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新版现代战争4>五十二、诠释真正的残暴(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二、诠释真正的残暴(上)

小说:新版现代战争4 作者:沉默海狼 更新时间:2018/10/12 17:58:07

凌晨之初,坐在窗边的普莱斯看了看手表。他正身处于一片晦暗中,英吉利海峡隧道的零星灯光如萤火虫般拂过窗前,飞速而耀眼。

将一个揉成团的纸张打开,他默念了下上面的文字——“去蒙马特山的皮嘉尔广场,其中的东16号商店下是GIGN的秘密兵营。找到代号为'军刀'的士兵,从他口中你可以得到与自己处境有关的一切,还有关于过去一些老朋友的讯息---------用你自己的方式。”

“GIGN。法国宪兵特勤队么……”普莱斯想。记忆里一些熟人的片段浮上他的脑海,一帮面戴防暴护镜、灰衣着装的士兵浮现其间。

前方的隧道尽头,晨光初显,明红刺目的光亮之中现出如画风景,飞驶的“欧洲之星”列车在这一刻重返地面。他抬起头,地面的房屋和街头有如一道昏黄的彩釉,映在苍白的车窗前辐射开去,放眼望去尽是整肃一新的巴洛克建筑群。

水色明丽的河道沿街横陈,一座如山般耸立的塔状巨物屹于河畔,那棕褐色的钢铁轮廓几乎直入云端。一个淡蓝的光点在上方隐隐透射,俨然是一盏透明泛亮的球形容器安设在顶部的瞭望台,虚映着四溢的流光,为埃菲尔铁塔的缕空之躯平添了几分光怪陆离的未知气息。

“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它,那个该死的铁塔。”他说。

在车水马龙的终点站,普莱斯从戛然而滞的列车上信步走下,穿行于过往的人流。“去皮嘉尔广场。”他就近登上一辆出租车,在车中道。

朝着楼宇成行的市中心,现于眼前的是店肆夹道的巴黎街头——著名的香榭丽舍大道。向西穿越城区之际,路旁一片林荫密布的四边形场地掠过窗前,那是游人的聚合之处,到处可见铺在草地的野餐垫和漫步的人影。一道高大的石质拱门立于尽头的边界处,茫茫绿意间仍能看到凯旋门上丹楹刻桷的浮雕。

出租车这时一个左拐,沿一座翻涌着喷泉的环形水池而驶。隔着喷泉发出的水幕,普莱斯看见了——土色迷彩漆身的AMX-30B2主战坦克,一辆接一辆地轰然行进在凯旋门下;排列在长街的军队清一色棕灰制服着装,头顶饰有金缏的法式筒帽,如同步调一致的机器在徐徐进发;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阵风”F3战斗机和“超军旗”式战机在此刻列阵云端,掠过凯旋门的上空,各个机身的吊舱拖曳着绚丽的彩烟,为沉寂已久的天际饰以一片异彩……

“看出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了吗?”从车前座传来司机的声音。

“这个国家等不及了要庆祝些什么。”普莱斯说。

“为了新的秩序和格局,是的。现在的政府等不及了要向世人展示全新的国防体系,这会让大家重拾修理俄国人的信心。”司机慢条斯理道。

当普莱斯的双眼漠然地扫过这一片熙景时,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块高约20米的大型模块化荧屏,正向人们播放着有关过往局势的录像。城市毁灭、国土被吞噬、数不尽的俄军坦克浩然过境——随着画面一转,现于眼前的便是国境线上聚集的逃难人群,从世界各地前来欧洲寻求庇护,隔着边防站的铁栅与政府人员相对峙。以左派多元化自居的欧洲各国建起难民营和异教礼拜堂,在随后涌入的外来人潮中,很快形成了“国中国”式的外来社区。这些社区大多势合形离于本国秩序的边缘,无业而居的难民们百无聊赖,他们偷盗他们劫掠他们卖武器他们参与恐袭;同时,难民产业链带来的滚滚利润却流入了开发商和非政府组织的囊中。

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欧亚民主基金会”。与大部分自称“非政府”的机构不同,他们通常自费解决行动开支,在欧亚多国开展“援助”活动,其中的应援对象不乏FN国民阵线之流,那都是些反移民份子和极右翼党徒的组成,在后来的动乱中发动了席卷欧洲的非暴力政权更迭。事前受到俄国打击的欧洲各国几乎无力抵抗,纷纷发生类似于苏联解体前的政治混乱。

