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彷徨>第十二章 出城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出城去

小说:彷徨 作者:天望烟 更新时间:2018/11/7 12:37:10

康云程见刘白钊又昏倒过去,刚才苟梁勇等人的包扎毕竟不专业,这家药店老板见北洋军炮火打来后早已逃之夭夭。云程看着昏迷的白钊急得到处跺脚,许久,他见街上枪声消散后就决定下楼到街上找个郎中来看下白钊的伤势。于是他安排苟梁勇和刘德光等人,要求他们做好警戒。他安排好后就下楼往街上跑去。

大街上死寂沉沉,人们早已经躲藏不见人影,只剩下死尸们躺在街面上。他在街上一边观察,一边奔跑着,生怕闪出啥子北洋军士兵出来。还好他看到离各人不远处有家叫做恒春茂的药房,于是他加紧脚步向药房跑去。这家药房紧闭大门,康云程用尽全力地拍响药房大门,许久才有个脑袋探出头来。康云程见药房里还有人,叫话道:掌柜的,我有个病人,病得很恼火,还麻烦掌柜的开门一救!那个脑袋见康云程不像是啥子坏人,这才打开大门将他拉进去然后马上关闭大门。

康云程见此人面相忠厚,也不想和此人打啥子心眼,他直言道:掌柜的,在下康云程,是护国军的联络官,现在我们部队有人深受重伤,还望掌柜的菩萨心肠!那人见来人自称是康云程,马上道:你就是康云程?老朽我久仰大名,在下郑慎之,康老弟说一下伤势,我好收拾药品!康云程马上说道:此人头部右眼眶受到枪伤,眼球已流出。郑慎之听后马上在药柜里掏出几瓶创伤药,他刚要迈出脚步就停下来,他看见躺椅上有床棉被就拿起就走。

街面上突然传来一阵声音:这里有个护国军!康云程二人听后还以为被发现,马上躲在一处断墙后。远处传来一阵痛苦的叫声,云程从断墙缝里看去,原来是一个护国军的伤兵被人发现,他被北洋军士兵拖行在大街上,不知等待他的结果是什么,如果是死亡,那可能就是个解脱,但愿不是被折磨。二人见痛苦的声音远去后才从断墙后出来快跑到白钊藏身的楼上。当他们刚上楼迎面来的是苟梁勇和刘德光等人的枪口。警戒的士兵们看是康云程二人后才松口气,将他们放上楼后继续地警戒。

郑慎之本就是位开明的药房掌柜,他也痛恨许石生在丰都的残暴统治。当刘白钊率领队伍开进丰都城的时候,他在人群中看见这位年轻的长官一脸的英气,然而现在这位长官一脸的血肉模糊。他探问道:这可是贵部刘长官?康云程道:这就是我部刘长官白钊。郑慎之听说是刘白钊后二话不说马上俯身对白钊进行伤口清理,许久许久后他才站起身来伸伸酸痛的腰部,然后他将带来的棉被搭在白钊身上,他道:老朽现在只能是将刘长官的伤口进行初步清理。刘长官受伤严重,我们土医生现在只能是将长官伤口的血止住,听说重庆城里有洋医生,他们能用手术刀将长官伤口受伤的血肉去掉,这样刘长官才能好得完全。

康云程点点头表示认同,郑慎之下楼他准备送时,这位老掌柜拒绝了他:看来北洋军在搜城,这里也并不是很安全,不妨到我那里去避一避。云程谢绝老掌柜的好意:老掌柜的好意云程心领了,我们乃是北洋军通缉搜索之人,不能给老掌柜带来麻烦。如果北洋军搜索到我们这里,在下有计划躲避他们的搜查。郑慎之看着这群为国家抛家舍业的人们心生敬意,他只得无奈往家跑去。

