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恩怨隋唐之缘起>《第十章》杨令源拜师(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杨令源拜师(下)

小说:恩怨隋唐之缘起 作者:蜀山王族 更新时间:2018/10/3 0:19:20

那边,杨汪夫妇也起床了,正洗漱时,丫鬟梅香进来禀告道:“老爷、夫人,早点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你去吧。”打发走梅香,李夫人即转过身问正在洗脸的杨汪道:“老爷,听说今日章仇大人要来府上为令源复诊,可就不知道几时能到。另外,咱们府上预先又该做些什么安排才算妥贴呢?”

“上回已和章仇大人约好了,辰时便会到府上来,你去叫梅香把……”说到这里时,杨汪忽拍着脑门儿叫了起来,“错了!错了!”

“什么错了?”李夫人一脸茫然地问道。

“是我说错了,你看我这记性哟,也是越发地不争气了啊!”

“什么说错了?”

“昨日去衙门的时候,我接到了皇上的明发谕旨,其中一个是对我接掌大理寺的正式任命,另一个即是封这位章仇大人为国师,并赐其改姓为卢氏的。你看,这么重要的事都差点儿给忘了,唉……想必还真是上岁数了哦!”杨汪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解释道。

“看来这章仇大人跟咱们府上似乎还有些缘分。”

“此话怎讲?”

“你俩不是同日高升了吗?这难道还不算凑巧?”李夫人打趣道,“遇上这样的喜事,咱们今日是不是该好好地庆贺一下啊?”

“我刚才就是想让你吩咐梅香来着,准备一下,等到了中午,我要请章仇……”未等“大人”二字说出口,杨汪即当场自我纠正道:“是请卢大人吃饭!你看我,就是改不了这嘴。夫人,待会儿一定要给全府上下的人都提醒一遍,到时可千万别叫错了!因为往轻了说,这是对卢大人的不尊重;往重了说,则是对皇上的藐视呐!”杨汪当即收敛起笑容来嘱咐道。

见夫君一脸的严肃,忽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的李夫人旋即问道:“老爷这是在大理寺升堂问案吗?”

未等对方回答,李夫人却又马上改口道:“老爷,妾身一定把这差事办好!”说罢,她即捂嘴偷笑着独自去了花厅吃早餐,把个杨汪晾在那里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

辰时过半,正在前厅用茶的杨汪夫妇忽见杨福进来禀报道:“老爷、夫人,卢大人的马车已拐进街口了。”

杨汪一听,立即放下茶碗来说道:“夫人,你赶紧吩咐下人们去准备,我这就到府门口去迎候卢大人。”

“好,妾身知道了!老爷,您就放心地去吧。”

听对方如是说,杨汪便立刻招呼了杨福一起出去迎接卢太翼。

……

出大门因见马车已到,所以,快步走上前去的杨汪便赶紧亲自将对方给扶下来。

下地之后,卢太翼即深施一礼道:“有劳大人了,老朽真是愧不敢当啊!”

“卢大人客气!您老来是为给鄙府上的小儿诊病的,所以合当是我杨某人感谢您才对!”

……

寒暄了一阵,两人即手挽手地进到了府中。此时,李夫人已在前厅准备好了茶点,并叫下人多添置了一盆炉火送来。

“这是内人李氏。”杨汪指着迎出来的夫人介绍道。

“早就听闻杨大人夫妇伉俪情深,今日一见方才知道传言果真不虚呀!”卢太翼笑着向李夫人施礼道。

见此情形,李夫人当即还礼道:“卢大人见笑了。您老上次来时,妾身无缘相见,今日有幸一观才知老大人确如传闻中所言,乃是个神仙般的人物啊!”

“诶……言重了!言重了!”卢太翼连连摆手道:“这‘神仙’二字岂是老朽所能承受的?怕是不敢,也没资格当哦!”

“卢大人请上座!”杨汪边说,边就要扶其坐下。

“不急!老朽先去看了令源贤侄再说。”

“卢大人,还是先歇息一下吧,这喝了茶再去想必也来得及嘛!”

