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飞雁还>虎跃危涧卷风云《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虎跃危涧卷风云《十》

小说:飞雁还 作者:潮已落 更新时间:2018/12/6 13:55:30

不过,真能练到如薛铮这般能在水里像条鱼一样自由自在换气的却不多,只有薛家的直系血亲才行。越嫡系的越早练成。

比如薛铮。当然,还有薛忱。至于薛子等人,说是水性精熟,其实也就是游泳游的快一点,憋气憋的久一点。真要像薛铮薛忱能在水底换气,那是万万不能。当然,薛家水性最好的当数汀王薛亢胤。他那泳游得,江心只见一条白线,压根就见不到人。

“像条鱼,人怎么能像鱼?人是用肺部呼吸,吸收的是空气中的氧气。而鱼是用腮呼吸,吸收的是溶解于水中的氧气。人和鱼的呼吸方式,完全不一样。”

“大部份人不能,可是我能。”

“你的意思,你比大部份人优秀。不过我看你对付这只动物,也很吃力嘛。如果不是有千里红协助,你有失败的可能。”

薛铮救了她,她居然如此认为,这令薛铮极其无语。既然无语那就走吧,薛铮满脑子都是怎么早点与大哥相见,哪有兴趣与这女孩儿在此耗时间。

再一看,薛铮更是无语。

费尽心智捉到的十二只白鹇在千里红马跃深涧时全都借助巨大的冲力扑腾而起,挣脱了藤蔓逃得无影无踪。这下回家两手空空,真是没脸见大哥呀。唉,谁叫他当时就那么随手往马鞍上一搭?要是用藤条捆上几捆,白鹇岂不是插翅难飞。还是没经验,下次就------。

可薛铮偏就不那么想,那看他暗地里唠叨什么:嗨,算我倒霉,碰到女孩就没好事。上回碰上个女孩,死乞白赖要嫁给我,害得我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揍。这回碰上个女孩,总算没挨揍,却被老虎吓得不轻,还闹的到手的白鹇全飞了。算了,飞就飞了吧,下次再捉。薛铮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还不忘嘱咐这凭空冒出来的奇异女孩:

“快回家,山里危险,你没见野兽一窝一窝的。随便惹翻哪一窝,就能要了你的小命。”

薛铮一边说,一边牵着千里红甩开大步就走。女孩一愣,紧随其后。

“你是由于我没有口头表达对你救命之恩的感谢所以心里不高兴?那么,我在此郑重地对你说,谢谢,我十分感谢。”

薛铮有点不好意思,他可不想被人看成小心眼。他摆摆手,显得十分大度:“不用,小事一桩,何足挂齿。”

“按惯例,你应该询问我的芳名。不过,由于我俩特殊的关系,我可以完全不计较。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叫紫曦。”

“紫曦?”

“对,紫曦,紫气东来的紫,晨曦初露的曦,好听吗,我自己取的。”

“还凑合。”薛铮心不在焉,但立刻,他就瞪圆了眼,吃惊地问:“什么,你给自己取名字?你们女孩不都没名字吗?”

确实,此时的农村因生产力低下,大多数人连饭都吃不饱,对未来不能成长为主要劳动力的女孩漠然置之也就司空见惯了。

“直至此刻,你还没发觉我与一般女孩不一样么。”

“你?”

老实说,薛铮直到此刻还真没顾得上注意紫曦。一是他历来一门心思练武,从不和女孩儿玩。再一个,他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十四岁了,也知道男女有别了。如今紫曦自己都主动提起,他再打马虎眼可就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匆匆扫了几眼,除了看出那女孩估计年龄应该比自己略小点、个头也挺高外,也不觉得还有什么不同。好像、穿的衣服不一样。再一个,似乎也比镇里镇外平日里见到的姑娘更漂亮。不过,这就更没往薛铮心里去,毕竟他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年龄。

“好像,差不多吧。”

“差不多?”紫曦吃了一惊,显然没料到对方会这么回答。“再次郑重自我介绍一下,我于十二年前诞生,按你们的说法,我今年十二岁。请问你呢?”

“我十四岁。”薛铮脱口而出。

“十四岁,比我大两岁。你可以做我的哥哥吗?”女孩儿充满希翼。“我父母只培养了我一个,好孤单哦。你们有的兄弟姐妹,我一个也没有。”

“做哥哥?没想过,我倒是有个侄儿,很可爱。”薛铮傻呵呵的,实话实说。

“侄儿,侄儿是什么?”

“就是,就是,”薛铮都不知说什么好了。你古代史没学过,现代史不是学的挺好的吗,怎么可能连侄儿都不知道?他此时归心似箭,没心思跟女孩儿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瞎扯:“你回家么,不回我先走。”

“那别急着走啊,我有那么可怕吗?你先告诉我侄儿是什么。”女孩儿好奇心还挺强的。

“就是我的哥哥的儿子。”薛铮脑海中灵光一闪,直说不就完了么,看把自己纠结的。

“哦。原来你哥哥的儿子你叫侄儿。”女孩儿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紧接着又抛出一个问题:“那你弟弟的儿子该叫什么?”