“作为世界的轴心,欧亚大陆乃全球陆地之首。能够主导这片土地的人,将成为我们的救星。”基金会的头目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如是说道。

“至少现在的当政者把卫生处理得不错。”普莱斯不以为意道。他想起了第一次来巴黎时,这里脏乱的街头。

“在他们处理了所有的移民之后,是这样。只是那些家伙被安置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去处。”出租车司机瞥了一眼街上荧屏,加快了油门驶过路口。一辆SUV越野车这时从后方尾随而至。那是个门窗紧闭的大型车,暗色的车窗后显出几个执枪的人影。

“让我猜猜,矿场或者集中营?”普莱斯问。

“不,肥皂厂。”司机的语气变得有些严肃。

黑沉沉的市景上耸立着一座小型摩天轮,此时他们来到了城西的协和广场。那辆SUV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机敏的普莱斯开始警觉起来。

“你知道的,这种感觉可不妙——”他缓然道,“当你说到敏感话题的时候,陌生人突然出现在身后。”

“让我来想办法吧。”司机说。

出租车绕着人群熙攘的广场转了一圈。那辆SUV也跟着绕了一圈,离出租车越发接近。看准路口的指示灯,司机加快车速驶了过去,那SUV一下停滞在后方的一片车流中。

在广场的一侧,出租车开上了一条建于河畔的车道。碧波粼粼的塞纳河倒映着两岸的房屋,周围船少人稀,似乎经过了戒严。就在此刻,普莱斯又听到了从后传来的SUV的轰鸣。

毫无预兆地,那辆车的顶部天窗被打开了——一个穿戴着钢盔和黑色制服的人从车里钻出,端起了步枪朝这边瞄准。“突突突——”传来子弹连续穿过消音枪口的脆响。普莱斯背后的车窗转瞬间被击打得粉碎。

“Damn!”他猛地扑倒在车座上,“影子部队的家伙们是怎么把武器带过境的——”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还没说什么呢,他们怎么能朝我们开枪!”司机抱着头在前面大声道。

“要朝我们开枪,他们可有的是理由------”普莱斯扶着头上戴的奔尼帽,看了一眼窗外。急驶的SUV直接冲到了跟前,车上扫着步枪的人开始向出租车的轮胎射击。路上零星的游人被这场面惊得纷纷躲开,混乱中出租车猛地开上了人行道,闯到人行道中的成排树木后,追兵的火力打不到他们了。

“简直太糟了,我才刚来而已……”普莱斯整个人几乎贴在车座上,动弹不得。他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自己手中会有一把枪。

“他们玩儿真的了!看来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司机喊道。

前方,一个混凝土翻裂的巨坑出现在路面上,一道道拦路的指示牌立于坑前。正在施工的几名工人看见一辆飞驰的出租车朝他们冲过来,连忙跑开。“快停下!”有人吹响了警哨。

“嘿,你该不会是想——”普莱斯略带惊异道。

不由分说地,司机已经将油门踩到最大,先把工地的指示牌撞了个粉碎,车子直向巨坑的一侧开去。那是离塞纳河仅一尺之遥的堤岸,只有一小块未完工的平台与道路相连接。瞬间,出租车的半个车身滑出过道,猛地悬在半空中。随着司机将方向盘一打,高速飞驰的汽车几乎只靠一侧的轮子冲了过去,一个侧滑冲到对面的马路。

工地上,追兵驾驶的SUV已然逼上前来。

他们也试图将车开过狭小的堤岸,但越野车的重心直接背叛了他们,飞快地跃过边缘,连人带车落入了塞纳河中。

“竟然甩掉他们了……”普莱斯缓了口气,看着那辆庞大的SUV沉入河里。

“坐稳了。”司机说罢,抓紧驱车驶离。

片刻,出租车抵达了蒙马特山的底部,也就是目的地——皮嘉尔广场。此时普莱斯看见一座带有风车、闪烁着红光的房屋,也就是巴黎的地标性建筑“红磨坊”。“到地方了。”他说。

“祝你玩得开心。”司机拿过车钱,说道。

“谢谢,这趟车让我玩性大发。你的车开得真出色。”普莱斯走下车,摆了摆手。

喧嚣的广场上飘满红蓝撞色的法国国旗,无一不印着象征现政府的束棒标记。他知道。他的行动才刚刚开始。麻烦已经接踵而至,但他还有战斗的本能。

来到人流聚集的地方,普莱斯将帽子拉低,走向路边一排民居中标有“东16号”的屋子。那是声色嘈杂的音乐品商店,人来人往,古老的大门上装着两个圆状监视器。在步入门内的一刻,普莱斯感到自己俨然进入到了一个布置严密的虎穴。

