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恩怨隋唐之缘起>《第六章》尉迟恭谢恩(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尉迟恭谢恩(下)

小说:恩怨隋唐之缘起 作者:蜀山王族 更新时间:2018/9/29 0:07:44

“本差倌有急事要见平乡县伯大人,你最好马上就让我进去!”跑得全身燥热的尉迟恭一边用袖口擦脸上的汗水,一边急切地同对方说明道。

见其如此焦躁,又是一身的官差打扮,似乎猜到了来意的里丁于是问道:“可是因找到了杨府上的两位公子吗?”

“是……是的!”尉迟恭喘着粗气答道。

“既如此,那差爷就赶紧随小的进去吧!”

“有劳了!烦……烦请大哥在前面带路。”

……

跟在里丁的身后,尉迟恭拐了个弯儿即来到了杨府所在的那条街上。此时,杨府大门口正站着一位老者,其岁数大概也就一个甲子开外的样子,因远远瞧见里丁带了个官差打扮的人过来,所以便急忙上前高声问道:“可是到我府上来报信的吗?”

尉迟恭闻言,遂立即问引路的里丁道:“前方可是杨府?”

“对!那招手之人就是杨府的老管家,差爷,您如今当可自去了。”

……

见尉迟恭独自跑来,猜想着定是报信的,于是,杨府门前的老者当即迎上去问道:“差爷急匆匆赶来,可是因为找到了鄙府上的两位小主人?”

“你就是杨府上的老管家?”

可能是觉得自己有些唐突,老者遂赶紧施礼回答道:“失礼了!小人正是平乡县伯府上的管家杨福。”

“在下确是报信的,你可能带我去见杨大人吗?”

“好好好!差爷快随小人来!”杨福说罢,随即领着对方去往了府里。

……

这平乡县伯府的规模不算很大,也就只占了差不多有一个区的面积。其坐北朝南,前后总共五进院落,具体位置即在靖安里的西街上。最外面部分乃是门厅,连着正大门,进去之后,经过前院便来到了前厅,前厅处为主人平时用来议事和待客的所在。而穿过了前厅呢,当可立即看到整座府邸的主体建筑——正堂。这杨府正堂虽说不上什么豪华气派,但也算得有些别样的庄重雅致吧。

进入正堂,首先映入眼帘的即是高悬于正上方的由隋文帝御笔手书的“弘农堂”牌匾,匾额下方则供奉着杨氏先祖的灵位和“天地君亲师”的牌位。“弘农堂”的后面有花厅一座,那是府上日常聚会和用餐的地方。花厅两侧还各有一个耳房,一个作为了杨汪夫妇的卧室,一个使作了书房。花厅再往后就是小花园了,其内建的一栋藏书楼现被府上的两位公子用作了起居和读书之地。闲暇时,两兄弟当还可以到花园的空处去练习拳脚和骑射等等。

……

此刻,已如热锅上蚂蚁一般的杨汪正焦虑地在前厅里往返走动着。忽然,他瞥见老管家杨福领了一名官差进来。

“可是有消息了吗?”杨汪迎上去问道。

杨福一听,遂指了指身后的尉迟恭道:“老爷,这位官差的确是来报信的,只因着急要见您,所以……老奴未加细问便将他给带进来了。”

尉迟恭本就是个急性子,所以不待询问即直接上前一步道:“杨大人,贵府上的两位公子已找到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杨汪疾步走下台阶,很是激动地问道。

“小人绝无虚言!只是……”

一听“只是”二字,尚且悬着的心不禁又重新提回到了嗓子眼儿,接着,眉头一皱的杨汪随即战战兢兢地问出了一句,“只……只是什么啊?”

“只是您家大公子的头部受了些伤。”虽犹豫了一下,但尉迟恭还是如实答道,“目前尚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中。”

闻听此言,顿时乱了方寸的杨汪于痛心之余禁不住想起了兄长杨清在临终前托孤的那一幕……

当时,躺在床上并已到了病入膏肓阶段的杨清一面拉住杨汪的手,一面有气无力地嘱咐道:“你我兄弟……虽非一母所生,但自小感情甚笃,为兄我……我只此一子,且其母于生他时业已难产亡故。旁……旁人皆谓此子命硬妨亲,我今又……又将撒手人寰而去,所……所以还请贤弟夫妇莫要嫌弃他,望好生看顾,抚养长大……不求成才,但求成人!”杨汪见状,虽心中难过万分,但口中还是安慰道:“兄且放宽心,您一定会好起来的!”杨清听罢,惨笑着摆了摆手道:“弟勿宽慰于……于我,为兄自知沉疴难……难愈,大限将至矣!”于是,在立刻起身施礼的同时,杨汪不得不郑重承诺道:“兄子即吾子,弟定当绝不负兄之所托!”听罢,于点了点头之后,略感欣慰的杨清不久即驾鹤西去……

