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后三国演义>第十一章 刘裕屡败孙恩 桓玄攻入建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刘裕屡败孙恩 桓玄攻入建邺

小说:后三国演义 作者:罗文杰 更新时间:2018/11/7 23:28:26

刘裕,字德舆,小字寄奴,彭城县绥舆里人,自称汉楚元王刘交之二十一世孙。成人后,雄杰有大度,身长七尺六寸,风骨奇伟,不事廉隅小节,奉继母以孝闻。刘裕素贫,时人莫能知,唯琅邪王谧独深敬之。刘裕尝负刁逵社钱三万,经时无以还,被刁逵执,王谧密以己钱代刘裕偿还,刘裕由是得释。后客经下邳,旅途不是很顺,于是在一个烂庙投宿,一沙门对刘裕说:"江表当乱,安之者,其在君乎?"刘裕先患手创,积年不愈,沙门有一黄药,因留与刘裕,既而忽亡,刘裕将和尚埋葬,以黄散傅自己的伤口,其伤口一傅而愈。刘裕把黄药当成宝,每遇金创刀伤,傅之并验灵。

刘裕初为冠军将军孙无终司马,孙无终,晋陵人,东晋孝武帝时谢玄招募勇士,组成"北府兵",用来对抗前秦符坚,孙无终同彭城刘牢之、东海何谦、琅邪诸葛侃、乐安高衡、东平刘轨、西河田洛等人因为骁勇一同被入选。刘牢之被任命孙无终为参将,后成为当时名将。后来孙无终升官,推荐刘裕到刘牢之麾下当参军。刘牢之听闻刘裕文武双全,乃请其为行军司马,一起讨伐孙恩。刘裕率心腹数十人来到刘牢之军营,刘牢之命刘裕与数十人觇贼,刘裕领命率众而出,遇贼众数千,便与战,所将人多死,而刘裕奋长刀,所杀伤敌人甚众。刘牢之子敬宣,疑刘裕为贼所困,乃轻骑寻之。既而众骑并至,敌众溃散,刘裕遂平山阴,孙恩等上船遁入海。

四年五月,孙恩兵临会稽,会稽内史谢琰正想吃饭,听闻贼寇到来,拿起宝剑就要出战。谢琰,字瑗度,陈郡阳夏人。东晋后期重要将领,太保谢安次子、车骑将军谢玄从弟。初拜著作郎,之后累任秘书丞、散骑常侍等职。参加肥水大战,因功封望蔡公。谢琰先遣广武将军桓宝为前锋,桓宝率军打开城门,看到敌人密密麻麻的敌军冲来,大怒,大喊一声“杀”,就拍马冲杀,桓宝的大刀如利刀砍菜,杀敌落荒而逃。谢琰率大军在后支援,孙恩等大败上船。谢琰率军追赶敌军于河塘之间的窄路,孙恩下令:“将谢琰的军队前后围堵,射箭攻击”。谢琰军队因而前后断绝,谢琰在千秋亭败于孙恩。当时谢琰帐下都督张猛见势危急,从后砍谢琰的马,谢琰堕地被杀,谢琰二个儿子谢肇和谢峻亦同时遇害。朝廷听闻孙恩再破会稽、谢琰遇害,追赠谢琰侍中、司空,谥为忠肃公。

东晋朝廷命刘牢之复东征,刘牢之屯兵于会稽上虞,使刘裕戍句章(宁波市江北区),句章城小人少,刘裕激励士气说:“敌军乃乌合之众,不足为惧。”孙恩部众前来攻打,刘裕每战奋不顾身、亲身陷阵,孙恩部众乃退还浃口。时东伐诸将,士卒暴掠,百姓皆苦之,惟刘裕独无所犯。孙恩听闻刘裕屡败自己的部队,大怒说:“本王要把刘裕的人头砍下来祭拜死去的兄弟。”于是率众频攻句章,刘裕屡破之,孙恩复入海。

