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飞雁还>第七卷燕雀齐嘈千秋血《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卷燕雀齐嘈千秋血《一》

小说:飞雁还 作者:潮已落 更新时间:2018/12/7 11:44:49

自踏入巨大的虢堡,纵使楚二龙从小见多识广,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

这虢堡,真大啊。

怎么外面看起来,也不咋的。就塞在山洞中的奇思妙想令人止不住“啧啧”称奇。

堡内弥漫着令人压抑的空旷死寂,死寂中又透着令人不寒而慄的阵阵杀气。

堡内没有人,没有动物,除了引路的仆人,甚至连老鼠也见不到一只。自幼及长,楚二龙没少听他爹在酒酣耳热之后以无比敬畏的口吻吹嘘虢堡的神秘。他似乎还隐隐地听说,父亲之所以能坐上及坐稳三合会总舵主的宝座,与这深藏于荒山大壑中名不见经传的古堡也不无关系。

虢堡大虽大,也只相较于一般的堡寨大些。与三合会这般跺跺脚整个岭南甚至东南亚都要抖三抖的庞然大物来说,那实在是小的微不足道。可是堡内死沉沉的杀气仿若凝成了实质,就像一柄噬血的利剑隐伏匣中,令人望而生畏,避之唯恐不及。

在一座巨大的厅堂前,仆人停住脚,对一个早已垂手而立团团脸面容慈祥和善的矮胖老头躬身行了一礼。

“禀管家老爷,三合会楚总舵主膝下公子驾到。”

管家自然是虢概,闻言一步抢上前,一手拉着楚二龙,亲热无比地道:

“真是小舵主驾到。你小时老仆还见过一面,与前相比,出落的愈发俊逸,标致,卓尔不群,英气勃勃,真是英雄出在少年,有志不在年高------”

“管家老爷,你与早前相比,精神愈见瞿铄,真是老当益壮啊。”互相吹捧谁不会,这招楚二龙自小就练的精妙无比,当下立即虚与委蛇。

“小舵主还记得老仆?”虢概似是大吃一惊,旋即露出一副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神色来:“老仆何德何能,敢劳小舵主记挂?折寿、折寿哦。”

三合会会众庞大,尤其协助孙中山革命成功,立下从龙的不世奇功,眼下正是如日中天,煌煌赫赫,每日来来往往蝇蝇苟苟之辈多如过江之鲫,哪一个不是跺跺脚威风八面的江湖霸主,黑道巨擘?楚二龙虽然打小精明伶俐,但你要他记住深山沟里多年不见一矮胖老头才怪。更何况自打记事起,他就从不记得自个曾与这矮胖老头有过交集。不过察颜观色审时度势的本领他要自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只见他,当即哈哈一笑:“记不住谁也不能记不住管家老爷你呀,老祖宗面前第一大红人。家父时常提及,管家老爷是老祖宗的智囊,许多大事,老祖宗都多所倚重。”

“楚总舵主也记得老仆、还、还提起老仆?”虢概激动的嘴都哆嗦了。

“那还用说?就连你在我小时候送我一个银餜子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好大一个银餜子,我没交给我娘,悄悄到钱庄换了一大堆龙洋,买零嘴吃了好久好久。”楚二龙决定赌一赌,虢概送没送银子他哪记得住?即便没送,这么说也绝无坏处,肯定无人否定的。

不知是不是走了狗屎运,居然歪打正着,虢概还真给年幼的楚二龙送过银子。与楚二龙整日东奔西走胡天胡地不同,虢概长年鸷伏堡中,极少出门,故偶尔出趟门经历了哪些事自是记的清清楚楚。此时见楚二龙提起,还以为他真是个重情的人,感动的热泪盈眶,从贴身的小口袋里掏出一锭沉甸甸的金元宝,珍而重之塞到楚二龙手里。

“难为小舵主还记得此事,区区十两银子,真令老仆汗颜。此十两黄金是老仆一生积蓄,老仆无儿无女,见着小舵主比亲人还亲,这一生的积蓄就送与小舵主了。”

楚二龙做出一副受之有愧的架式,嘴里说着“万万使不得,”然后“却之不恭,如此就笑纳了。”不过楚二龙十分受用的同时,也有几分意外,虢概如此费劲示好于他,不知有何用意。要说仅凭记得多年前送过一块银子就将一生积蓄慨然相赠,打破头他也不信。

果然,感情戏演完,该入正题了。

“小舵主今番大驾光临,是奉老舵主之命,还是------?”

“此乃我自个之事,要面见老祖宗,还望管家老爷成全。”

“快请。”将楚二龙延至大厅内客座上坐下,上好茶,虢概笑眯眯道:“小舵主且宽坐,老仆请老祖宗去。”

不多时,虢鍪来到厅上。

楚二龙一见,急忙抢上行礼,不要钱的马屁一叠连声不要命地连串送上。那小嘴甜的,蜜蜂叮上一口都得腻死。虢鍪呵呵而笑,似乎十分受用。多时,才摆摆手:

“不须多礼。小舵主,而今革命成功,贵会功不可没,不在广州享福,跑到老朽这荒山野岭所为何来?”

