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终水浒>群雄逐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群雄逐鹿

小说:终水浒 作者:岁末之秋 更新时间:2018/10/11 17:49:29

古人云: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隋末时天下大乱,群雄纷争,后归于唐,唐末时又有节度使割据之乱,中原王朝更替频繁,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黎明百姓苦不堪言。后却得后周皇帝陈桥让位,太祖雄才大略,十余年间扫清六合,天下一统,自此打下大宋四百座军州,民众安居乐业,世间重归安宁。

  百余年后,皇位传至徽宗,那道君皇帝虽通晓书画,却无心政事,终日只好声色,又重用童贯,蔡京,高俅众奸臣。于是朝政日益衰败,各地大小官员鱼肉百姓,赋税繁重,平日里只顾搜刮民脂民膏,祸害乡里,对外则屈膝赔款,辽国,西夏等连年侵犯边境,民怨日渐深重。

  初时,淮西之地有王庆起兵造反,官军镇压不得,纷纷一触即溃,又怕上面责问,便隐瞒少报,甚至杀良冒功。天下百姓忍无可忍,怨气冲天,顿时揭竿而起,纷纷自立政权,对抗大宋朝廷,一时之间天下震动,九州再起战火。时年宣和三月,有淮西王庆,江南方腊,河北田虎等各自称帝建国,割据一方,攻下宋朝半壁江山。

  各州郡告急文书飞往开封,立时惊动朝野,宋徽宗召集群臣,道:“如今天下群贼并起,大宋江山社稷危矣!众位爱卿可有计策,救宋室于危难之中?”众文武一时无策,无人上前出奏。

  徽宗长叹一声,良久,又道:“朕欲令各州郡各自招将募兵,以抵抗各地反贼,缓解地方兵微将寡之现状,众卿看如何?”

  殿前太尉宿元景闻言,上前奏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昔日汉朝灵帝正是令各地私下募兵,虽是镇压了贼寇,却使地方群雄趁势做大,以致天下复乱,社稷倾覆,终九州三分,四百年大汉天下竟一朝灭亡,如今陛下万不可如此行事。唐朝太宗皇帝曾言: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陛下应以灵帝为前车之鉴,切不可重蹈覆辙。依臣愚意,可令京城禁军分调各州郡,再调部分北方,西方种师道边防军南下共同迎战贼军,如此,必可保大宋江山稳固。”

  徽宗听完这一席话,也觉有理,正欲开口,忽阶下一人怒道:“宿太尉如此言行,是欲使大宋亡国灭种乎?”此言一出,四座皆惊,众人看时,乃当朝太师蔡京。

  宿元景冷笑道:“太师何出此言?在下一心为国,如何能行此大逆不道之事,望太师明示。”

  蔡京也不理他,径直走到阶下,上奏道:“陛下,如今河西之地、燕云十六州俱被西夏,辽国夺占,我大宋自边境至开封大部为平原,几乎无险可守,如抽调边塞之军及京城禁军前往镇压反贼,纵然能迅速平乱,西夏,辽国,金国一旦得知消息,铁骑大军不需十日,就能兵临东京城下!现国内贼军是皮毛之患,而夏、辽则是国家心腹之疾,按宿太尉之策,我大宋国土不出一月,皆成外族囊中之物了!”

  宿元景闻言,顿时怒道:“然依太师之言,又有何见教,如今四方贼寇侵州略府,地方更是兵力薄弱,无以抵挡,你又有何良策救大宋社稷于危难之中?”

  群臣为此事争吵不休,徽宗正欲叫退朝,待他日再议,忽有殿帅府太尉高俅上前道:“诸位,在下有一愚计,或可解朝廷之困。”众文武听此言,皆停下争执,只待高俅后话。

  高俅一顿,继续道:“宿太尉以汉末情形比之大宋现状,虽无十分不妥,然当今天下有一处与汉朝全然不同,黄巾贼乃是邪教之徒,组织严密,只能以力破之,而当今天下贼寇有王庆、田虎、方腊、宋江四家,以我看来,朝廷可诏安,或离间,或安抚其中一贼,使之为朝廷所用,而使四贼自相残杀,此乃驱虎吞狼之策。”

  蔡京道:“此计甚好,只是不知该诏安哪一家?”

  高俅又道:“山东宋江,此人原是小吏出身,本为忠义之人,如今反上梁山也是无奈,我等一旦诏安,宋江必定归顺朝廷。”

  徽宗听完众人之言,道:“现如今,宋江等人虽与朝廷为敌,然朕时有听闻,宋江等在山东打破数座城池,却从不占据州郡,想必能为大宋所用,高太尉此策甚佳,朕准之。”

  遂令群臣退朝,派太尉宿元景前往梁山诏安,使高俅统管全国战局,众人各自领命而去不提。

  当日夜里,高俅正于殿帅府内议论时局,忽虞候陆谦来报,有蔡太师一行众人前来,高俅眉头一皱,挥手屏退左右,只让陆谦立于右侧,无一时,蔡京,童贯,杨戬三人入得府内,见了高俅,双方皆拱手以礼,随即入了白虎节堂,五人坐于两边,高俅自坐上首。

  沉默片刻,蔡京先开口道:“今日陛下问应战之策,高太尉为何进言诏安宋江,难不成是忘了前番五伐梁山之辱?宋江屡次与我等作对,实乃心腹大患,待得他日若与其同朝为官又岂能安心?”