三月,孙恩北出海盐,刘裕筑城于故海盐,敌军日来攻城,城内兵少,刘裕乃选敢死士,对他们说:“孙恩等众,只不过是流寇,不足以惧,本将军要带你们出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于是率敢死之士突然杀出,孙恩措手不及被击走。晚上,孙恩又率兵攻刘裕,刘裕在城上多设火把,孙恩以为守城将士很多,不敢再攻。时刘裕虽连胜,深虑众寡不敌,乃一夜偃旗示以羸弱,孙恩看到城上连旗帜都没有了,只有一些老弱残兵守城,大叫说:“刘裕气数已尽,看他那些士兵和旗帜就知道很多人逃跑了。”于是放松戒备,刘裕乃带兵奋击,又大破之。孙恩叫苦不迭,知城不可下,进向上海吴淞江下游近海处掠夺。刘裕弃城追之。海盐令鲍陋遣子鲍嗣之带兵跟随刘裕。鲍嗣之以吴兵一千为前驱,刘裕对鲍嗣之说:“吴人不习战,还是我带兵为前锋好,你们在我们后面。”鲍嗣之不从。

是夜,刘裕多设奇兵,兼置旗鼓,把一军埋伏在隐蔽处,明日,刘裕带兵出战,孙恩人数众多,双方大战,刘裕勇猛杀敌,边战边退,把孙恩引到埋伏圈,伏发,孙恩军大乱,大喊:“撤退。”鲍嗣之追奔杀敌,贼势浩大,孙恩带兵反攻,鲍嗣之陷没于贼。刘裕且退且战,麾下死伤将尽,乃推到刚才埋伏处,令左右解取死人衣以示假象。孙恩疑刘裕尚有埋伏,乃引去。

夏五月,孙恩寇沪渎,吴郡太守袁山松筑东、西垒与之对抗。袁山松,又名袁崧,陈郡阳夏(河南太康)人。祖上数代为官,尚书郎袁乔孙。博学有文章,为吴郡(苏州)太守。能书,其最著名的一首诗是《菊》:“灵菊植幽崖,擢颖陵寒飙。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孙恩带兵强攻沪渎东垒,袁山松抵挡不住,退守西垒,时,朝廷援军未至,西垒也被攻破,袁山松兵败身亡,其子孙留居守庐。刘牢之和刘裕率大军来到,孙恩乃再次逃窜入海。

六月,孙恩浮海至丹徒,刘裕兼行与俱至,奔击大破之。孙恩狼狈之极,怒说:“刘裕用兵如神,而且天生神力,本王屡次兵败与他,心实有不甘。”其妹夫卢循说:“听闻建邺空虚,我们不如袭击京师,正所谓‘擒敌先擒王’,我们没必要跟刘裕整年混战。”孙恩大喜,于是下令:“军队攻建邺。”刘裕率军尾跟随孙恩大军到建邺。

晋安帝听闻孙恩大军寇京师,大惊,下令:“内外戒严,百官入居于省”。司马道子令冠军将军高素、右卫将军张崇之守石头,辅国将军刘袭栅断淮口,丹阳尹司马恢之戍南岸,冠军将军桓谦、辅国将军司马允之、游击将军毛邃备白石,左卫将军王嘏、领军将军孔安国屯中皇堂。征豫州刺史、谯王司马尚之卫京师。孙恩战舰溯长江而上,来到广陵(扬州)之郁洲,刘牢之女婿宁朔将军高雅之与桓不才、孙无终等击孙恩,双方战于余姚,雅之兵败,逃走至山阴,官军死伤惨重。东晋各地军队向建邺集结,孙恩知朝廷有备,遂走郁洲。朝廷论功行赏,晋安帝以刘裕为下邳太守。刘裕又追孙恩至郁洲及海盐,频破之。孙恩自是饥馑,奔临海。

孙恩威逼京都,桓玄乘机竖起将旗,召集部众,对外托口勤王,实际上却是妄图乘机进军京师,所以又上书请求讨伐孙恩。碰上孙恩已逃走,桓玄又只得奉诏解散集结的大军。于是派桓伟做江州刺史,镇守夏口;司马刁畅为辅国将军,督辖八郡,镇守襄阳;派遣桓振、皇甫敷、冯该等人防守湓口。把沮漳两地二千户蛮民迁徙到江南,并设立武宁郡,又召集流亡的百姓,设立绥安郡,同时设置了各郡的郡丞。朝廷诏令征调广州刺史刁逵、豫章太守郭昶之,桓玄都强留而不派遣。时,天下三分,桓玄拥有二分,自己料想也是天运所致,所以屡次上报吉祥物来显示自己的瑞兆。

