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灰刃>第018章 血染泼水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18章 血染泼水节

小说:灰刃 作者:铁血杨家仔 更新时间:2018/10/11 0:25:36

李同心如获至宝,很快总部对岩过的身份审查结果也下来了:“本局特勤遗孤,一类重点培养对象,未来发展目标不限。”

这是R局成立以来,从来没有过如此肯定、如此高培养目标的决定。培养任务交给了李同心,他也因此知道了岩过是特勤遗孤的身份。

虽然岩过是现役军人中招聘来的,但对于一个有如此高特质的士兵来说,身份的转换当然也不是问题。三年过去了,他很快成为一线成熟年轻的特勤,他原来的档案身份、名字也和父亲一样,彻底被抹除了。当然,如果解密时机不到,岩过是不会知道父亲也曾是R局特勤,这是绝密。

由于岩过从小出身在南疆某省Z族山村,生活习惯、长像和语言与T族有相同地方,对他培养的类型就定在T族身份方向上。更主要的原因是上世纪80年代,邻国金三角种植、贩卖毒品的民地武装集团,在国际毒品界异军突起,不仅大量毒品流入我国,同时也引来抱不同目的大国情报机构渗入,当时急需岩过这样的一线特勤战士。

实际上岩过当时已经潜入金三角地带,加强了R局在那里的特勤战斗小组实力。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对抗国际情报机构,利用金三角武装贩毒集团对我国的渗透。

但在这个非常危险的境外地区,当时外国情报机构的科技实力、手段等方面,已经大大超过了我国,而我们上下正处于百废待兴的时期。严重的事件发生了,R局在金三角的四人特勤小组,三名被暗杀,岩过失踪。

这个事件发生在泼水节那天,中午以后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事,到附近热闹地方去狂欢。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年轻的男女在河边、水中追逐、嬉戏。四位特勤也是年轻人,提着小桶离开小旅店到河边去泼水去了。

岩过他们住宿的小镇旅店依山临水,对面是片快要插秧的小平坝。

全年的这天,男女青年可以通过相互泼水,认识、追求心怡的对象;所以泼水节这天对年轻人来说,是期待已久的。正常情况下,如果岩过他们窝在旅店里、或仅是一旁观看,反而容易暴露身份。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当时的岩过在河边水里,与一位漂亮、羞涩的仆少对泼得正欢,突然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觉得水中的人都暴露在背后草深林密的小山下,如果林中藏有几只狙击枪,那就是点杀的节奏,毫无遮掩。假如已经暴露,今天就是敌人除掉我们的最好时机;近几天,岩过老是有什么事没处理好的感觉。

岩过马上一边观察四周,一边下意识地往人多、水深的地方挪移,这是唯一能够采取的应对突发危机措施了。但是,一切都还是晚了……。

就在岩过刚猫腰横着移动的一瞬间,身侧后正在泼水的一位仆少,腹部中弹、一下掀翻落入水中,一股血红如艳丽的水墨牡丹浸染在水中盛开来。

整个泼水现场,没有人注意和看清这个突发瞬间。岩过明白了,刚才他预感到的,其实是危险已经到来:密林里的狙击手已经瞄准了他,子弹推上了膛,击发前的最后几秒。

从仆少中弹位置、距离、角度看出,弹道原本是冲自己头部来的,而且是大直径的狙击弹,够狠。

岩过知道,这种国际雇佣军常用的大口径狙击枪,退换子弹的速度,就是高手也要1.5秒,到再次瞄准进入射击接近5秒的时间。

他迅速环顾,三位战友中弹正扑倒向水面,这时人群中已有人发出尖叫,场面大乱,不少人向岸上逃去。不出所料的话,第一波狙击攻击后,紧接着就应该是利用混乱、埋伏在人群中的杀手近身攻击。

从刚才和自己追逐泼水的仆少眼中的惊恐表情,岩过读解到杀手已经从背后扑拢。持凶器背后攻击,目标部位通常是背心和颈部,已没有时间转身了,更何况水中转身的时间更慢。经过盲击训练的岩过,凭风感和水声判断出背后杀手的攻击姿态,他往下一蹲,杀手的军刀、手臂、身子从岩过头上依次飞过。

他知道,下一个动作如果自己站起身来对付眼前的杀手,整个背面就会全暴露在狙击枪口;只见他以蹲式在水中转身,抬手抓住头上对方正飞过的双脚颈,站立起来把他像麻袋包一样又甩回原出发点:杀手茫然地面对岩过的脸,双脚刚落入水中,头部就如爆裂的西瓜被己方狙击手轰掉了。整个过程就1.8秒,军刀已易手岩过。

