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刀缘>第十章调查庄文生其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调查庄文生其人

小说:刀缘 作者:山风 更新时间:2018/10/9 15:38:25

民警,尤其是刑警,对“杀人”二字尤为敏感。

商若闻之,立刻俯下身问坐在椅子上仍在声讨男人的刘小桂:“刘女士,你说谁杀人?庄文生么?”

警察高度关注,刘小桂忽然意识到说话严重性,立刻关闭话匣子。

商若再问。

刘小桂摇头。

商若追问。

刘小桂说:“我说错话了。”

商若不信是刘小桂愤怒之下给自己丈夫强加罪名,苦于对方改口,便回头问老周。

庄文生对老周说刘小桂精神有点问题,也去医院看医生几次,就是不见有好转迹象。对于身上抓痕,庄文生说刘小桂在家精神失常时经常摔东西,是防意外制止她的结果。

公说公理,婆说婆理,谁是谁非,警察一时难下定论,老周便请司法所同志,再请妇联。

有女警接手,商若便回到刑侦队办公室。

齐远见到商若愤然未消,便问缘故。

小殷认为女人说气话过头不必当真。

商若以为不像是过激言论,如是,解释便罢,何苦沉默,改口也显得反常。

小武说,如杀人,辖区近期有程思齐案,狗屎案,庄文生与这两案有关吗?

小顾说,程思齐案,熊大磊嫌疑,狗屎案还没定论,会不会是杀害狗屎凶手呢?

小梁说,熊大磊刑拘,与程思齐之死脱不了干系,庄文生也只有往狗屎案子靠。

齐远认真地听着大家议论,最后问商若意见。

“女人直觉往往很准的。”商若得意地笑了笑,正色说道,“凭我对刘小桂观察,她说她男人在外杀人是不过脑子的脱口而出,改口是在思考后的掩饰。庄文生或许就是人面兽心的家伙,查一查,指不定有收获。”

熊大磊刑拘是到来的事实,尽管又有转移孩子的影像证据,但这孩子和熊大磊本人是什么关系,转移孩子与程思齐之死有什么关联,杀人动机又是什么都还是一本糊涂账。姜猛大队长已转移案件,他一个中队长人微言轻无可奈何。狗屎案,他完全是一个局外人,对侦查结果一无所知。姜猛给予待命指令,并不是说不可以继续追查熊大磊案和办理其他案子。齐远面对大家的期待,说:“秘密调查庄文生。”

严格地说,程思齐案没有正式结案,都可以扩大调查范围。

齐远首先将庄文生移动手机号从户籍上调取,重新调出程思齐的微信及通讯数据。

一对比,竟然找到庄文生与程思齐的关联。

齐远为之一振。

庄文生与程思齐案有关联。

核查两者之间联系时间点,案发前一天与当天上午,庄文生与程思齐有过通话,微信内容暧昧。

莫非庄文生是送上门的程思齐命案凶手?

猜疑归猜疑,还需要证据,如同熊大磊出入聚福小区及转移孩子影像,必须有庄文生当天案发前进入小区影像记录。

案发当天,他就请老魏拷贝了视频,备份还在电脑里,随时可调阅。

商若说那些日子姜大指定的一帮同事搜集出入聚福小区及周边道路影像资料堆起来山一般高,而且这些资料都在大队部专案办公室。“从这些资料里找比我们重新看录像要节省很多时间。”

“你负责去大队部找出庄文生出入记录。”齐远说道。

“没有姜大允许大队那些头头脑脑的会让我翻查么?”商若问。

“你报我的名号,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查案需要,又不是私事。”齐远对姜猛是否同意他另起炉灶心里没有底。

所长没有动用刑警,齐远也不便劳烦片警老周和所里其他同事。小殷与小武一组去学校暗访,小顾、小梁则去了庄文生所在社区。商若去了大队。齐远一人转悠到警方、司法、妇联三司联合办公处理刘小桂受家暴案的现场。

站在敞开的门洞外,远远地望去,长时间关注,庄文生自始至终有礼有节,没有一丝激动,齐远没有找到其暴力冲动特征。

小殷与小武从学校暗访回来汇报:庄文生是一个教学严谨与人和睦相处的教师,带毕业班多年,升学率位列前茅,多次获得学校和教育部门表彰,深受学生爱戴。校长印象里,庄老师从未与人发生争执,也没有红过脸,属于与世无争埋头教学的好先生。

齐远问:“其家属有没有到学校反映家暴?”