隆安四年,陶渊明到荆州,投入桓玄门下做属吏。陶渊明(陶潜),字元亮,大司马陶侃之曾孙。祖陶茂,武昌太守。陶渊明少怀高尚,博学善属文,颖脱不羁,任真自得,为乡邻之所贵。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五柳先生。陶渊明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欣然忘食。性嗜酒,而家贫不能恒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必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家里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生活贫困,陶渊明却安然自得。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想以此自终。

孝武帝太元十八年(393年),陶渊明以亲老家贫,出任江州祭酒。陶渊明有“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的大志,但当时门阀制度森严,陶渊明出身庶族,受人轻视,陶渊明,不堪吏职,少日自解归。回家后不久,州里又来召陶渊明做主簿,陶渊明也辞谢。后听闻桓玄是英雄,又怀着“大济苍生”的愿望前去投奔桓玄,桓玄听闻陶渊明前来投奔,封其为属吏。陶渊明看到桓玄狂妄自大、无德无才,又知道桓玄狼子野心,乃叹息说;“我初以为桓玄是英雄,没想到是狗熊。”于是不肯与桓玄同流合污,离开桓玄。

陶渊明夜行涂口,写出千古名诗《辛丑岁七月赴假还江陵夜行涂口》:“闲居三十载,遂与尘事冥。诗书敦宿好,林园无世情。如何舍此去,遥遥至南荆!叩枻新秋月,临流别友情。凉风起将夕,夜景湛虚明。昭昭天宇阔,皛皛川上平。怀役不遑寐,中宵尚孤征。商歌非吾事,依依在田荣。投冠旋旧墟,不为好爵萦。养真衡茅下,庶以善自名。”

王恭举兵失败,朝廷下诏赦免桓玄等而不赦庾楷,楷遂依桓玄,玄用为武昌太守。庾楷见桓玄胆大妄为、轻浮无备,惧玄必败,密遣使结会稽王司马元显,说:“若朝廷讨玄,庾楷当为内应。”司马元显大喜。

402年,司马元显自称奉诏讨伐桓玄,桓玄从弟桓石生当时正做太傅长史,便秘密报告桓玄。桓玄急忙召集众心腹说:“本将军原本以为扬州遍地饥荒,加之孙恩未被消灭,朝廷一定没有精力讨伐我,这样我可以乘机积蓄力量,聚集人众,静观时变!没想到司马元显将来讨伐。”于是非常担忧恐惧。长史卞范之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可怕的。“桓玄说:“我这边死保江陵,不知你们有何意见?”卞范之劝桓玄说:“主公英明威猛扬名天下,而司马元显口中乳臭未干,刘牢之又没有威望,如果我们大军逼近京都,并示以威赏,那么,京都土崩瓦解之势可翘首立待,哪里有让敌人深入境内自取削弱的道理呢?”桓玄大喜,便派兄长桓伟镇守江陵,上表严辞指斥司马元显。

表到建邺,只见上面说:“司马道子、司马元显把持朝廷,陷害忠良,征调江南诸郡已免奴为客者,到建康服兵役,激起了孙恩起义。孙恩连年攻掠使得朝廷战事不息、劳民伤财,伤亡惨重,而司马元显和司马道子仍贪腐不已,国库空虚下仍聚敛钱财之余亦骄傲自大,宠信小人张法顺等,败坏朝政”。司马道子和司马元显看到桓玄的表大怒。令后将军司马元显为骠骑大将军、征讨大都督,镇北将军刘牢之为元显前锋,前将军、谯王司马尚之为后部,以讨桓玄。

桓玄亲率大军沿江而下,直到当阳,转交檄文,历诉司马元显罪状。檄文说:“司马道子夹持皇上,为所欲为,现在本将军将重振吾父温的雄风,匡正朝廷,铲除司马元显等逆贼,然后挥师北伐,收复中原,吾大军所到之处都要响应,不然杀无赦。”

