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异次元世界骇客来>第8节 后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节 后果

小说:异次元世界骇客来 作者:韦一笑 更新时间:2018/12/6 14:09:55

如果说刘峰的承诺是金口一诺的话,等刘峰兑现带钟非非走的心理落差是巨大的。自从“云雾山大峡谷”一行,刘峰就像是失踪了!是!刘峰有电话,办公室电话和手机杨笑笑都有,可叫杨笑笑这个下属怎么向他的老板提把钟非非带走的话?当初刘峰作此承诺的时候虽然说的漫不经心,但作为一个人物,一个权势通天的公众人物,无论如何也不会叫人想到赖账的结果。再说这对于刘峰来说不是一件难事,甚至可以说是举手之劳。尤其在得知刘峰可能爱钟非非的情况下,就算猜测不属实,那刘峰与钟非非渊源颇深是不争的事实。万般理由,都没有刘峰抛弃了旧日主子的道理!莫非黄粱一梦,沈竹侍郎的身份从刘峰的身体里消失了?即便如此,那道义呢?这一地鸡毛,难不成刘峰还想推给杨笑笑和周波自己咽不成?

当初为了钱财酿下的苦果,如今已然成熟。当钟非非如扑火飞蛾日夜不停地围着杨笑笑转时,杨笑笑方知报应不爽。该怎么跟钟非非这个公主之尊解释这场滑稽的闹剧?

杨笑笑无言以对!周波也无计可施!刘峰那边就像是石入大海,无声无息,无踪无迹。

当钟非非托来钟梅二夫妇的带话,让杨笑笑到家中坐一下时,杨笑笑和周波都觉得,不能再继续对刘峰无限期地等下去了。他们得自谋出路!

对于时间来说,没过多久,对于杨笑笑和周波来说,度日如年。穿越回来仅仅过了三天,杨笑笑和周波仿佛过了三十年。又到了一周一度的周末!钟家,是万万不敢登门的,时机不对,拜访就成了表态,态表了,在那无数个日月的穿越长河里,面对左杏儿的森森白骨,态就已经表了,周波在天上全听在耳里,现在和杨笑笑休戚与共,浑融一体,哪还有什么其它的态可表?

想了一万条妙计,终于过山车的风驰电掣与惊魂翻滚转移了钟非非的注意力,这个周末的第一天逃过去了。目的地从钟家变成了游乐场。

今天不解决,明天想推脱钟家之行就难上加难了!

过山车的翻滚一如既往是爽暴的,这个从古代穿越来的人有无数个第一次需要经历,短短一月多,经历了20年从婴儿到成年的知识积累,从第一回看电影,第一回玩手机,第一回上网,乃至第一回坐飞机,每一个第一次都是那么的让她耳目一新,欲罢不能。

一坐到过山车上,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从过山车下来,次日去钟家串门的事忘到爪洼国外。杨笑笑和周波觉得时机已到。

“刘峰呢?”钟非非现在已习惯叫“沈竹”刘峰了。

“要不然你给他打个电话,你们熟啊!他是我老板,我哪敢没事呼他?”杨笑笑也想听听刘峰这个稀客的声音。

说干就干!钟非非就拔通了刘峰的电话。

“我这两天一直忙。”刘峰的声音通过免提电话传出来。

“你猜我现在和谁在一起?”钟非非说。

这也是杨笑笑关心的问题,这个问题还用猜吗?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刘峰就不惭愧吗?

“你能和谁在一起?怎么样?今天在哪儿玩,玩的开心吗?”天哪!这就是刘峰的回答。真是高人高语!杨笑笑恨不得扑到话筒跟前质问他是不是把带钟非非离开他身边的承诺忘了?

“我和笑笑哥哥玩的可嗨了!今天坐过山车。你怎么回事啊!再忙,你也不能把你的公主扔下啊!你和波波公主怎么样?有没有话跟她讲?”钟非非又抛出来一个难题。

这刘总果然是解难高手,回答起来就像三天前的穿越之行未发生,这一切都还没有划个句号一样。

“你叫周波跟我讲话。”刘峰说。

“喂,我是周波。”周波不得不凑上前去。

“你好好陪非非玩啊!我这两天忙,忙完了补你吃大餐啊!”

周波实在是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他这话摆明了就是患了失忆症了!还在维持和周波的假关系,传达出来令人怒火中烧的暧昧。

“刘总,您不是已经和我表妹分手了吗?”杨笑笑终于忍不住打烂刘峰的装聋作哑。

刘峰在电话那头显然有点愣。倒是钟非非吓了一大跳:“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昨天!”周波赶紧把话夯实:“他电话跟我说的,他说我们还是不适合。一千年前的爱情,看来并不适应新时代。刘峰你昨天是这么说的吧?”