面对北洋军搜城,康云程其实也没有啥子很好的计划,他环看四周,这皆是易燃之物。还好的是他们所藏的楼层不同于当地常见的木楼建筑,这是一幢石头墙,木结构房顶的建筑。他在打量完四周后计上心来,他拿出火镰打起火点燃小油灯后对苟梁勇和刘德光等人说道:如果敌人来搜查,那我会点燃这里,各人留下来掩护刘长官。你们说敌人见这里燃起来还认为这里有人吗?苟梁勇见老师已有撤退的计划,他道:敌人见这里燃起来那肯定认为这里没有人了哟!康云程骂道:笨蛋,没有人,谁来放的火?苟梁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云程继续说着他的计划:到时你们十几个人就往东门跑,注意要不被敌人发现,临近城门口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再开枪,活力要猛,最好是全冲出去。冲出去后在城外一边放枪一边喊护国军打回来了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等敌人的注意力全吸引过去后,我就背上刘指挥往西门跑。

云程的计划说完后,刘德光疑问道:为啥子老师不和我们一起呢?云程看着这位学生道:在这里,刘指挥比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重要,我宁愿舍弃我各人的生命也要保全他一人,如果我和你们一起,那人数众多,被发现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大家沉默下来,还是苟梁勇率先打破沉默:我认为老师说得正确,大家马上检查武器弹药,等到天黑后就开始行动。刘德光看到角落里有把外表比普通手枪大的手枪,连忙走过去把它拿在手中。此枪并不是他们先前携带的手枪,它的弹匣没有在握把里面,而是在扳机前边的弹夹仓中,二十发直弹匣从仓中直挺挺的露出来。康云程也没有先前也没有看过这种枪,他想从枪上的文字分辨这把枪是哪个国家生产,但是很遗憾,那枪上并没有汉阳兵工厂的字样,只有几排德文字母。康云程道:这把枪可能是房屋前任主人留下的。此枪弹匣里有二十发子弹,威力远比北洋军手中的汉阳造,你们可以利用这把枪打出去。

是夜,刘德光和苟梁勇等十几人往东门悄声前行。经过白天的战事后,整个丰都县城都沉寂一片,北洋军士兵大多在营房里呼呼大睡,只有少许的在街上巡逻。刘德光们运气较好,未被巡逻的人发现。当他们潜行道大门时,刘德光举起捡来的打手枪对准守门的北洋军士兵就是几枪。驳,驳,驳的声音响在东门空中。守卫的士兵在守门的疲惫中被打死。刘德光们冲出城门后在城门外全体开起枪来,他们大声喊叫道:护国军打回来了,护国军打回来了!

康云程还在楼上守护着昏迷中的刘白钊,他还不敢贸然地背着这个伤员跑出去,得等到县城乱后才能行动。这时一队士兵正往这里走来,康云程听见一个领头的在说,这附近的几幢楼你们搜查过没有?另一个兵答道:好像是还没有。康云程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于是他马上用水淋湿搭在白钊身上的棉被,然后在另一个角落点燃火,各人躲藏在一边观察火势确保不烧到白钊面前来。大火马上就燃起来,浓烟从窗户飘到街上。士兵们见面前不远处那幢大楼燃起了大火都叫到失火了,失火了!他们一边叫到一边准备救火。附近房屋里的人们都跑出来,他们的房屋是木结构极易被点燃,于是就加入抢火的行动中去。

康云程透过缝隙见街上大乱后,马上在房屋另一侧放下绳索,他将刘白钊与各人捆在一起,然后抓着绳索溜出大楼快速地跑向黑暗之中。人们在大楼正街一侧救火竟然没有发现有人从大楼背后溜出来。他背着刘白钊跑着,汗水打湿了周身的衣服,力气早就已经用光,但是西门离这里还较远。他有点绝望,各人的生与死倒不重要,万一刘白钊要是落入敌人手中那就麻烦了。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叫道:康老弟,康老弟。云程停下脚步,见一俩人力车赶过来,一位老者在车上露出头来,原来是郑慎之。郑慎之命人停下车,他走下车道:康老弟,我来的还是时候吧?郑慎之的到来这就简直就是绝处逢生,他道:你 老哥来得正是时候,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郑慎之掀起人力车坐垫,映入康云程眼帘的是车下有个足以能容下一个人的空间。慎之不好意思地笑道:康老弟,因为时间紧,这空间是小了点,但能容下刘长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你来搭把手,我们把刘长官装进去,只是要委屈他了哟。康云程笑道:只要能出城,委屈就委屈吧。