“我没有弟弟。”薛铮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腹诽道:这女孩,好不晓事,净瞎掰。就算我有弟弟,我才多大,我弟弟肯定更小。我都还没媳妇呢,我弟弟更不可能有。连这都看不出来,还追着问。

“如果有呢?”偏女孩儿不死心,就要追问。

“也叫侄儿。”薛铮被逼无奈,老老实实回答。

“你有姐姐么?”女孩儿又张口了。

“没有。”这回薛铮学乖了,知道女孩儿想问什么,急忙道:“如果有的话,姐姐妹妹的孩子我都叫外甥。”

“外甥,好别致的称呼。”女孩儿笑了。

“如果你的侄儿有了孩子,你该怎么称呼他?”女孩儿的问题真多。

这倒难不倒薛铮,他长在薛家,是个大家族,自小就要熟记各种称呼。

“叫侄孙。”

“外甥的孩子呢?”

“啊,外甥的孩子?”薛铮情不自禁摸起了后脑勺,这可把他难住了。

“叫什么?”偏偏女孩儿没那眼力劲,还要追问。

薛铮穷搜枯肠,想了好一阵终于想起似乎听到有舅老爷叫外甥的孩子叫“孙孙”。为什么叫孙孙,他不明白。不明白也就这样,只能靠此应付了。

“具体叫什么,我是真不懂。不过,我听到有叫“孙孙”。”

认真的称呼,应该是“甥孙”,可都是同音,薛铮哪能闹明白。

“孙孙?”女孩儿仔细重复一遍,然后突然笑了。

她一笑起来,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你还没回答是不是同意做我的哥哥?”女孩儿旧话重提,紧紧盯着薛铮的眼睛不放,眼里流露出浓浓的渴望。

“做你哥哥?”薛铮沉吟了一下,向女孩儿细细打量了一阵。忽然,女孩儿眼中光芒一闪,薛铮仿佛被电了一下,砰然心动。也不知怎么了,他突然面红耳赤,呼吸急促,手足无措,再不敢与女孩儿目光相对。过了好一会,他才用细若蚊蝇的声音答道:“是做你的哥哥吗?我,我很愿意。可是,可是,我现在要回家,我很久没见到我的哥哥,我很想念他。”

“你的哥哥,你还有个哥哥?”女孩儿又惊又喜,似乎薛铮有哥哥的很不可思议的事。

“当然,我有个哥哥。我哥哥是全天下最有本事的人,我最佩服他。”薛铮忍不住撇了撇嘴。我都说了我有侄儿,又解释过侄儿是哥哥的儿子。才这么眨眼之间,你根本不应该忘了才对。

“是吗,他在哪里,我也想见见他。”女孩儿露出无限向往的神情。

“我就是来接他的,走岔了,他现在肯定早都到家了。”

“是到你的家吗?”

“那当然。”

“你家好玩吗?”

“好玩,当然好玩。”薛铮不假思索。

“带我去玩玩好吗?”紫曦的神色充满希翼。

“带你?”这回大吃一惊的轮到薛铮。“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紫曦大惑不解:“我们一直交谈愉快,难道不是吗?”

薛铮为难地搔了搔后脑勺,“小伙伴们会笑话我。”

“笑你,为什么?”

“笑我这么小,就找个小媳妇。”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脸色,再次涨的通红。

“什么叫小媳妇?”没想到紫曦连这也不懂,偏偏她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做小媳妇,很好玩吗?”

“你------、你------。”

山谷空旷,林木森森,饶是薛铮胆大,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难道不是人,是狐狸精?”

“狐狸精?”

薛铮已经吓得后脊梁冷汗直冒,紫曦偏还上前一步,满面笑容的问道:

“什么叫狐狸精,是一种超脱于动物形态之外精神层面的非物质吗,很好玩吗?”

“天啊,我遇上个怪物。”

薛铮大叫一声,一跃跳上千里红,打马就跑。千里红似乎也受到薛铮惊恐的感染,甩开四蹄飞奔而去。

紫曦追了几步,又停下脚,将自己浑身上下仔仔细细打量几遍,百思不得其解:

“他说遇上怪物,是指我吗?我怎么觉察不出来?难道,在他眼里,我很怪?”

忽然,紫曦脸上露出极为懊恼之色:“哎呀,他还没向我介绍他的姓名,茫茫人海,叫我如何寻他?还有那救命之恩------?听说,人世间,流行的是报仇不报恩,善使的是恩将仇报,不过,与我所受的教育截然不同,我应该尊从自我本心,抑或是——与人类同流合污?”

0

虎跃危涧卷风云《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