他的注意力被店中一台电视机吸引——上面播放着中立国家爱尔兰的画面,也就是他和尼古莱一行人藏身的地方。那里已是一片残破的战后废墟,一座座爱尔兰军的驻地人去楼空,只剩下英国人的部队单方的行动和占领。

就在此时,屏幕中出现英军发言人被采访时的影像。“欧洲国家反击俄国入侵的时刻已经到来,而这种时候?我们认为有必要整合边境各国,来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下一步的计划中。”他慢条斯理道,“虽然遇到了局部抵抗,但快速反应司令部确信这样的现状不会持续很久。在真正的战争开始前,一切都将按计划进行”

“看来以后得住汽车旅店了。尼古莱应该会很心痛。”普莱斯不紧不慢道。

走在一排排琳琅满目的货架间,普莱斯这时装出在挑选音乐磁带的样子,从自己的衣兜拿出那揉成团的信件,在纸张的背面察看一幅手绘的地图。这是东16号商店的平面图,从厅堂到地下室,十分详尽。他注意到在大厅收银台的位置上标有一长串数字——“36,07,46,-5,21,07”。

“看上去更像某地的经度和纬度,但肯定不是这里。也许我能用这个-------”他思忖着,看了商店的收银台一眼。那里有一个穿西装夹克的人在看守,上方数不清的监视器星罗棋布。

小心翼翼地,普莱斯朝一个没有监控的角落走去。他把随手挑到的一盘磁带丢入垃圾桶,又将墙边几盏装潢古典的壁灯打开,将灯泡取出,一一扔进桶中。然后,他退了一步,回到人群中等待了一会儿,直到一声震刺耳膜的炸响传来。达到燃点的磁带燃烧了起来,垃圾桶里瞬间涌出了火舌。

人们顷刻乱成一团,那名穿西装夹克的看守也跑来察看。阵阵烟雾笼罩着商店,浓烟中普莱斯几步迈到了收银台前,四下翻找有用的东西。他在台面上发现了一个带按钮的固定呼机,这便动手将按钮摁下。戛然间,杂乱的柜台下开启了一道口子,从里面露出一台模块化微型电脑。“请输入权限码。”传来冰冷的电子语音。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普莱斯将手放在那台电脑的键盘。“36,07,46,-5,21,07。”他快速地敲下按键,在脑子里思索着这串数字的含义。一阵突如其来的异动打断了他的思路,就在他键入最后一个数字的一刻,收银台下的地面开始骤然下陷。他惊异地看着陷落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直通下方的全金属滑道,狭长而深邃,刚好可供一个人通过。

“欢迎来到东16号秘密训练营,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的众多隐秘据点之一。”电脑上的语音低沉道。

得到了系统的信任,普莱斯不再多想,动身走到滑道口前。商店的另一头,火势渐退,收银台的看守急匆匆地朝这边赶来。一个纵身,普莱斯跳进了深不见底的下方,滑道口自动关闭。

在滑道上飞快地滑行,直到整个人落到一处阴冷的地下屋间,普莱斯捂着已经晕得厉害的头看了看四周。这里俨然是个圆状的房间,为金属所环绕,周围还有几个相同的滑道入口,通往更深处的地底。

“看来我得赌一把了。”他环顾着这四通八达的去路,就近走向一个滑道口。他跳了下去。

就像在游乐园的滑梯上一样,普莱斯向下滑了二十多米,砰地跌进一团黑暗中。

一个头戴防暴盔、穿棕灰色制服的人出现在跟前,神色惊异地看着他。只是片刻,那人举起了手中的一支HK416突击步枪。一个前滚翻,普莱斯扑了上去抓住那拿枪的手,与其争夺起来。对方猛地甩出一枪托,便将他撞得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拉开了栓的步枪对准了普莱斯。

