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解放的故事>第三十九章 转战黄花滩 (1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 转战黄花滩 (10)

小说:解放的故事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8/12/7 9:08:13

紧依着公路的那条河叫梨园河。马车就沿着梨园河一路西行。

梨园河里哗啦啦地流着水,两边的山体聚住了风。凉风习习吹来,气温变得凉爽了起来。

刚才,郭解放爬山爬累了,马车一走动,摇来晃去的,瞌睡便袭了上来,不知不觉地倚在行李卷子上睡着了;等他感到身上发凉醒了过来时,映入眼帘的是怪石高峭,层峦叠嶂、通体红艳、满目青翠的榆木山。

榆木山是康乐山的一个分支,紧依着梨园河,从东到西连绵数十公里长。

七十多年前,这里进行了一场势不均、力不敌的战争,不占任何优势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被马步芳的部队追杀;于是,在梨园口,发生了西路军退守康乐山的最后一场战斗。那场战斗后,剩余的红军退入了康乐山中,许多被打散的西路军战士流落到了民间,包括一些年纪轻轻的女红军。后来,他们成了地道的本地居民。再后来,解放了,政府到处寻访,他们被当做老红军受到了优待。

葛长生就是西路军中的一员,当时他被打散了,流落到了平安水磨关大队郭家庄子一代;脑子还算活泛的老葛,为了掩饰他的陕北口音,伪装成了哑巴,靠给人打短工谋生。再后来,老葛也成了水磨关大队郭家庄子的一员,整天放牛牧羊,虽然是光棍一条,但在荒郊野外,把那个信天游一吼,倒也落了个爽快。

这些是题外话,我们接着说郭解放他们。

这时,郭解放他们的马车就行进在榆木山旁,只见一座山峰连着一座山峰,山峰与山峰之间有着简易的小道和哗哗流淌的小溪,山阴处松涛阵阵,山坡上五彩缤纷,开满了各色花朵。

郭解放被眼前的美景所陶醉,他兴奋地站起身来,伸展了双臂,“嗷、嗷”地大声喊叫;四周的山谷中也传来了“嗷、嗷”的回音。

“你看把解放欢喜的。”老葛说:“北山里放羊也没见解放这么欢喜过。”

郭天信闻言说:“北山和南山能比?北山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除了荒山还是个荒山;南山就不一样了,山清水秀,有藏回裕固等民族,说不定一会儿还能看到放牛放羊的丫头子哩。”

王明亮老毛病又犯了,接上郭世信的话说道:“信爷,你老也老了,咋也不正经起来了,想丫头子了,哦?”

“滚你妈了个□!”郭天信骂道:“你这个光头哈怂,信爷是替你和解放想着哩;你说说你,都三十了还是个光棍,咋还啥□不懂的。”

郭世信已经忘掉王明亮因为说刘备和诸葛亮而惹得自己生的气了。

“信爷你咋骂人呢?”王明亮说:“娶媳妇子谁不懂啊?问题是没人看上我。现在的丫头子瓜着哩,要上跟上我王明亮,天黑了省得点灯熬油了。”

其他人闻言就笑,骂王明亮说:“人家丫头子就活了个煤油钱?你个瞎怂那个光头真的能当灯泡子用哩,晚上做贼去,别人逮不住,逮住的肯定是你。”

王明亮才不希望晚上做贼的时候别人跑了,自己被逮住了,就说道:“晚上做贼我戴帽子哩。”王明亮说完后,又看郭解放一眼,说:“呔,郭解放,我娶不上媳妇是头光着哩,你咋也娶不上媳妇子?”

郭解放闻言笑笑,心想,老子不就是家里成份高点嘛,要不然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我,媳妇子还不是挑着娶哩!

天上白云悠悠,风清气爽,四处青山绿水,花鲜草艳,像是世外桃源一般;郭解放心里高兴,也是为了气一气王明亮,郭解放就坐在马车帮子上,故意摇头晃脑地唱起了平安民间小调:

“下了百副贴,

来了么一百个客呀,

男客还可以呀,

女客太啰嗦呀,

怀抱小娃娃呀,

坐了一桌多。”

王明亮接嘴说:“你没请我!”

