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后三国演义>第六十四章 萧鸾诛杀诸王功臣 北魏大战南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四章 萧鸾诛杀诸王功臣 北魏大战南齐

小说:后三国演义 作者:罗文杰 更新时间:2019/2/10 18:26:47

  萧鸾即位后,萧谌转领军将军,左将军,南徐州刺史,给扶,进爵衡阳郡公,食邑三千户。萧鸾初许事克用谌为扬州刺史,及有此授,谌怒说:“见炊饭熟,推以与人。”王晏闻之说:“谁复为萧谌作瓯箸(碗筷)者。”萧谌恃勋重,干豫朝政,诸有选用,辄命议尚书使为申论。萧鸾新即位,遣左右要人于外听察,具知谌言,深相疑阻。

  建武二年六月,萧鸾幸华林园,宴萧谌及尚书令王晏等数人尽欢。坐罢,留谌晚出,至华林阁,仗身执还入省,萧鸾遣左右莫智明数萧谌说:“隆昌之际,非卿无有今日。今一门二州,兄弟三封侯,朝廷相报,政可极此。卿恒怀怨望,乃云炊饭已熟,合甑与人邪?今赐卿死。”萧谌对智明说:“天去人亦复不远,我与至尊杀高、武诸王,是君传语来去。我今死,还取卿。”莫智明于省将萧谌杀之。

  萧鸾诬萧子明及弟萧子罕、萧子贞与萧谌同谋,杀西阳王萧子明、南海王萧子罕、邵陵王萧子贞。于是以右卫将军萧坦之为领军将军。以右将军晋安王宝义为南徐州刺史。以冠军将军梁王为司州刺史。以氐杨馥之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以右卫将军庐陵王萧宝源为南兖州刺史。以新除辅国将军申希祖为兖州刺史。改封南平王萧宝攸为邵陵王,蜀郡王子萧文为西阳王,广汉王萧子峻为衡阳王,临海王萧昭秀为巴陵王,永嘉王萧昭粲为桂阳王。

  萧鸾下诏说:"轨世去奢,事殷哲后,训物以俭,理镜前王。朕属流弊之末,袭浇浮之季,虽恭已弘化,刻意隆平,而礼让未兴,侈华犹竞。永览玄风,兢言集愧,思所以还淳改俗,反古移民。可罢废除萧长懋建立的太子东田,毁兴光楼。水衡量省御乘"。于是纳皇太子妃褚氏,大赦。王公已下,班赐各有差。断四方上礼。

  十二月,萧鸾下诏说:"旧国都邑,望之怅然。况乃自经南面,负扆宸居,或功济当时,德覃一世,而茔垅欑秽,封树不修,岂直嗟深牧竖、悲甚信陵而已哉?昔中京沦覆,鼎玉东迁,晋元缔构之始,简文遗咏在民,而松门夷替,埏路榛芜。虽年代殊往,抚事兴怀。晋帝诸陵,悉加修理,并增守卫。吴、晋陵二郡失稔之乡,蠲三调有差。"

  萧鸾以阴平王杨炅子杨崇祖为沙州刺史,封阴平王。北中郎将建安王萧宝夤为江州刺史。于是下诏说:"申明守长六周之制。去岁索虏寇边,缘边诸州郡将士有临阵及疾病死亡者,并送还本土。车府乘舆有金银饰校者,皆剔除。"萧鸾以征虏将军萧懿为益州刺史,前军将军阴广宗为梁、南秦二州刺史,前新除宁州刺史李庆宗为宁州刺史,以冠军将军徐玄庆为兖州刺史,以辅国将军申希祖为司州刺史。皇太子冠,赐王公以下帛各有差,为父后者赐爵一级。断远近上礼。又下诏:"今岁不须光新,可以见钱为百官供给。"

  四年春,萧鸾大赦。下诏说:"民产子者,蠲其父母调役一年,又赐米十斛。新婚者,蠲夫役一年"。于是进王晏号骠骑大将军,给班剑二十人,侍中、令、中正如故。又加兵百人,领太子少傅,进爵为公,增邑为二千户。以魏兵动,给兵千人。

  王晏为人笃于亲旧,为萧赜所称。至是自谓佐命惟新,言论常非薄齐武帝故事,众始怪之。萧鸾虽以事际须晏,而心相疑斥,料简齐武帝中诏,得与王晏手敕三百余纸,皆是论国家事,以此愈猜薄之。萧鸾初即位,始安王萧遥光便劝诛王晏,萧鸾说:“晏于我有勋,且未有罪。”遥光说:“晏尚不能为武帝,安能为陛下。”萧鸾默然变色。