  童贯亦道:“高太尉,我等前后率数十万大军围剿梁山,却被贼人杀死官兵数以万计,如此大仇岂能不报?以我看来,何不借口皇上召见将其聚于京内毒杀之,以绝后患。”

  高俅闻言哈哈大笑道:“你等如何目光浅薄至此,我等与宋江吴用交手数次,莫非不知其手段?若依童枢密之言,吴用必定佯装前来,暗中埋伏兵马,或是联络田虎王庆方腊共同起事,你们却要如何应对?且如今四方贼寇群起,纵灭得宋江又何有余力应付其他贼寇?”

  杨戬又道:“然而若是诏安了宋江,陛下必令其征讨各处,待立得功劳以封官衔,日后其必然做大,我等又何以制约之?”

  高俅笑道:“吾统管禁军数十年,京城上下早已遍布耳目,殿帅府无有不从者,宋江既入朝廷,则在我等掌控之中,待他出军征讨,只需见机行事,还怕他翻了天不成?”

  杨戬,童贯皆道:“高太尉此计甚好。”

  蔡京思虑良久,方道:“你既然有所安排,便用此计也好,只是宋江此人虽以忠义标榜自身,以吾观之近年动向,其志在四方,必不甘居人篱下,你若想御虎为用,需时刻防范,切莫落得个养虎为患。”

  高俅笑道:“承蒙太师教诲,我此去定然铭记。”

  蔡京起身道:“既如此,近来西线田虎,王庆两寇之战事繁多,我尚待回府内处理,此事却待他日再议了。”

  三人随即离去,高俅叫来陆谦道:“你且发公文给山东各地州郡,到时候听我军令,见机行事。”陆谦领命去了。

  高俅见府内已经没有外人,也站起身来,自缓步走向窗边,窗外已是电闪雷鸣,风雨欲来,高俅却是面无表情,忽然,一声炸雷响起,紧接着瓢盆大雨落下,高俅站在窗边,目光中似有深意,只是看着雨中景象,口中只道“好雨,好雨,眼前这番景象,不正像朝廷的局势,天下之象么?”

  高俅正感叹间,却突然拔出剑来,大喝一声凌空劈下,只听咔嚓一声,那窗边书架已被劈为两边,高俅毫不在意,脸上只是带笑道:“宿元景,李纲,待四大贼寇一灭,我却要看你二人还能保那昏君到何日!”

  过得两日,宿太尉一行抵达梁山,见了宋江,吴用等人,宋江自然高兴,令宋清备宴招待之。席上,宿太尉说了来意,宋江欣喜道:“我等虽居于梁山水洼,然无时无刻不想着为国出力,今得陛下恩诏,我等愿归顺朝廷,以报君恩。”宿元景大喜,令人抬来皇封御酒一百零八瓶及黄金白银等一应御品,此时却有李逵武松等怒目圆睁,待要发作,却被吴用花荣两人以目止之,宿太尉又对宋江交待了相关事宜后,便以军情紧急为由,只留下一封密信叫宋江自启,即刻回朝赴任去了。

  过得几日,宋江于梁山密室内阅完信件,顿时头上汗珠渗出,自想了半天,心中终究难以抉择,于是叫人请吴用朱武卢俊义公孙胜前来商议。片刻,四人赶到密室,宋江自道:“四位兄弟先坐,我今日有一事与众位兄弟商量。”四人虽然不解,也只得先坐于两边,宋江自坐了上座,良久,卢俊义先问道:“不知公明哥哥今日叫我等前来,却是有何要事?”

  宋江站起身来,口中只是轻叹几声,在室内渡步徘徊了半晌,方从袖内取出密信来,摊开于桌上,四人上前看了,上书今天下贼寇横行,朝廷危难,尔等既已归顺,望梁山众人为国出力,剿灭王庆,田虎,方腊三贼,待他日功成之时,朝廷必有重赏,加官进爵,青史留名之语。

  吴用看了此信,面不改色道:“哥哥,现如今天下大乱,我等梁山兄弟也当有一番作为,不知兄长有何打算?”

  宋江道:“我等今已归顺朝廷,理当匡君辅国,以我看来,不如顺朝廷旨意,出兵讨贼如何?”

