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恩怨隋唐之缘起>《第四章》亲仁街遇险(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亲仁街遇险(下)

小说:恩怨隋唐之缘起 作者:蜀山王族 更新时间:2018/9/27 0:22:36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圈子外突然传来一声断喝道:“都给我闪开!这究竟是何人在此生事啊?”

闻听“惊雷”,人圈突然出现了一阵由外至里的骚动。紧接着,一个衙役打扮的彪形大汉用一对铁钳般的胳膊和两只蒲扇样的大手一下子就把人群给划拉开了……

定睛细看,来到圈中的这人可说是身材高大如铁塔,面色黝黑似焦炭,尤其一对眼珠,竟因白眼仁形成的反差而显得异常地突出和有神。

由于发现堵路皆因停在圈中的一辆马车而引起,黑大汉遂阴沉下脸来欲骂些什么。可正在这时,他却忽然看到仙风道骨、高冠博带的卢太翼站在了车旁。

“敢问尊者,这里到底发生了何事?”强压住怒火的黑大汉施礼问道。

上下打量对方的同时,卢太翼于心中琢磨道:“这黑大汉虽然长得粗鲁,但言语间却还算知道些礼数……”

“老朽的马车有可能撞到这位少年了。”客气地回答了问题,卢太翼即用手指了指马车上躺着的人。

“撞了就是撞了,没撞便是没撞,怎说有可能呢?”

“只因当时坐在车棚里,所以老朽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差倌倒可以问问我的这个车夫陈三,想来他应是能知道些具体情况的。”

接着,卢太翼又扭头向身边的陈三吩咐道:“你需仔细回这位差倌大人的话,明白么?”

陈三听后顿时紧张得不知所措,再加上看到面前的这位壮汉犹如佛经里讲的怒目金刚一般,于是,竟吓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黑大汉见状,便有些不耐烦地训斥道:“小子,怕什么怕?又没说要拘拿你?赶紧给我站起来回话!”

卢太翼一听,对方竟是标准的河东口音,于是,便也改用了河东话问道:“差倌大人,敢问如何称呼啊?”

以为是要查他的身份,黑大汉遂将腰间的铁牌一亮,答道:“在下复姓尉迟,单名一个‘恭’字,不是什么大人,就京兆尹老爷手下的一名衙役而已,现正专门负责亲仁里一带的治安,只因刚才在远处望见这里围了一大群的人,所以……便想着要过来查问一下。”

怕对方误以为自己是在套近乎,因此,觉得多说无益的卢太翼便扭头宽慰趴在地上的陈三道:“你莫害怕,站起来好好回差倌的话就是。”

先看了看主人的表情,接着在确认了黑大汉对自己没有威胁之后,陈三这才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

“刚才我家老爷从大兴宫里出来之后……”

“大兴宫?”

现场立时安静了一片,只因众人本就对马车撞人之事很感兴趣,如今又扯上了宫里,这不是愈发地有看头了……又是什么呢?

就在众人翘首以待之际,清了清嗓子的陈三继续说道:“老爷让小人驾……驾车回府,为了走得快……快些,我便抄了近道。可……可未料到了此处时,竟突然从路边斜刺里跑出一个小孩儿来,且跑……跑到路中间还就不动了!”陈三说罢,当即指了指车上的那个小男孩儿。

“要不是他在旁边大喊‘兄弟不要乱跑’,我……我都还没有注意到呢!”陈三一边指着马车上那个昏迷的少年,一边接着讲道,“在我拉……拉住缰绳的同时,也不知道此人是怎么弄的,总之,他是不要命地冲到了路中间,接着抱住这……这个小孩儿就滚了出去。而至于说驾车的马有没有撞……撞到他,则小人还真就不知道了……”

讲完即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接着,陈三又抬眼向卢太翼说道:“回……回禀老爷,事情的经过就……就是这个样子的。”

见自己的老爷望着黑大汉不作声,他便只好转而向尉迟恭说道:“还……还请差倌大人明察!”

旁边围观之人听陈三这么一说,遂纷纷对少年的行为啧啧称赞起来,此刻,便是尉迟恭也禁不住在心里为少年竖起了大拇指。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接着指了陈三问道:“此人讲的可是实情吗?”