  萧遥光:,字元晖,始安靖王萧凤子,萧鸾侄。萧遥光生有躄疾,走路一拐一拐的。萧道成以为不堪奉拜祭祀,欲封其弟,萧赜谏,萧道成乃以遥光袭爵。初为员外郎,转给事郎,太孙洗马,转中书郎,豫章内史,不拜。萧鸾辅政,萧遥光好天文候道,密怀规赞。隆昌元年,任骁骑将军、冠军将军、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仍除南彭城太守,将军如故;又除辅国将军、吴兴太守。萧鸾废萧昭业,萧遥光又任冠军将军、南蛮校尉、西平中郎长史、南郡太守。一岁之内频五封,萧遥光并不拜。是时萧鸾欲即位,诛赏诸事唯遥光共谋议。

  建武元年,萧鸾以萧遥光为持节、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前将军、扬州刺史。晋安王萧宝义为南徐州,遥光求解督,见许。二年,萧遥光进号抚军将军,加散骑常侍,给通幰车鼓吹。遥光好吏事,称为分明。颇多惨害。足疾不得同朝列,常乘舆自望贤门入。每与萧鸾久清闲,言毕,萧鸾索香火,必有所诛杀。萧鸾以亲近单少,憎忌高、武子孙,欲并诛之,遥光计画参议,当以次施行。

  时萧鸾常遣心腹左右陈世范等出涂巷采听异言,由是以王晏为事。晏轻浅无防虑,望开府,数呼相工自视,云当大贵。与宾客语,好屏人请间,萧鸾闻之,疑王晏欲反,遂有诛晏之意。粗野、鄙贱、缺乏教养的人鲜于文粲与王晏子王德元往来,密探朝旨,告晏有异志。陈世范等又启萧鸾说:“晏谋因四年南郊,与世祖萧赜故旧主帅于道中窃发。”会虎犯郊坛,萧鸾愈惧。未郊一日,敕停行。元会毕,乃召王晏于华林省杀王晏。

  二月,萧鸾以左仆射徐孝嗣为尚书令,征虏将军萧季敞为广州刺史,右仆射沈文季领护军将军,追尊景皇所生王氏为恭太后。于是以氐杨灵珍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武都王。以冠军将军裴叔业为豫州刺史,冠军将军徐玄庆为徐州刺史,宁朔将军左兴盛为兖州刺史。下诏说:"所在结课屋宅田桑,可详减旧价。"

  永泰元年春,萧鸾大赦。下令说:“逋租宿债在四年之前,皆悉原除”。萧鸾即位,进徐孝嗣爵为公,给班剑二十人,加兵百人。旧拜三公乃临轩,至是,萧鸾特诏与陈显达、王晏并临轩拜授。时王晏为尚书令,人情物望不及孝嗣,晏诛,徐孝嗣转尚书令。孝嗣爱好文学,器量弘雅,不以权势自居,故见容萧鸾之世。徐孝嗣初在率府,昼卧斋北壁下,梦两童子遽云:“移公床。”孝嗣惊起,闻壁有声,行数步而壁崩压床。萧鸾即加中军大将军徐孝嗣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孝嗣让不受。时,沔北诸郡为北魏所侵,相继败没,萧鸾遣太尉陈显达持节救雍州。

  河东王萧铉,字宣胤,齐太祖萧道成第十九子。隆昌元年,为骁骑将军。出为徐州刺史,迁中书令。萧鸾诛诸王,以萧铉年少才弱,故不加害。建武元年,萧铉转为散骑常侍,镇军将军,置兵佐。建武之世,高、武子孙忧危,萧铉每朝见,常鞠躬俯偻,不敢平行直视萧鸾。寻迁侍中、卫将军。萧铉年稍长,萧鸾诛王晏,以王晏等谋立萧铉为名,免铉官,以王还第,禁不得与外人交通。此时萧鸾疾暴甚,遂害萧铉,铉时年十九。萧铉二子在孩抱,亦见杀。萧道成诸王,萧铉独无后,众窃冤之。朝廷乃使扬州刺史始安王萧遥光、临川王萧子晋、竟陵王萧昭胄、太尉陈显达、尚书令徐孝嗣、右仆射沈文季、尚书沈渊、沈约、王亮奏论萧铉,说:“萧铉无后,于礼不合,应该让宗室子继承萧铉烟火。”萧鸾答不许,再奏,萧鸾乃从之。