郭解放说:“请你咋呢?我吊汽灯哩!”

说完又唱道:

“一更到二更,

来了么闹房的人呀,

新房里胡闹腾呀,

脏的个弄不成呀,

要脏你就脏呀,

咱还要做新人。”

听着郭解放唱的平安民间小调,郭天信说道:“就是些王光头这号子没出息的人,见别人娶媳妇子了,自己就急得挖蛋哩!”

郭解放闻言大笑。

其他人也跟着大笑。

王明亮不服气,对郭世信说道:“我咋地就没出息了?我急得挖蛋哩是因为我是光棍,老汉也闹房哩,新婚三天没大小。”

郭天礼“趴”地甩了个响鞭,骂王明亮说:“你们王家门里才没大小哩!”

郭解放笑了笑,接着唱道:

“二更到三更,

来了个铺床的人呀,

核桃加红枣呀,

床上咯登登呀,

要铺你就铺呀,

咱心里喜盈盈。”

王明亮看了眼得意洋洋的郭解放,酸溜溜地说:“看把郭解放急得,媳妇子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的腿肚子里转精着哩,就预支上了。呔,郭解放,你看你的那个哉样子,该不是做梦娶上媳妇了吧?!”

郭解放没理睬王明亮的讽刺挖苦,仍然是得意洋洋地笑着,故意气王明亮。

王明亮的话倒让郭天信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件事。那还是郭解放上小学四年级时候的事。一天,郭天信到郭解放家去串门子,看见郭解放趴在小桌子上写作业,就伸着脖子看,原来郭解放正在写作文。郭天信来了兴趣,就一直站在郭解放的身后看,只见郭解放写道:“当社员也不是什么好理想,我的妈就是社员,我的爹也是社员,一天到晚就是干活,很一般;我的理想就是盖楼房,要是盖不成楼,我就娶齐老师做老婆,给我生好多好多的娃娃。”齐老师就是郭解放的美女班主任。郭天信就给看笑了。

郭解放的爹就问:“五爸你笑啥哩嘛?”

郭天信就拿起郭解放写下的作文给郭世信和陈雪莲念。

郭世信听了后,抬手就给了郭解放一个帽盘子。

陈雪莲见状急了,骂郭世信说:“你打解放咋哩?”

郭世信说:“你养下的好儿子,没出息!”

一听郭世信说自己没出息,郭解放急了,嚷嚷道:“你儿子才没出息哩!”

“说咋着哩嘛!”郭世信苦笑了一声说:“我儿子要有出息,能写出这么有想法的作文?”

想到这里,郭天信大笑起来;笑毕,就骂王明亮:“呔,王光头,你知道个□啊!人家解放早就把学校里的齐老师给号下了。”

郭解放闻言刷地就脸红了,就停了下来,也不笑,也不唱了。

老葛说:“解放,唱得好着哩嘛,咋不唱了?唱!”

郭解放不好意思地笑,说:“我胡乱唱着哩。”

郭天信也说:“唱得好着哩,这就是我们平安的文化,要传承哩,唱!解放。”

郭解放就又接着唱道:

“四更到五更,

又来了个听墙的人呀,

要听你就听呀,

筛子里扣灭了灯呀,

这就是咱天配下的两口子人。”

“好!”王明亮使劲地鼓了下掌,大声地说:“终于成事了!绕了老半天,把人给急得。”

郭解放瞪了王明亮一眼,说:“好不好与你有□关系了?”

王明亮扮了个鬼脸说:“要是与我有□关系了,就没你啥事了!你还结着个啥婚?!”

稍盹,其他人大笑起来。

郭解放醒梦了过来,踢了刘明亮一脚,对郭天信说道:“信爷,王光头耍流氓哩,你管不管?你不管我就不唱了。”

郭天信就瞪了下王明亮一眼,说:“这个光头子也是打光棍打急了,梦里头都想着娶媳妇子哩;解放,你不理视他,你唱你的!”