刘峰显然被将住了。“那也不表明我们的友谊不继续长存啊。”噎了半天才冒出这么一句。

“为什么啊?”坐到游乐场的冷饮店里,钟非非上钩了,这正是杨笑笑和周波盼望的话题。

“我倒是觉得刘总说的挺有道理的。”周波深沉地说:“一千年前的爱情,看来并不适应新时代。”

“可是你不是说你们这个时代的爱情就是拜金吗?刘峰那么有金,你应该喜欢他的啊!”钟非非说。

“我虽然喜欢他,但喜欢的是钱。他又不是个傻子!他又不是看不出来我喜欢的是钱不是他。我愿意嫁给他,可是人家愿意娶我吗?人家话说的比较婉转,什么一千多年前的爱情,并不适应新时代,无非一千年前他的女朋友是公主,我是个灰姑娘呗。新时代,新时代也讲究门当户对的啊!那么多灰姑娘,有钱人可就屈指可数,一夫一妻制的新中国,他怎会娶我?”周波话说的一套一套。

“要不要我帮你做做媒?”钟非非兴趣上来了。

“你和沈竹是不是青梅竹马呀?”周波旁敲侧击。

“呵呵,你倒掏我的秘密来了。告诉你,我是主,他是仆,什么青梅竹马不青梅竹马的。”钟非非顾左右而言他。

“那你们除了和番都不嫁驸马的吗?”周波一针见血。

“别的公主怎么选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喜欢他!”钟非非幸福地抱起杨笑笑的胳膊,靠在杨笑笑肩上。

杨笑笑和钟非非并排坐,周波坐他们对面。没办法,周波当了好一阵子心甘情愿的电灯泡,甚至撺掇杨笑笑在周波面前对钟非非亲昵,以使假戏逼真。如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钟非非公然和杨笑笑亲密,周波也说不出什么来,杨笑笑也说不出什么来。

“这样子啊,”杨笑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决定单刀直入:“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觉得我们可能有差距。差距来自哪里呢?正如周波从刘峰那里感受到的,我的表妹和刘总分手,其实不单单是刘总方面,我表妹这方面,也经常向我诉苦,说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很苦恼,她不知道刘峰想些什么,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如何做到和刘总琴瑟相合。毕竟刘总那个思想境界离我们平民老百姓所思所想完全不同。这就造成了差距。我跟我表妹说,与其这样痛苦下去,不如快刀斩乱麻。你看呵,现在我们之间,也面临这样的问题,我确实是费心费力地实践过了,实践的结果是,我对你的感觉,始终升华不起来。也许我们可以成为两个很好的朋友。但是爱情,需要心念相通。我挖空心思也想不出来公主的心理世界是什么。我越是这么想,越是想迎合你,就离爱情这个目标渐行渐远。所以我觉得现在是到了正视我们的关系的时候了。”

杨笑笑自认为,这番话说的是有理有节的,也是有理有据的。清晰地传达出来了想要表达的意图。这个意图就是分手。然而钟非非一句话就让杨笑笑鸡飞蛋打:“为什么你要迎合我呢?你把方向都搞错了,怪不得我看你别别扭扭。我是公主吗?我不是啊!我是钟非非啊!在这里我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的灰姑娘,这个大方向应该是,我要努力迎合这个社会,迎合你,做好我的这个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身份份内当为的事。难道我可以继续当一个公主生活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世界里?你的压力来自哪里?怕养我吗?”说着咯咯笑起来。/

“你看啊,你爱的是谁?”杨笑笑换了个角度问问题。

“什么意思?”钟非非问。

“你爱的是我,还是尹笑?”

“你不是尹笑吗?”

杨笑笑有点头痛,他是尹笑吗?他原来不是,可是自从大大前天晚上穿越回来后,要说自己不是尹笑,很难服众。千不该万不该,那天晚上激怀壮烈之下,留宿在周波家,第二天早晨钟非非上门捉奸,向钟非非表演了一番“西域幻术”,才冰释了钟非非的怀疑。如今饮鸩止渴的副作用开始发作,面对钟非非“你不是尹笑吗?”的疑问、反问,杨笑笑回答不上来。他是尹笑,可他是个骗子尹笑,而非王子尹笑,无论在1100年前的崇贞13年,还是现在,无论是尹笑,还是杨笑笑,他在弋阳公主面前也好,在钟非非面前也好,扮演的都不是一个光彩的角色。

“我只不过,前两天报了一个魔术班。”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谎言能让钟非非放过他。

“你为什么要逃避呢?”钟非非睁着大眼睛看着杨笑笑。

“尹笑真的那么好吗?”杨笑笑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

“他不好吗?集所有男人的优点于一身,体贴、温柔、幽默、担当,还会变魔术。”钟非非说。

“也许这一切都是表象,也许美丽的外表下,藏着欺骗的陷阱。这个世界上的完人总是需要对他警惕,完美总是表示虚假。你爱上的那个人,也许只是一个骗子。”杨笑笑说。

“你是骗子吗?”钟非非看着杨笑笑,巧笑嫣然。

叫杨笑笑怎忍打破这个无辜女孩的梦?

0

第8节 后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