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恩怨隋唐之缘起>《第三章》亲仁街遇险(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亲仁街遇险(上)

小说:恩怨隋唐之缘起 作者:蜀山王族 更新时间:2018/9/26 0:25:00

且说卢太翼,也就是那位复姓章仇的老先生在拜谢了杨广的封赏之后,转身即退出了中华殿。一路上,其头也不回地朝向宫门外走去不说,步履更是轻快得如同甩掉了身上积压了多年的包袱一样。

“姓不姓‘卢’倒也无所谓,只要能重返山林过上逍遥自在的日子,再不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地陪伴在君王的左右便是再畅快不过的了!”一想到此,这位改了祖宗姓氏还满怀欢喜的老先生顿时感到其身体犹如全部经络被上下贯通了似地舒服和畅快……

各位看官可能要奇怪了,为何这“赐姓卢氏”还算是个天大的恩荣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只因在门阀林立的士族社会,郡望世家出身就意味着可以拥有崇高的名望和享有“高人一等”的身份与地位,而在那些世家大族之中便总共出现过这么五个最为尊贵的姓氏,即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和太原王氏。由于其中李、崔二氏各有两个郡望,因此这七大家族又被称作了“七宗五姓”、“五姓七望”或“五姓七家”。杨广赐给章仇太翼的这个“卢氏”当然不会是一般的“卢”,其毫无疑问应该是上述几家当中那个响当当的“范阳卢”才对。

……

看到等候于路旁的马车,带着几分惬意走出大兴门的卢太翼遂赶紧上前叫醒了正打着盹儿的车夫陈三。因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了,所以在放下车帘之前,他即向还有些睡意未消并行动迟缓的陈三加重了语气吩咐道:“听清了!快马加鞭,直接回府!”

此时,他的心怕是早已插上翅膀飞走了,且不单单飞出了大兴城,还飞过了黄河水,飞回了五台山……上次坐牢的经历确实让其受伤不轻,所以直至今日仍心有余悸而无法完全消除也就不难让人理解了。

实在不想将一把老骨头扔在了充满权力争斗的地方,只因这不是他卢太翼的人生追求。“淡泊名利”讲起来虽容易,但对于要把其做为一种持之以恒的人生态度来坚守的人而言,若没有一定的把持力,则绝对是做不到的。

“也许归隐山林才是我最好的选择,就像陶渊明那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坐在车棚里的卢太翼和着马车上下颠簸的节奏,微闭起双眼来如此想着,耳朵里就只剩下了外面呼呼的风声和马夫陈三的吆喝声,以及那马鞭扬起又落下的脆响……

……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转到了哪条街上、哪个地方,忽然,听得车棚外一片惊呼之后,卢太翼接下来更是被扯住笼头马儿的嘶鸣和陈三试图停下马车的努力给吓清醒了。要不是先前靠在厚垫子上,被这突如其来停车搞得东倒西歪的他怕早已应该是被摔趴在了车厢里吧?

“我的老天爷!难道您真想让我将这把老骨头留在大兴城里?哎哟……为何今日出门前都没想着要给自己好好地算上一卦呢?”惊魂未定的卢太翼于心中赶紧默念道,“南无佛陀耶!菩萨保佑!”

稳住心神方才冲车外连喊了三声“陈三”,见没有任何反应,于心里骤然一紧的同时,他禁不住想道:“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大事?”

这时,车棚外的嘈杂声开始四起,在没有任何他法可想的情况下,他遂不得不自己哆嗦着爬了起来。紧接着,就在撩开车门帘的同时,猛然接触到的强光又让他的眼睛于一时间始终都无法正常睁开。直至片刻过后,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的他这才看清楚马车的左侧原来竟已聚集起了一大群吵吵嚷嚷的人。

……

“陈三……陈三!”卢太翼再次拼尽全力喊道。

“老……老爷,小的……撞死人了!”从人群里钻出来的陈三结结巴巴地诉说道。

“快……快扶老爷下车去看看!”卢太翼听后,忙不迭地吩咐道。

赶紧过来接住其伸出的手,陈三随即就扶着对方踉踉跄跄地下了车……

各位看官,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是不是有些熟悉啊?对!您还真说对了,即是本文在开篇前段所提到的那一“爆点”事件。

……

从陈三不停抖动的手上,卢太翼已分明觉察出了事态的严重性,但是,他却并未惊慌,也不知是因为老于世故,还是由于没有亲眼所见的缘故。

前面的人群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可奇怪的是他竟连一个字都听不清楚。或许是因年岁太大,或许是因车坐得太久而造成了血液的一时供应不足,总之,其听力的减退当是在所难免的了。

……

走在右前侧的陈三一边用手拨开人群,一边喊道:“请让一让!让一让!我家老爷来了!”

待顺着人群留出的缺口钻进去之后,卢太翼终于看清地上躺了一个人。其岁数似乎不大,而至于是什么模样,则不知是老眼昏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仓促间也无法瞧得十分分明。

而与此同时呢,旁边一个约摸五六岁,且戴着一顶虎头帽的小男孩儿正跪在那里一面嚎啕大哭,一面晃动着地上那人的身体道:“大哥,大哥!您到底怎么了嘛?您倒是醒醒!醒醒呀!”