檄文传到京师,司马道子、司马元显等恐惧异常,司马元显亲自下到战船想和桓玄一战,但是又心虚,怕打不过桓玄,于是犹豫不定,将领们请求进军,司马元显不令进军,于是令刘牢之率大军拒桓玄,刘裕参军事。

桓玄兴师犯上,担忧部众不会为其效力,便不时有回师撤军的想法。心腹王谥说:“开弓没有回头箭,成大事者就要舍生取义,现在朝廷已经被孙恩搞得人心惶惶,司马元显大权在握,公一回到江陵,他就有机会调动全国的军队讨伐你。”桓玄害怕,于是硬着头皮前进,大军已过当阳,仍不见王师,桓玄和部众顿时军心大振。庾楷阴谋败露,被收捕。大军到姑孰,桓玄派部将冯该、苻宏、皇甫敷、索元等先行进攻谯王司马尚之,司马尚之军败。

桓玄至,刘裕请击之,刘牢之不许,说:“桓玄势大,我们寡不敌众。”乃遣子刘敬宣诣桓玄请和。刘裕谏,说:“桓玄竖子,以其父温桓之名声召集乌合之众,犯上作乱,此风不可涨,否则大事去矣!”刘牢之不从。刘牢之之甥何无忌也固谏,说:“桓玄得势,一定会对我们不利,大将军久经沙场,何必惧怕桓玄小子。”刘牢之怒说;“灭桓玄后本将军一定不能被司马元显所容,他迟早会除去我,我不如养寇为用。”乃决定向桓玄投降。

桓玄听闻刘牢之归顺,大喜,对刘敬宣说:“本帅大事成就后,将给刘将军加官进爵。”桓玄大军士气高涨,至新亭,司马元显的士兵相互议论说:“东晋唯一的希望就是刘牢之,现在连刘牢之投靠了桓玄,那我们不是以卵击石”。于是一哄而散。司马元显兵溃,问计于司马道子,司马道子唯有对其哭泣。

桓玄入京师,矫诏说:"义旗云集,罪在元显。太傅已别有教,其解严息甲,以副义心。"又矫诏加己总百揆,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录尚书事、扬州牧,领徐州刺史,又加假黄钺、羽葆鼓吹、班剑二十人,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四人,甲杖二百人上殿。桓玄表列太傅司马道子及司马元显之恶,徙司马道子于安成郡,斩司马元显于市。桓玄于是入居太傅府,杀太傅中郎毛泰、泰弟游击将军邃,太傅参军荀逊、前豫州刺史庾楷父子、吏部郎袁遵、谯王司马尚之等。流放司马道子到安成郡,流放尚之弟丹阳尹司马恢之、广晋伯司马允之、骠骑长史王诞、太傅主簿毛遁等于交广诸郡。

桓玄令御史杜竹林押送司马道子到安成,半路以毒酒毒杀司马道子,司马道子享年三十九岁。司马恢之、司马允之也在半路被杀。桓玄以兄桓伟为安西将军、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从兄桓谦为左仆射、加中军将军、领选,桓脩为右将军、徐兖二州刺史,石生为前将军、江州刺史,长史为卞范之为建武将军、丹阳尹、王谧为中书令、领军将军。大赦,改元为大亨。桓玄让丞相,自署太尉、领平西将军、豫州刺史。又加衮冕之服,绿綟绶,增班剑为六十人,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奏不名。

桓玄杀司马元显及其党羽,以刘牢之为会稽内史。牢之惧,招刘裕于广陵举兵,刘裕说:"人情去矣,广陵亦岂可得之?"刘牢之万念俱灰,竟缢于新洲。何无忌对刘裕说:"我将何之?"刘裕说:"可随我还京口。桓玄必守臣节,当与卿事之;不然,与卿图之。"

桓玄将出居姑孰,访之于众亲信,王谧对说:"《公羊》有言,周公何以不之鲁?欲天下一乎周也。愿静根本,以公旦为心。"桓玄善其对而不能从。遂大筑城府,台馆山池莫不壮丽,乃出镇姑孰,固辞录尚书事,朝廷诏许之,而大政桓玄皆谘焉,小事则决于桓谦、卞范之。桓玄从兄桓修以抚军将军镇丹徒,以刘裕为中兵参军。

