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玉蹀躞>第三十章 美人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美人恩

小说:玉蹀躞 作者:骄阳皓月 更新时间:2018/10/11 10:07:29

安唐药铺。

  贝夕林已经三天没有出现了。“这块贝壳怎么回事,还来不来了。他不在这里连个斗嘴的人都没有。”秦泰一边捣着药,一边向门口张望,“是不是刘家庄的人以为是贝壳把夫人治坏了,把他扣起来了?”一巴掌正好拍在秦泰头上:“捣你的药吧,真是的。夕林那小子已经跑了,你还想偷懒么!”

  秦泰给他打的很不服气:“他跑了你打我干什么啊。再说了,贝壳在这里也帮了你不少忙,安唐药铺有这么多人来,也是贝壳整天惹是生非的作用。安叔你也不念念旧情,真是的。”

  “我念旧情,什么都是我的我就念旧情。真是的。”安先生显出一副市侩贪财忘义的无良样子,可是神色间却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担忧。“说一套做一套。真不可靠。”“臭小子。”

  “安大夫,安大夫在么?”

  安先生和秦泰同时抬头。一身缮丝的圆领袍,气度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好像手下管理着许多人,却又不是家中的主人。“八成是哪家的老爷小姐出了什么事,唉,安叔真是命苦,这个时侯贝壳却不在。”秦泰偷眼看向安先生,老先生也有五十多了,皱纹堆累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哦,有事么?”

  “我是刘府的管家。我家老爷要我给安大夫带个话。”

  “刘府?那个刘府?刘家庄么?”秦泰又抢话。

  “正是。阁下一定是秦公子吧。老爷交代,贝大夫有一封信交给你。”管家从袖中取出取出一张纸笺。“安大夫,贝大夫不会回到这里了。他被我们老爷招入府中专门为我家夫人看病。贝大夫像你表示歉意,并且要我把他的东西带走。”

  “贝壳不回来了?他还答应我教我治病呢!这小子。”秦泰抽出纸笺,低头看去,抱怨的后半句没有说出来,“这是他小子最后的要求吗?好,真是个臭小子,要是再让我抓到他,我非得……”秦泰对着手中的纸笺左勾拳,右勾拳,最后又把纸笺扯成了十几块。

  “别一个人撑着,还有我呢。”

  “我不像你,对救命恩人还撒谎。水生,见你的水鬼去吧。”

  “你应该对如燕姐姐好一点!”

  “她希望你每次微笑,都会想起她。也希望你想起她的时候,是笑的。”

  李元芳坐在庭院里,宛桢还没有消息。刘传林找来了方圆数十里之内所有的名医,但是仍然是束手无策。大国手狄仁杰都毫无办法,何况是这些江湖莽夫?三个时辰了,从昨夜到今晨,李元芳没有移动过位置。又一个女人,为了自己。宛桢做得事,说的话,一桩桩一件件,都涌上心头。她没有要求过李元芳任何回报,但是李元芳明白,那种感情绝不仅仅是报恩的心,可宛桢从来没有表现过。风婆娑而扬,雨滂沱而落,李元芳似乎全然没有感觉。过去他的眼里只有如燕,从来不肯多看宛桢一眼,可现在,或许什么都晚了。“宛儿为了我做了这么多事,我又做了什么?”

  从涝峪的现身相救,到刺史府的鼎力相助,从八卦林的舍身相护,到翠屏山的舍生忘死,哪一件不是为了李元芳的私心,哪一件不是成全李元芳的过去。只可惜满目山河空自在,为今不见眼前人。

  “元芳。”如燕撑着一把淡绿色的伞款款从雨中走来,神情中带着一丝伤感。她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了李元芳的身边,等着他说他想说的话。可惜李元芳没有说,他的心里话应该分担的人已经不能分担了,就算是他的爱人也不能。

  雨还在下,宛桢的房门一直没有开。

  如燕第八次将热了又热的晚饭送到李元芳身边,他还是一口不动。“元芳,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鬼丫头,不,宛儿会心疼的。”

  “是我把她害成这样的。”李元芳平静的说出了这几个字。可听者并不平静,“那个黎雪瑶,是我同门师妹凌若水,是我的未婚妻。”

  “什么?!”如燕第一次听到李元芳提起这个名字,还有,这个身份,“凌若水?”

