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恩怨隋唐之缘起>《第十五章》杏园楼遇袭(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杏园楼遇袭(上)

小说:恩怨隋唐之缘起 作者:蜀山王族 更新时间:2018/10/8 0:25:53

沿着尉迟恭去的方向前行了大概有四分之一个时辰,一行人即来到了之前说的那片杏园的大门前,说门其实也没有门,就是几根木料搭的一个门框子而已。继续往前走出半里地,一座两层的小楼便如约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小楼的规模确实不大,也就占了大约一亩的范围。通高虽说只有三丈左右,但相较于两侧呈包围态势的杏林而言却明显高大了些。其正面留有的一片开阔地乃是用来拴马和驻车的,背面则紧邻着灞河。当站在二楼上眺望时,人们不仅能看到水面上穿梭如织的舟船和那座宏伟壮丽的灞桥,还能很自然地将脚下的这片杏林尽收到眼底当中。

……

刚跳下马,杨令源便听到酒楼里传出了尉迟恭那特有的带着浓厚并州口音的嚷嚷声,“我不管,你非得给爷腾出一雅间来不可!如若不然,哼哼,今日的生意你怕也就别再做了!”

“爷,今日确实没有雅间了啊!要不……您老就凑合着坐坐大堂?”

“小子,蒙谁呢你?爷来得这么早就说没雅间了,未必……你的生意会比大兴城里的醉仙楼还好?再扯谎瞎掰的话,小心爷揍你丫的!”

“本店小本经营,规模有限,只二楼有那几个雅间,今日的确是被其他的客人给提前预定去了。真不骗您呀,我的爷!”

“你大爷的!哪个鸟人在这儿撒钱臭摆阔气呢?去跟他说,叫他让出一间来,否则,你爷我打他个稀里哗啦的!”

“不行啊,爷!别说我们小店惹不起,就算惹得起,那这做生意的信誉不也都全毁了吗?”

“好大狗胆的小二,竟敢用这些说辞来吓唬爷?”尉迟恭边问,边一把抓过对方来准备开打。

“小老乡,你且住手!”

听出是卢太翼的声音,尉迟恭遂赶忙放开了那堂倌。收了拳头,回转身来的他当即冲对方傻笑道:“恩公,您……您到了啊?如何会这样快呢?嘿嘿……”

“再不来,你个尉迟恭是想把这送行酒都变成了送牢酒吗?”卢太翼把脸一沉,问道。

……

见进来了一位气度不凡的老者,且又能管住眼前的这个黑煞神,于是,那堂倌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跑过去求助不说,还几乎就要跪了下去。

“老先生,真不是小店有意欺客呀!的确是所有的雅间都被今早来的客人们给定光了。但凡有些办法的话,小人也是不会如此为难的,您说对吧?”做出一脸苦相来的堂倌表白道。

“那你就去现盖一间!”尉迟恭在一旁边举拳头,边发怒道:“要不定叫你好看!”

堂倌一听,吓得立马躲到了卢太翼的身后,且还浑身颤抖着不敢再说话了。

“小老乡不可如此!咱们今日是来高兴的,又不是来找不痛快的,对不对啊?”走过去拉住对方的手,卢太翼安抚道:“你我老乡见老乡,在哪里吃饭不都一样么?再说令源他们均非外人,我们就在这大堂里找到个安静的位置坐下来不也是挺好的吗?”

“也不是……不可以,但就怕怠慢了恩公您……”尉迟恭略显尴尬地回答道。

“这说的是哪里话嘛?你我一见如故也算得“忘年交”了吧?真还用得着如此多的虚礼?”说完,卢太翼当即拉上对方去了窗边的一张空桌……

“请……请请!”见危机化解,堂倌于是赶紧招呼了杨令源等跟着一起走过去。接着,他一面擦干净桌子,一面满脸堆笑着殷勤道:“怠慢各位了,望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啊!”

“不去把你们的好东西给端上来,还在这里啰嗦个什么?”挽起袖口的同时,尉迟恭眼睛一横道。

……

“回来!”尉迟恭冲正欲“开溜”的堂倌一声低吼。

“爷……爷还有什么吩咐吗?”堂倌战战兢兢地问道。

“记得把你们这里最好的杏子酒给抱一坛来。”尉迟恭用如闷雷一般的声音说道,“若是酒里掺了水……哼哼,小心吃爷的拳头!”