“回老祖宗,有一桩天大的富贵,特来求老祖宗成全。”

“哦,莫非去劫生辰纲?”虢鍪眯起了眼。

楚二龙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老祖宗真风------、真是搏古通今。没错,还真与十万生辰纲不相上下。老祖宗,你借我五万兵马,待我去将它劫来,事成之后,当以黄金万两相送。”

“黄金万两?”虢鍪拿起水烟壶,呼噜呼噜吸起来,好一阵才道:“贵会多的是能征惯战之将,如何瞧上老朽啦?你看老朽这寒门陋舍,老弱病残全算上,五百人也凑不出。”

玩心眼岂是老奸巨滑的虢鍪对手,楚二龙一听就急了:“老祖宗何必自谦,家父多曽提及,老祖宗仙术高绝,法力无边,善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此番事急,来不及回广州调兵,我只带了一二百人马,万望老祖宗成全。”

他越急,虢鍪越笃定,待得楚二龙眼珠都急红了,虢鍪才慢条斯礼地道:

“今番光临敝堡,怕非老舵主之意吧?”

楚二龙毫无尴尬之色,反咬牙切齿道:“我爹那老不死的,横看竖看怎么看就是看我不顺眼,但凡有事不论大事小事好事坏事事事都任我大哥拿主意。我大哥有个屁本事,只会逞勇斗狠打打杀杀,我这回就是要露一手,让我爹看看,真干大事,大哥行还是我行。”

“好,有志不在年高。”虢鍪先誇了句,紧接着又叹了口气:“唉,只可惜老朽昏庸老迈,虽欲为小舵主效犬马之劳,奈何有心无力。”

楚二龙更急了,抢上几步,抓住虢鍪的皮袍衣袖连连摇着道:“老祖宗,老祖宗,此番

机会难得,傻子都晓得,机不可失,时不我待,老祖宗但能成全,事成之后,我孝敬老祖宗三万两、不,五万两黄金,我三合会与老祖宗你二一添作五,一家一半。”

“当真?”虢鍪盯着楚二龙。

“敢不当真?”

虢鍪久久不语,楚二龙心里一个劲发毛,忽见虢鍪纵声长笑:

“好,好,小舵主,你以诚心待老朽,老朽也不瞒你,本来这一票,虢堡是吃独食的。小舵主一片赤诚,老朽就算你一股,按人头点,如何?”

“这这这------,你早已算计在胸?”楚二龙当场就傻眼了。“我只带了一二百人,总共十万两金子,你出五万人,我满打满算也就二百人,一人二两,顶破天四百两,也分的太少了。老祖宗你看看,这点玩意,打发下人都不够。“”

虢鍪继续抽烟,将楚二龙晾在一边。良久又抬起头:

“切莫南辕而北辙,两家想的不是一家事,小舵主,你想劫的,可是薛忱?”

楚二龙只顾懊恼,哪想得到虢鍪在套他的话,闻言应声答道:“正是。”

“可是薛忱带了十万两黄金,已回到伏龙浦?”

“正是。”

虢鍪心中大定,他安排诸多人手多方打听,至今没有结果,谁料楚二龙一头撞来,轻易就爆出了准信。不但弄清楚薛忱的行踪,还获悉薛忱随身运回十万两黄金。意外之喜、天大的意外之喜啊。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小舵主,念在你父子都是英雄,事成之后,老朽也以黄金万两相赠。如何?”

“只能这样了。”楚二龙懒洋洋地回答。他只觉得浑身没劲,一点劲也没有。从十万两瞬间变成一万两,巨大的反差,几乎一下就把他给击垮。这一刻,他完全忘了当虢概掏出十两的小金锭时,他贪婪的小心肝“嘭嘭”直跳,恨不得一把抢过来。

“老祖宗,你得这讯够快的啊,”楚二龙有气无力:“我在潮州分舵得报急电,星夜飞马赶来,老祖宗稳居家中,却一切尽在掌握,唉。”

“老朽昨个中夜无寐,忽而心血来潮,掐指一算,一切历历如在眼底。”虢鍪说的煞有介事:“今儿一早,探马已发,待其回报,大军即出。”

“噢,对呀,你是仙人,未卜先知,天下间什么事能瞒得过你?”楚二龙口服心服。

虢鍪一边吹嘘,一边转向虢概,微不可察地使了个眼色,虢概心领神会,悄悄退出,匆匆去了。很明显,虢堡自有自己的情报渠道,虢概自去落实。

0

第七卷燕雀齐嘈千秋血《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