小殷答:“校长接待庄文生家属两次,但不接受家暴一说,并对庄老师提供的家属病历认可精神问题的结论。”

此时从大队回来的商若问:“庄文生执教经验丰富成绩卓著,校长护短有所隐瞒呢?”

小殷说:“我也侧面了解过,学校有一个我熟悉的教师,他应据实相告的。他反馈的与校长评价一致。”

精神有问题,胡言乱语说庄文生杀人无数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商若说刘小桂的眼神并不散乱,且收口之谨慎不符合一个精神错乱者行为。

“间歇性精神病呢?”小殷问。

“间隔有这么短,巧合吗?”商若问。

是不是有精神病,疑惑间隙性的,这需要医学专家来鉴定。齐远问商若去大队结果。

“负责管理资料的是一位美女,我报了齐队大名,她说是帅哥派来的一定行方便的。她见我找了半天没有结果,便主动替我们在空闲时找庄文生的视频录像。”商若神气活现地说,“齐队,你太受大队部美女欢迎了。”

“帅哥?我都奔四的人,摔锅差不多。”齐远想起早餐前上演反转被骗的经历,他狐疑地说,“你一定又在耍你的队长。”

“不是的啦。句句属实。”

“属不属实不问了,你给我盯着大队那一头,随时都可以过去。找到庄文生的影像我给你申请记功一次。”

“好哎。”商若雀跃。

“小商,不是我给你泼冷水。”小殷说道,“这次上头能给齐队记三等功就是天大的恩赐,你还指望齐队给你申报记功上面会批?”

“齐队三等功,那我嘉奖也不错哎。”

“哼哼,齐队三等功希望渺茫,齐队你别怪我乌鸦嘴。”小殷说道,“齐队一直没有进入专案组成员,我们负责外围调查,材料准备了,疑犯也抓了,审问机会就不给我们了。在姜大眼里,我们究竟几斤几两自己掂量。”

“小殷,话有点多。”齐远承认小殷说出大家心声,也很客观,但不愿意负面情绪影响大家,尤其是工作热情高涨富有刑警天分的商若受打击,便说,“我老了,中队长也就到顶了,荣誉再多也是无益;你们年轻,都有前途,有荣誉机会我一定替你们争取。”

队长高风亮节,队员热血回报,跃跃欲试的,等待午后任务安排。

小顾和小梁赶在中饭前回来,齐远说吃了饭再说。就餐人数不多,六人坐在一起没人打搅,齐远便听调查汇报。

小区邻居及社区工作人员对刘小桂的反映不一。

有人说,男人课堂教书育人很辛苦,女人没固定工作,应该在男人回家前将饭菜做好;多数说,无论女人对与错,男人都不应该动手。有人相信男人实施家暴,说这年头道貌岸然伪君子很多,优秀教师未必不是衣冠禽兽;也有人不信,说刘小桂逢人就唠叨怀疑她精神有问题。

信息不一,且不是接近庄氏夫妇的人,主观臆测或受情感支配给出的评价都不是可靠的。商若说刘小桂有点像祥林嫂,知道祥林嫂是怎么死的?齐远目前关注的并非是否存在家暴,而是刘小桂有无精神病史,一个上午的调查是不指望有实质性内容。他说有两条途径可追查:精神病院查病历档案,与刘小桂之子核实。

小梁说:“假如刘小桂没有住院,无档案可查。”

小顾反应快:“就诊购药记录应该有的。”

“就朝这思路去追查。”齐远安排小顾与小梁下午跑一趟精神病院。

“我和小武去找庄公子?”小殷自觉地领任务。

“我下午还去大队部一趟。”商若也没打算闲着。

部下稍稍午休就出发,齐远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条椅上闭目养神。

有人轻叩门板,“同志,齐队长在吗?”