从衣兜中掏出一盘磁带,普莱斯直接将磁带朝对方甩去。不知虚实的敌人躲了开来,普莱斯抓住机会冲过去,用壮硕的手臂绞住那家伙的脖颈。

那人拼命地扭转身体,一肘击打在普莱斯的头上,将他撞到一边。但普莱斯顺手扣住对方的手,两人开始比拼着相互推力。

敌人这时用面戴防暴护镜的头狠撞了普莱斯,从格斗中脱身。普莱斯捂着自己的头,直接一飞腿踹向敌人的下身,然后趁对方痛得弯下腰时,狠狠地按住那人前倾的身体,用膝盖顶撞他的腹部。顽强的敌人用一只拳头在普莱斯身上不断猛击,两人扭抱着撞进了一堆像是汽油桶的硬物,最后摔倒在一处墙边。普莱斯用尽全力将敌人的头撞到墙壁上,那家伙终于没动静了。

拿过对方挂在胸前的突击步枪,再从身上搜出一支消音器,他将人拖进旁边的汽油桶堆中。此时他注意到有一样怪异的物件安在这个人的头盔——一款GPNVG-18全景夜视仪。

这个装有四道镜筒的怪玩意,是用来在黑暗中观察的利器,让人拥有120度无死角的绝对视野。

普莱斯将其一并卸下,戴上自己的头部。

然后,他打开一只空的汽油桶,将昏迷的敌人托起放了进去。

视线在这一刻已变得无比清晰,绿色的夜视成像中出现的情况让他略感吃惊。自己正身处一座别有洞天的大型房间,天花板上巨大的圆拱几乎消除了地下空间的逼仄,到处是金属的建材在熠熠放光。

周遍的地上尽是沙袋垒起的掩体、用于试枪的人形标靶,还有铁丝网排成的拒马架在大厅内,俨然就是极为正规的室内军事训练场。心里思忖着种种可能,普莱斯开始动身穿过这一片寂景。

在大厅的另一侧,一个透着亮光的门口此时现出了一道人影,黑沉沉地在地上延伸。

普莱斯忙蹲下身,躲到旁侧的一排沙袋掩体后。

一名身穿棕灰作战服的人走进房间,紧接着是更多着装相同的家伙端着枪出现。普莱斯趴下来,匍匐前行,来到一道拒马后,隔着铁丝网观察对方。

这些人无一不手执法兰西现役的标准制式装备,每个人的背上各安有一台新式的特斯拉电包以防止军用磁暴的伤害,队伍的行进是GIGN部队惯用战术推进方式。

显然他们是被刚才的打斗声所吸引。

普莱斯抓紧沿着铁丝网爬行,机警的敌兵逐渐朝这边接近。

当一名士兵出现在近旁之际,普莱斯不得不缓下来,像只即将出击的老虎将身子放低,悄然移动。

那名GIGN队员的枪口探了过来,面戴夜视仪的头在铁丝网间环顾一番。普莱斯一头躲进前方的沙包掩体后,对方没有发现他。

在离敌兵差不多20米的地方爬行,普莱斯接近了这帮人来时的那扇门。

大部分的敌人开始向里屋搜索,他一个翻身跃过掩体,蹑手蹑脚地朝门口走去,几乎是贴着地面而行,来到门后的走廊。

“也许进来前我该打声招呼的。”他缓了口气,看着由金属铺就而成的地下长廊。一道道虚掩的金属门排立在两侧,其中隐约有人的话声传出。

普莱斯小心地贴在墙边,靠到一个房门前,从门缝看向里屋。

“瞧瞧这景象。你觉得这些还能用吗?”两个GIGN士兵正站在一堆机械旁交谈。

“有东西被切碎了。我得检查曲柄……这里边好像挺热乎的。”

“该死,那是油泵。最好小心点。”

“也许应该让'军刀'过来看一眼。”

“你最好别这样做。我的意思是,你知道他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吗?”

“你说呢?他可是应急情况处理专家,特别是经过了上一次的美俄大战以后。”

“不,光是关照俄国佬还不够,以他行动指挥官的身份而言。同样难缠的是一些政治事务,因为政权更迭而产生的各种麻烦事。”

“Such as?”

“你也看见了,他把自己关在G1号房好几天了。你应该试想一下他会是什么反应,如果你为了现在这种事而去打断他的话。”

“说的对,那还是你去跟他说吧。”

“这有什么区别?”

“你知道的,就像平时训练一样。差别就是我来照应你,而你去察看……”

“嘘——听!”