西晋祸难屡构,干戈不戢,东晋百姓厌之,思归一统。及桓玄至,黜凡佞,擢俊贤。建康城的市民皆以为君子之道粗备,于是京师欣然。桓玄大权在握后陵侮朝廷,幽摈宰辅,豪奢纵欲,众务繁兴,于是朝野失望,人不安业。时会稽饥荒,桓玄令赈贷之。百姓散在江湖采野生的谷物为食,内史王愉悉召之还。灾民请米,朝廷米既不多,吏不时给,饥民顿仆道路死者十八九。

桓玄又害吴兴太守高素、辅国将军竺谦之、高平相王朗之、辅国将军刘袭、袭弟彭城内史季武、冠军将军孙无终等,皆刘牢之的党羽,北府旧将。宁朔将军高雅之、牢之子刘敬宣并奔南燕慕容德。

桓玄对晋安帝说:“本公诛杀仲堪、佺期,平司马元显,为国为民除害,功莫大焉,皇上是不是该对我加官进爵?“晋安帝乃以封桓玄平司马元显功封玄豫章公,食安成郡地方二百二十五里,邑七千五百户;平仲堪、佺期功,封桂阳郡公,地方七十五里,邑二千五百户;本封南郡如故。桓玄以豫章改封息升,将桂阳郡公赐兄子桓浚,降为西道县公。又发诏说:”天下有姓名同桓温名讳者一皆改之,否则杀无赦。“赠其母马氏豫章公太夫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后凉吕纂篡位后,道士句摩罗耆婆(鸠摩罗什)言于纂说:"潜龙屡出,豕犬见妖,将有下人谋上之祸,宜增修德政,以答天戒。"纂纳之。鸠摩罗什,一译“鸠摩罗什(耆)婆”。祖籍天竺,出生于西域龟兹国(新疆库车),家世显赫,其祖上为名门。鸠摩罗什自幼天资超凡,三岁能认字,五岁开始博览群书,七岁跟随母亲一同出家,曾游学天竺诸国,遍访名师大德,深究妙义。鸠摩罗什博闻强记,既通梵语,又娴汉文,佛学造诣极深。博通大乘小乘。精通经藏、律藏、论藏三藏,并能熟练运用,掌控自如,乃三藏法师第一人,与玄奘、不空、真谛并称中国佛教四大译经家。位列四大译经家之首,翻译学鼻祖,语言学大师。后凉太祖吕光征服西域,取西域高僧鸠摩罗什到达甘肃凉州,鸠摩罗什在甘肃凉州待一十七年弘扬佛法,学习汉文。

即序胡安据盗发前凉文王张骏墓,见骏貌如生,得真珠簏、琉璃榼、白玉樽、赤玉箫、紫玉笛、珊瑚鞭、马脑钟,水陆奇珍不可胜纪。张骏,凉州人,字公庭,西汉常山王张耳的十九世孙,前凉明王张寔之子,前凉成王张茂之侄,五胡十六国时期前凉君主,在位二十二年。幼而奇伟,建兴四年,封霸城侯。324年,张茂病死,张寔之子张骏在前凉都城武威继位,先前,晋愍帝使人黄门侍郎史淑在姑臧,左长史泛祎、右长史马谟等人劝史淑,让史淑拜张骏为使持节、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领护羌校尉西平公。前赵刘曜又使人拜张骏凉州牧、凉王。张茂临终把王位交给张骏,令其“谨守人臣之节,无或失坠”。张骏秉政期间,极度扩大版图,建兴十二年,张骏取甘肃黄河以南地区,尽有陇西之地,东界六郡置河州。永和二年(346年)张骏去世,享年四十岁,私谥文公,晋穆帝赠谥忠成公。吕纂听闻张骏墓被盗,大怒说:“还有没有王法啊,今天他们盗取张骏墓,以后是不是也盗取我的陵墓啊?”于是派人查办,诛安据党五十余家,遣使吊祭张骏,并缮修其墓。