“需去看了,老朽才能在此安心地饮茶哦!”卢太翼捻着胡须微笑道。

杨汪听后也就不好再劝阻,于是,引着对方便往东厢房去了……

……

刚吃了早饭不久,杨令源此时正躺在床上闲得无聊。当看见叔父和前几日到过的那位老大人一起突然而至时,他即翻身下床来准备请安。

“令源,你怎么下床了啊?”

见叔父有责备之意,杨令源遂赶忙解释道:“侄儿已经全好了!”说罢,他还原地跳了几下,以示其所言非虚。

正要加以阻止,杨汪却见卢太翼向其摆手道:“不妨事的。”

“令源贤侄,你能来回转几个圈给我们看看吗?”卢太翼继而问道。

照做之后,杨令源便尽力停在原地不动,虽觉有点儿头晕,但还是强忍着,因为他已猜出对方乃是想要借此来检查其身体到底恢复得如何了。

在让杨令源躺回到床上之后,先是摸了摸他的脉搏,接着又看了看他的眼睛,最后,卢太翼捻起胡须来笑眯眯地做出结论道:“公子恢复得很好,当可以下床来走动了。”

“公子莫着急,先听老朽把话说完了!”卢太翼急忙阻止试图直接跳下床的对方道。

杨令源听了,立即跪在床上施礼道:“小侄失礼了,还望老大人不要见怪!有话您就请讲吧,令源一定会牢牢记住的。”

“贤侄可听好了!这第一条乃是每日需按时服用一粒老朽专门为你准备的金丹。”说的同时,卢太翼从袖笼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来,并交给了杨令源。

“这第二条嘛,便是最近几日不可过分地用力。另外……”

见对方使劲儿点头,卢太翼却又出人意料地突然卖上个关子不说了。

“老大人,如何不讲了呢?难道是担心小侄不能一切照办吗?”杨令源疑惑地问道。

“如果能把三条要求都做到,那老朽便同意你下床。”

“不是只说了两条吗?”杨令源摸着后脑勺问道:“这第三条是什么呀?”

“第三条……嘿嘿!即老朽算得今儿是个好日子,所以,你需在午时之前便完成熏香沐浴以祛除掉身上的一切晦气才行。”说罢,他竟大笑了起来……

……

离开东厢房,卢太翼即跟着杨汪在府中转了转。

路上,杨汪谦虚地说道:“以后有机会还要向大人您多多讨教学问呐!”

“杨大人这是讲的哪里话呀?”卢太翼一边撩起大拇指,一边称赞道,“大人的学问在我朝也是数这个的,老朽又岂敢在鲁班的门前弄大斧啊?”

“大人缪赞了,元度可不敢当呀!对了,老大人,您我现已这般熟识了,依我之见,您还是就叫在下‘元度’吧。”

“哦……好好!就叫‘元度’,就叫‘元度’兄!”

“哦?老大人又说笑了,岂能让您称在下为兄啊?于我看来,还是叫‘元度’的好,叫‘元度’的好!”

见对方一脸的认真样儿,不再推辞的卢太翼于是转而问道:“元度,老朽现有一个不情之请,只是不知您能否答应啊?”

听对方这样问,杨汪虽有些不解,但还是立马就回应道:“老大人请讲,只要能办到,则我杨某定然不推辞!”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

见对方有些犹豫,本就性急的杨汪遂忍不住追问道:“就是什么啊?”

“就是不知道您元度舍不舍得?”

“舍不舍得……什么意思?”杨汪有些惊讶地问道。

“是这么回事,前些天,也就是我送令源贤侄回来的那一天,老朽已向皇上告老还乡了……”

“老大人不是刚被封了‘国师’吗?在下还想着要来登门道喜的,怎能这样说归隐就归隐了呢?”杨汪甚为不解地问道。

“诶……”卢太翼摆手道,“老朽本就无心仕途,且现已老迈,所以也就不想把光阴继续浪费在这利禄之上了。再说,老朽此生的最大愿望乃是传道授业,因此还是早点儿急流勇退以多争取些时间来著书立说的好。”

“老大人志存高远,的确非在下等俗人所能及!”杨汪很是佩服地说道。

“元度过誉了,老朽也是惭愧得紧呀!”沉吟了片刻,卢太翼当即说起了过往,“老朽青年时隐居于白鹿山中,中年略有所成即徙居到了林虑山茱萸涧间,当时,想拜于我门下受业的人那可说是多了去了。虽初无所拒,但到后来却烦了,因此,我便逃到了五台山上去求清闲。再往后就是被先帝征召到了朝廷里,如今想来,可真是虚度了好些年的光阴,唉……”

就在杨汪考虑该如何安抚对方时,却见卢太翼正色道:“也即因为此,所以老朽便想收令侄为关门弟子以传平生之绝学啊!”

