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峥嵘>第二十三章:鬼见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鬼见愁

小说:峥嵘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12/5 15:30:35

柳如风和梅晓婷以及筱叶飞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是谁?”

“是我”随着声音走过一人,背对着他们,身上披了一件浴衣。

柳如风一愣,看了看冷啸尘,冷啸尘微微点点头说:“他提前到了”

“你是谁呀?”梅晓婷大声问

来人听梅晓婷这么一问,于是冷笑一声慢慢转过身说:“你看看我是谁!”

当来人转过身的刹那,柳如风愣住了,她没想到方天正会在这里出现,更没想到,方天正会是这样一种打扮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时,肖剑白和梁柏欢以及谭智涵都围了过来,肖剑白看着眼前这个精瘦的男人,尖嘴猴腮,眼窝深陷,浓密的眉毛遮住了半个眼睛,一张铁青色的脸庞,,嘴唇乌紫色,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如同诈尸一般的僵笑,令人看了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冷啸尘站起身笑着说:“来来,来来,老方,快来坐下!”

方天正看看冷啸尘一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梁柏欢扭头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肖剑白低声说:“这就是管辖东三省的你们保密局长春站长方天正,咋他妈看着都像个大烟鬼?”

肖剑白微微一笑说:“应该就是他吧,这家伙啥时候来的?老梁,你说的倒是没错,的确像个大烟鬼!”

“哎,你们几个过来,我给你们来介绍一下”冷啸尘说着冲着肖剑白他们喊道。

肖剑白和谭智涵以及晏雨桥、梅晓婷等走了过去,冷啸尘拉着肖剑白来到方天正面前说:“这位就是我们哈尔滨站的副站长肖剑白,肖家大少爷!”

近距离的看着眼前这位长春站长,肖剑白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方天正瘦高瘦高的,颧骨凸起,眼窝深陷,嘴唇乌紫,一张脸上那个笔直挺拔的大鼻子,成了他这张脸上最为突出的招牌,方天正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口腔中带着一股浓烈的腐臭味道。方天正笑着伸出手来和肖剑白握手,肖剑白握住方天正的手那一刻,方天正冰冷的手俨然是一个死人的手,但是,虽说手是冰冷的,手上却给人一种柔弱无骨的感觉,一个男人的手如此柔软,这样肖剑白立刻想到自己的祖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男人手软可掌权,女人手硬能做官。

方天正看着眼前帅气的肖剑白说:“肖副站长果然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双眼如电,炯炯有神,嗯,一定是女孩子的疯狂追求对象!”

肖剑白抽回自己的手看着方天正说:“多谢方站长夸奖”

方天正看看冷啸尘问:“这位应该是谭智涵谭队长吧?那位小姐就是晏市长的千金晏雨桥了,她旁边的是不是梅晓婷啊?”

冷啸尘点点头:“你说得对,你行啊,老方,虽说没见过面,但是你都能对上号!”

“哈哈,你这的人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在我脑子里可是都挂了号的,我当然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乔三省没来,对吧?”方天正说完看看站在众人中的梁柏欢一笑说:“梁柏欢,梁局长,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我咋能把你忘了呢?”梁柏欢说着走过来伸出手和方天正握了握手,方天正看着他一笑说:“梁兄神采飞扬,满面红光,看来身体不错,精神头十足嘛,哈哈!”

“托福,托福”梁柏欢一抱拳说。

肖剑白大声说:“既然方站长来了,那我们就重新再摆桌,算是给方站长接风吧!”

“嗯,剑白,你这个主意不错!”冷啸尘看着他说。

肖剑白看看他低声道:“你知道他来了,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我也是…….”

“我不喜欢这种方式,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干啥呀?有意思吗?”柳如风打断了冷啸尘的话,说着看了看方天正。

方天正看了一眼柳如风道:“如风,我也是今天刚到,只是比你们提前一点到这里,也是冷站长的意思,让我在这里等你们,知道你们今晚会在这,所以我就…….”

“你们这是何苦呢?这么做有意思吗?”柳如风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方天正脸色阴沉下来说:“如风,站住,你不要过分,我的行动还轮不到你来管,明白吗?”

柳如风停住脚步回头看看冷啸尘,冷啸尘笑着起身拉住方天正说:“你这是干什么,快坐下,坐下说!”

肖剑白过来拉了一下柳如风,柳如风这才挨着梅晓婷坐下去。

肖剑白继续张罗着其他人落座,自己则喊着晏雨桥说:“雨桥,跟我去餐厅点菜吧?顺便再去酒吧间看看拿些酒来!”

晏雨桥点着头跟在肖剑白身后走了出去。出了门,晏雨桥拉着肖剑白拐进隔壁一间关门后就问:“这个姓方的啥时候来的?”

“我哪知道啊?这不叫你出来就是想听听你有什么建议或者要嘱咐我的?”

“这个老奸巨猾的方天正,我估计他应该是今天一早就到了,可是他迟迟不露面,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大姐曾经说过,如果方天正来哈尔滨就不能让他活着回去,你看现在这情况,我们该怎么办?是今天晚上就动手还是先向大姐汇报完以后听大姐安排呢?”