吕纂游田无度,荒耽酒色,其太常杨颖谏说:"臣闻皇天降鉴,惟德是与。德由人弘,天应以福,故勃焉之美奄在圣躬。大业已尔,宜以道守之。廓灵基于日新,邀洪福于万祀。自陛下龙飞,疆宇未辟,崎岖二岭之内,纲维未振于九州。当兢兢夕惕,经略四方,成先帝之遗志,拯苍生于荼蓼。而更饮酒过度,出入无恒,宴安游盘之乐,沈湎樽酒之间,不以寇仇为虑,窃为陛下危之。糟丘酒池,洛汭不返,皆陛下之殷鉴。臣蒙先帝夷险之恩,故不敢避干将之戮。"吕纂说:"朕之罪也!不有贞亮之士,谁匡邪僻之君!"然昏虐自任,终不能改,常与左右因醉驰猎于坑涧之间,殿中侍御史王回、中书侍郎王儒扣马谏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万乘之主清道而行,奈何去舆辇之安,冒奔骑之危!衔橛之变,动有不测之祸。愚臣窃所不安,敢以死争,愿陛下远思袁盎揽辔之言,不令臣等受讥千载。"纂不纳。

吕纂番禾太守吕超擅伐鲜卑思盘,思盘遣弟乞珍诉超于吕纂,纂召吕超让思盘入朝。超至姑臧,大惧,自结于殿中监杜尚,吕纂见超,怒说:"卿恃兄弟桓桓,欲欺吾也,要当斩卿,然后天下可定。"吕超顿首说:“不敢”。吕纂因引吕超及其诸臣宴于内殿。吕隆屡劝吕纂酒,已至昏醉,乘步輓车将超等游于内,至琨华堂东閤,车不得过,吕纂亲自和将领窦川、骆腾把剑挂在壁上,推车过宫中小门。吕超乘机取剑击吕纂,纂下车擒吕超,超刺纂洞胸,奔于宣德堂。窦川、骆腾与吕超格战,超杀之。

吕纂妻杨氏听闻吕纂被刺,命禁兵讨吕超,杜尚对士兵们说:“你们不要听从一个妇人之言,赶快放下兵器“。将军魏益多入,斩吕纂首以徇说:"纂违先帝之命,杀害太子,荒耽酒猎,昵近小人,轻害忠良,以百姓为草芥。番禾太守吕超以骨肉之亲,惧社稷颠覆,已除之矣。上以安宗庙,下为太子报仇。凡我士庶,同兹休庆。"禁兵将士乃归顺杜尚和吕超。

后凉巴西公吕他、陇西公吕纬时在北城,或说吕光四子吕纬:"吕超陵天逆上,士众不附。明公以懿弟之亲,投戈而起,姜纪、焦辨在南城,杨桓、田诚在东苑,皆我之党也,何虑不济!"吕纬乃严兵对吕他说:"吕隆、吕超弑逆,所宜击之。昔田恒之乱,孔子邻国之臣,犹抗言于哀公,况今萧墙有难,而可坐观乎!"吕他将从之,吕他妻梁氏止之说:"纬、超俱兄弟之子,何为舍超助吕纬而为祸道乎!"吕他乃对吕纬说:"吕超事已立,据武库,拥精兵,图之为难。且吾老矣,无能为也。"

吕超闻吕他等想起兵,登城告吕他说:"纂信谗言,将灭超兄弟。超以身命之切,且惧社稷覆亡,故出万死之计,为国家唱义,叔父当有以亮之。"吕超弟吕邈有宠于纬,说吕纬:"纂残国破家,诛戮兄弟,吕隆、吕超此举应天人之心,正欲尊立明公耳。先帝之子,明公为长,四海颙颙,人无异议。隆、超虽不达臧否,终不以孽代宗,更图异望也,愿公勿疑。"吕纬信之,与吕隆、吕超结盟,单马入城,吕超执而杀之。

初,吕纂尝与鸠摩罗什下棋,杀罗什棋子,吕纂说:"斫胡奴头。"罗什笑说:"不斫胡奴头,胡奴斫人头。"吕纂大笑,吕超小字胡奴,竟以杀吕纂。吕纂在位三年,以元兴元年死。吕隆既篡位,伪谥吕纂为灵皇帝,墓号白石陵。

0

第十一章 刘裕屡败孙恩 桓玄攻入建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