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杨汪于是甚为惊诧地问道:“老大人说的可当真?不会是在和元度开玩笑吧?”

“老朽可能有些唐突了,不过想收令侄为徒却是认真的。”卢太翼说完即深施一礼,算是正式发出了邀请。

“老大人何以垂青我家令源啊?”杨汪大喜过望地问道。

“这个嘛……”捋了捋胡须,卢太翼随即认真地回答道:“以老朽我的相人之能,看得出令侄将来是会有一番大作为的!只是……”

“只是什么?老大人可能明言?”

“其实以元度之才是一定能把令侄培养成人中骐骥的,只是他命运多舛,二十岁前恐有一场大的劫难……”

“啊?这……这,老大人可有救他之法吗?”杨汪知道当年仁寿宫之事,所以很是急切地求告道。

“元度,您也不要太着急了。依老朽之浅见,令侄若随我上山去修行,则避过此次灾祸也是大有可能的呀!”卢太翼面色凝重地答道。

“若果真如此,那元度当无二话可说。更何况能成为您老大人的关门弟子于令源来讲也是他的大造化和我杨氏一门的殊荣啊!在下想来,即使是我兄嫂的在天之灵怕这会儿也会因此而感到欣慰吧?”杨汪激动地回应道。

“老朽定当倾囊相授,以不负元度之所托!”说罢,两人即到“弘农堂”准备拜师仪式去了。

……

那边,杨令源已沐浴更衣完毕。在兰幽的提醒下,想着此刻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正好可去“弘农堂”给祖先们上香,于是,在离开东厢房之后,他便径直前往了正堂。

……

刚到“弘农堂”门口即望见杨汪和卢太翼往这边而来,可还未及请安呢,他就先被叔父给瞧见了。

“令源来得正好,快过来拜见你的新老师。”见其听得一脸茫然,杨汪于是赶紧补充道:“老大人已决定收你为徒了!”

“这是真的吗?”杨令源很是兴奋地跑过去问道。

“不急,不急!”卢太翼笑眯眯地摆了摆手道:“我且问你,你都洗好了吗?”

“都洗干净了!若是不信的话,则您还可当场一试。”杨令源说完,随即抬起手来让对方闻。

“不错,不错!你想不想拜老朽为师,并跟着去往五台山上修行啊?”

“想!”一听要出远门,杨令源便更加兴奋了,遂立马点头表示了同意。

“那好!我们跟着这就举行拜师仪式。”

“行!”好像天生即对这个留着山羊胡须的白头发老头儿有着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因此,杨令源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我明白从一开始您就想收我当徒弟!”

“何以见得呢?”

“您先前让我去沐浴更衣不就是为了这事吗?我猜得对不对啊?”杨令源如同突然开了窍似的,竟拍着手得意地反问道。

“不可造次!”刚警告完杨令源便瞥见了兰幽,杨汪于是招呼道:“你快些过来。”

待对方跑近之后,杨汪即吩咐道:“你马上去告诉夫人,就说卢大人准备收令源为徒,让她赶紧准备些果蔬馐馔送来这里以候用。”

“是的,老爷!”应了一声的兰幽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杨汪急忙叫住其道:“再请夫人派些人手来,把这‘弘农堂’也抓紧了整理一下。”

“好的!老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暂时没有了,你且去吧。对了!顺道把杨福也叫来听用,记住了么?”

回答的同时,兰幽忽瞧见杨令源在偷偷地冲其扮着鬼脸,因杨汪和卢太翼在场的缘故,所以她便没有好发作。接着,仿佛是未曾瞧见一样,当下一转身,她就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5

《第十章》杨令源拜师(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