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飞雁还>鸿雁难酬万古魂《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鸿雁难酬万古魂《十》

小说:飞雁还 作者:潮已落 更新时间:2018/12/16 17:00:22

“不好,千里红,我们快下去,要不一会我就被吹成人干你被吹成马干。哎哟哟,被人看到了,肯定笑破肚皮。”

一人一马相跟着择路下山,好不容易找了块背风的岩壁处,过了好大一阵才缓过来。借助朦胧的夜色,薛铮打量了一下四周,可喜的是岩壁下不仅背风,还有一块不小的平地。哪怕他和千里红睡的呼声震天鼾声如雷,也不用担心翻个身滚到山下去。

“唉,千里红,晚上看不清方向,我们还是睡会儿吧。养足精神,明天一个冲锋,就能回到伏龙浦。对了,我先升堆火。要不然真冷。野兽又怕火,升了火就能睡个安稳觉。”

小主人怎么吩咐,千里红就怎么执行。篝火很快点燃,悬崖下温暖了许多。

千里红倒是闭上牠那澄澈如水的大眼睛静静地睡着了,薛铮反倒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蹦出与紫曦力敌老虎的画面。

当时战的力尽人疲,什么都顾不得想。眼下回想起来,开始在山涧碰到的飞鸟野鸡是被庞大的兽群惊吓的,而兽群毫无疑问是被老虎吓得狼奔豕突。老虎一开始似乎也是被吓怕的,吓怕山中之王的是什么呢?

莫非是紫曦。

不像啊,老虎不也想扑杀紫曦么?

那山中之王究竟被谁给吓到了?

薛铮绞尽脑计,想啊想的,突然灵光一闪,他想到了。关键的关键,在于与紫曦相见时她手中所持那闪闪发亮的圆筒。

薛铮记得很清楚,紫曦被老虎撞倒,圆筒脱手飞出,她一时没察觉,还习惯性的手一扬,结果,结果就是老虎扑了上去。

圆筒是什么武器,怎么有那么大威力,竟能令老虎心惊胆战?

薛铮记得紫曦的圆筒掉到山涧深处了,这么厉害的武器薛必她也不舍得放弃,可能自己找她时,她正在沿着山涧寻找她的神秘武器吧。怪不得怎么找都找不到她,间隔时间又不长。

由紫曦的武器他又联想到自己的武器。

迄今为止,劈波是他最为满意的武器。

戏里老是演某将军挥起一刀,将敌酋立斩马下,人们也老是爱说一刀两段什么的,九公公更不必说,战场上一刀劈下敌首的战绩不计其数。薛铮历来自诩武功高强,身手不凡,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劈在老虎后胯上的那刀使尽了全力,本以为即使不能将老虎一劈两段,起码也能从上到下,将老虎后胯劈开,毫无阻碍将老虎劈的肠破肚流。谁想入肉不深,就被虎骨挡住,别说劈开,重创,甚至都没给老虎造成多大的伤害。该跳照样跳,该扑照样扑。

再想想与大蟒蛇和金钱豹的两次战斗,无不险象环生,惊心动魄,根本不是如他之前以为的,自己遇到野兽所应占有压倒性的绝对优势。

三次战斗,三次全都闹的灰头土脸。

大蟒蛇之战靠的是空心棉袍,金钱豹则是无心恋战,几乎算得上不战而胜。而与紫曦二人双战老虎,全赖千里红那对铁蹄。

薛铮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原来他只是比小伙伴略强,真正与人对敌,很可能不是人家一合之将。

不行,我一定要沉下心来苦练,哥哥金雁功都练到第八重了,我才第三重,也不知自以为是个什么劲。

金雁功前几重都以打熬力气,磨练筋骨为主。薛铮练到第三重,等闲三四百斤难不住他。如果进入第四重,五六百斤不在话下。薛九公一直要他把基础练扎实,叫他别冒进。然如今薛铮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哪里还按捺的住?