见此情形,杨福于是赶忙提醒对方道:“老爷,现今可不是伤心的时候,需得赶紧去设法救人才行!”

听了此话方才回过神来的杨汪遂立即吩咐道:“你赶紧派人去……去请人救大公子!”

“府中上下人等已悉数派出找寻两位公子了,如今怕是无人可调啊!”杨福回应道。

“杨大人,在下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看到对方不知所措的样子,尉迟恭于是有些尴尬地插话道。

“那就请赶快说来听听吧!”

接下来,尉迟恭即把刚才在亲仁街的所见所闻给对方简要地讲述了一遍。

一听说是章仇太翼亲自将自己的两个小孩儿送回,于长出一口气的同时,杨汪立刻就感到轻松了许多,为何?只因他早已听闻过对方医术的高明。

“我要亲自去迎接章仇大人!”

“依老奴之见,还是让小的与这位差爷去里门口等候为好。”

“我看行!”尉迟恭插嘴道:“杨大人,您也无需急于这一时,对吧?”

“也好,那就拜托二位了!”

……

约摸半个时辰之后,陈三驾着马车来到了靖安里外。

见到尉迟恭,坐在车上的卢太翼未及下车便问道:“你可见到杨大人了?”

“见到了!”尉迟恭指了指身后的杨福答道:“这便是杨府的老管家。”

杨福这时也凑过来躬身说道:“章仇大人,小的这厢有礼了,小的乃是杨府的管家杨福,我家老爷才将就派了小的随同这位差爷专程前来迎候您。”

“好好,赶快前面带路,莫让杨大人等久了!”卢太翼边说,边挥手示意一道进去……

远远看到马车过来的杨汪当即就迎了上去,且还边走,边高声问道:“可是章仇大人来了?”

“罪过罪过!让杨大人等久了!”卢太翼于马车上答道。

“有劳章仇大人了!”于扶对方下车之际,杨汪寒暄道。

“不敢!不敢!还好小公子未出意外。”卢太翼甚是愧疚地叹了一口气道,“唉……可是大公子,虽已服下了老朽的金丹,却还是未能立时就醒转过来。”

“在下能先看看吗?”

见对方如此问,卢太翼遂赶忙吩咐了陈三撩开车门帘。

此时,小的那个男孩子正躲在最里面,头埋得低低的不敢出声。杨汪也不理他,伸手去摸了那大男孩儿的额头之后,因觉得有些发热,于是转身问卢太翼道:“是不是应该马上抬进去啊?”

“是的,越快越好!”

“快去找人来抬大公子!”杨汪当即吩咐杨福道。

“何需如此麻烦?且看在下的!”抱起那个大男孩儿之后,尉迟恭便朝着大门里走去。

“快……快去引路!”杨汪高声对杨福说道,“且记得叫人准备好东厢房里的卧具。”

接着,他回身拉起卢太翼的手道:“章仇大人,快请!”

“好好!”卢太翼边回应,边扭头嘱咐陈三道:“你且在此等候。”

正在这时,伴随“哇”的一声大哭从车棚里出来的还有一个小小的圆脑袋……

“还不快给我闭嘴!”返身接过陈三递来的小公子,瞪了一眼的杨汪接着教训道。

……

引着卢太翼先是来到了前厅,于把小公子交给身旁丫鬟的同时,杨汪顺势叮嘱其道:“赶紧抱去给夫人,告诉她需仔细看管,可千万不能再生出什么差池来了!”

接着,杨汪又引卢太翼来到了东厢房。此时,家中的婆子们已将大公子安置在了床上,且盖好被子之后,正进行着冷敷。

切了会儿脉,卢太翼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容。随后,他站起身来同杨汪讲道:“老朽的金丹起作用了,公子现已没有了大碍,想来正午之前就会醒吧。”

“章仇大人,若真能如此,则就太好了!”杨汪很是激动地说道。

返回前厅,尉迟恭便开口告辞道:“杨大人,情况既已明了,那在下这就回去向京兆尹大人复命了。”

“差倌莫急!可能将尊姓大名相告吗?如此,在下日后也好去登门答谢呀!”