“今晚杀他可能不大容易,也不知道这家伙身边带没带人来?”肖剑白说。

“那我们就先这样应对着,明天向大姐汇报后再定吧!”晏雨桥看着他说,肖剑白点点头。

“彼岸花组织是一个由女人组成的杀手组织,共十三人,这个组织当初成立的时候有四个人负责他们的培训和生活起居等一切事物,负责生活起居的叫护花人,负责培训她们的叫养花人,负责提供后勤保障和补给的叫敲钟人,这十三人中若是有不听话的,不听指示的,不遵守规矩的,不能完成培训计划的,那就要被处死,专门负责做这件事的人叫葬花人,其实,这些人都是听命于戴老板,后来戴老板出事以后,这个彼岸花组织也就销声匿迹了,只是最近才又冒出来,我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是在谁……”

“那方站长为何说自己是葬花人呢?”晏雨桥双手拿着酒站在方天正后面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方天正一愣慢慢回转身子看看晏雨桥说:“我是受葬花人的委托来看她们的”

柳如风看看方天正说:“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了,都没听你说过什么葬花人,更没想到你居然也知道彼岸花组织?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你是组织成员我早就知道,但是之前我也未曾见过彼岸花组织的四位教官,我只是这次来哈尔滨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尽到了彼岸花组织中的一位教官,就是这位葬花人”方天正看着柳如风说。

“那我们失踪的姐妹是不是让葬花人给杀了,你告诉我谁是葬花人?”梅晓婷突然问道。

冷啸尘看着一言不发的筱叶飞笑着问:“筱叶飞可知道吗?”

筱叶飞摇摇头说:“我更不知道了,这么多年了,谁知道那四位教官现在何处?是死是活都搞不清楚呢!”

“来来来,大家喝酒吧,管他什么彼岸花不彼岸花的,不就是什么地狱之花吗,不吉利,还是别说了,喝酒多好啊!”肖剑白说着端起酒杯递到方天正面前说:“方站长我敬你”

方天正点着头拿起酒杯和肖剑白撞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喝干了。

梁柏欢喝了一口酒看着方天正,肖剑白低声问他:“你见过他?”

梁柏欢点点头:“十几年前我就认识他,这家伙有个外号你知道吗?”

肖剑白摇摇头说:“这我上哪知道去?”

“他有个非常吓人的外号叫鬼见愁”梁柏欢说。

“鬼见愁?你是说当年军统中的五鬼,鬼敲门、鬼跳墙、鬼磨刀、鬼子六、他就是那个鬼见愁对吗?”肖剑白问。

梁柏欢点点头说:“你说对了,五鬼现在还有三人,鬼子六,鬼见愁,还有鬼磨刀,鬼子六在重庆渣滓洞,鬼见愁在长春,鬼磨刀就在你眼前!”

肖剑白异常惊讶的看着梁柏欢问:“你是说冷站长就是鬼磨刀?”

“你以为呢?不是他还能是谁?”梁柏欢回答说。

肖剑白大吸一口冷气看着梁柏欢问:“你咋那么清楚呢?以前没听你说过啊?”

“我要不是在天津犯了点错,我能是现在这个样子吗,我告诉你呀,老子我当年也是军统的一员,就这五鬼说不好听的,军阶职位都未必比我高,可是…….算啦,不说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梁柏欢说着端起酒杯。

“别呀,这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最膈应人的,说就要说完,到底咋回事?”肖剑白笑着问。

“老子当年在天津那也是一站之长,后来老子认识了一个女人,谁成想这女人居然和戴老板有点那个,这件事也不知道咋就让戴老板知道了,我就差点丢了这条小命,后来要不是戴老板身边的唐主任给我讲情,我真就完了,因此,我被赶出了军统,在天津做了一个小警察署长,再后来,我就申请回到老家东北,就这样,抗战后期,我被安排回到这里,几经周折算是坐到今天这个位子上”梁柏欢说着喝了一口酒。

肖剑白冲着他竖起大拇指说:“行啊,没看出来啊,老梁,你可以啊!原来你也是老军统了,真看不出来,你要是不说,我咋能知道这么多呢?”

梁柏欢笑笑说:“所以,我对这两个家伙还算是有点了解”说着指了指方天正和冷啸尘。

“那为什么他叫鬼见愁,冷站长叫鬼磨刀呢?”肖剑白问。

梁柏欢看看那二人低声说:“这两个家伙关系很好,姓方的阴险狡诈,手段残忍,姓冷的老谋深算,不露声色,做事如同磨刀一样,你只能看到他在磨刀,但是你不知道他磨刀所要何为,方天正是一个城府极深之人,功于心计,小鬼见了都躲得远远的”

肖剑白看看正在说笑的冷啸尘和方天正说:“你别说,这外号用在他们身上还真贴切”

梁柏欢笑笑说:“方天正此来定有大事,我们拭目以待吧”

“那你知道他们刚才说的什么葬花人吗?”

梁柏欢摇摇头说:“关于这个彼岸花组织我只是听说过,但是内情不了解,至于刚才方天正说得那个葬花人,我更是无从得知了”

肖剑白点点头说:“看来未来的哈尔滨要热闹了,这各路大神都陆续赶来了”

“越热闹越离死不远了”梁柏欢说。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肖剑白说。

0

第二十三章:鬼见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