  萧鸾诛萧赜诸子,唯临贺王萧子岳及弟六人在后,世呼为七王。子岳朔望入朝,萧鸾还后宫,辄叹息说:“我及司徒诸儿子皆不长,高、武子孙日长大。”于是疾甚,绝而复苏。乃下令诛萧子岳等。子岳死时,年十四。临贺王萧子岳、西阳王萧子文、衡阳王萧子峻、南康王萧子珉、永阳王萧子珉、湘东王萧子建、南郡王萧子夏、桂阳王萧昭粲、巴陵王萧昭秀也被杀害。

  三月,萧鸾除去雍州遇虏之县租布。下诏说:"仲尼(孔子)明圣在躬,允光上哲,弘厥雅道,大训生民,师范百王,轨仪千载。立人斯仰,忠孝攸出,玄功潜被,至德弥阐。虽反袂遐旷,而祧荐靡阙,时祭旧品,秩比诸侯。顷岁以来,祀典陵替,俎豆寂寥,牲奠莫举,岂所以克昭盛烈,永隆风教者哉!可式循旧典,详复祭秩,使牢饩备礼,钦飨兼申。"

  夏四月,萧鸾改元永泰,赦三署囚系原除各有差。文武赐位二等。以镇军将军萧坦之为侍中、中领军。立武陵昭王子萧子坦为衡阳王,以西中郎长史刘暄为郢州刺史。

  萧鸾即位,王敬则进大司马,增邑千户。使拜授日,雨大洪注,敬则文武皆失色,一客在傍说:"公由来如此,昔拜丹阳吴兴时亦然。"敬则大悦,说:"我宿命应得雨。"乃列羽仪,备朝服,道引出听事拜受,意犹不自得,吐舌久之,至事竟。

  萧鸾既多杀害,王敬则自以高、武旧臣,心怀忧恐。萧鸾虽外厚其礼,而内相疑备,数访问敬则饮食体干堪宜,闻其衰老,且以居内地,故得少安。建武三年中,萧鸾遣萧坦之将斋仗五百人,行武进陵。敬则诸子在都,忧怖无计。萧鸾知之,遣敬则世子王仲雄入东安慰敬则诸子。王仲雄善弹琴,为当时新绝。江左有蔡邕焦尾琴,在主衣库(皇帝御衣服玩仪物的贮存库),萧鸾敕五日一给仲雄。仲雄于御前鼓琴作《懊侬曲歌》说:"常叹负情侬,郎今果行许!"萧鸾愈猜愧。

  永泰元年,萧鸾疾,屡经危殆。以张瑰为平东将军、吴郡太守,置兵佐,密防王敬则。内外传言当有异处分。王敬则闻之,窃说:"东今有谁?只是欲平我耳!"诸子怖惧,敬则第五子王幼隆遣正员将军徐岳密以情告徐州行事谢朓为计,若同者,当往报敬则。谢朓执徐岳驰启萧鸾。敬则城局参军徐庶家在京口,其子密以报徐庶,庶以告敬则五官王公林。公林,敬则族子,常所委信。公林劝敬则急送启赐儿死,单舟星夜还都。敬则令司马张思祖草启,既而说:"若尔,诸郎在都,要应有信,且忍一夕。"

  其夜,王敬则呼僚佐文武樗蒲赌钱,对众说:"萧鸾诛杀诸王和功臣,卿诸人欲令我作何计?"众人莫敢先答。防阁丁兴怀说:"官只应作耳。"敬则不作声。

  明旦,王敬则召山阴令王询、朝廷侍御史钟离祖愿,敬则横刀跂坐,问王询等:"发丁可得几人?传库见有几钱物?"询答:"县丁卒不可上"。祖愿称:"传物多未输入"。王敬则怒,将出斩之。王公林又谏敬则说:"官家是事皆可悔,惟起兵此事不可悔!官讵不更思!"敬则唾其面说:"小子!我作事,何关汝小子!"于是起兵。

