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刀口钱>第十六章 匪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匪巢

小说:刀口钱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18/10/11 21:48:00

距商州城不远的一处小山村,

这里便是为祸商州一带长达数年的山匪巢穴,与想象中的那些贼寇所居住的环境简直大不相同,在百姓们以往的想象中,绿林好汉们通常都是居住在依山傍水的地方,山高林密逍遥自在,住在山洞之内,洞口十几个把守,几座箭楼,再树立几杆大旗,洞里则刀枪林立,两旁架起篝火,中央一张长桌,两旁设下四梁八柱等头领们的席位,正座坐南朝北,太师椅上一张虎皮,每日里吃肉喝酒,大秤分金银,好不痛快,

眼前的这座残破不堪的穷山村才是真正的山匪巢穴,本地的居民不足几十户,原有的百姓早已逃荒而去,数年前一位名叫丁治的年轻黑脸汉子逃亡到了此地,不久后凭着一身的本事占领了此村,自号铁剑王,拉拢男丁落草,劫掠附近商贾,美其名曰“杀富济贫”

通过劫掠绑票等手段为村子带来富足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他的山寨,为了更好的管理,丁治开始同村中长老约法三章,约束属下不得骚扰村中妇人,不得劫掠穷户,不得欺凌老幼,再经过了几次杀鸡儆猴之后才算真正地制约住了喽啰们,作为回报,整村的人将加入山匪阵营,对抗官兵,做到了忙时种地,闲时打劫,经过几年的经营,整座村庄中的山匪共有五六百人之多,除去了老弱妇孺,共三百六十人的壮汉子全是盗匪,长枪钢刀两百多具,另有私造的铠甲十几套,良马二十头,村庄周围皆是私开的田产,还在后村养了猪羊,劫掠而来的金银大多分予了众人,并无所剩,

而此刻燕婉儿便被关押在村中的老祠堂中,同其他被捉来的人关在一起,初入此地之时还有些许的惊讶,因为关押在这里的多是前来商州经商的富户,并有几人还曾在福隆客栈小住过,经过交谈方知,这些人多是在半路被劫掠而来,被劫来的当夜燕婉儿便被迫写下了赎信,由村中山匪连夜送去客栈,被人折腾了一夜好不容易躺倒在到处是老鼠蚂蚁的稻草上小睡的燕婉儿又被人叫了起来,

由两个喽啰推搡着出了祠堂,一路上所见皆是破旧不堪的土砖房,或者是木板搭建起来的房子,屋顶大多是稻草铺盖而成,喽啰们押着她走的是村中唯一的一条大街,两旁屋舍皆有人住,只是少见了门窗,多是敞开式的,一眼扫过屋中尽览,两旁人多在街上走动,还有摊位,卖菜的,卖刀具,草皮,草药,甚至是陶罐瓷器都有人买卖,其兴盛不亚于侠阳镇街景,甚至和商州的随便一条街比起都不为过,不由得称奇,

片刻后喽啰们将她领到了一处草庐,庐中不时传来儿童读书声,似乎是有人在教书,这便更加惊奇了,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山匪居然还有这般人才?这般能耐?当真是不得了,燕婉儿正好奇时,却见里头的声音渐渐的停止了,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将刚才童子们所读的诗词讲解了一番,随后便是一句“今日便到这里吧,回去之后可要牢牢记住,明日再讲别的,”

话音刚落燕婉儿便看到门里跑出了十几个衣着缝补,赤脚的孩子跑了出来,一一从她身旁而过,有好奇的还会看她一眼,像喽啰调笑道:“这是先生从城里掠来的女子吗?真漂亮,赏赐给哪个有福气的憨货了?”

燕婉儿闻言一惊,不成想屁大点的孩子都学得怎么非礼勿言了,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喽啰骂了那小童子一句,叫他快些回家去,不然便要把他卖进城里大户人家做苦力,童子听了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又接道:“你把爷卖进城去,爷就卧薪尝胆,等长大了反要占了那富户的家,”

喽啰嗤笑了声,骂道:“傻货还挺有志向,别做白日梦了,快滚,不然告诉你娘打你屁股,”

童子向他做了个鬼脸而后冲燕婉儿一笑便跑开了,今时今日燕婉儿算是开了眼界,明白了什么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说的当真是不假,本来天生纯真无邪的孩子,愣是被大人带成了小混蛋,在此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以后真不知是福还是祸呀?