接下的场面就是,岩过将孤身同时面对密林中的四组、八个人的狙击手,和正在扑向他的九名杀手,以及河两岸埋伏的不下20名枪手。看来敌方是蓄谋的绝杀行动,岩过的预判告诉他在劫难逃了。

眼下的岩过,不是三年前的小排长,已长成健壮威武的小伙子;他抱着赴死的心,要把眼前的九个杀手拉来垫背,为战友报仇,然后让敌人的远近枪手送自己从容上路。

这时,仆少蹲在水里惊恐万分,岸上有人对她呼唤招手,她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岩过想推她上岸,但有三个杀手成品字形扑到,岩过只有暂时扔下她迎了上去。

江边长大的岩过,在齐大腿深的水中,用军刀迎面划拍出一道水幕,乘对方稍有迟疑,全身扑跃,像一支平射出的箭直奔最前边杀手的下盘,在对方腹部上用军刀轻快地划了一个大X后,利用前冲惯性和水的浮力,穿到后两人的背后跃起。

三个杀手在水幕降下后不见了对手,最前面一个低头看到自己的肚皮剖开、肠子倒进水中;右边一个脖子一凉倒下,左边一个直接被压入水中,两只脚板在水面乱蹬,然后逐渐平息。

周围的河水一片血红,但不见岩过露出水面;蹲在水中的仆少不知岩过是死是活,紧张地看着水面。突然她身边激起一排子弹水柱,吓得岸上人又拼命叫喊她;这是密林狙击手在射击,仆少一下感觉水下有只手一把将她带入水中,岩过潜水把她拉到河岸坎下死角里,叫她蹲在那里别动,又潜入水中。

周边六个杀手见这样不行,就一起下到深水区,试图把岩过围住。

当然,他们一围上去就给了岩过机会,密林里的狙击手就发挥不出作用了。岩过就像一只水獭,神出鬼没一个、一个地把杀手噬灭掉,一来二去的时间又过去五、六分钟,岸上的敌方指挥失去了耐心。

本来岩过准备把最后两个杀手解决后,就上岸作自杀式的最后冲击,但是已经没机会了:两岸埋伏的枪手和密林里的狙击手同时开枪,子弹暴雨般覆盖了这片水域,岩过和还没来得及被他解决的两个杀手,纷纷一起被子弹击中,沉入水里……。

一场精心设计、针对R局金三角特勤小组的伏击事件,就这样发生了。在深入境外敌后我寡敌众情况下,失利是难以避免;从中也看出对方的实力很强大,绝不单是金三角武装贩毒集团能独立操作得了的。

每当发生这样的严重事件后,最困难的是善后调查工作。虽然我方也立即发动了报复行动,在邻国的默认下以打击国际贩毒为由,动用武装特勤和绝杀手,对武装贩毒集团进行了重创,使背后的某国特工也受到沉重打击,剩下几个雇佣兵逃到T国后,仍被曲耀悉数追杀。尽管如此,还是无法查出整个事件背后真相,和寻找到岩过的痕迹。

唯一剩下的办法,只有启动潜入更深的特勤人员调查内幕;这个决定不是随便能做出的,否则还会搭进更多的实力;这需要等待更安全的时机,快到一年后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本来R局专家会诊这个案件时,就认为岩过的失踪是破解这个案件的关键。按常理,如果那三名特勤被暗杀后都找到了遗体,如果岩过牺牲了,就不会没人见到。虽然岩过现在被列为失踪,但成活的可能性还是存在;只要岩过还在,破解这个案件才有可能。所以R局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

一个独立潜入金三角多年、受总部直接指挥的特勤,也就是现在灰刃基地三号指挥官老普,发现岩过还活着。

其实与其说是发现,还不如说是被人暗中通知的。在一个赶佛摆(当地民间佛事活动)的地方,一个不认识的T族女子与老普对过时,按习俗弯腰双手合十给他致礼后,手中无意识地漏出一块翡翠弥勒佛挂件。

老普立即在与总部联系中得到证实,岩过身上的确佩戴了一块类似的饰物。对于急于寻找到岩过的李同心来说,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事?马上飞到边疆机场和老普见面。

新的问题出现了:这是敌方设下的圈套吗?老普暴露了吗?再就是为了救岩过而暴露老普,显然是不划算、不允许的。经过权衡利弊,两人一致认为再等待一下时机,看还有没有进一步得到更多确认线索的可能。

于是老普继续在上次的地点故意等候,果然那女子又出现,隐秘地递给老普一个芭蕉叶包着的东西就走了。老普打开一看,是一个稻草扎的小人和三根韭菜叶;老普明白:“紧急求助,时限三天之内”,这是R局内部暗语。

1

第018章 血染泼水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