守卫西门的是丰都县守卫营的士兵,自从他们的营长李长生被枪杀后,他们只得老老实实地听从命令在西门守着。这要是以前,守卫大门那是警备队的活路,与他们无干,这都怪那该死的护国军非要打啥子丰都县城嘛。郑慎之和守门的士兵较熟,他到城门口就马上下车给各位士兵装上烟并点上火,他道:几位老哥辛苦了,这么晚都还没有休息。领头的士兵道:郑先生这么晚了走哪里去?慎之道:哎呀,那个黄财主的老娘生病了 ,这大半夜的非要派人把我请起去,我说等天亮了去看都不得行啊 !康云程见状也马上凑上去说道:郑先生,这是我家老爷给我下的死命令,我就是个下人,不敢不从啊 ,所以只得辛苦你老人家了哟!士兵们看郑慎之是 出去看病,这三个人也不像是啥子护国军,领头的兵道:那郑先生就慢走哟,路上注意安全!

郑慎之一直把康云程二人送出城十几里路才停下,他抱歉道:康老弟,老朽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哟,这辆车你尽管留下。还有就是关于刘长官的伤势,你要尽快的安顿下来,最好还是重庆去找个洋医生,别留下啥子后遗症啊 !云程见这位老先生还心系刘白钊,他抱拳致意道:郑先生之恩,康某永生难忘。郑慎之笑道:你们心系国家,抛家业,舍性命,我做的这点又能算得了啥子哟!

刘德光和苟梁勇等人在城门口大闹一阵,城内的北洋军听说有护国军攻城就蜂拥前来。他们当机立断撤退,按照计划康云程应该是往西门撤退,就是不知他们撤出来了没有。这十几人临时凑成的队伍在苟梁勇的改编下形成一个作战班,苟梁勇任班长,刘德光任班副。他们在城外绕到县城西侧,打算在这里等待着康云程的到来。等了许久也没能看见,只有只看到一个老头从西边大路走过来,这不是白天救刘指挥的那个郑老头吗?苟梁勇叫道:郑先生,你哪里来?

郑慎之见路上闪出一群年轻人,他定睛看到,原来是白天在刘长官身边警戒的那群年轻人,他问道:你们是在寻找你家长官么?苟梁勇点点头。郑慎之转身指向西边,道:他送刘长官已经往西去了,可能已经走出三四十里路了。苟梁勇听说后马上与郑慎之告别往西方追去。

自从有车后,康云程就轻松多了,他拉着刘白钊在路上轻快地走着。其实到底是往哪个方向走,他也不知道。走重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重庆还不是护国军掌控的地盘,现在自从护国军第四支队闹事后,各个地方对护国军都查得严,去重庆那只能是死路一条。去临近的长寿县城呢?上次攻打长寿失败,长寿方面也加紧对是不是护国军的盘查,相比之下涪陵还未遭到护国军大的攻击,这盘查也较松一些。但是去涪陵投奔谁呢?他和刘白钊都不是这里的人。谁敢冒大风险去窝藏北洋政府通缉的护国军要犯?康云程想到此就犯难了,天下之大,竟没有他康云程的躲身之处。

站住,举起手来,不要动,要是动的话,老子就开枪打死你!一个声音在 旁边响起。康云程举起手,心想:难道是碰上土匪了?不过他还是冷静下来,道:大哥,别开枪,有话好说。你们要钱我身上确实是没得的,我们刚从县城里逃出来,唯一值钱的也只有这辆人力车,你们要就尽管拿去。那土匪道:你们刚从县城里逃出来?那县城里啷个了哟?听说今天刘白钊打进县城,北洋军又攻城,死了很多人,是不是哟?