“不敢,不敢!”堂倌吓得两腿发软,诺诺连声着转身即“逃掉”了。

……

就在等着上菜的这个当口,尉迟恭忽瞥见刚才的那个堂倌像见到祖宗似地飞快跑去了大门口,接着,在毕恭毕敬地来了个九十度鞠躬的同时,还于口中高声唱道:“贵客驾到,二位楼上雅间的请……”

尉迟恭听了,不禁在心中怒骂道:“见钱眼开的狗奴才!”

这时,一位衣着华贵、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其腰间还挂着一柄长长的宝剑。跟着中年男子进来的则是一个年约六七岁的小男孩儿,眉目清秀之外,更是一身的富贵豪气。

紧接着,中年男子冲堂倌吩咐道:“给我的手下人也弄些吃的。另外,把我打的一只兔子和我儿射的一只野鸡给分别做成两道可口的菜肴之后再端上来,都听明白了吗?”

“好的!贵人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么?”亮出职业化招牌笑容的堂倌追问道。

正当中年男子准备作答之际,早已按耐不住的尉迟恭突然跳起来一拍桌子骂道:“瞎了你狗眼看人低的,我们这儿的菜为何还没有送上桌啊?”

害怕对方又要找茬儿,堂倌遂只得赶忙答道:“爷,马上就来,你们的菜马上就来!”

应付了一句之后,堂倌便赶紧转身请那位被他称之为“贵人”的中年男子上楼去。

……

“是不是你把二楼的雅间给全包了啊?”尉迟恭指着那中年男子问道。

听了也不搭话,或许是不想惹麻烦,亦或是不想有失身份,总之,在冷冷地扫了一眼之后,中年男子扭头就要离开。

“给你爷站住!”见对方不理会自己,尉迟恭于是气急败坏地叫喊道:“呸!有钱就能作威作福吗?”

“这小子多久才能改掉火爆脾气啊?对方一看即知不是什么一般人。”见到尉迟恭再次发飙的卢太翼心下琢磨道,“我可不能再任其胡为了……”

强拉了尉迟恭坐下,卢太翼当即小声提醒道:“千万不可再惹事了!”

与此同时,那中年男子竟回转身来询问道:“足下可是在问我吗?”

怕事情闹大,卢太翼遂不得不起身施礼道:“阁下莫与老朽的这位小老乡计较,他就一个粗人罢了,不懂什么礼数的。”

话音未落,他却听得对方带着惊异之声问道:“这不是章仇大人吗?”

“正是……在下!”卢太翼一边回答,一边抬头看了看对方。

因一时没认得出来,卢太翼便只好直言问道:“阁下是……”

“在下李渊啊!难道大人都认不得了么?”见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中年男子于是赶紧自我介绍道。

“是唐公吗?”卢太翼也有些吃惊。

“正是在下!”中年男子快步走到跟前,接着深施一礼道,“多年不见,老大人一向可好啊?未曾想今日竟能在这里遇上,真是幸甚……幸甚呐!”

……

原来,此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大隋高祖文皇帝杨坚的外甥,当今天子杨广的表兄——唐国公李渊。李渊家世显贵,祖上乃是西凉国的开国君主李暠,据说五姓七高门当中的陇西李氏之先祖即为此人。李渊的祖父李虎在西魏时曾官至太尉,也就是史称的“西魏八柱国”之一。李渊的父亲李昞,北周时历任御史大夫、安州总管和柱国大将军。此外,李渊的母亲还与大隋开国皇后独孤伽罗同为独孤信之女。北周天和元年,李渊出生在了长安,长到七岁时便因父亲李昞的去世而袭封了唐国公的爵位。成人之后,其不但洒脱不羁、性格开朗,还待人宽容、颇具声名。可也正因为此,他竟然就被一向外宽内忌的杨广给盯上了,给惦记上了。

“唐公在外任职多年,今日如何得空来到此地游猎啊?”卢太翼拱了拱手,问道。

“说来话就长了,老大人,不如随在下到雅间里去慢慢叙谈吧,如何?”李渊盛情邀请道。

“也好,也好!”答应之后,卢太翼即欲同对方一道上楼。

可刚走了几步,他又忽停下来转身交代道:“小老乡,你们几个先吃,就不用等我了。老朽这去和唐公说会儿话即回。”