“在下复姓尉迟,单名一个‘恭’字,今日乃份内之事,所以也用不着大人答谢什么。”

见对方说得真切,杨汪遂深施一礼道:“那就有劳尉迟差倌了!”

尉迟恭转身又向卢太翼施礼道:“恩公,今日需先回衙门去复命,等改日得空,晚辈当专程前往贵府上去拜访。”

卢太翼捻着胡须点头肯定道:“先公后私,不贪小利,甚好!你且先行,咱们寻日再叙。”

“恩公保重!”说罢,尉迟恭即大步流星出府而去。

……

且说那牛班头一回到京兆尹衙门就兴冲冲地直奔大堂去了。而与此同时呢,京兆尹王仁恭大人则正端坐于公案前批阅文牍。牛班头见了自是不敢上前打扰,遂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站到了一旁等候。

……

“有什么事吗?”过了好一阵子,王仁恭忽抬头询问道。

如同做贼一般,牛班头差点儿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给吓得跳了起来。好不容易稳住心神之后,他这才小心翼翼地答道:“启禀大人,杨府的两位公子已找到了。”

“哦……情况如何啊?”王仁恭一边放下手中的笔,一边认真地盘问了起来。

见京兆尹大人如此重视,立马来了精神的牛班头于是不但加油添醋地把经过给讲了一遍,还在故意夸大自己功劳的同时,只字不提尉迟恭的作为。

正说得眉飞色舞、唾沫四溅之际,对方的一句话却当即就把他给考住了。

“甭说这么多,你只需给本官讲一讲结果为何即可。”

一听之下骤然语塞,正值不知该如何作答时,牛班头突然眼前放起了光,原来,竟是尉迟恭到了。

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他一面使劲儿地递眼色,一面冲对方喊道:“尉迟老弟,快过来给大人回话!”

也不拿正眼瞧牛壮,走上大堂的尉迟恭随即向王仁恭直接报告道:“启禀大人,杨府的两位公子已被安全送回家了。”

“那……那个叫‘卢太翼’的老头儿呢?你怎么没把他给一起带回来啊?”牛班头一脸猴急样问道。

没接对方的话茬儿,尉迟恭转而向王仁恭禀告了整个事情的大致经过。

……

“居然敢不把肇事者给带回来,我看你小子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牛班头以教训下属的口吻问道。

“本大人还未发话,你却在那里上蹿下跳的,想干什么啊?”

牛班头一听,立马换了副嘴脸赔笑道:“王大人,尉迟恭的胆子这……这也忒大了点儿吧?小的之前明明交代了要他看好那个卢太翼的,可……可是他竟让那人给溜走了……”

“你们说的这个‘卢太翼’到底是什么人啊?”听得有点儿不耐烦的王仁恭当即打断了牛班头的话。

“此卢太翼即是章仇太翼大人!”尉迟恭以相当肯定的语气答道。

“慢慢!你说的这是什么啊?快给本官讲清楚了!”王仁恭一下子把声音提高了八度。

“卢太翼即是当朝国师章仇太翼大人!而至于为何要改姓卢氏,则明发谕旨之后,想来大人就会明白吧……”

“你说的可当真?”

“小人绝无半句虚言!”

王仁恭一听便火了,“啪”地一声将惊堂木重重地拍在公案上之后,赓即就破口大骂了起来,“牛壮,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蒙蔽本官?来人呐!与我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牛班头一听,立时吓得跪倒在地不说,还磕头如捣蒜般地叫喊道:“老爷饶命!我牛壮冤枉呐!”

“还敢说冤枉?你差点儿就把老爷我的乌纱帽给摘了!”

与此同时,也不知从哪儿冒出了两个彪形大汉。紧接着,他们就走到堂上来把牛班头给拖了下去……

“谁让你污蔑我恩公呢?活该!”心里正骂着,尉迟恭忽听得上面说道:“你此事办得甚好,现下去领赏吧!”

“谢过大人的恩典!”叩头之后,尉迟恭当即高高兴兴地退了出去……

6

《第六章》尉迟恭谢恩(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