“好像是这样的,差爷!”有目击了之前情形的围观者在人群中回应道。

这时,卢太翼在心里也有了不小的惊奇,“这少年如此年纪便能从奔马的蹄下救人,这般英勇当可说是难能可贵的……”

正想着,他突然发现人圈外出现了一阵骚动,随即,又听得有人在远处大喊道:“尉迟老弟,你可在里面吗?”

紧接着,一个身影在人墙的后面蹦跶了起来,其绷直了身体一跳一纵的样子像极了在水中时而浮起、时而沉下的溺水之人,再加上瞪大的眼睛和拉长的面孔,看上去竟不禁给了人一种特别滑稽可笑的感觉。

此时,尉迟恭也注意到了做原地跳跃的那人,再仔细一瞧,原是衙门里的班头——牛壮。

……

“在呢!”尉迟恭一边回答,一边冲那人招了招手,“找我何事啊?”

听到回应的牛班头于是继续叫喊道:“尉迟老弟,你且出来,我有衙门里的紧要事需告诉你。”

答了一声“好”,尉迟恭即声如洪钟地冲人群大吼道:“听着!尔等赶紧与我让出一条道来!”

转瞬之间,像是受到了声波冲击一样,人群迅速闪开不说,还很统一地在牛班头出现的方向上留出了一根通道。

……

见尉迟恭大步流星地走出了人群,牛班头于是迎上去将其拉到了路边。接着,他神秘而小声地说道:“前面靖安里杨大人的府上走丢了两位公子,现已报到了京兆尹衙门。京兆尹老爷急命我等出来寻找,且明说找到了之后有重重的赏赐。兄弟,哥今番前来可是通知你发财的!”牛班头说罢,当即贼笑着给对方比了个收钱的动作。

“哪位杨大人?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呢?”尉迟恭一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牛班头听了,立马一脸不屑地数落道:“靖安里的杨大人都不知道?亏你还在京城里待了这么久,那三年的差你不是白当了吗?”

“我是真不知道啊!偌大一个京城,到处都住着王公贵戚,我哪能认得完嘛,你说是不?”尉迟恭拱了拱手,赔笑道,“班头大哥感情好,就赶紧给小弟我讲一讲吧!”

见眼前这个牛高马大的壮汉居然也学会了恭敬,牛班头遂忍不住想道:“爹妈虽给我起了个‘牛壮’的大名,但身材却长得像只猴子一样。依我看来,倒是眼前的这头‘牛’怕才真该叫‘尉迟壮’才对……”越想越觉着好玩儿的牛班头到后来时竟忍不住哑然失笑了。

……

好不容易才止住,随即,他又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罢罢罢,哥这就告诉你,但你可要给哥记住了,那位靖安里的杨大人便是当今天子的同族兄弟、平乡县伯,现任尚书左丞的杨汪,杨大人!”

“哦……原来是他呀?”

“难道你还认识不成?”牛班头故作惊讶状道。

“我哪能有幸认识他这种贵人?不过就听人说其乃是一位清官和干臣罢了。”

“那就甭废话了!你我赶紧去找,找到了也好去领赏钱不是?只是不……不知道这位清官能给咱们多少钱啊?”听了对方的“清官”说之后,牛壮的心里禁不住“咯噔”了一下。

“班头,你刚才说的我们这是去找什么呢?”

“原来你没听到我说的重点啊?真是气死我了,这不白废了我老牛的半天唇舌吗?”牛班头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虽很想跳起敲一下尉迟恭的脑壳,但眼见其近九尺的身高,于是又只好忍了。

“我再给你讲一遍,且听好了!”牛班头再次加强了语气说道,“京兆尹老爷要我们为杨大人寻找于上午走失的两位公子!”

“你是说要找两位公子吗?”

“对啊!废什么话呢?”牛班头没好气地回应道。

“我……我这儿就有两位现成的。”尉迟恭边说,边指向了身后的人群。

“你说的是这儿吗?”指着人群的同时,牛班头瞪大了眼睛问道。

见对方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震惊之余,牛班头于是问道:“还傻愣着干什么,为何不赶紧与我汇报一下呢?”

