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恩怨隋唐之缘起>《第十七章》老班头救难(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老班头救难(上)

小说:恩怨隋唐之缘起 作者:蜀山王族 更新时间:2018/10/10 0:11:40

急速退出杏园楼所在的那片杏林之后,由于已能望见官道上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因此,众人这才稍微觉得心安了些。

趁着这个当口,尉迟恭将马并到了卢太翼所乘的车旁,接着又小声地唤了两声“恩公”。

待对方撩开窗帘询问有何事时,他当即刻意压低了嗓音道:“恩公,我先前瞧见那三名刺客都穿着‘骁果卫’的军靴,且那个伪装成堂倌的人于左臂上还刺着一个红色的飞鹰标记。依这几年当差的经验来看,我认为这三人的来头肯定不小。”

听过之后,卢太翼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来道:“老朽知道了。”从反应即可知,其此时的心里是充满了隐忧的。

……

快要踏上官道之际,卢太翼让杨令源请来了李渊叙话。

拉着对方单独走到一旁,卢太翼当即小声说道:“唐公,据老朽的那位小老乡讲,他发现行刺之人均有可能为骁果卫的军官。”

李渊听后面色凝重地问道:“老大人,何以见得呢?”

“因为那三人既穿着骁果卫的军靴,又在左臂上刺了骁果卫的特殊标记——血鹰。老朽的那位小老乡在京兆尹衙门当了多年的差,我想他应该是不会看走眼的才对。”卢太翼一脸严肃地解答道。

思忖了片刻,李渊突然仰天长叹了一声,“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句话说得还真对,胆战心惊过了这么多年,它终究还是来了……”

“唐公,您说的可是先帝时的那件事?”听对方这样问,李渊于是深深地点了点头。

……

那是在开皇年间,当时的高祖皇帝忽于一晚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他先是梦见枝叶茂盛的一棵杨树和一棵李树纠缠在一起,且两树都拼了命地争相生长。接下来,他又梦见一场洪水过后,杨树被激流给冲走了,李树却安然无恙……

惊醒之后,因觉得梦的内容令其厌恶非常,于是,杨坚便赶紧派人去请了会解梦的来。那时,正好有个叫做“安伽陀”的方士自言知晓图谶,利用这次觐见之机,一心想在最高统治者身边谋取个一席之地的此人竟当场直言不讳地宣讲道:“此梦预兆了姓李的人会替代姓杨的人做天子,而其中的洪水应是暗示了李姓人的名字中间带着三点水的部分。由是,小人劝陛下还是把海内凡姓李的都给杀了为好,如此一来,怕是才能够永绝后患呐!”其后,听信了谶言的隋文帝还真动手杀了几户李姓勋旧大臣,而要不是独孤皇后的缘故,那唐国公李渊于其时成为刀下之鬼或许也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当年若没有姨母的保护和老大人的劝谏,则在下可能早已是深埋于地的一副枯骨了。”向对方深施一礼的同时,李渊说道:“才将之事分明就是今上也不想放过在下。以前做太子时即对在下猜忌有加,如今姨母归了天,他又坐上了皇位,自然便是更加无所顾忌的了。”

“当年之事皆老朽亲眼所见,也因为谏言不可枉杀无辜而招致了妖僧安伽陀的记恨。”叹了口气,卢太翼接着说道:“老朽本无意功名,奈何却不能置身于事外,唉……真是可悲啊!”

“依在下想来,那几人定是冲我李渊来的才对,所以老大人当不必过于忧心。”说罢,李渊又恳请道:“望老神仙教授一计,让在下也能够得以保全住身家性命啊!”

闭上双眼掐指默算了一阵,卢太翼让对方附耳过来说道:“唐公应尽快上表请求外放,且要尽量往东而行才好,到任之后还当酗酒受贿以自污,如此而为或可解除皇上对您的疑心。”

“多谢老神仙教我!”说罢,不敢久留的李渊赓即就和对方作揖而别了。

……

见李渊一行人走远,卢太翼遂赶忙招来尉迟恭讲道:“小老乡,今日之事凶险异常,当是你我之力所不能左右的。听老朽一句,京城就不要回了,若是没有好去处的话,则你就随我同往河东去暂避一时吧!”