见自己不满的对象竟是恩公的熟人,羞得满脸通红的尉迟恭于是只好满口答应着重新坐了下来,且还表现出了一种令卢太翼等人前所未见过的安分。

……

在二楼最靠里面雅间的桌子上,此时已摆好了几碟小菜和一壶烫于热水中的杏子酒。宾主落座以后,跟着进来的堂倌即为卢、李二人斟满了杯。

“你且退下吧。”

打发走了堂倌,李渊即以东道主的身份开口说道:“在下先敬老大人一杯,请!”说罢,他率先举杯一饮而尽。

“同饮,同饮!”卢太翼也跟着把一盅酒给喝了下去……

随即,李渊讲起了近段时间的经历,“前些日子回到京城参加了今上的登基大典,因得到圣旨说外放多年需在府中好生歇息一番,之后将另有任用,所以在下便没再离开,今日见天气晴好,又正闲来无事,于是就带上家里的这个二小子出来打猎了。”说罢,他还特地向卢太翼指了指站在其身后的那个六七岁小男孩儿。

“这即是贵府上的二公子吗?听闻其从小就很有佛缘,今日一见,老朽确实感觉到有些不同于一般啊!”在仔细打量了一番小男孩儿的面相之后,卢太翼非常认真地对李渊讲道:“此子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待到其二十岁时当会成为一名济世安民之才的,所以,唐公,您需务必善加教导才是,切记!切记呐!”

“多谢老大人的吉言和教诲!”李渊连忙起身回应道。

接着,他又回头向小男孩儿说道:“二郎,赶快过来与老神仙行礼。”

听了父亲的话,小男孩儿当即不卑不亢地来到了卢太翼的面前。接着,按照标准的觐见长辈之礼,他叩拜道:“老神仙,二郎与您见礼了。”

正欲搭话之际,卢太翼却听得李渊忽然感叹道:“今日能巧遇老大人,看来还真是天意啊!”

“唐公,此话怎讲?”卢太翼很是不解地问道。

“在下现有一事相求,烦请老大人务必应允!”

“唐公,有什么您请先说来听听,如真能帮上忙,则老朽是定然不会推辞的。”见对方说得郑重,卢太翼于是谨慎地回应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李渊笑着说道,“就是我家的这个二郎一直都没大名,所以在下便想劳请老神仙给他现取一个。”

“还有这等稀罕事?”卢太翼有些诧异地问道:“老朽看二公子也到了开蒙的年纪,却为何会独缺大名呢?”

“这事也是奇了!”给问题先定了性的李渊方才详细解释道,“我家二郎打出生起就体弱多病,在下与他母亲因常年担惊受怕,所以于其四岁那年便去了著名的法门寺烧香祈愿。是时,庙里的一位高僧在掐算了生辰八字之后即当场建议道:‘此子起名需待异日遇见的一位复姓高人,因为唯有如此才能魇得住他体内的那份邪性,从而保下半世的平安来。’而让人未曾想到的是,自那次拜佛起,这娃娃的身体还真就一天比一天好了。”

“佛祖显灵护佑,的确非同寻常!”

“老大人,您不是复姓章仇吗?此子今日能在这里有幸遇上您,您说这不是缘分又是什么呢?”

“哈哈,唐公说得在理!”捻起胡须的卢太翼爽快地应允道:“这个好办,就请唐公先把贵公子的生辰八字给报过来让老朽算算吧。”

……

念念有词地推算了一阵之后,卢太翼突然把眼睛一睁道:“有了!”

“敢请老神仙快些讲吧!”李渊敦促道:“在下当洗耳恭听。”

“依老朽看来,刚才相面时说的‘济世安民’四个字就很不错,咱们何不取其意叫二公子做‘世民’呢?”说出自己答案的同时,卢太翼问道,“不知唐公意下如何?”

“‘世民’、‘李世民’、‘济世安民’……”踱着步子来回想了想的李渊忽然双手一拍道:“老大人取得甚好,吾儿就叫这个名了!”

……

5

《第十五章》杏园楼遇袭(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