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漂泊的部落>第四十一章 女娲与女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女娲与女蛙

小说:漂泊的部落 作者:杨秋林 更新时间:2019/1/11 19:09:06

我们这些从天边飘来的人群在他们的眼里像是神派来的。伏羲慎重地对我提出,希望交换部落的人员。

我欣然同意,并且与女蛙商量,女蛙便从她的姐妹中选出一位女子,派过去的时候也称女蛙。他们十分高兴也送来了一位女娲。

这是两部落友好的最高礼仪。过去我们与其他部落搞关系也经常这样。这种习俗发展到后来就是国与国之间的联姻惯例。

古书上常有王室或贵族包办婚姻,经常是国与国、氏族和氏族,说的是为政治上的联姻,其实都来源于传统习俗。由此带来更为重要,远亲联姻的习俗造就了王室或贵族有着更强大的生理优势以及群体优势。我们甚至可以反过来说,有了这种习俗的人群,才有机会成为贵族或王室。

这种互通人员的习俗中,交换女人的机会最多。请不要以读者时代的观念去理解,似乎女人已经沦为附庸商品。其实在女人看来这是一种荣耀,友好部落交换的人员通常会被对方部落视为贵人。这些女人不一定是大酋长的专用品,但定将与部落中的显贵有联系。她们生出的孩子往往会被看重,极有机会成为大酋长。这时还没有必须是大酋长的儿子继位的习惯。女人在氏族社会中的地位本来就很高,禅让制度中母亲往往起着关键作用。

长久的交换习俗或联姻制度,造就了女人在学习陌生语言的能力、善于说话及交际、适应新环境的忍耐方面比较男人有更多基因沉淀或天赋。

女蛙来到他们部落里一下子就被捧得很高,女蛙本来就天资聪颖,没多久就学会了她们的语言,说的干的都头头是道。女娲心甘情愿地禅让,推荐女蛙成为她们的女酋长。

这时他们改口了,不再是伏羲、女娲,而是伏羲、女蛙。这种改口没有多大障碍, “娲”和“蛙”本来就读音相像,只当是同一尊称,两部落的语言差异而已。他们没有文字。

以后在造字的时候,一定想到这个创造生命的女蛙,用平凡的蛙字不足以体现其神圣性,必须特别创造一个字,于是来了个专有名词,女娲。

在神庙里有一个陶碗,上面画有一只金鸟,是他们的男人图腾。

现在在陶盆上出现了青蛙,作为女蛙的图腾。在青蛙的肚子上有许多卵,意味着多生子女。我们送来了神圣的生产之神。为了点上更多的点子,以后他们把青蛙的肚子越画越大,其形象逐步接近蟾蜍。蛙与蟾蜍是同一类,认作蟾蜍也未尝不可。

神庙中所有精湛贡品中,只有那个中间的木板显得较为简陋。我伏羲问为什么画得那么简约潦草,是蛇身还是青烟搞不清楚。伏羲回答祖上传来的就是如此。说着就盯着我手上的人面蛇身。“对,应该是如此的样子。”

潦草图案只有上身和头看得出是人形,两人为什么形象一样?不经指点分不出谁是谁。应该把他们标出来才对。

我提议,在两人头上再画两个圆圈,伏羲的头上代表太阳,女娲的头上代表满月,一阳一阴。伏羲的太阳里再画一只金鸟,女娲头的月亮里画蛙或者蟾蜍(其实形象都一样),这样就意指清楚了。伏羲如梦初醒。

熟悉历史的读者一定耻笑我在描绘汉代才开始刻在石头上的这种图案。其实,从一个小部落的牌位扩展成中华大地的偶像,再成为汉画像石,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期间还有帝王统治喜好的原因。后来的官史文化有意摒弃传统上的始祖神祗,更倾向于能够明确上推的帝王祖先。有关伏羲、女娲的形象大多只能在民间流传。这种形象不可能在汉代突然出现。

我提议用满月、蛙做女娲的标志,还有我们作为月亮部落与他们联姻,并且献出女蛙的因素。双方都有丰富无穷的联想。

我们在这个部落里生活了一阵,便向这个部落告别。我们有着寻找正宗的伏羲、女娲这对始祖的强烈愿望,据说他们就在附近晃荡。都是这样,在生活得最滋润时侯,我们离开了。

0

第四十一章 女娲与女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