“恩公所言本不敢不听,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你还有顾虑?”

尉迟恭再拜答道:“非也!只是因为有一条水磨竹节钢鞭放在了家里,而那又是师父当年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所以……”

“所以你就想回去取,是吗?”卢太翼小声问道:“难道你就不怕因此而遇上更大的危险么?”

“性命固然重要,但钢鞭却是不能丢弃的遗物,所……所以就算拼了性命,我也是一定要把它给拿上的!”尉迟恭以坚定的口吻答道。

见对方意志决绝,卢太翼是既担心又感慨,于是特地嘱咐道:“如遇上危险,你可到隆庆里去找唐公救急,知道吗?”

“好的,恩公!您……可还有吩咐?”

“此去五台山本欲走蒲津桥一线,奈何却出了今日这档子事,老朽怕有人暗中拦截,所以决定改走龙门渡口那边了。”卢太翼语重心长地叮嘱道,“若跟来,则定要从那条路追赶,你可都记住了?”

“尉迟恭谨记在心!”

……

和杨令源等人拱手作别的尉迟恭随即翻身上马往来路疾驰而去,申时刚过,就已经回到了大兴城中的住处附近。

探明了所住小院的情况,尉迟恭随即就悄悄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因见没什么好拿的,在胡乱抓起几件衣服塞进包袱之后,他便从柜子中取出了那条水磨竹节钢鞭。

接着,将佩刀往腰间一挂,转身锁上房门即欲离开,可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小院外传来了些许的动静。

……

躲进柴房不久,他便从窗上的破洞处窥见了溜进来的几个黑影。这时的天色尚未完全尽墨,因此对方的一些轮廓还能看得清楚。经过仔细辨认,他发现来者竟是白天行刺的那三个人。

“他们是如何发现这里的?”尉迟恭甚为吃惊地暗自琢磨道。

如遇上几个蟊贼,那他尉迟恭此刻怕早已冲出去打其个噼里啪啦了才对。可是,在经历了白天的交手之后,深知对方来头不小不说,且武功还极好,于是,他也就不再敢贸然行事了。

过了不多久,三个黑影即从上房里退了出来。显然,他们在那里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见对方又往下房这边摸来,尉迟恭一边暗暗叫着“不好”,一边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的佩刀。正摸着,他突然发现腰间竟挂了块金属牌子。

“糟糕!怎会把这京兆尹衙门的腰牌给忘了呢?怪不得他们会找到这里来哦!”恍然大悟之下,尉迟恭甚是懊恼,只因这一时的疏忽极有可能会于接下来葬送了自己的年轻性命。

但强敌已然在前,所以这一刻也容不得其多想了,于是,在把牙一咬的同时,他慢慢将佩刀抽出,并握在了右手当中,接着,又用左手轻轻提起了钢鞭。既已打定殊死一搏的主意,那他便横下了一条心来准备搞他个“有你无我,有我无他”的突然袭击……

刚藏到柴房的门旁,他即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轻微话语声。

“黑脸贼敢坏我等的大事,今儿逮着了非弄死不可!”

此刻,尉迟恭的双手都已浸满了汗水,若说不紧张,则绝对是假的,因为毕竟没有杀过人,所以越是临近一触即发的那一瞬,心理上也就越是无法获得平静。

……

伴着“嘎吱”一声响,柴房门被突地一下打开了,就在一个脑袋刚刚探进来之际,他将高高举起的钢鞭运足了力气往下那么用力一砸……

随着这一招“泰山压顶”的使出,一记震颤跟着“咚咚”的心跳接踵而来,并迅速传递到了全身。紧接着,那人当场一头栽倒在地便悄无了声息,即是说其竟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下就闷声不响地死掉了。

杀过一人之后反倒不紧张了,且想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时,尉迟恭居然还有了些“恶向胆边生”的快意。

