下,轰然倒地!

所有安南人倒抽一口凉气,不由自主的后退好几步,生怕下一铲落在自己的脖子上!他们真的被曹剑强给吓坏了,呆愣在那里,华国边民当着他们的面,欢天喜地地把死牛抬走他们都没有反应。直到华国边民消失在田野的尽头,那个被打崩了门牙的安南村长才抱着牛头,呼天抢地的哀号起来。他一叫,所有安南人也跟着嚎叫起来,欲哭无泪!

这是他们村唯一的一头耕牛了,耕田种地全指望它。平时大家宝贝得不得了,现在倒好,让曹小强一铲劈了,以后怕是得用人来拉犁了!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这就是了!

1

三十七 还闹不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