康云程试探问道:你刚才说刘白钊,那你认为刘白钊是个哪样人哟?那土匪哈哈大笑:刘白钊是个大英雄,那是老子崇拜的对象!云程这才放心下来,他道:人力车里装的正式刘白钊,大哥可否和我一道护送他?土匪惊奇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今天能亲自看到刘白钊,于是他放下枪走到人力车旁,只见各人所崇敬的刘白钊头部包扎着绷带正昏迷不醒,于是他背起刘白钊就往前走。云程见状不禁问道:大哥你这是?那土匪边走边回话:鄙人刘伟勋,早就仰望刘白钊大名,你哥子也累了,再说这人力车也实在是太扎眼了,不如让我背上他快点走,我刚才看到后面有追兵!康云程一听说后面有追兵也就跟着刘伟勋离开大路跑进一条小路继续行走,他现在只顾逃命已经忘记先前的计划和苟梁勇和刘德光等人。

其实刘伟勋口中的追兵正是苟梁勇和刘德光等人,他们一直往西边追来都没有能看到康云程的身影。他们估计已经离开丰都县城已有七八十里路程这才停下脚步,大家都累得躺在地上。前方是哪方,他们现在到底往何方走?大家心中都一片迷茫。

苟梁勇将大家召集过来,他认为大家都是涪陵人,队伍散后,也不知道去哪里寻找队伍,与其盲目的寻找,还不如回到家乡中去。他的意见得到人们的一致认可,于是这支小队伍在休息一阵后又继续往涪陵方向走去。

第二天的傍晚,他们才疲惫地走进涪陵县城不远处。他们脱下军装,按照当地习俗包扎好清布头巾,藏好枪,大摇大摆地走向涪陵县城。县城大门口,几名军人在警卫执勤,城墙贴着通缉令,城门口顶竟然还挂着几个人头!其中有个人头还是苟梁勇和刘德光的陆军小学堂的同学。那同学本是和二人在学堂期间关系较好的人,他之前还准备和刘德光等人参加护国军起义的,但因家庭关系最终没有能成,但今日一见,竟是阴阳相隔。它被高挂在城门楼上,那眼神无力地看着远方,远方一轮红日落下,黑夜慢慢地袭上来笼罩着这个大地。二人看见那人头满心悲愤,他俩强忍着泪水,满腔怒火。他们走上前去,那城墙上满是人头画像,每一张画像都有个名字,有王伯常的,有刘白钊的,还有康云程的,最后两张居然是刘德光和苟梁勇的!大家看到通缉令和守城的士兵们又若无其事地往回走,走到最后就由走到跑,他们回到藏枪处。苟梁勇再也没有忍住大声哭出来。德光想哭,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能哭出来,只是和大家安慰着苟梁勇。梁勇哭了一阵,站起身来,他向天发誓道:我苟梁勇势要为他报仇,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他发完誓后又道:在场的兄弟,有谁愿意和我干的就和我一起干,没有人和我干的,我不勉强,大家就此别过!

刘德光拿起枪站起身来,大声道:苟哥,我刘德光第一个响应!老子们还是一个男人,现在虽然不能归队,但是老子就是个男人,是一个正在革命的男人,现在同学被杀,虽然不晓得是啥子原因,但是我认为我们还是要行动起来,如果就此懦弱胆小那也不能算是个革命之人,如果我们不发狠一击,那当官的还以为老子们还欺负!我就有一个提议,那就是要打就要打得狠一点!刘德光的话让其他的人都热血沸腾,他们从丰都县城撤退道此,大家一路狼狈不堪,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心中那还能忍受如此憋屈,于是大家都站起身来发誓要和苟梁勇一起干!梁勇见此眼泪盈眶,道:我苟梁勇和刘德光在此多谢各位,不过我们必定还是一个战斗班,所以还是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所以我们还是要商量一下再依计行事!

0

第十二章 出城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