……

接下来,尉迟恭即把刚才从车夫陈三那里听到的经过,并结合自己看到的给对方大致地讲了一遍。

听了之后,心花怒放的牛班头遂一拍大腿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就说今早怎会左眼皮直跳嘛,还听见了喜鹊在喳喳乱叫,哈哈哈……原……原来竟是傻人遇上了傻福!”

“你这说的是哪个傻人有傻福啊?”

听对方这么问,牛班头于是赶紧拉着其向人圈里走去,且还边走边念道:“我说我傻呢,你是功臣!赶紧带哥进去瞧瞧,可千万别让别人给抢了先!”

……

尉迟恭这次带着牛班头挤进人圈还算比较轻松,只因被其刚才一阵“狮子吼”的那群人对他尚处于一种惊恐的状态当中。

来到人圈里的牛班头先是凑到马车前看了看上面的两个小孩儿,接着又瞧了瞧那个鎏金铜腰牌。在几乎断定了这就是杨汪府上走失的两位公子之后,他的腰间仿佛是有了什么东西在支撑似的,不仅大模大样地招呼了卢太翼过来,还抱着双臂斜眼打量了对方一番。

“我说,你可知道你的马车撞的是什么人吗?”牛班头打着官腔问道。

“老朽也急于想知道这两个娃娃的来历,只可惜伤者未醒,而年少者又说不清楚,所以……”

尉迟恭最看不惯牛壮的这副德性了,于是忍不住从旁插嘴道:“班头,我说你就直接告诉人家吧!你需知道,那公子的伤情可是绝对拖不起的哦!”

听了觉得有理,牛壮遂立即冲卢太翼大声说道:“且听仔细了,可不要吓着了你老人家。”

“那就请讲吧!”卢太翼淡定说道。

一见没唬住对方,牛壮便有了三分的没趣。不过,他还是装模作样地理了理袖口和衣领,接着双手一抱拳,并向斜上方一拱道:“这两位小爷是当朝宗室,平乡县伯杨大人府上的公子,现被你家的马车撞了,你认真想想,可吃罪得起吗?”

听闻“平乡县伯”四字,卢太翼本还悬着的心反倒放了下来。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早就闻听过杨汪的贤名,并知道其乃是一个忠君爱国,且明辨是非的好人。

“原是他家的公子?”卢太翼琢磨道,“若亲自上门去解释,则想来他定是不会为难于我的才对……”

想定之后,卢太翼便向牛壮和尉迟恭提议道:“不如老朽先送两位公子回杨府,然后再跟你们到京兆尹衙门去论是非,如何啊?”

正欲回答,尉迟恭却听得牛壮抢话道:“那你先报上名来,我这回去了也好向京兆尹大人复命。”

卢太翼想了想,觉得皇上既已替自己改了姓,那再报出“章仇”二字来就显得不太恭敬了,于是开口答道:“老朽卢太翼是也。”

“卢太翼是吗?那你可给我听好了!你且先跟着尉迟差爷把两位公子送回家里去。京兆尹大人那边则由我去禀明情况。一旦他老人家有了决断,嘿嘿,到时候怕就有你的苦日子熬了……”牛班头带着几分威胁叫嚷道。

接着,他又小声向尉迟恭嘱咐道:“照哥说的做,你就等着领赏钱吧!只是……你可千万别让这老头子给跑了!”说完,他一边拍着对方的手背,一边向其递了个紧盯卢太翼的眼色。

“老头儿,你最好给我放老实点儿,甭想着在中途逃走啊!你可要知道,逃是绝对逃不掉的,因为依我大隋之《开皇律》,逃跑之人当是会罪加一等的!”

吓唬了对方一通,牛班头即头也不回地一溜烟儿跑了,只因这时的他心里正美滋滋地惦记着那笔将要到手的赏钱。于是,他耍了个心眼儿,支走了尉迟恭不说,还安排了自己去向京兆尹老爷邀功。

牛壮一路飞奔而去,恨不得一头就扎进了那赏钱堆里,然后再美滋滋地睡上它一觉……

7

《第四章》亲仁街遇险(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