  李元芳点点头。他的脑中盘旋着的当初温馨和缠绵。一切要从十四年前说起。

  “元芳啊,今天是你十八岁生辰吧。”师父那天笑得特别的神秘。

  “是啊师父。元芳已经跟从您学艺十二年了。师父也从来没有问过我的生辰,怎的今天却知道了?”那时的李元芳还很孩子气。

  “呵呵,”师父轻抚着李元芳的头,“元芳啊,你和若水都是为师的心肝宝贝,为师哪里会轻易忘记呢。”

  “师父,若水的生辰是伯母说过的,徒儿也知道;可是……我……”李元芳上山时才六岁,连李元芳这个名字也是师父在他七岁上给他取的。而且那时的李元芳已经是个孤儿,家中只剩下仆从李义然将他送至师父处学艺,所以应该没人说起过他的生辰。

  “元芳,等会为师会跟你说这件事。”师父岔开话题,“来,为师有句话想跟你说很久了。”李元芳顺从的跟在师傅身后,若水站在那一边。师父牵起两个孩子的手,放在一起:“元芳,若水,师父如果有一天不在了,你们要好好照顾对方。你们都是为师看着长大的,为师希望,你们日后能结为夫妻。”

  李元芳懵懂的看了一眼师傅,又看了一眼若水。十八岁的李将军还是个懵懂的孩子,结为夫妻这个概念似乎有点深,他所有的心思都在练武上,根本没想过。“师父,师兄不喜欢我,您别勉强他。”若水那年十六岁,心细如尘,柔情似水,上山来年,一直暗恋师兄。可她也知道,李元芳那时候还很青涩,什么都不懂。

  看着若水有点失落的神情,李元芳懵懂的意念中闪过了意思坚定,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股勇气,突然仰起头昂然道:“好,师父,给我们定亲吧,我娶若水!”

  师父的脸上发出淡淡的笑容:“好,元芳,为师有话跟你说。”

  “嗖——”一直冷箭,远远射来。师父没有防备,身子一挺,人没有丝毫反应的倒了下去。

  “师父——”

  李元芳踏上了寻找凶手的漫漫征途,寻放过师傅的仇人,查找过线索的来源,但一切都如泥牛入海,完全没有音信。漫漫长路,却看不见前途在哪里,李元芳独立寻觅在茫茫人海当中,当然若水就在身边陪着他,在无限的世界中只有他们有限的两个人。两人虽然得师尊允可,缔结鸳盟,可两人还是如同在山上一般师兄是师兄,师妹是师妹。凌若水只是一如既往的跟在师兄的身后,而李元芳更是没有半点缠绵柔情。他的体贴,他的温柔完全是兄长对幼妹,根本不是未婚夫妻的如胶似漆。或许,李元芳是一部只会做正经事的机器,若水安慰自己。

  “师妹,这么找不是办法。我去服役,我一定要找到杀死师父的凶手。你等我。”

  当生命变成等待,生命的意义或许是延长。但是对若水来说是一种无尽的折磨。李元芳当初决绝的踏上从军之路,留给若水的只有无尽的等待。每一次都是为了能看上他一眼,若水总要费尽心思的混入凉州军营,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对若水来说她已经很满足了。李元芳服役凉州,终年不得一见,她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一解相思。由于不能只靠李元芳自己的力量,若水自己踏遍江湖,从那只冷箭着手寻找凶手的下落。终于,她发现了制造出那种精密暗器的匠人,找到了有本事复原这种三国时代弩箭的白虎坛,继而找到了隐匿江湖的圣泉宫,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但是她没有追查下去,因为她也得到了李元芳的消息:杀师大仇人找到了。

  李元芳突然打了个寒战,牙齿相互撞击咯咯的响着。白天受的内伤发作,嘴唇发青连脸色都变白了。如燕心疼他,给他披衣,却给他推开了。

  那时也是这般,李元芳不敌,受了寒冰内力的内伤。也是这样两股战战,脸色发青的样子。若水将外衣披在他身上,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了他。

  “师,师妹。”“叫我若水。”李元芳一时间不知所措。“师妹,你……”“我说过了,叫我若水。”凌若水将脸贴李元芳坚实的后背上,“我,是你的未婚妻子,不只是你师妹而已。”闭上眼,尽量用体温去温暖李元芳因为受伤而冰冷的身体,“妻子,不是师妹。我,这样做是必须的。”李元芳忽然懂得了一点儿与武功不同的东西,那是一种流进心田的温暖,也许不是能够治愈内伤的良药,但是那却是能让独自在病痛中挣扎的李元芳感受到一种坚定的支持。李元芳轻轻握住若水的手,将师妹揽在臂弯里:“若水,谢谢你。”在若水的照顾下养了半月的伤,又回到凉州军中。这回又碰见了当初的敌人,两人交手三百回合没见胜负,链子刀不见奇功。若水从旁以快剑相助,才报了杀师大仇。

  “可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以为她恨我。”是啊,李元芳是在认识了如燕后才明白了私心,懂得了小清以后才知道了爱情。这样一个后知后觉的家伙,又怎么会明白柔情少女的心呢,“可是今天,我认出了她的剑法。那是师傅的不传之秘。但是那股内力,那股内力……”分明是当年杀死师父那人的内力,为什么,为什么……

0

第三十章 美人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