在尚未弄明白前面之人是因为什么而倒地不起时,跟在后面的那人却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即突兀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看不清脸部,只觉得对方的两个白眼仁就像铜铃一般大小,且盯着自己还一眨不眨的,以为是见到了“黑罗煞神”的他顿时便被其给吓得魂飞魄散了……

趁着对方愣神之机,尉迟恭手起刀落一砍而下,一招“力劈华山”过后,伴随着“咔嚓”一声响,那人的脖颈处连肉带骨被掀开了一多半,也许是因为直接斩断了气管的缘故,那人竟也同样一声没吭就倒下去了……

鲜血四溅之下,尉迟恭本已沾满了脑浆的衣服上更是血腥密布。顺手用袖口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污,他即试图将佩刀从对方的身体里给起出来。或许是因自身紧张,或许是因刀口嵌入到了骨头里,总之,他拔了几次都未能获得成功。

顾不上这许多,于是索性丢开了佩刀,并将钢鞭换到了右手,接着,他又当即转身来到了院子的中央。

原来,此时的院中正站着第三名刺客,虽蒙着脸,但透过身形,尉迟恭一眼就看出了其正是杏园楼里的那一位高手。

见对手一连杀掉己方的两名同伴,此人自然是被气得七窍生烟了,于是也不问话,直接将钢刀举过头顶的同时,即摆出了个“仙人指路”的招式来。

省了对话,一向行事痛快的尉迟恭当然求之不得,举起钢鞭,二话不说便照准对方的心窝处刺了去。

……

那人可能是因为知道尉迟恭的身手一般,所以也不示弱,一个箭步即迎了上来。

说时迟、那时快,当两件兵器稍一接触之际,他竟突然转换了手型,先是用刀背在尉迟恭的钢鞭上使劲儿那么一敲,接着,顺势就将刀锋扫向了对方的额头。

见白晃晃的刀刃直奔面部而来,不得不收了脚步的尉迟恭遂只好将上半身奋力往后一仰……

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躲开了那贴着鼻梁划过的刀锋,也不待身体站直,他即就势使出了一记“海底捞月”的功夫。此招的要诀在于要将钢鞭从右下方往左上方那么用力一挑,其目的很简单,乃是要打击对手于不经意间亮出的肋部。

急忙收刀,接着反手用力一挡,刀鞭接触之际,那人顿觉虎口一阵酸麻,手中的刀也因此而差点儿被磕飞了出去。经此一下,两人均被对方的力道给震惊了,于是,各自跳开之后,心中皆不约而同地大喊道:“好厉害!”

……

接下来,两人刀去鞭往地又走上了十几个回合,在发现轻易占不到对方的任何便宜之际,那高手忽用刀指着尉迟恭道:“黑脸贼,你若当下就弃械投降,则爷兴许还能饶上你的一条性命,如不然,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少吓唬你黑爷!就你那两下子也想让你黑爷投降?你怕是在白日做梦吧?不想死得太难看,便赶紧地,先给你黑爷磕个头、作个揖,都听明白了吗?”尉迟恭用鞭指向对方回敬道。

“黑脸贼,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那高手叫骂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小子!先吃我一刀再吹牛吧!”说完,他冲向尉迟恭就是一记“单刀直入”。

见对方来势凶猛,尉迟恭心中立时一个闪念而过,“势均力敌,只可智取!”

想定,他即突然转身跑向了后墙,数步之后又猛然一跃而起,接着……接着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

那高手追在后面,眼看便要刺到对方身体之际却发现偌大的一个尉迟恭竟忽然不见了踪影。而就在他惊诧的那一瞬间,如同神兵天降一般的对手居然从头顶一跃而下,同时,其手中的钢鞭也带着呼啸声随即到达……

话说那高手就要命丧当场,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正当钢鞭快要触及到其天灵盖时,他竟把身体一缩一侧,接着将肩头一沉,使出一招“断臂求生”来以试图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

5

《第十七章》老班头救难(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