反正睡不着,薛铮干脆一跃而起,拉开架势,开始苦练。

雁落平沙,鸿飞万里,飞雁回旋,鸿飞渺渺,雁荡群山,孤鸿高飞------从头到尾,从易到难,一招招,一式式,一丝不苟练下去。

前三重全无问题,招招如行云流水,圆转如意,融会贯通,施展起来毫无阻滞。第四重就不行了,招式他都会,花架子施展倒也像模像样,但劲力达不到,真要与敌对战就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就像今天几次与野兽搏斗一样。

第四重的起手式“一雁冲天,帘卷西风寒”,薛铮练了无数遍,招式早就滚瓜烂熟,但内力就是跟不上。以往练这一招时,薛九公都在他双手双脚绑上铁沙袋,严控吐纳方式。随着招式的熟练,逐步加重铁沙袋的分量,直到他无力承受为止。眼下荒山野岭,别说铁沙袋,连绳子也没有,想绑几块大石头代替都是奢望。

练着练着,薛铮觉得不对。开始时进展还颇迅速,渐渐缓慢下来,最后竟然倒退了。薛铮只觉得手脚越来越软,越来越没劲,不禁好生奇怪,想不通到底哪出了毛病。

突然间,他一拍脑瓜,肚子饿啊。饿了怎么会有力气?从午间吃了只烤野鸡到现在,整整大半天过去,不饿才怪。

当时因为担心紫曦的安危,后来又一直心念武艺的不足,太投入了以致忘了吃饭的大事。现在练了半天的金雁功,能量耗尽自然全身无力。

薛铮不禁惋惜起来,老伯家给他准备的饭团并不少,节省点,午饭晚饭没问题。可他一门心思想着诱捕野鸡,把所有的饭团全都洒在山林中。这下倒好,捉到的白鹇全飞了,能填饱肚子的饭团也进了白鹇的肚子随之不翼而飞了。

挺着吧。半夜三更,正是野兽捕猎的时机。想去打野兽的主意,嫌命长,别不明不白成了野兽的猎物。

而且,薛铮隐隐觉得,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双眼睛隐伏在黑暗中,始终在窥视着他。凭直觉,薛铮也能感觉到巨大的威胁。

稍有点野外生存常识的人都知道,大多野兽的眼睛夜里会发光,视野并不比白天差。所谓的昼伏夜出,一开始指的就是野兽的生活习性。

薛铮收式,回到岩壁下,忍着难熬的肚饥,仗着那堆能令野兽畏惧的篝火,挤到千里红身边,裹紧棉袍,不一会沉沉睡去。

快天亮时,他做了个梦,一个十分奇怪的梦。

梦中,一伙穷凶极恶的强盗冲进伏龙浦,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他勃然大怒,骑着千里红,挥舞着劈波,冲向那伙强盗。强盗头子拍马舞刀,也冲向他。两人就在毋忘楼前一冲一突大战起来。那强盗头子招式平平,但力大无穷。薛铮招式精妙,奈何每到关键处,力气总是差了一点。好几次只要薛铮力量再大一点点,就能格开强盗头子的刀,并顺势劈进去,可都不能如愿。

二人你冲过来我冲过去,也不知战了多少回合,彼此谁都战胜不了谁。强盗头子勒马哈哈大笑;指着薛铮的鼻子嘲弄道:

“薛铮啊薛铮,枉你自称英雄,连我这个山沟里钻出来的土匪都打不过,不得不令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你。你还有没有更高明的武艺,没有我就走了,免得瞎耽误功夫。”

“当然有。你要是不怕死,就等我一顿饭的时间。”

“一顿饭?十顿饭我也等的起。好,你练去,我等着。”

薛铮甩蹬下马,朝楼内冲去,一边冲一边大喊:

“嫂嫂,嫂嫂,有吃的嘛,我饿坏了。吃饱饭,我好去打强盗。”

嫂嫂应声摆满一桌子的饭菜,侄儿小猛还在一旁用他那稚嫩的小手帮他夹菜。薛铮尽力吃的一饱,一个“飞雁展翅”跃上千里红,雄赳赳向强盗头子跑去。

“强盗,速来受死。”

“来就来,谁怕你?”