不过对于旁人来说铁定是祸害了,小小年纪便能说出那些话来,日后还能了得?这时茅屋中走出来一位身材高大的黑脸汉子,他便是铁剑王本村的寨主丁治了,

只见丁治来到燕婉儿面前施了礼,微笑道:“昨日匆忙将燕姑娘请上山来,不想兄弟们将姑娘锁在了那祠堂中,怠慢了姑娘,在此给姑娘赔礼了,”

燕婉儿冷笑了声,道:“真要是觉得怠慢的话,便放了我岂不是更好,”

“哈哈哈……”丁治闻言大笑,“放是迟早要放的,只是需得等到赎金上山之日,才能放了姑娘,小寨贫苦,相信姑娘这一路上也见到了,”说完后丁治故作长叹了声,

“的确是贫苦,可着些也不能成为你们打家劫舍的理由,人生在世应顶天立地,依靠双手开创财富,而不是靠掠夺他人钱财为生,你们怎么做只怕会为后人所不耻,”燕婉儿板着脸训斥道,好像教书先生不是丁治,而是她,

“不耻?”丁治再次咧着嘴笑出声来,“那是有饭吃的人,吃撑了的人才要去考虑的事情,而我们这些可是连饭都吃不上一顿的,不打家劫舍,如何在这乱世之中存身?”

丁治又哼了一声,继而缓缓道:“天下大乱,各地诸侯争相扩充实力,礼乐崩坏,当官的人人为己,谁还会在乎我们这些平民?这些人都是生来就憨厚,老实的庄稼人,身无长技,又相互排斥,若不将他们团结起来打家劫舍,只怕将在这乱世之中无葬身之地,而且我们只劫那些取财无道的富户,他们的钱财都是民脂民膏,劫他们的再还给百姓,也不能算是劫吧?”

燕婉儿摇头叹息了声,道:“难道富户的钱就该被你们打劫吗?他们所赚的每一笔钱也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的来的,那也不是天上掉下去的,至于你说他们赚取的都是民脂民膏这句到是不假,可是这个也能怪他们吗?所谓生财有道,既然贫苦就应多想办法生财,而不是一味的抱怨世道的不公,”

丁治看着眼前这个柔弱女子不仅有些佩服,自行走江湖数载还未层遇到过如此能说会道的女子,起初遇到她时,还以为是某个富家小姐在替父看店,不成想她居然是白手起家的厉害角色,在商州城还没有人不知道她开的燕记货栈,本来还不太信,但现在听她言谈举止,看来是真的了,

燕婉儿又道:“还有你刚才说劫的那些人都是欺压百姓的豪强,那我倒是要问一问了,我一个小客栈的掌柜难不成也是豪强?”

丁治漠然摇了摇头,并未回话,燕婉儿哼了一声,平心静气道:“既然如此,就请寨主放我下山,如此方为真英雄,”

丁治闻言笑了声:“姑娘想走也容易,待你家的赎金一到,我便放你,”

“说到底,你还是为了钱,既然如此就莫要再提那些堂而皇之的借口,打劫的,就是打劫的,”

“哈哈哈”丁治又笑起来,这次则把手放在燕婉儿肩头拍了拍道:“这句话说的不错,我们就是打劫的,既然是打劫的山匪,可不能只是劫人钱财怎么简单,本来今日找姑娘前来是要请姑娘同我村寨合伙,共同治理,凭着姑娘的经营之道,将这村寨做大,现在看来还有意外的惊喜呢!”

燕婉儿闻言一愣,什么叫意外的惊喜?莫不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还未开口便见丁治诡秘笑道:“待赎金来的那一日,我便用那赎金当作是对姑娘的聘礼了,这寨中的一切皆是你我二人的,不知可好?”

燕婉儿顿时惊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夜晚,侠阳谷镇,福隆客栈内,

阿沉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披了外衣在身,小声唤醒小智,二人慢慢下了楼,去了后院柴房,

“袁沉你伤还没好,怎么敢下床?”小智担忧道,

“我的身体我清楚,你废话少说,”阿沉不耐烦了一句,继而有问道:“周先生今天去钱庄取银子了?”

“去了,”小智点头,

阿沉也跟着点了下头漠然道:“这便对了,他要是不去,我还真不会怀疑他,现在看来他应该是那些山匪的内应,”

“什么?”小智突然大惊道,

阿沉急忙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要声张,小智这才忙点了下头,小声道:“周先生平时忠厚,你别是怀疑了好人,”

“不会的,我可不会冤枉了他,你也不想想看,用赎金救人怎么大的事,他也不跟老徐,老吴他们商量一下,就敢自作主张的去取银子,这分明就是实现就打算好了的!”

小智摇了摇头,不赞同道:“可是燕掌柜说过的,她不在客栈时,周先生可以代她行事,更何况事态紧急,老徐他们在淮南,老吴也在返回的路上,就算到了也要好几日的路程,掌柜的性命要紧,可耽搁不得,”

“哎呀,反正我不信周先生的,我只信你,”

阿沉的话小智听的不是很明白,便问道:“那你把我叫下来,究竟是要说什么?”

阿沉笑了笑道:“我有一个计划,你得帮我,”

“怎么帮呀?”

“想办法将周先生留在客栈,我们自己去送赎金,趁机救出掌柜,”

“这,这不太好吧,怎么说周先生他也是……”

“你别管了,我就是怀疑他,才要想办法留下他的,不能让他坏了我们的计划,”

尽管小智仍有些疑惑,但看在救人要紧的份上,他暂且相信了阿沉一次,决定帮他一把,

0

第十六章 匪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