郭解放就又唱:

“五更到天亮,

早早地起了身呀,

瞧一瞧我的她呀,

脸上飞红云呀,

女帮男来男帮女呀,

从此过光阴。”

郭解放的小调唱完了,又冲着山谷“嗷嗷”地叫,山谷也“嗷嗷”地回音。

远处的半山腰里,云儿散散地飘着,牛羊安静地吃着草,一个丫头子使劲地冲郭解放他们挥舞着红头巾。

郭解放这边的人都兴奋了,王明亮说:“还是山里头的女人大方,要是我们那里的,早躲得远远地了。呔,解放,唱上几句,勾搭她一下。”

郭解放闻言说:“算□了吧,我唱的那两嗓子,也就是自己高兴个下,咋地能勾搭人家呢?葛爷行哩,酸曲儿又多,唱上两句看看。”

老葛推辞地说:“阁都是老汉了,跟人家米娃子对歌,不是耍流氓哩嘛!”

郭天信笑了笑,怂恿着老葛说:“老葛,这个不算是耍流氓,这叫文化交流,你就唱,倒究看看你陕北的歌儿厉害,还是人家藏族的歌儿厉害。”

老葛本就是个爱唱歌的人,经不住挑逗,就唱起来了:

“对面的山凹凹青翠翠,

上头的妹娃子声脆脆;

哥哥我有心搭上个话儿,

不知道对面的妹娃子应不应声?”

山谷空灵,歌声悠扬,余音缭绕,悄然沉寂。

少顷,对面传来歌声:

“要想吃枣上树来,

要想对歌你唱起来,

我的山歌满山崖,

就看你哥哥来不来?”

王明亮笑着说:“葛爷,丫头子问你着哩,你去不去?”

老葛也笑笑,唱道:

“世上的人儿都爱富,

哥哥我穷得穿不起布,

想和妹妹一世过,

拿不起金银让妹妹过户。”

“好啊!唱得好!”郭解放说:“凭钱儿找女人跟买牲口差不多,不爱钱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听下人家丫头子咋地回答哩。”

对面山谷里丫头子唱道:

“家有金银堆山坡,

还有羊儿满圈跑;

金啊银啊我不爱,

只盼哥哥你好人到。”

马车里的人都兴奋了,王明亮说:“呔,解放,还有这好事哩,丫头子倒贴哩。葛爷,你下车放羊去吧,反正你又没媳妇子,给那个丫头子倒插门去。”

老葛回头骂道:“你这个光头没毛妈卖皮的,造孽哩嘛,阁给人家米娃能当爷哩!”

其他人就笑,郭解放说:“王光头,我看你行哩,你三十了还是个光棍,倒插门刚好。”

王明亮说:“我又不会唱歌儿,人家丫头子爱的是唱歌儿的人。葛爷行哩!”

老葛骂王明亮说:“你娃造孽哩嘛!”

郭天信也开玩笑地说:“这世上的事就没个啥哈数,说不定人家丫头子就喜欢的是老汉,老葛,要不了你真的倒插门去。”

老葛闻言急了,说:“郭文书,你咋也胡整哩嘛,阁说阁不唱不唱嘛,你说是文化交流哩,咋就把阁老汉交流得倒插门哩?”

其他人闻言哈哈大笑。

对面的歌声又传过来了:

“唱歌的姑娘就是我,

姑娘我心里歌儿多。

闪光的珠宝我戴过,

细细的毛线我捻过。

好听的歌儿我听过,

你的心儿我想过,

远方的哥哥你路过,

留下个姓名我不忘过。”

郭解放大声地对老葛说:“葛爷,丫头子问你姓名着哩!”

王明亮站起身来,把双手做成喇叭状,大声地喊道:“呔,对面的丫头子,我叫郭解放,平安水磨关大队郭家庄子的!”

郭解放在王明亮的尻子上踢了一脚,说:“你咋不说你叫王光头,又好记又好找。”

王明亮没小心,差一点被郭解放踢下马车。

在嬉笑打闹中,马车慢慢地行进着,远处还隐隐约约地听得到藏族姑娘的歌声:

“要吃酥油你莫作声,

要骑马驹你莫要跑;

要想挨鞭子你羊群里来,

要爱姑娘你说出来,

……”

0

第三十九章 转战黄花滩 (1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