一名士兵机警地朝屋外看了看。他感到有个人影从外面的走廊拂过。

在光线昏暗的墙边。普莱斯以最轻的步伐向前摸索。他再次看了看手头的地图,确信自己进入了正确路线。

这时一声脚步从后传来。普莱斯迅速躲进一间房屋的门框后,看见一名敌兵来到了走廊。他暗暗地拿起到手的HK416突击枪,将消音器安在枪口。对方开始在一间间房门前察看。

“有人来过。”那名GIGN士兵语气缓然道。

“你怎么会这么说。”另一个人在有机械的房间门口说。

“什么?这是千真万确的,我刚才听到了。”

“也许是你幻听了呢。”

“嘿,你想让我分心吗?去你的吧。”士兵不耐烦道。

“随你喜欢好了。不过你可别打扰其他人休息。”门口的那人说。

在那个士兵转过视线的一刻,几乎是同一时刻,一道拖曳着滚滚热浪的枪弹划过半空,在与他说完话的队友身上射了个对穿,那失去了意识的躯体被一把托住,拖往某个昏暗无光的角落。

远处机械房的门在此刻砰然闭合。没有人发觉这里愈发浓烈的杀戮气息。

一扇标有“G1”字样的房门前,一只大手寂然无声地将门启开了一条缝。眼看陈设诡秘的金属房间里空无一人,普莱斯小心地推门而入,在屋里执枪四顾。

作战经验丰富的人都对危险有一种预感,普莱斯也不例外。当一股久违的寒意浮上自己的手脚,他终于感到自己已身临险境。危险正在接近!

只是几秒钟的瞬间,一道壮硕的身影闪电般地从门旁的死角窜出,手里攥着一柄尖刀。普莱斯迅速地躲开,错过了要害的敌人一下将刀扎在他的肩头,顺势将他放倒在旁边的办公桌上,一堆像是香烟盒的物件散落一地。

在对方冲到跟前的一刻,普莱斯一抬腿抵住敌人的腹部,往上发力,将他掀过自己的身前,那家伙一头扑过桌子,栽倒在地。

捂着伤退了一步,普莱斯捡起了自己掉落的步枪。“咳咳,别动!”他将枪对准敌人。

一股烟尘在屋里弥散开来,从几个掉地的盒子里发出。普莱斯突然觉得两眼一阵灼痛,甚至冒出眼泪。

“催泪粉?”他喘息着,看见了戴着防毒面具的敌人从地上缓然站起。

突突突!他盲目地叩响扳机,枪林弹雨无声地在房间里飞舞。对方飞快地一个前滚翻,躲进了办公桌后。普莱斯边打边退,几乎是闭着眼睛在射击,已然扩散的催泪粉在刺痛着他的神经。

机敏的敌人抓住空当,一脚踩着翻倒的桌子,像只离弦的箭直冲过来。

一股跳弹误打误撞地将他击中,他那防弹服着装的身体在奔跑中打了个趔趄,直直地一头撞到普莱斯身上,撞掉了他手里的枪,随后一把刃尖朝下的战术刀迅速地扎向他胸口。

普莱斯猛一抬手,壮实的臂膀格挡住了敌人攥刀的右手腕儿。

此时对方趁势向前倾压身体,整个重心都压到他跟前,刀尖一点点地抵近他的面门。

“你在这儿做什么?”敌人望着他说,对危险视若无睹,却仿佛对他的到来倍感惊讶。

短暂的沉寂,普莱斯无言地深吸一口气,突然一个真空收腹,在重压下腾出右腿,一膝盖顶向敌人的下盘。

“哐”地一声闷响,敌人随即被撞到一边,但仍豁然抽刀扫向普莱斯的脸。

普莱斯一偏头,快速地从地上爬起,不容间隔地朝对手扑去。

对方敏捷地闪过身,顺势扭住普莱斯的手,将他一个过肩摔扔在地上,随后抬脚踩向他的头。他一个就地翻滚避过,直接一飞腿勾向敌人,那家伙冷不防被他勾倒在地。

普莱斯以最快的速度骑坐到他身上,朝他挥拳相向。由于刚中了枪,这个身手不凡的敌人有些支撑不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将握了拳的右手一个垂直上挑,正中普莱斯的下颚,然后起身奔向之前掉地的HK416突击步枪。

他刚把枪捡起,普莱斯便不顾一切地从背后扑来,两条钢钳般的手臂从后盘龙上他的脖颈,猛地绞住他咽喉。

他挣扎着用手肘狠撞普莱斯,直到窒息的感觉扼住他最后的力量。他的抵抗渐渐弱了下来。

1

五十二、诠释真正的残暴(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