见状,卢太翼遂赶忙俯下身去拾起躺在地上那人的手,接着,又一手托住其腕部,一手搭在了脉门上……

翻了翻对方的眼皮,再探了探其鼻下的气息,赓即,他转身向一旁的陈三吩咐道:“赶紧替老爷把他的头给扶起来!”

此刻,已有些吓傻了的陈三竟没有反应。直到对方大声地补了句“给老爷过来扶住了”之后,这闯了祸的车夫方才回转了神。

……

当陈三小心翼翼地扶正地上那人的头之后,卢太翼总算是看清了对方的长相——一位眉清目秀、面色白净的英俊少年。只不过此时的额头上已然鼓起了一个很大的血包,所以其面部看起来也就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儿的不够匀称了。

“老爷,这人是不是死了啊?”陈三问话的声音就像是嗡嗡作响的蚊子一样,小声而含混不清。

瞪了对方一眼之后,卢太翼答道:“不可胡说!人应该还有救。对了!不妨就让其先服下一粒金丹试试看。”说罢,他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来。

倒出一粒金丹,接着便用手在那少年的两颊上轻轻一捏,几乎就在对方张嘴的同时,卢太翼即以熟练的手法将药丸给塞了进去……

做完这一系列的连续动作,因额头上起了许多的细密汗珠,于是,抖开了宽大衣袖的卢太翼遂一边擦拭,一边向陈三吩咐道:“地上凉,你赶紧把人给我抱到车上去。”

由于知道自家老爷深通医理,因此估摸着问题不大的陈三在应了一声之后,便卖力地抱起地上的少年并走向了马车……

刚才还跪在地上抹泪的那个小男孩儿于拉住兄长衣襟的同时,此刻也跟着钻出了人群。而眼前的这群围观的人则仿佛是组成“闸门”的机器一般,自动地打开之后,又很自动地合拢了。

一个个地伸长了脖子,在看着陈三将少年放进车棚里,接着将跟随的小男孩儿也同样抱到车上之后,这些人方才再次指指点点地议论了开去。但说来说去,他们却又似乎谁都说不完全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见此情形,拱手向四周行了一圈礼的卢太翼随即问道:“各位街坊,可有谁知道这俩少年是哪家府上的公子吗?”因从衣着上已看出两个小孩儿的来历不凡,所以他便这样直截了当地询问起了围观的人群来。

……

听清了问题的众人不再八卦,而是你一言我一语地尽自己所能开始了提供相关信息的“工作”。

“大人,这俩小孩儿应该不是我们这一带的吧?似乎都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呢?”其中一个青年男子率先答道。

“好像是的,大人!”旁边一个中年男子附和道。

“我瞧着怎么像前面沈家的公子呢?”一个妇女突然提醒道。

“不对吧,沈府就那么一位公子,年纪看上去也不大相符哦!”另一人否定道。

……

见讨论了半天也理不出个有用的头绪来,正欲另想他法之际,卢太翼突然听见陈三冲其大喊道:“老爷快……快来看呀!”

“怎么了啊?”走过去的同时,卢太翼略显焦虑地问道。

“老爷您瞧!”用兴奋口吻回答的陈三一边说,一边用手撩开了少年身上穿着的皮夹袄。

定睛一看,原是少年腰间挂着一块鎏金铜牌子,再拿到手中细看,卢太翼发现那牌子上竟赫然刻着一个“杨”字。

那“杨”字是如此地扎眼,居然让久经宦海的卢太翼都禁不住变了脸色。原来,这物件乃属大隋杨氏皇族才能拥有的腰牌,其既表明了佩戴者的身份,又凸显了所有者与众不同的地位。

“老天爷不会是在同我开玩笑吧?谁都不撞,却偏偏撞上了一个皇族贵公子?这是不是因泄露天机太多而要惩罚我呀?您老人家难道就真不想让我离开此是非之地么?”想到这里,卢太翼遂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我也算是半个出家人,说起来当一切都应随缘才对,既然事情业已发生,那我也就只能顺其自然了!”转念一想,他即迅速把目光投向了身旁的另一个小男孩儿,只因在当下,其很可能就是那个有助于找到线索的唯一突破口了。

此时,小男孩儿的脸上正挂着眼泪和鼻涕,其可怜兮兮的样子很是惹人怜爱。卢太翼见了,便急忙从自己的衣袖里扯出一条手巾来。

帮对方擦干净了面部,随即,他和善地问询道:“你可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吗?”

先前跟过来的人群此刻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小男孩儿看,仿佛是已认定了这五岁左右孩子的身上正隐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一般。

小男孩儿一边眨巴着眼睛望着慈眉善目的卢太翼,一边把右手食指放进嘴里抿着。可是,片刻过去了,他却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唉……”

一片失望的众人遂又迅速陷入到了那七嘴八舌的讨论当中。

与此同时,围观的人开始逐渐增多,由此而形成的圈子也变得越来越大。不久之后,这里三层外三层的阵势竟把一条尚不算窄的亲仁街给堵成了个水泄不通的样儿。

……

5

《第三章》亲仁街遇险(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