  吴用道:“不可,先不说朝廷诏安如此草率,只说这诏书,既然非圣旨,只有信件,想朝廷中昏君奸臣必然有谋,欲使我等众军自相残杀,且信中只字未提合作支援一事,我军若是出击,后方必定不稳,纵然能胜得田王方三家,必定被宋军包抄后方,到时又何以应对?此必是高俅那奸贼所出驱虎吞狼之计,哥哥不可轻率出兵。”

  朱武亦道:“如今天下纷争,宋朝捉襟见肘,方出此计策,必是料哥哥平时未曾公开与其对立,然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值此乱世之际,宋朝奸臣祸国殃民,昏君更是欺内媚外,若是与此等腐朽朝堂做鹰犬,却成了愚忠之徒,忠奸不分了,望公明兄长细思。”公孙胜,卢俊义亦然之。

  宋江听完众人此言,大笑数声道:“众兄弟既出此言,我也就安心了,我原本也不欲做宋朝愚忠之臣,如今朝廷腐败,奸臣当道,又值天下大乱,外有西夏,辽国,金国虎视眈眈,内又有田虎王庆方腊等割踞一方,我华夏百姓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苍生饱受涂炭之苦,梁山兄弟也当自成一军,与诸侯抗争,他日如能问鼎中原,一统宇内,则上能名留青史,扬华夏之威,下能保全黎民,复仁义之邦,也不愧为人一世,刚才此言,是我故意试探诸位之意,还请众兄弟莫怪罪。”

  吴用笑道:“哥哥言重了,我等也料你不会如此轻率行事,只是如今我军身居水泊一地,如要出兵,宋朝得知必定派山东各地兵马四面围堵,届时我军腹背受敌,恐难以突围,且沧州,徐州有宋军名将韩世忠、王禀驻守多年,名为地方治安,实为监视我军,如轻举妄动,我料定难以胜之,在下看来,此事需从长计议。”

  宋江闻言笑道:“我梁山军数年间攻破山东河北数座城池,却从未驻军留守一城一地,众兄弟可知为何?”

  公孙胜道:“哥哥曾提起,我梁山军虽是替天行道,但暂时还不能反,此是为以后如果归顺朝廷,留下一条后路,不使朝廷以为我等属于反叛之军。”

  宋江站起身来,手指桌上地图,嘴角微微上扬道:“正是,现如今乱世中,我等欲争霸天下也不用顾及这些,我当时在山东各城中还留有一计,到时可一举而定山东全境,各位无需担心。

  “至于韩世忠,王禀两军,我等只需要暂时顺朝廷旨意出兵剿灭一贼,一则使朝廷消除对我等疑虑,方便日后起事,二则,如今朝中无良将,我等伪作顺旨讨贼,却只留少数兵马散于山东各地,大队都调走,如此宋军必然中计,而调韩、王两军镇压其他反军,我等日后出兵则再无顾虑。”

  宋江走到窗边,双手背在身后,一面眺望远方水泊处,一边对众人说道。

  吴用轻摇羽扇,考虑了片刻,面带微笑道:“哥哥此计不错,依我看,可先攻打河北田虎,晋军起事最晚,势力最小,然田虎部下名将众多,若不早除之,他日必成心腹大患,且秦、晋两国几乎相接,以后若联合则后患无穷了。

  吴用沉思良久,又道:“田虎此人阴险奸诈,我听说其为起兵反宋,竟欲勾结辽国贼军,以太原数百里之地割于辽寇换其出兵助战,其部下将领多有不满,哥哥到时可以民族大义为主,战场进攻为辅,定可早日歼灭此贼!”

  宋江听了众人都有进取之意,不由心中暗喜,却见卢俊义一言不发,便问道:“卢员外,听说你曾经在朝为官时,恰逢辽寇入侵,不知你可曾率军与辽寇所交战?”

  卢俊义笑了笑,站起身道:“我确实曾随童贯出征辽寇,谁料这等小人竟坐视我孤军奋战,自停大军于外保存实力,以取功劳,以致先前数战收复之地得而复失!”

  卢俊义说到此处,手已经死死攥住了椅背,眼中几乎喷火,自语气低沉道“自那一战以后,朝廷从此一蹶不振,辽寇铁蹄直踏到燕山之后,边境之民多为其害,我早晚必将此等辽寇尽诛之!如今伪晋既然想要投降辽国,自当先将其剿灭!”

  宋江大喜道:“既然如此,就请卢员外与我兵分两路共伐晋国如何?”

  卢俊义拱手道:“谢过兄长好意,我纵然恨辽寇入骨,然高俅童贯等多有诡计,若全军前往恐后方有失,小弟愿领一军镇守山寨水泊,以为大军后盾”

  宋江从之,于是留卢俊义,武松,李应等十余人率两万余兵马分散于各村县,如梁山被宋军围困则集结军力对付官军,各路安置已毕,宋江自领将领九十余员,大军七万出征河北晋国。

0

群雄逐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