  萧鸾听闻王敬则起兵,大怒,下诏说:"谢朓启事腾徐岳列如右。王敬则禀质凶猾,本谢人纲。直以宋季多艰,颇有膂力之用,驱奖所至,遂升荣显。皇运肇基,预闻末议,功非匡国,赏实震主。爵冠执圭,身登衣衮,固以《风雅》作刺,缙绅侧目。而溪谷易盈,鸱枭难改,猜心内骇,丑辞外布。永明之朝,履霜有渐,隆昌之世,坚冰将著,从容附会,朕有力焉。及景历惟新,推诚尽礼,中使相望,轩冕成阴。乃嫌迹愈兴,祸图兹构,收合亡命,结党聚群,外候边警,内伺国隙。元迁兄弟,中萃渊薮,奸契潜通,将谋窃发。朓即姻家,岳又邑子,取据匪他,昭然以信。方、邵之美未闻,韩、彭之衅已积。此而可容,孰寄刑典!便可即遣收掩,肃明国宪。大辟所加,其父子而已;凡诸诖误,一从荡涤。"

  萧鸾于是收敬则子员外郎世雄、记室参军季哲、太子洗马幼隆、太子舍人少安等,于宅杀之。长子黄门郎元迁,为宁朔将军,领千人于徐州击北魏,萧鸾敕徐州刺史徐玄庆杀之。

  王敬则招集配衣兵,二三日便发,欲劫前中书令何胤还为尚书令。何胤,字子季,点之弟。年八岁,居忧哀毁若成人。既长好学。师事沛国刘献,受《易》及《礼记》、《毛诗》,又入钟山定林寺听内典,其业皆通。而纵情诞节,时人未之知也,唯刘献与汝南周颙深器异之。何胤起家齐秘书郎,迁太子舍人。出为建安太守,为政有恩信,民不忍欺。每伏腊放囚还家,依期而返。入为尚书三公郎,不拜,迁司徒主簿。注《易》,又解《礼记》,于卷背书之,谓为《隐义》。累迁中书郎、员外散骑常侍、太尉从事中郎、司徒右长史、给事黄门侍郎、太子中庶子、领国子博士、丹阳邑中正。尚书令王俭受诏撰新礼,未就而卒。又使特进张绪续成之,绪又卒;属在司徒竟陵王萧子良,子良以让何胤,乃置学士二十人,佐胤撰录。永明十年,何胤迁侍中,领步兵校尉,转为国子祭酒。萧昭业嗣位,何胤为皇后族,甚见亲待。累迁左民尚书、领骁骑、中书令、领临海、巴陵王师。

  何胤虽贵显,常怀止足。建武初,已筑室郊外,号曰小山,恒与学徒游处其内。至是,遂卖园宅,欲入东山,未及发,闻谢朏罢吴兴郡不还,何胤恐后之,乃拜表辞职,不待报辄去。萧鸾大怒,使御史中丞袁昂奏收何胤,寻有诏许之。何胤以会稽山多灵异,往游焉,居若邪山云门寺。初,何胤二兄何求、何点并栖遁,何求先卒,至是何胤又隐,世号何点为大山;何胤为小山,亦曰东山。永元中,朝廷征何胤为太常、太子詹事,何胤并不就。萧道成霸府建,引何胤为军谋祭酒,何胤不至。萧道成登基,诏何胤为特进、右光禄大夫。何胤拒绝,萧道成又敕给何胤白衣尚书禄,胤固辞。又敕山阴库钱月给五万,胤又不受。

  长史王弄璋、司马张思祖止说:“何胤有圣人之风,不可强迫”。王敬则乃止。敬则率实甲万人过浙江,对思祖说:"应须作檄。"思祖说:"公今自还朝,何用作此。"敬则乃止。于是大军蜂拥杀向京师。

  南齐朝廷遣辅国将军前军司马左兴盛、后军将军直阁将军崔恭祖、辅国将军刘山阳、龙骧将军直阁将军马军主胡松三千余人,筑垒于曲阿长冈,右仆射沈文季为持节都督,屯湖头,备京口路。

  王敬则以旧将举事,百姓担篙荷锸随逐之十余万众。至晋陵(常州),南沙人范脩化杀县令公上延孙以应王敬则。敬则至武进陵口,听闻儿子全部被杀,大哭着乘坐肩辇前行。遇朝廷左兴盛、刘山阳二砦,尽力攻之。左兴盛使军人遥告王敬则说:"公儿死已尽,你想怎么办?"王敬则大说说:“我要替儿子们报仇。”于是下令死战,官军不敌,欲退,而被围困没有撤退的机会,各死战。胡松领马军突王敬则后,百姓白丁无器仗,皆惊散,敬则军大败。王敬则马被绊住,再上不得上,崔恭祖一枪将王敬则刺倒,左兴盛军容袁文旷乃斩敬则,传首京师。