强盗头子坦然不惧,拍马上前。

这回的战况大不一样,强盗头子使尽浑身解数,还是被杀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原先苦练不得的金雁功第四重“一雁冲天,帘卷西风寒”轻轻巧巧就施展出来了,不但招式精美绝伦,力量也完全达到要求。一刀劈去,不但劈飞了强盗头子的大刀,连带着把他的马头一劈两段。强盗头子滚落马下,惊慌失措下眼珠一转,看到在一旁拍手观战的小薛猛,冲过去挟起就跑。

“不准追,敢追我就杀了他。”

“放下我侄儿。”

薛铮急坏了,放声高喊。

强盗头子打了个滚,手脚并用爬进人群,转眼不见踪影。

“嫂嫂,小猛被强盗抓走了。”

薛铮大喊,一转头,嫂嫂也不见了。

薛铮一急,冷彻心扉,汗流浃背,急睁眼时,却是南柯一梦。看时,东方天际已有金色的光芒透云而出,拂晓到了。

至于肚子,该饿照样饿,并未因梦中大吃一餐而缓解。

薛铮抬头看了看,并未起身。梦境过于真实,致令他惊骇过度,脑子里乱纷纷的。

莫非,这是个不好的预兆?

薛铮努力驱赶乱七八糟的念头,却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三年前的一幕。

那时他正在樟水湾薛九公处练武,忽见薛灭兴冲冲跑来,告诉他哥哥回家了。薛铮一听,高兴的小嘴咧着笑个不停。

他最爱哥哥,可哥哥老是不在家,常常一走就是几年。

薛铮冲进屋内跟薛九公打了个招呼,回身就跑。弄的薛灭在后拼命的追,边追边埋怨。薛铮不管不顾,一口气从樟水湾跑回伏龙浦。

到了家门口,薛铮正想高呼,却见薛靖从旁闪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薛铮会意,悄悄靠近,探头一看,好家伙,屋里都是人,怒叔发叔冲叔冠叔都在,哥哥高大的身影背对着门,正神情激动讲着什么。

薛铮到时,薛忱正说道:

“我们客家人,祖祖辈辈都渴望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田地。为什么,因为我们远离故乡失去土地太久太久了。可是土地在谁手里,在土著豪强手里。我们想要,他们能给么?他们比我们更清楚土地的重要。更知道土地是所有人的命根子。只要他们捏住了土地,就捏住了所有人的命根子。就可以肆意欺凌盘剥我们这些没有土地的客家人。他们和历朝历代的官府勾结在一起,本身势力又盘根错节,互相勾连,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再看看我们客家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盘散沙,面对官府豪强的欺压全无还手之力。各位叔伯长辈,你们愿意继续这样下去么?”

“不愿意。”

“刚才冠叔查了一下族谱,我们薛家自唐末南迁,一路颠沛流离,辗转到伏龙浦定居已有千年之久。千年啊,斗转星移,岁月变迁,改朝换代都不知几许,可赖以生存的土地,我们薛家还是没有。伏龙浦的土地,还是掌握在邱家手里。没有土地,我们薛家就像无根的浮萍。没有土地,伏龙浦就算不上是我们的家乡。没有土地,一旦遇到重大变故,我们就又要漫无目标地迁徙,浪迹天涯。伏龙浦,我们祖祖辈辈生在这里,长在这里,这里已经成了我们薛家的第二故乡。如果被迫放弃,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

回答的声音更宏亮。

“所以,我们一定要拧成一股绳,武装起来。满清气数已尽,一旦时局动荡,我们就趁乱而起,把土地从邱家手里夺过来,我们薛家,要成为这片土地上的真正主人。”

薛铮听的似懂非懂,但最主要的他还是听明白了。

哥哥要起兵,和爷爷一样。

爷爷是汀江两岸无数客家人心目中的英雄,大英雄。

哥哥很快就会和爷爷一样,好,真是太好了。

薛铮欢欣鼓舞,悄悄退出门外。他知道哥哥正在和叔伯们商量重要的大事他不能更不想打扰他们。

躺在悬崖下篝火旁的薛铮脑子渐渐清晰,思路也理顺了。

哥哥这次回家,是要起兵了。

起兵好,薛铮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邱老财的打手多坏啊,老是欺负薛家人。

县官老爷的衙役更坏,每次到伏龙浦樟水湾都强横霸道,对平民百姓不是打记事骂。哥哥起兵,把这些坏蛋全打翻在地,看他们还敢不敢胡作非为。

想到高兴处,薛铮一跃而起,他要赶回家,助哥哥一臂之力。

他十四岁,不小了。

0

鸿雁难酬万古魂《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