齐远睁眼。

熊太太一脸憔悴悲伤地站在门口。

“啊,熊太太,有什么事么?”齐远温和地问。

“您是齐队长?”熊太太进门就跪倒在齐远面前,“冤枉哪。”

齐远将熊太太拉起,请其入座,说道:“熊太太,冤不冤枉由证据说话,请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大熊没杀人抓他是哪一条法律啊?”

“有没有杀人不是你我说了算。我们现在不纠缠这些。”齐远说道,“你来,正好我有几个问题请教你,便于揭开案件真相。”

齐远和颜悦色的没有拒人千里的威严,熊太太愿意在录音状态下配合。

“你知道大熊去过聚福小区?”

“听他说过。”

“为什么去?那地方离你家有一段路程的。”

“说是会朋友,打麻将。”

“大熊被抓,你有没有意识到他对你说谎?”

“他和姓程的女死鬼是初恋,又勾搭一起了。”

“你不认为他会杀程姓死者?”

“都好过一场了,干嘛要杀她?”

“你和大熊感情好不好?”

“他对我好全世界都知道。”

“你俩非常恩爱是吧。”齐远说道,“你认为他和程姓死者有私情,如果死者要挟大熊离婚和她结婚,他怎么办?”

“那……”熊太太发憷地望一眼放在眼前的录音笔,说道,“就算闹得我们家鸡飞狗跳的,他也不会杀人。他对女人心善得很。”

前一句有没有隐藏大熊会起杀人心,齐远不知道,后一句他感受到熊太太对大熊是有感情的。他将电脑屏幕转过来,点开那一幅大熊与一女子带孩子图像,请熊太太看过来。

“这女人是谁?孩子又是谁的?”熊太太瞪大眼竭力辨认母子。

“死者不是大熊初恋。”齐远觉得该对熊太太说清楚,“大熊的初恋没有四十岁。”

“齐队长你是说这女的才是大熊初恋情人,那孩子是……”熊太太恍然大悟,语噎,气急交加,拎着包拔腿跑了。

齐远望着狂奔而去的背影,回头关闭录音笔,“不是我赶你走的。”自言自语地闷头抽烟。

邻居亲眼见到大熊在程思齐门口穿鞋,没有进屋何来门外穿鞋动作?这是大队长当即请示并迅速转移疑犯的关键所在。没有杀人目击证人,大熊却不能提供没有杀人证据,疑罪从无,那是由法槌决定的。姜大的思路,也是诸多办案者急于求成思维。

商若电话切断齐远思绪。

大队那名美女内勤对再次登门的商若面露难色,说姜大不许你们翻动。商若吃惊。女内勤说她在帮忙找的时候,被姜猛发现,听了她解释,姜猛当即把脸挂下来。内部调阅材料,不算越轨,为何阻止?商若不理解,央求并许诺让齐远请客,女内勤答应暗中帮助。

“姜大反对查阅的理由给了没有?”齐远问商若。

“姜大没给她任何理由。”商若答。

姜大,你究竟想干什么?

没容揣度大队长,小顾电话不约而至。

精神病院有刘小桂就诊和取药记录,没住过院。

稍后,小殷在电话里说庄公子不接受他母亲有精神问题说辞。

小殷是以父母矛盾闹到派出所为由了解其子的,齐远不以为惊动庄家人,便指令小顾和小梁负责调查庄文生社会关系网。

小殷和小武则去追查熊大磊转移的母子。

刚刚投入对庄文生家庭调查,突然又杀回熊大磊案。小殷接到指令反应不过来。

或许在分局或大队领导眼里,熊大磊案已经与受命承办的刑侦中队没有关系了,齐远认为亲手经办案件有瑕疵,等上面补齐环节不是他作风。

简扼解释,并打发小殷,放下电话,齐远不自觉地揣测姜猛阻止理由。

都是参与办案的同事随时都可以调阅,说保密那是幼稚理由;是担心再生枝节,拖延聚福小区案结案,影响破案率?

他深信凭大队长办案经验和穷追不舍精神,不会允许有冤案发生的,而且现在法制环境和社会舆论也绝不允许公安机关有冤假错案发生;那么,姜猛另外掌握熊大磊犯罪证据并对拿下疑犯口供有足够的信心,唯有此才能解释得通。

尽管如此,他也不能闲着。

1

第十章调查庄文生其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