  是时萧鸾疾已笃,王敬则仓卒东起,朝廷震惧。太子萧宝卷在东宫,议欲叛,使人上屋望,见征虏亭失火,以为王敬则至,急装欲走。有告敬则者,敬则说:"檀公三十六策,走是上计。萧鸾父子唯应急走耳。"敬则之来,声势甚盛,裁少日而败,时年七十余。崔恭祖与袁文旷争敬则首,诉萧鸾说:“恭祖秃马绛衫,手刺倒贼,故文旷得斩其首。以死易勋,而见枉夺。若失此勋,要当刺杀左兴盛。”萧鸾以崔恭祖勇健,使对兴盛说:“何容令恭祖与文旷争功。”遂封崔恭祖二百户。南齐朝廷赏平敬则之功,封左兴盛新吴县男,崔恭祖遂兴县男,刘山阳湘阴县男,胡松沙阳县男,各四百户。又赠公上延孙为射声校尉。

  萧鸾曲赦浙东、吴、晋陵七郡。以后军长史萧颖胄为南兖州刺史,以北中郎将司马元和为兖州刺史,以辅国将军王珍国为青、冀二州刺史,以太子中庶子萧衍为雍州刺史,太尉陈显达为江州刺史。己酉,萧鸾崩于正福殿,年四十七。遗诏说:"徐令可重申八命。中书监本官悉如故,沈文季可左仆射,常侍护军如故,江祏可右仆射,江祀可侍中,刘暄可卫尉。军政大事委陈太尉。内外众事,无大小委徐孝嗣、遥光、坦之、江祏,其大事与沈文季、江祀、刘暄参怀。心膂之任可委刘悛、萧惠休、崔惠景。"

  永泰元年七月己酉,太子萧宝卷继位,萧宝卷,字智藏,萧鸾第二子。建武元年,立为皇太子。萧宝卷继位后,诏雍州将士与北魏战死者,复除有差。又诏辨括选序,访搜贫屈。于是进镇北将军晋安王宝义号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中郎将建安王萧宝夤为郢州刺史。诏删省科律。立皇后褚氏,赐王公以下钱各有差。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元宏率十万众,从羽仪华盖,围樊城。曹虎闭门固守,北魏久攻不克,魏兵去城数里立营顿,设毡屋,复再围樊城,临沔水。元宏下诏说:"朕以寡德,属兹靖乱,实赖群英,凯清南夏,宜约躬赏效,以劝茂绩。后之私府,便可损半;六宫嫔御,五服男女,常恤恒供,亦令减半;在戎之亲,三分省一。"

  八月辛亥,北魏皇太子自京师来朝见元宏,南齐奉朝请邓学拥其齐兴郡内属北魏。元宏大喜,突然,北边来报:“敕勒树者相率反叛。”元宏大惊,诏平北将军、江阳王元继都督北讨诸军事以讨之。元宏对众将说:“敕勒反叛,我们北魏太师冯诞在前线去世时,南齐送来我们一副棺材,我们欠南齐一个人情。现在以萧鸾死,礼不伐丧,朕打算撤军。”乃诏反旆。元宏望襄阳岸乃去。曹虎见魏军撤退,遣军主田安之等十余军出逐之,颇相伤杀魏军。

  元继,字世仁,河南洛阳人,北魏道武皇帝元珪玄孙。继承封爵江阳王,加授平北将军。元宏时,授任元继为使持节、安北将军、抚冥镇都大将,改任都督柔玄、抚冥、怀荒三镇诸军事、镇北将军、柔玄镇大将。召入任左卫将军,兼任侍中,又兼中领军,留守洛阳京城。不久授任持节、平北将军,镇守管辖旧都城。

  敕勒首领树者聚集部落民众起义,元继为都督北讨诸军事,怀朔以东都接受元继的调度。元继上奏疏说:“敕勒顽固的同党,不懂得法令威严,轻意地互相鸠合,躲避征役逃回去。核计他们的凶恶暴戾,事实该处死刑,如全部追加杀戮,恐怕纷扰骚乱。请求派遣使者逐镇推求,处死首恶分子一人,其余的加以安抚晓谕,如果能醒悟服从征役的,就命他们赶往军队中。”元宏下诏采纳元继的意见。

  元继率军来到北边,敕勒首领树者率部众与元继大战,树者不敌被擒,元继下令将树者诛杀示众,对敕勒人说:“树者迷惑大众,怂恿造反,罪在其一人,其他不问。”叛变的人都归附北魏。

  元宏认为元继做得好,回头对侍奉的臣属说:“江阳王实在足以担当大任。”元宏率大军向北巡视,到达邺城而敕勒全部投降,恒山朔方肃清平定。元继因高车骚扰叛乱,接连上奏疏请求治自己疏忽之罪,元宏下诏优待开导元继说:“人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于是曲赦二豫殊死已下,复民田租一岁。以江阳王元继定敕勒,乃诏班师。

  二十二年冬,御史台令史龙文观坐法当死,告廷尉,称废太子元恂前被摄左右之日,有手书自理不知状,而中尉李彪、侍御史贾尚寝不为闻。元宏大怒,贾尚坐系廷尉。时李彪免归,元宏在邺,尚书表收彪赴洛,元宏下令赦免,遂不穷其本末。贾尚出系,暴病数日死。

  永元元年春正月,萧宝卷大赦,改元。诏研策秀才,考课百司,车驾祀南郊。诏三品清资官以上应食禄者,有二亲或祖父母年登七十,并给见钱。于是以冠军将军南康王宝融为荆州刺史,以北中郎将邵陵王宝攸为南兖州刺史。

  萧宝卷听闻北魏撤退,乃遣太尉陈显达北讨。萧宝卷下诏说:"晋氏中微,宋德将谢,蕃臣外叛,要荒内侮,天未悔祸,左衽乱华,巢穴神州,逆移年载。朕嗣膺景业,踵武前王,静言隆替,思乂区夏。但多难甫夷,恩化肇洽,兴师扰众,非政所先,用戢远图,权缓北略,冀戎夷知义,怀我好音。而凶丑剽狡,专事侵掠,驱扇异类,蚁聚西偏。乘彼自来之资,抚其天亡之会,军无再驾,民不重劳,传檄以定三秦,一麾而臣禹迹,在此举矣。且中原士庶,久望皇威,乞师请援,结轨驰道。信不可失,时岂终朝。宜分命方岳,因兹大号。侍中太尉显达,可暂辍槐阴,指授群帅。"于是下令:“中外纂严,加显达使持节,向襄阳”。

  二十有三年春正月,元宏朝群臣,以疾瘳上寿,大飨于澄鸾殿。元宏幸西门豹祠,遂历漳水而还。南齐遣太尉陈显达寇荆州,元宏诏前将军元英讨之。车驾发邺,至洛阳,告于庙社,行饮至策勋之礼。于是大赦天下。元宏以长兼太尉、咸阳王元禧为正太尉。以中军大将军、彭城王元勰为司徒,复乐陵王元思誉本封。

  陈显达督平北将军崔慧景众军四万,围北魏南乡堺马圈城,去襄阳三百里,攻之四十日。魏兵食尽,啖死人肉及树皮。外围既急,魏兵突走,齐军斩获千计。官军竞取城中绢,不复穷追魏兵。陈显达入据其城,遣军主庄丘黑进取故顺阳郡治南乡县。

  北魏前线告急,元宏率骑兵十万,下令南伐。到梁城,以顺阳被围危急,诏振武将军慕容平城率骑五千赴之。丙戌,元宏不豫,司徒、彭城王元勰侍疾禁中,且摄百揆。元宏车驾至马圈,诏镇南大将军、广阳王元嘉断均口,邀陈显达归路。双方频战,陈显达引军渡水西据鹰子山筑城,人情沮败。魏兵攻势甚急,军主崔恭祖、胡松以乌布幔盛陈显达,数人担之,迳道从分碛山出均水口,齐军缘道奔退,死者三万余人。南齐左军将张千战死,追赠游击将军。

  其夜,陈显达及崔惠景、曹虎等宵遁。元宏收其戎资亿计,班赐六军。北魏诸将追奔及于汉水,斩南齐左军将军张于达等。齐将蔡道福、成公期率数万人弃顺阳遁走。

  

0

第六十四章 萧鸾诛杀诸王功臣 北魏大战南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